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lu94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修真必須敗 落跑-第九百一十六章不打不相識讀書-wp2io

修真必須敗
小說推薦修真必須敗
谷雷的傀儡术,是跟他的一位好友学的,他的好友又是跟一位跑船的商人学习的。创世神教的教民,人人都是傀儡师。接受了创世神教的教义,信奉创世神是这世上的唯一真神,就成为了创世神教的一员。
教会有引路者,教长以及各各种神职人员,他们会根据教民的具体情况,组织安排他们学习教义和一些文化知识,对于接受能力强,学习基础好的教民,指导他们加入一个个学习小组,教授他们傀儡术。
古雷算是在学习上面,颇有天分的人,他学习傀儡术的进展很快。后来,他通过教会的渠道,获得了一具通用傀儡,他在通用傀儡的帮助下,制成了一具灵级的傀儡机人偶。
谷雷安排他的傀儡人偶,四处传播创世神教的教义,再一个很偶然的时间,傀儡人偶被乐遥发现,这才引来了丁乙……
神武帝国的探子,四处疯狂抓捕创世神教的教民,创世神教被打压得厉害,不过并没有向乐遥说得那样夸张,千万人被捕,千万人被收魂。被捕的人的确非常多,只不过大多数人,仅仅是因为他们无意中获得了,创世神教的传单和小册子而已。
真正的教民,他们家里并不会留有这样的宣传品,他们的行动非常小心,每一个教区,会有专门的教长负责安排印刷,派发宣传品的工作……
而谷雷正是橘洲城的教长。
丁乙一手出神入化的傀儡术,消除了谷雷不少疑虑,再说还有通用傀儡和车傀儡的展示,谷雷对丁乙他们还是非常信任的。
丁乙对谷雷一家印象非常好,他假借教廷的命令,让他们一家彻底潜伏起来。毕竟这是一个多事之秋,神武帝国阴魂不散,在这种情形下,一切行动还是谨慎小心才是。
驾车飞了四五个钟头,车傀儡的隐身效果非常不错,一路飞驰,几乎都没有什么人注意到他们。丁乙按照谷雷的要求,将他们送到了一个,距离橘洲一千多公里外的村镇,这才和谷雷他们一家分手。
焦触和杨群知道一些内幕,他们有些不解。
“丁乙,这个创世神教听起来蛮像那么一回事,为什么你没有在小世界大力推广呢?”杨群问道。
丁乙不得不,将他对吴强说得话再复述一遍。
“我是无神论者,再说创世神教是我一手编造的,当时只是想通过宗教,改变红石国的国民精神面貌。我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现在这个样子。”
杨群望着丁乙紧锁的双眉,道:“你是怕有创世神教的人追查到蜃海对吧?”
丁乙点了点头,这的确是他目前最担心的事情。
“蜃海非常重要,那里可以说是我们的桥头堡,同时那里的修真文明,修真科技发展好,我还有一些朋友和徒弟都在那里,绝不容失。”
“更何况,大师兄他们又被安排去了那边,我怎么能不忧心忡忡呢?”
焦触道:“只有千日做贼的,没有千日防贼的,与其提心吊胆的担心蜃海那边出事,不如想个法子,将神武帝国的注意力转到另外的方面去。”
丁乙问道:“莫非老焦你想到了法子。”
焦触道:“干掉道源,是我们三个共同的心愿,不过老家伙厉害的紧,恐怕我们三个联手也干不过他。不过据我所知,道源还有很多爪牙,我们不如趁这个机会,将他们一一铲除。”
杨群道:“你是时间与空间的双料修士,道源应该抓不住你,我们分开行动,联手将天晶大陆的神武帝国修士探子拔掉,一来可以转移焦点,另外还除掉了道源的爪牙。你意下如何?”
丁乙点了点头,事到如今,也只好如此了。
“你们的分析不错,这的确是个好法子,迁州城附近的飞马山,是我们的登陆点,三个月后,我们在那里碰头,这件事就这么办。”
三人商量过后,就此分手,各奔东西,
既然是要转移焦点,同时又要兼顾除凶,声势还是要闹大一点,同时对那些甘当道源鹰犬的爪牙,也不需要再讲什么客气了。丁乙暗自思忖道。
蜃海那边暂时应该没有被道源的人发现才是,不然的话,乐遥提起创世神教,不可能,不提到蜃海。
封魔大帝 莫非是
正如焦触所言与其为蜃海提心吊胆,还不如放手一搏。
丁乙不是莽撞的人,他还是将他的活动范围设定到龙眼湖一带,他没有跟焦触、杨群说实话,告诉他们正确的地址,其实也是担心他们万一被俘,说出龙眼湖的秘密出来。
既然是以龙眼湖为中心,丁乙少不得又想到了师东红他们的话,武汤国是神武帝国控制的国家,既然如此,那还有什么好客气的呢?
又过了五六个钟头,差不多到了黄昏时分,丁乙只身来到了一个叫郜京城的城市。
郜京城正是武汤国的都城,控制一个国家,必定要控制这个国家的首脑,而一国至尊也多半住在首都。
不打没把握的战,凭着蟠龙腰带里的五具弑神者,就算面前出现四五位大宗师,丁乙也并不害怕,完全可以大战一场。
谋定而后动,是一种习惯,丁乙并不是一个莽撞的人。
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丁乙在郜京城并没有朋友,不过丁乙到达郜京城没多久,就看到了一个老朋友。
全州城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冯万山不得不,专门来到皇城向上面解释。好在这一次刑部的长官,还比较通情达理,冯万山把事情说完后,并没有人刁难他。
冯万山出了刑部,正想着心事,在六艺大街行走,丁乙拦在了他的面前。
距离丁乙四五十米,冯万山就注意到了丁乙。他并没有认出丁乙来,毕竟相隔了八九年之久,而且那段时间正是丁乙的青春发育期,相貌变化很大,神魂也比那时要凝炼许多。
大唐酒徒
不过冯万山还是对丁乙有些许印象,他躲在醉仙楼旁边的空房子里细细观察过丁乙,他依稀记得,这个青年隔着窗户,对自己笑……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夕山白石
丁乙的身边两个高手不知去了哪里,那两个高手,后来根据他和桑责他们的分析,很有可能是两位大宗师。
冯万山依稀还记得,那两个高手对丁乙的态度。这个青年非常不简单,那两名高手看情形,多半是以他为主。能够让两名很可能是元级大宗师的高手俯首称臣的人物,怎么会简单呢。
还有一点,冯万山看不透丁乙的深浅,按照一般看法,丁乙的外在表现,应该只有羽级中阶修为,可是冯万山决计不会认同,能够带着两名元级高手的青年,他的真实修为只有羽级,他很可能身上有某种能可以改变修为的法宝,或者他修炼有某种掩人耳目的神通。
討厭,不要!
冯万山有些紧张,他望着含笑走来的丁乙,心脏不争气的怦怦乱跳。
“嗨,老冯,我们又见面了。”丁乙打招呼道。
“你,你好……”冯万山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丁乙没有理会冯万山的紧张情绪,他抬头望望了天色,对冯万山道:“这会儿正好又到了饭点,我肚子饿了,我们去吃点东西。”
不知怎的,冯万山有种莫名的惊慌。
“公子,我还有点私事,急着要处理,要不改日我请公子你吃饭……”
恐怖的大漠 卡爾·麥
“改日不如撞日,遇到你了,你还想跑么?再重要的事,你先给我放一边,陪我吃饭先。”丁乙非常霸道,根本不容冯万山反驳。
怦然婚動:鮮妻吻不夠 G T M
冯万山见丁乙如此强势,只好叹了口气,乖乖的跟在了丁乙身旁。
丁乙笑道:“秃鹰,我想你一定还在猜,我的身份,其实我们是老熟人,很久以前我们就见过的,你一定是贵人多忘事,把我给忘记了,不过我可没有忘记你,话说回来,冯万山的样子这么些年,还真的是没什么变化,脑袋还是这么光……”
冯万山绞尽脑汁,还是想不起来,这个青年的相貌,的确有些印象,只是冯万山怎么都想不到他就是八九年前和自己交手的那名少年。
丁乙看冯万山似乎还没想起来,不由得提醒他道:“大概八九年前,我揍过你,你忘了?当时还有一个色眯眯的世子,一个穿黑衣叫罗什么的护卫。”
一路危情:攀上美女上司 亦客
冯万山登时有了印象,八九年前,记得那时自己还没进阶玄级,在山道上遇到了胭脂虎荣采英,还有这名少年……
韓娛之幸福小雨傘 蒙古小噠子
记得当时,自己可不是被这个少年痛扁了一顿么?难怪先前他和荣采英他们一起,原来是他。
“这叫做不打不相识,隔了这么些年,你不会还记恨我吧?”丁乙笑着问冯万山道。
我的警花老婆
重生之財氣沖天
冯万山连连摆手。
“不会不会,公子是世间高人,我哪里会记恨你呢。”
丁乙道:“既然如此,今天这顿饭,你请。”
冯万山道:“这是应该的。”
丁乙笑了笑,又道:“老冯你是吃公家饭的,不论八九年前,还是早晨那档子事,你有你的立场,我都不会和你计较的,难得大家隔了这么久还能见着,这还真是缘分,你无需紧张,少不得,我还送给你一场造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