34hjh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金幣即是正義 愛下-第九百三十七章 室內械鬥熱推-kh7ne

金幣即是正義
小說推薦金幣即是正義
尽管这个水魔法师的话语说的十分客气,但是艾罗也听的出来,这里面根本就没有任何可以回转的余地了。
当下,他也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缓缓说道:“唉……既然如此那真的是太可惜了。想来,我们或许就不应该找飞鱼公会。倒是镔铁公会,他们中间没有什么魔法师,或许会更加容易谈妥吧。”
随着艾罗的这句话音落下,人鱼之歌的所有成员都在这一时刻起身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就像是有了连锁反应一样,对面的飞鱼成员也是纷纷站起,双方之间再次产生了些许剑拔弩张的感觉。
而看到艾罗想要走,怀特也终于不装了,缓缓说道:“人鱼之歌,我好心款待你们,你们不愿意好好吃饭也就算了,现在还觉得我招待不周吗?这样的话,我倒是想要邀请你们中的某位留下来,好好款待款待了!”
也就是在怀特的话音落下的瞬间,对面的风魔法师立刻就从裤兜里面掏出一根小小的魔杖在半空中一挥!一道小型风刃径直向着布莱德这边切来!
“想动手?!”
九項全能
飞鱼开始,人鱼之歌这边自然也是早就做好了准备。在对方挥动魔杖的同时,玛歌的光明屏障就已经在布莱德的面前形成。那道风刃切割在光之屏障上,硬是没有留下丝毫的痕迹。
不过既然动了手,那么起司这边立刻就没有了顾忌!他的嘴角带着笑,露出尖锐的牙齿的同时,身形已经如同鬼魅一般地闪上屋顶,沿着屋顶迅速爬到这些飞鱼公会成员的身后,落下,两只爪子准确地卡住了两名飞鱼成员的脖子,将他们的脑袋互相一撞后,扔向旁边。
“你们真的想要动手?找死!”
此时此刻,双方也都不再装了。三名魔法师纷纷从自己的衣兜里面掏出魔杖,其他的飞鱼成员也是拿出武器和盾牌护在他们的魔法师的身旁!人鱼之歌的成员们也是一把扯下套在护甲外面的服装,纷纷抽出武器。
刹那间,这个本来就显得有些狭窄的餐厅立刻就被挤得水泄不通,双方之间的战斗一触即发!
“抓住他们!”
怀特下令,飞鱼公会立刻启动!
“让他们见识一下我们人鱼之歌的厉害!”
假面權婦 有錢的主
同样的,人鱼之歌也是迅速抄起了家伙迎了上去。
这场延续着白天的战斗,现在立刻就在这个不到三十平米的餐厅内展开。双方之间的距离十分有限,你打中我的同时你的脑袋也有可能被其他人命中。再加上空间不足够,这三名擅长大范围魔法攻击的魔法师显然没有能够找到最好的施展手段,一时间,彼此之间竟然打了个平衡的局面!
只是这样的打斗却苦了那些摆放在餐桌上的食物和杯碟。你来我往的过程中,不止一个人跳上餐桌快步跑动,那些本来制作的十分精美的食物现在却是成为了每个人手中的挡箭牌、暗器、或是其他可以用来砸在对方脑袋上的物事。
“骨兵伴身·大量!”
就像是觉得现场还不够热闹似的,可可急急忙忙掏出自己的死歌,死灵咒语爆发,顷刻间在这个狭小的空间内又增加了二十多名骨兵。
这下好了,彼此之间你挤着我,我压着你,别说是施展开来了,甚至就连挪动一下的步子都不见的有了。
“人鱼之歌!你们有本事,就出去打!我们出去打!”
对面的水魔法师支撑着一个水盾挡着一名亡灵士兵和自己一名成员的屁股,一边大声喝道。
艾罗这边也是被挤在角落里面,不过幸好他身材矮小,可以缩在两个柜子中间的夹缝里面,同时大声喊道:“你想出去吗?你想出去打我们就出去打!”
出去打?哈,当然不可能啦。
不仅仅是人鱼之歌这边,飞鱼公会这边也绝对不可能想要出去打。
先不说公会之间私斗会不会迎来警备队的人,就算不在乎警备队的成员,一旦彼此之间的战斗引来了其他公会的人,其他公会会怎么看待这只花妖精的存在?
所以对于现在的人鱼之歌和飞鱼公会来说,都是最好不要把事情闹大,可以在这狭小的地方内把对方打服就最好了。
“你别挤我!”
打造諸天萬界 咫尺量天涯
“我挤你?我还要干掉你呢!”
“呀!我的头发!我的发饰!臭男人 别过来!”
“哇呀呀呀呀呀呀——!”
“刚才谁踢我屁股的?!是谁?!”
这样乱哄哄的闹成一团,锅碗瓢盆全都乒铃乓啷砸成一片。
在混乱之中,艾罗却是看到可可这个小丫头现在却是从桌子上捞下一盘还没有吃过的馅饼,矮着身子躲到了桌子下面,一边挥动死歌驱赶那些亡灵士兵, 一边美滋滋地享用馅饼起来了。
这丫头,还真的是不会浪费粮食啊。
“够了!都够了!”
前妻不認帳
这样吵吵闹闹地打了半天,整个餐厅内的灯具现在全都被打翻,桌椅被砸烂,原本精致的食物现在也全都变成了一大堆废渣。终于,那位飞鱼公会的会长有些忍耐不住了,在这片黑暗中大声咆哮起来。
艾罗嘛,则是继续缩在那个狭小的缝隙之中,同时还顺手拉过一个亡灵士兵挡在自己的面前,也是大声道:“够什么够?你想打我们就打,你想谈?那你还想谈什么?”
对面的怀特喘了两口气,他努力瞪大眼睛,却看到眼前的这片黑暗中密密麻麻的全都是那些亡灵士兵瞳孔中幽蓝色的光芒。更加让人胆寒的是在这片蓝色之中,天花板上还夹杂着一个血红色的眼睛。说实话,这场面的确是有些骇人——
末世重生之小人物 紅茶很好喝
“我知道你在打什么算盘,人鱼之歌的会长!你们不想把事情搞大,我们同样也不想!我们都知道现在正在商谈的事情不应该被外人知晓,一旦有其他人介入,那么问题反而会变得更加麻烦。”
艾罗的双手紧紧地拽着面前这个亡灵士兵的盆骨,呵呵笑道:“所以呢?你想怎么样?如果不同意我的提案我们可以现在就解散。”
“但是!人鱼之歌!”
那名水魔法师再次呼喊出来——
“你如果找其他的公会,他们可能不会有那么多的魔法师。有那么多魔法师的强大公会可能都不会愿意现在这么和你们耗着!”
“我现在有个提案,我们双方先罢手。然后,你不妨出示一份委托,委托我们公会来保护花妖精的安全。有了白纸黑字的委托合约,这样你觉得怎么样?”
这倒也的确是一个办法,对于现在的艾罗来说,有这样的协商总比没有的好。
婚深意動,總裁先生請息怒
但是……
“怀特会长,我也知道你心中究竟在想什么。立下一份合约这件事情很简单,但是我们双方都知道,合约要有强制性的力量才能够称之为合约。不然,这就仅仅只是一张我们双方都签过字的厕纸而已。但是你觉得,在有关花妖精的事情上,我们找谁当在其之上的强制性力量好呢?让其他公会的人来担当?你放心?让瀚海城的大法庭来主持这张合约的有效性?你觉得现在皇家魔法师协会在大法官中占据三名之多的法庭,能够承认我们的合约吗?”
这样的担心也不无道理。
对面的怀特想了想后,再次说道:“那你觉得要怎么做比较好?”
艾罗呵呵一笑,说道:“很简单,你们飞鱼公会目前先在我们人鱼之歌这边支付一部分的押金。不多,两百枚金币就行。你们有钱在我们的手上,那么我们就绝对相信你们不会背叛我们。同时,我们也愿意相信你们公会可以齐心协力地保护那些花妖精。”
“等到圣夜祭之后,我就会把这笔押金重新还给你们公会!然后,你们就可以用更加便宜的价格来购买妖精之露。这样的结果我觉得才是一个可以接受的价格。”
很显然,艾罗说的有些过分了。
在没有绝对实力上的压制的情况下,平白无故要人家两百枚金币这种事情简直就和光天化日直接拦路抢劫根本就没什么区别。
对面的怀特会长呼吸略微一沉,开口道:“艾罗会长,看起来我们之间是不是已经没有办法达成协议了?那真是非常可惜。”
听到怀特的口气有些不太对,艾罗这才意识到自己似乎有些讨价还价过头了,在略微沉吟片刻之后,他终于也是放了软,说道:“那你觉得我们之间应该怎么商量?”
血色征途:東北那些年 七十二難
怀特呼出一口气,继续开始讨价还价道:“还是那句话,我们需要保障,你们人鱼之歌也需要保障。在我们双方都没有保障的情况下,要不,你把你们公会的花妖精押在我们这边,我们给你们两百枚金币作为押金。等到事情结束之后我们双方再次换回来!”
说了半天,还是想要花妖精啊。
听着那个飞鱼会长的口气,艾罗基本上也算是知道这场谈判似乎已经进入了垃圾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