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杰書庫

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異常樂園 txt-第三十九章 初到病村的所見所聞

Kay Emery

異常樂園
小說推薦異常樂園异常乐园
“哈哈哈,狂医驾到,有失远迎!”
额头上长着两根触须的眷者烈毒,冲出地缝穿过毒气,荣光满面的来到余烬面前。他看着一身疫医扮相的余烬,在漫天毒雾中从容挺立,心里别提有多激动了。
【疫病母体】命令高阶信徒暗中释放疫病,再化名【祛毒圣母】救治信众,以此攫取大量信仰。
但施毒者不代表解毒能力同样高超,每次疫病横行总要造成大量死伤,又因为瘟疫之地环境恶劣,所有信徒的平均寿命不过四十。如何在保持一定信众基数的前提下,获得大量信仰,一直是疫病神教头痛无比的事情。
古神世界的人类,卑微如蚁,遇上拾梦者这样以梦境为食的信仰古神还好说,运气不好出生在瘟疫之地,便会被疫病母体当做牲畜来养,若是有新型疫病出现,还要成为实验毒性的小白鼠!
因此瘟疫之地的七座据地,同样是试毒场。
眼下,新一轮疫病实验,已然在各大据地悄然展开。对眷者烈毒这样的据地之首,最为重要的便是如何减少信徒伤亡,因为这关乎神明赏赐,倘若成绩优异,甚至都有可能让他直接晋升尊者之位!
不过在赶赴神奴聚落前,眷者烈毒其实没有报什么希望,原因恰恰与地理位置有关。【病村】靠近酷寒之地,请不来“神医”相助,其余六大据地要么自有手段,要么能从外界招来帮手,所以眷者烈毒把晋升希望,更多的寄托在【火石炎晶】等高阶素材。
只是火石炎晶固然能产生火毒特性,但效果终究比不上疫病母体的神明赏赐。
结果,在眷者烈毒快要放弃的情况下,余烬恰好出现在他的眼前,接近四成的毒素奥义甚至都被轻松吸收,非但让眷者烈毒看到希望,还令他萌生将余烬纳入疫病神教的打算。
“尽管神教信众已经像是牲口一样繁衍后代,可瘟疫之地的信徒数量始终在低位波动,人口比之疫病神教创立之初,还要少了一成!若能让狂医改信,信众死伤便会大幅削减,令尊神治下的人口数量连年攀升,不出几十年,尊神或可打破桎梏,成为中位古神!”眷者烈毒眸光闪动,想起雷鸣之地的盛况,便不禁心潮澎湃。
“长此以往,祛毒圣母的名号可能难以吸引信仰之力,但有狂医在场,尊神便能不间断的改造瘟疫,待得毒素奥义更攀高峰,参与到罪域争霸,又何愁信仰难集?”
念及此处,眷者烈毒看向余烬的眼神愈发热烈,只是他的视线无法透过鸦嘴面具的厚重镜片,看到余烬的眼神有多么冰冷。
“这是属于病村的火石炎晶,我先前答应眷者阁下,现在来赴约了。”余烬的声音有些冷淡,不过因为鸦嘴面具的隔绝,显得十分低沉,眷者烈毒难以捉摸到内中情绪。
“有劳狂医不远万里亲自前来,我作为病村眷者,理应招待一番,两位,请随我来吧。”眷者烈毒大手一摆,墨绿毒气便自动散开,露出一条通往病村地缝的道路。
余烬和木偶少女并不认为有陷阱在等着他们,因为阿难早已透露夜宴一事,外人只知道拾梦者显圣,击杀寒地极光,拾梦神教死灰复燃,对大宴经过毫不知情。
那些由各大据地派入神奴聚落的矿场管事,被梦境之力修改了记忆,别说余烬吞吃寒地极光,就连阿难成为史诗近神都不知道。所以在眷者烈毒看来,余烬和木偶少女很强,但还没有强到不合常理的地步。
再者,就算有陷阱又能如何?
疫病母体不出手,余烬二人哪里不是横着走?
因此,两人从容前行跟随眷者烈毒,走入了病村地缝。
……
“咳咳咳,眷者大人方才急忙出村,所谓何事啊?”
“听他的笑声,似乎是在说请的人到了?咳咳。”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确实,眷者大人近日与我会诊,一直在称赞神奴聚落出了个不得了的人,咳咳咳咳……可笑,神奴聚落不过一座死城,哪能诞生人才?若是之前的拾梦神城,或许还能有惊天动地的高人。”
在一座灯光都透着绿色的昏暗房间中,几位病态尽显的老人正在围炉而谈。
哪怕他们各怀医术,也必须倚靠火石中的生命能源,驱散体内淤积的有害毒素。否则,咳嗽起来便没完没了的一两位,非得能把肺管生生咳出来。
房间中的八位医者,都是疫病母体的高阶信徒,可是唯有达到史诗层次的两人,能够无视铺天盖地的常规毒素。其他人依旧会受到负面影响,个个面色蜡黄,眼神黯淡,说几句话便要咳嗽一次。
但偏偏就是这样一群病恹恹的人,负责救治深受疫病残害的数十万病村居民。可见,地位不如实力低微的底层信众,生存环境该有多么恶劣。
“呵,几位有所不知,神奴聚落传来了消息,提及眷者大人曾在聚落门前和一位酷寒之地的外来者,比试了一番!大人要请的,不出意外,就是此人。”
出言之人,是两位史诗医者中的一个,因为境界最高,他没有围在炉边,而是将一块火石拿在手中,提取各种所需力量。
“酷寒之地的外来者?我就说嘛,神奴聚落一界死地,怎么可能冒出人物?”之前的一个老者好不容易顺畅说完,最后还是又捂着嘴巴轻咳了几声。
那史诗医者旋即摇头:“呵,你还是看错了!消息中又有提及,神奴聚落的一个矿场奴隶,受到拾梦者的感召,击杀企图弑神的拾梦祭司,成为了力压一方的拾梦尊者!在那一夜异变过后,似乎又有变故,不过具体真相就是不是我能知道的了。”
此言一出,众人皆惊。
但是最让一众医者感到惊讶的,并非阿难成为拾梦尊者,而是拾梦祭司胆敢弑神。对于以成为古神忠犬为荣的他们来说,任何对神灵的不敬之举,都应该立即处死。
霎时,房间中传出了连绵不断的声讨,痛斥拾梦祭司狼子野心,竟然敢做出弑神这等大逆不道的举动,直到有人传来眷者号令,才终止了咒骂,一起走出昏暗房间,进入一方堪称奇观的地缝世界。
“医者炉房”位于地缝中段,依托山岩挖凿而成。众人走出房门,便踏上了一条略微腐朽的古木栈道,脚下发出令人牙酸的吱呀乱响,暂时压过弥漫在空气中的痛苦呻吟。
医者们习惯性的向上望去,视线透过比地表微薄却依旧明显的绿色毒气,观察那缩成一线的地缝顶端,是否显现着正常色泽,接着又无视声声痛叫,靠近栏杆向下俯瞰,确认深不见底的幽暗地底,并未诞生恐怖毒物,这才沿着被幽绿火把照亮小半的昏暗栈道,一步一停的谈笑前行。
此刻,新一轮疫病实验已然展开,痛苦惨叫充斥于底部区域,惊恐氛围仿若幽幽鬼域。可这八位高阶医者却恍若未闻,视线一直看向高处,哪怕偶尔下移也只是关注脚底路况,毫不理会下方栈道,向上伸手呼喊救命的病重信徒。
深度难测的病村,便是由一条条栈道、一座座山洞以及一根根火把拼凑而成的,所有信众严格遵照地位高低,生活在不同区域。
位于医者炉房上方的,基本上都是有一定地位的人,而越是靠近地底,生存环境便越是糟糕。包括排泄物在内的各种垃圾,全都堆积在地缝底部,即便有几条地下河流经地底,也早就因为常年累月的腐蚀污染,变得臭不可闻。
有的时候,甚至都不需要散播疫病,地缝底部便会滋生猛烈毒素,极端情况下,还会孕育剧毒怪物,最强的即便是眷者烈毒都难以抗衡。
生活在底层的疫病信徒,出于求生本能自然会尝试逃离,但在几乎暗无天日,仅有点点火光的那里,他们根本看不到地缝顶端,更何况是毒雾之后的湛蓝天幕。
一层层木质栈道,就好似一道道鬼门关,上了一关还有一关,全然没有逃脱可能。
曾经发生过规模最大的武力反抗,连医者炉房都没有达到,而代价却沉重无比,直接打消了所有人的逃亡念头。如今,生活在底层附近的人类,都拖着毒疮遍布的痛苦身躯,比行尸走肉还不如,蜷缩在洞中苟延残喘,以垃圾为食毒水为生,随时都有死亡可能,而没有人关心他们的性命。
位置更高一些的,勉强还能冒出为生命拼搏的念头,努力呼救减轻疾病痛苦,讨好高阶教徒好改善居所环境以及与繁衍相关的所有事物。
与之相比,生活在高处的人基本上不愁吃不愁喝,便有心思关心遥远到不着边际的东西,譬如瘟疫之地为何不见沼泽,反而散布着数条绵延不知多少里的巨型地缝?
余烬被眷者烈毒请来,首先医治的就是离疫病最远的这些人。
“瘟疫无情,恳请狂医出手挽救病村!”
眷者烈毒作为病村最高施毒者,对自己的所作所为,丝毫没有负罪感,笑呵呵的请求余烬以祛毒圣母之名,驱散由疫病神教一手炮制的猛烈疫病。
知晓真相的余烬,看着他这张毫不在意的嘴脸,再度想起了聚落之主评价的那句“本性不坏”。
古神世界蒙昧不堪,非得出个孔圣人大兴教化之道,才有可能从根本上改变现状。
余烬觉得自己远没有孔子的本事,便打算以一个玩家的惯有手段武力解决,可又想到眷者烈毒不过是一个小虾米,杀了他反而会惊动罪魁祸首,便本着小不忍则乱大谋的想法,暂且按捺怒意,同意了眷者烈毒的请求,假借祛毒圣母之名,为信徒解除疫病。
“需要遮掩身份吗?我一个外来者,总不能自称祛毒圣母的教徒,就有人信吧?”余烬瞥了一眼眉开眼笑的眷者烈毒,视线便拐到空旷处,悄然发动梦境秘瞳,却没有找到梦境果实的位置,便猜测可能要深入地缝。
“呵呵,知道你即将前来,早就为你准备好了!”眷者烈毒立时拿出一枚绿油油的物件,“信徒们认徽不认人,只需佩戴这枚【祛毒圣徽】,他们就认定你是祛毒神教的教徒。”
接过祛毒圣徽,余烬看了眼物品信息,蓦地眉头一挑,因为此物竟然和【圣牙护身符】一样,无需装备就能产生饰品特效。虽说它只有表示身份的功能,远没有圣牙护身符强大,却也是极为稀少的物品。
扫毒先锋 韩砜
“嗯,说起圣牙护身符,我应该抽空去看看莫格尔,只有靠近圣骑士,护身符才能完成升级。”
余烬思索之际,随手戴上了祛毒圣徽,眷者烈毒立刻派人召集患者,与此同时,那八位疫病神教的高阶医者,来到了余烬身处的这座豪华岩洞中。
“见过眷者大人……”
病村之中,眷者烈毒地位最高,同为眷者的病村之主稍稍次之。一众医者阶位虽高,但见了烈毒,还是得恭恭敬敬的请安问好,不过他们的注意力早就落到了余烬和木偶少女的身上,奇怪这两个打扮怪异、写写画画的人,为何能受到眷者大人如此看重?
眷者烈毒用鼻腔嗯了一下,随即向众人郑重无比的介绍起了余烬,毫不吝惜溢美之词,把他快夸成了一代医神。
木偶少女神色奇怪的看了眼眷者烈毒,心想你就算说得天花乱坠,该死还是要死的,便又继续将注意力投入画本,描绘疫病母体最高信众的诡秘模样。
不过在眷者烈毒的介绍中,那八位医者却是渐渐认定余烬的医术高超无比,解决疫病简直轻而易举,便在眷者烈毒的暗示下,纷纷出言称赞余烬。
木偶少女这次没有抬头,专心致志的描绘图画,以她对余烬的了解,这些赞美毫无意义,眷者烈毒的有意示好,纯属浪费感情。
自始至终余烬都坐在原位,面对声声赞扬毫无反应,对他不了解的人,大都愈发觉得余烬在救世一道造诣颇深,才会如此安之若素。
但是在另外一些人看来,余烬的表现却是倨傲无比,一声喝问忽而从门外传来:
“我倒想瞧瞧,是何人敢来病村坑蒙拐骗!”
嘭!
房门突然打开,有两人走了进来,其中一个头上长着触须,显示其身份为疫病眷者,方才喝问的就是他。余烬对于此人只是稍作审视,但另一个却是引起了他的高度注意。
因为对方竟然是愚者先生的反抗同盟!


Copyright © 2021 玲杰書庫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