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wv4l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九星霸體訣討論-第三千九百五十一章 老驢放屁看書-9sbns

九星霸體訣
小說推薦九星霸體訣
看着黄衣女子,龙尘微微皱眉,这是故意刁难老子么?琴宗弟子就这心胸吗?
無敵司機 白與黑o
你让我指出你的不足,我不指,你死皮赖脸的求,现在我指出来了,不管对不对,起码我算是帮你吧?
现在跟翻脸有什么区别?要看老子出手,你的意思我行我上?龙尘的脸色变得有些阴沉了。
刚要冷言拒绝,忽然看到旁边不知所措的廖羽黄,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
廖羽黄对龙尘有过帮助,如果龙尘这里跟黄衣女子翻脸,廖羽黄会非常尴尬。
廖羽黄邀请龙尘,乃是一片诚心,是真心请教,龙尘不像让她下不来台。
“哼,就知道纸上谈兵,实际上狗屁不是,怎么?不敢接了是么?”见龙尘尴尬了,那白胖书生顿时抓住机会,冷笑道。
最強特戰兵王 馬鈴薯片
“眼高手低,弄得好像自己什么都知道,实际上,只懂一些皮毛罢了。”
一劫成婚:放倒大boss 蘇木
隱婚影後之夫人在上 凹凸蠻
“皮毛?你太高看他了,我看他连皮毛都不懂,纯粹是瞎忽悠,现在露馅儿了吧?”
細嗅微風過處的薔薇 鐘璃
其他书生见状,纷纷落井下石,对龙尘出言嘲讽,好报之前的仇。
“龙兄,真是对不起,婉怡师姐,你就不要为难……”见事情要闹僵,廖羽黄赶忙上来,对着龙尘一脸歉意地道,同时也在劝那黄衣女子。
揚風魅影
面对下面书生的嘲讽,面对黄衣女子的刁难和廖羽黄的恳求,龙尘嘴角上挂着一抹高深莫测的笑容,就那么接过了廖羽黄的长笛。
“龙兄……”廖羽黄一呆。
“我从未吹过长笛,也不会演奏任何乐器,就跟那群喷子说的那样,我真的只是略懂皮毛而已。
不过,既然答应过别人,就硬着头皮坏人做到底吧,婉怡仙子之前对我的话,十分不服,那么咱们就试一试吧。
羽黄仙子,你我合奏一曲千山映雪完整部分如何?”龙尘看着廖羽黄道。
“龙兄,你从未用过长笛,又怎能……”廖羽黄不忍让龙尘出丑,同时暗恨自己不该多事,这样等于在坑龙尘。
“没事,虽然不会,但是一些理论我还是懂的,试着玩玩而已,至于丢人嘛?嘿嘿,不要当回事,我丢人的事多了去了,不差这一件两件的。”龙尘笑道。
见龙尘接过长笛,拿笛子的手法,一看就知道是外行,黄衣女子此时也有些不好意思了,自己不该因怒迁就于龙尘,这算是恩将仇报了。
“龙兄……”黄衣女子开口道,她想收回自己之前的话。
“无妨,理论有时候与实际相差甚远,刚好有机会印证一下,只不过借用仙子长笛,确实有些冒犯了,不知道仙子可有其它长笛?”龙尘笑道。
这长笛之上,刻着古朴的花纹,乃是用极品仙金打造,一看就不是凡物,这是黄衣女子刚才用过的长笛,这长笛可不是普通兵器,男女有别,龙尘想换一件长笛。
洛陽錦 尋找失落的愛情
無上仙祖 兢業筆耕
黄衣女子看着龙尘,脸上浮现出一抹歉意,摇摇头道:“龙兄大量,让小妹佩服,龙兄既然想试试,那就用小妹这支长笛吧!”
神龍變
在场强者这才意识到,这长笛是黄衣女子心爱之物,如果龙尘用过了,她岂能再用?如果她再次用?岂不是间接相吻?
一时间人们看着黄衣女子,又看看龙尘,茫然不知道什么意思,刚才还针锋相对,现在怎么气氛又变得怪异起来了?
“如此,失礼了。”龙尘微微一笑。
忽然龙尘问道:“请问婉怡仙子修炼的功法,是不是与众位仙子不同?”
“龙兄怎么知道?”黄衣女子一呆。
果然如此,龙尘微微一笑,没有回答,而是示意廖羽黄等人一起演奏。
“铮铮……”
廖羽黄等人玉手轻弹,琴声如清泉流水响起,一瞬间整个场面安静了下来。
“呜呜……”
当龙尘将长笛凑在嘴上轻轻吹动之时,让所有人一阵无语,龙尘的架势,确实有那么点意思,但是一吹,差点把人给吹鸟了,音都是破的,就跟风刮过山谷一样。
“这是长笛之声?真是笑死人了?”龙尘这一吹,在场的书生们哈哈大笑。
“这跟老驴放屁有什么区别?”
“快下去吧,不要破坏仙子们的演奏。”
“真是太不要脸了,我要是你,早就一头撞死在这里算了。”
那些书生们,之前被龙尘辩得哑口无言,此时找到了机会,肆意羞辱嘲讽。
廖羽黄脸上浮现出一抹不忍之色,黄衣女子更是脸上带着愧疚,这一次都怪她,但是事已至此,她也无法挽回了,看着那么多人辱骂龙尘,她心里难受,却什么都做不了,她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到懊悔。
浪漫校園:pk妖孽四少
而龙尘面对无尽的喝骂和羞辱,脸上没有丝毫波动,他的动作依旧似模似样,表情更像一个乐道高手,完全沉浸在乐道至境之中。
“呜呜……呜呜……”
只不过,龙尘吹的声音,确实太难听了,尤其在美妙的琴声之中,就好像噪音一般,令人听着难受,好好的琴声,都被他给破坏了。
千山映雪一共分三段,第一段完成,龙尘终于找准了长笛如何发音,吹出的音,不再是爆破音。
当第二段过后,龙尘终于能吹出一个完整的音节,但是也只是一个音节,而不是一个完整的音调。
“这个龙尘别的地方都很强,似乎这方面没什么天赋,一个音还没完全掌控呢。”
“传闻乐道是需要有慧根的,不是能吃苦,靠消磨时间就能掌控的。”
“搞不懂,他明知道自己不行,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出丑真的开心么?”
“不过,不得不佩服他的心里素质,吹得这么难听,还能保持一副高手的样子,一本正经的乱吹。”
“关键是他只吹一个音节,跟整个曲子也不配啊,听着太难受了,就好像一群百灵里,放了一只乌鸦,嘎嘎得让人心烦。”
书生那边变着花样地嘲讽龙尘,而修行者这边也有些受不了了,本来龙尘舌战群儒,让他们大呼过瘾,但是龙尘这个笛声,实在令人感到心烦气躁。
好在龙尘的笛声,声音并不大,也不知道是刻意保留,还是知道自己不行,不敢吹很大声音。
当千山映雪进入最后阶段,琴声急转直上那一刻,龙尘深吸一口气,长笛颤动,高亢嘹亮的笛声,一瞬间与琴声产生了共鸣。
就好像一头鲲鹏,扶摇直上,直冲云霄,那一刻,黄衣女子俏脸之上,全是不敢置信的神色,玉手缓缓捂住了樱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