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g5g3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柯南當偵探 ptt-第1077章 精通級《歌牌》推薦-3qp68

重生柯南當偵探
小說推薦重生柯南當偵探
夜幕下警车聚集在阿知波会馆外,灯光持续闪烁。
经过后续调查,警方已经在皋月堂找到了炸弹还有汽油,关于阿知波的罪行证据确凿,5年前的名顷案也就此真相大白。
阿知波为了保住妻子皋月的名誉而策划了这一连串事件,一开始只是想毁掉皋月会歌牌,但到后面牵连越来越广,以致于阿知波准备搭上自己还有两名决赛选手的性命。
另外经过调查,在会馆西侧森林里被炸死的人就是阿知波前秘书,经手了日卖TV爆炸案还有对关根的袭击。
杀害矢岛的则是阿知波本人。
戰神崛起
“和叶!”
赶回会馆的服部匆匆找到和叶,着急的样子让大冈红叶很是吃了一番醋,几人在水潭边争论着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一并回来的柯南跟在小兰安静站在后面,看着阿知波被警察带走。
“接下来就麻烦你们了。”高成将装有皋月会歌牌的木盒交给绫小路。
唐红的恋歌……意思大概是枫叶红环绕下的恋歌吧?阿知波会馆的枫树的确唯美浪漫,可惜在他眼里更醒目的是命案血色。
真是大煞风景。
“我先走了。”
“那个,案件的事……”绫小路想要叫住高成询问具体情况,想了想还是没有强求。
听说高成一向讨厌破案后录口供,但关于这次的事件他实在想不太明白,就结果而言,高成的破案有些离奇,就好像旁观了案发的所有过程,居然连老狐狸阿知波也彻底认了输。
他很想请教高成的探案方法。
看着简单的结果,探查阶段却犹如天堑,警方处理案件时无不是耗时费力,哪里能够像高成这样还有余力阻止犯人罪行?
……
回东京的路上,高成几人非常低调地搭上新干线,只有服部跟和叶还有大泷警官过来送行,避开了烦人的记者。
高成找了个靠窗的座位,开始整理收获。
日卖TV的节目是泡汤了,不说皋月会的事情,电视台大楼都还没修缮好,不过他这边还是拿到了一笔补偿金。
冥婚撩人:鬼夫太囂張 時光鴨
重生之不做殺手 羊若兒
毕竟也是大老远请过去的嘉宾,而且他和东京日卖关系也非常不错。
心懷鬼胎
案件方面,这次系统只结算了一张卡片,不过却是精通级别的《百人一首歌牌》,比较奇怪的是,似乎和阿知波或者皋月无关,是名顷的传承,不知道是不是来自大冈红叶。
精通级歌牌……等于职业级了,就是有点鸡肋。
一方面他也不玩歌牌,一方面谁能有他出手快?以他的反应速度还有现在的记忆力,玩歌牌无疑是欺负人。
“诶?”对面挨在一起的小兰和柯南看着报纸,“上面说红叶小姐准备继承皋月会,以后是不是就叫红叶会了?”
“对了,昨天红叶小姐又找和叶比了一次,结果和叶还是输了。”
“肯定的吧,”柯南一点不奇怪,“和叶姐姐才经过一天特训……不过那个约定呢?小兰姐姐你那个时候在场吧?”
“不太清楚,因为服部小时候没有说以后娶她,只是红叶小姐听错了而已……”
“是吗?”
高成看了两人一会,转头看向车窗外。
他是侦探,不是感情专家,所以这次也没有给服部表现机会,反正这家伙身上有“绝对不表白”光环,给了也是浪费,没必要刻意制造麻烦。
“我去打个电话。”小兰忽然接到了一封邮件,甜蜜地离开车厢,看起来应该是柯南去厕所偷偷摸摸发的邮件。
从柯南故意绷着的脸,还有小兰表情就能知道,大概又是在撒狗粮。
“园子,你对百人一首很熟悉对吧?”车厢过道尽头,小兰电话联络园子问道。
“新年的时候会和家人一起玩?”已经康复的园子正在化妆,奇怪道,“怎么了吗?”
“我传给新一‘相逢江海上’的歌牌照片,他回我‘急流岩上碎’这首和歌,”小兰苦恼道,“是什么意思啊?我忘了。”
园子眉头跳动。
这一首的含义是“就算现在不得不与相爱的人分离,总有一天一定能再会”,是崇德天皇咏唱的一首恋歌,她当然知道。
陰陽冕 唐家三少
“小兰,你自己再想想啦!”
真是的,就会喂狗粮。
挂断电话,园子抿着嘴在联系人里找到“城户大人”,呼吸都加快了几分。
“喂,阿成,你几点到?我教你玩歌牌吧。”
“……”
高成站在小兰背靠的厕所里,无语接通电话。
玩歌牌的话,他是放水还是不放水呢?
……
东京,城户侦探事务所。
高成挣扎盯着面前的茶几,神色严峻。
太危险了,居然还有这么可怕的存在……
可是不管怎样都到了该选择的时候,留给他的时间并不多,一旦错过这个机会……
不行,名侦探应该坚守本心……他的本心是什么?
等等,以他现在的身体,应该没事了,不是太严重的问题。
必须快点解决,及时消除证据……
“你在干嘛?”小哀才进办公室便看到一动不动的高成,放下书包走进后不禁眼皮一塌。
茶几上放着一整盒巧克力奶油蛋糕,正散发着诱人的香气,难怪刚才在楼下便嗅到甜食的味道。
“是今天委托人送来的,说是一点心意……”
誰的青春不荒蕪 沈唯別
高成失望地从蛋糕上移开目光。
还是晚了一步。
从关西回来已经有好几天了,结果一直没能补充甜食,原因是小哀得知他在新大谷酒店里吃了不少甜品。
也不知道是小兰还是柯南泄的密……
“想吃也不是不可以,”小哀拿出一张露营宣传单放在茶几上,“这个周末又是例行的露营活动了。”
宣传单上写着“东都之森露营地新开张,可以露营烧烤”。
“东都之森露营?博士没空吗?”
高成记得博士现在一个人在家,要到年底才会去陪老婆。
“不知道怎么回事,”小哀瞥向高成道,“博士本来要去的,结果不知道谁传染的突然得了重感冒。”
“咳咳,”高成为难道,“我是很想陪你们去露营,可是这个周末还有其他事……让天海去吧,正好她刚从外面回来。”
天海就是库拉索,因为若狭留美的关系没法再接近孩子们,最近一段时间一直在轻井泽别墅那边处理委托问题。
小哀眉头跳动:“她比那些孩子还像孩子,根本不适合当保姆……你周末还有什么事?”
“是基德的委托。”高成面带苦涩。
终于说出口了,他果然就是个保姆。
“基德?”小哀愣了。
“好像是一个高中女生出了什么事。”
高成也不清楚具体情况,只知道事情涉及到黑羽快斗所在江古田高中。
黑羽快斗查到学校一位老师被人冒充,正好有疑似那位老师的尸骨发现的消息,觉得需要侦探出马,调查清楚犯人冒充普通学校老师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