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splx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非洲酋長》-第四百一十七章 干擾展示-z5mqz

非洲酋長
小說推薦非洲酋長
在羊肉店喝酒到十一点钟,曹沫就打算与沈济、成希、吴蕴玲先离开,跟肖军说道:“我们就先走了,你继续陪大博喝酒叙旧吧;长创车载空调能不能进入华宸皮卡现有的供应链体系,具体协调的事你来负责跟进,我看你也不用再将时间浪费在相亲上了……”
鴻蒙聖座
“肖军回国休假才几天,你这就分派工作给他,他这还算休假啊?”吴蕴玲问道。
“这个工作量还不小,你要有心理准备。”沈济当然清楚曹沫的计划,同情的拍了拍肖军的肩膀,说道。
“我想着留肖军后续在国内工作一段时间,干嘛还让他继续带薪休假啊?资本家手里的钱也不是从天上飘下来的,是靠剥削来的。”曹沫无耻的说道。
冰封王座獨舞天涯
“周扒皮都没有你这么狠啊!”成希笑着说道。
“这不是为咱们未来考虑嘛?不剥削肖军他们,难不成我舍得让你去干这些脏活、累活啊?”曹沫拽着成希的小手,看顾启东、陆均博要站起来相送,说道,“别,你们接着喝洒,不要管我们……”
喝酒时,曹沫就没有谈太多工作上的事,顾启东心里有多的疑问,也不便细问。
等到曹沫他们坐车扬长而去,他拿起酒杯敬肖军:“长创的产品,能不能装到华宸皮卡里,就要靠肖总你了——对了,天悦工业收购华宸皮卡,还继续延续华宸的品牌吗,还是要重新注册新的商标,好像天悦工业还没有对外公布计划?”
“收购华宸皮卡之后,国内市场目前还会继续延用华宸的商标,甚至还会继续借用华宸现有的渠道开拓市场,只有海外会独立运营新的品牌,”这些不仅是即将执行的新计划,也都已经跟华宸工业签署了具体的合作协议,没有什么保密的需要,肖军也不介意现在就满足一下顾启东的好奇心,说道,“不过我们天悦皮卡以及以后开发的新车型,会不会搭载长创的产品,还要看长创产品的品质跟价格——我跟大博关系好,也只能保证说,在同等条件下,长创的产品有一定的优先权。”
“天悦接下来要生产的,应该是华宸的旧车型,自己的新车型怎么也要两三年才能开发出来,真现在就直接更换零部件供应商?”顾启东心里还是有很强的疑问,很不确定的问道,“还是说天悦进入汽车产业的决心非常大,已经从其他地方买到新的整车技术,收购华宸皮卡,仅仅是借用华宸皮卡现在的平台?”
涉及到天悦整体产业发展战略的事,肖军当然不会跟顾启东他们泄漏什么,说道:
“这个我就不方便说太多了,反正顾总你们先准备材料。哪怕车载空调在整车里仅仅是相对次要的一个系统,但要考虑的环节也有很多,现在很多事都很难说……”
说到这里,肖军跟陆均博说道:“要不我们今天也就到这里?你明天拿长创的材料来找我,我们以后要一起推进这个事的,有的是时间聚到一起喝酒——另外,除了倩芸外,我们班还有谁到新海工作了,抽时间大家聚一聚。我回到新海,没有联系大家,也没有跟谁说一声就出国去了,是我不对。”
“你不会对赵倩芸还贼心不死吧?”陆均博说道,“你的酒量,这时候还没有喝到位了,这会儿就结束,不会急着去找赵倩芸吧?”
“……”肖军苦笑道,“我就算贼心不死,接下来可能都没有时间去考虑个人的事情。你别一脸警惕的盯着我,你跟我们接触久了,就知道曹沫真是周扒皮……”
天悦工业在接下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仅仅依赖内生的利润,是远远无法支撑生产规模的快速扩张及技术的快速积累,唯有依赖曹沫源源不断的从外部抽血式的对天悦工业进行资金及资源上的支持。
这是天悦工业早就确定下来的大的战略发展框架,也是曹沫做的决定。
然而涉及到天悦工业内部的发展节奏,不要说肖军了,徐滨、黄忆江、顾蕃他们都在摸索中;甚至如何更快、更好的消化掉收购到手的华宸皮卡资产,大家心里都还在打鼓。
天悦工业在国内成立摩托车产品开发及测试中心,才多少时间?
他们之前甚至都没有自己的产品生产线,新开发出来的两款摩托车型也都是找代工,然后将部件运往卡奈姆进行组装。
现在接管了七百多名员工的皮卡整车工厂,全盘采用原有的管理运营团队;而这个管理运营团队一开始还是强烈反对天悦工业入局收购的,谁能保证过渡期间就不出什么幺蛾子?
走上社会四五年之后,肖军也不再是当初那个无知无畏的毛头青年。
曹沫虽然之前没有流露出要让他留在国内的意思,但既然刚才明确说了,又让他负责跟进长创空调的供货事宜,他当然能猜到曹沫有可能提前推动整个供应链的重组工作,同时会让他在原先的工作之外,再负责相关事宜的协调、联络。
肖军不会认为这是一个简单的工作。
他清醒的认识,哪怕车载空调仅仅是皮卡里的一个小配件系统,真想要更换供应商,可能就要比想象中来得困难,曹沫只是指出大家要努力的方向,也会最大限度的清除障碍,但实际工作的困难不可能因为曹沫的一句话就全部抹平掉。
当然,肖军也不会看到困难就生心畏惧。
他同时也清楚,伊波古矿业也好、科奈罗水泥也好,亦或科奈罗食品、几内亚湾航、科奈罗能源,有已经打下来的扎实基础,只要大的经济环境能恢复过来,就会经营得越来越好,不用担心中途会出多大的幺蛾子。
唯有刚刚起步的天悦工业,基础太薄弱了;而这个基础甚至不是简单投入几十亿资金就能筑实了。
不要说国际一流车企了,国内造车势力,有哪家主流车企累计在技术研发上的投入是低于几十亿的?
天悦工业未来会是怎样,现在谁都说不好。
甚至任何一款车型的更改跟新增,任何一个市场或运营上的决策,都是赌博。
只要兵败一招,都会叫基础薄弱的天悦工业元气大伤。
到时候不要说追赶国内外主流车企的步伐,甚至都有可能会被彻底的甩在后面,令数十亿投资血本无亏。
父皇請您淡定一 安一漠
肖军一方面感到责任巨大,一方面也感觉到自己各方面的积累还是严重不够。
他之前就在考虑进修的事情,在非洲工作时没有这个条件,想到既然能在国内工作一段时间,就要将这件事也做掉,那真是没有时间为个人的感情去忧愁、难过什么。
…………
…………
第二天一早,肖军就起床先赶到蓝汐餐厅取车,在路上给徐滨打电话。
徐滨也是刚接到曹沫的电话,知道肖军暂时不会再回卡奈姆,要先在国内工作一段时间,就拉上黄忆江,三人约了地方用早餐。
肖军之前在海外,除了与周建明共同负责天悦工业在西非市场的拓展工作外,更有一项重要的就协助谢思鹏、杨德山,与卡奈姆、阿克瓦等国亲近的政要维持联络,做好公关工作。
他这次回国休假,所负责的工作都临时找人顶替,但他既然要先留在国内,这些工作自然就要固定的推到这些人头上,即便会有一些职务上的调整,也不需要操什么心。
关键还是他留在国内的工作职责跟范围,要怎么分配。
清晨时,曹沫在给徐滨的电话里说过肖军的职务调整,留在国内出任天悦工业总裁助理,协助徐滨负责市场、供应链管理以及联络天悦总部等工作。
倘若这些工作仅仅涉及天悦工业国内的旧有业务却是容易,徐滨都可以将相关工作直接丢给肖军负责,但涉及到刚收购到手的华宸皮卡资产,问题就有些复杂了。
曹沫在电话里一句话说起来容易,徐滨他们却有种种事需要权衡、全盘考虑。
大清早他不方便在电话追问太琐碎,就拉上黄忆江先跟肖军碰头,从肖军这里知道长创空调的事情,忍不住拍着额门叫道:“好不容易说服曹老板暂缓这个计划,等顾蕃将华宸皮卡的技术环节都摸透,初步拿出改型方案再说,怎么他转眼就又改变主意了?”
目前天悦工业的董事长,是曹沫亲自兼任。
而管理层这边,除了徐滨担任总裁以及徐立峥、黄忆江担任副总裁分管海外部及产品开发测试中心外,收购华宸皮卡生产线,给华宸皮卡的管理团队留了两个副总裁职务,名义上是协助徐滨继续分管皮卡生产线的相关事务。
而最初商议的方案,是暂时由这两名副总裁负责皮卡工厂的独立运营。
除了先全面接管财务外,徐滨都不直接插手具体的事务,甚至国内的市场销售都保持不变,继续利用华宸旧有的渠道,仅仅是海外市场由徐立峥、周建明接手;等过渡期后,也是车匠独立实验室先接手整车技术研发。
徐滨不用跑到天悦总裁找曹沫,也知道最初议定的方案,现在已经被推翻掉了。
“国内货币、财政政策双转向,天悦的资金安排必然要随之重大调整,我们只能适应……”黄忆江却是很快就想到原因,唉声叹气道。
国内货币、财政政策双转向,直接受益的是东盛地产,目前已经彻底走债务危机的阴影,而在此时之前,天悦、新鸿以及东江证券计划要为东盛地产再筹措三十亿左右的资金去腾换一年内到期的短期债务。
现在不需要了,天悦投资接下来一年内的资金安排,自然也要随之做调整;那天悦工业也将有可能要比预计中的,多承接一部分资金注入,很多工作计划也就会提前执行,或进行相应的调整。
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便是如此。
“肖军的职务安排只能照曹老板的指示来,但先通过工作邮件宣布,不搞得太正式,另外工作范围及内容,也先含糊两天,邮件就说你先协助我对接皮卡厂的联络工作,给大家留一个缓冲时间——咱们也不能完全照曹老板的脾气干,我们要先喘一口气,你也正好趁这个时间,先将国内的工作先熟悉起来,”徐滨说道,“你那个大学同学拿资料过来,你先研究着,然后我们三个人找时间先碰一下头!”
“好的,一切都听徐总你的安排!”撇开私人感情以及大的原则,在工作上,肖军当然也是要紧跟徐滨、黄忆江的节奏走。
…………
…………
肖军之前主要在西非工作,国内都没有专门的办公室。
赶到天悦工业,徐滨、黄忆江手头都有一摊子事,肖军先找了一名行政秘书替他收拾出一间办公室来,他自己找了一堆资料先学习着。
他在海外,也主要是负责阿克瓦的诸多事务,其中也包括华宸皮卡在阿克瓦的市场拓展。
华宸皮卡零七年在阿克瓦的销量,都不到一千辆,肖军也了解一些资料,但都停留在表面的性能数据等方面。
现在他倘若要介入华宸皮卡的供应链,甚至要直接供应链管理,凭借以往对华宸皮卡的了解则远远不够了;书到用时方恨少,他更恨自己不是汽车制造或相关专业毕业了。
陆均博十一点才将所需要的资料整理好,赶到天悦工业;这时候曹沫在天悦总部刚将日常工作处理好,恰好打电话给肖军问陆均博有没有将长创的材料送过来。
肖军就直接开车带着陆均博赶去湖畔总部直接见曹沫。
“我昨天回去上网搜索了天悦的资料,日那个隆里咚的,你们在非洲不会真是贩卖军火的,名不经传,却突然间能拿出那么多的资金收购这个收购那个、一通买?”陆均博跟肖军往湖畔大楼走去,看楼前铺的是深灰色大理石,非常八卦的打听天悦的发迹史。
曹沫虽然没有接受过国内媒体的采访,但无论是注资东盛地产,还是联合新鸿投资、东盛控股拿下泰华集团的控股权,怎么可能不引起财经媒体的注意?
即便争夺泰华集团的控股权,是通过并购基金实施的,但国内证监部分对上市公司的实控人信息披露有穿透性要求,天悦投资已经注定再无法从财经媒体的聚焦灯下遁形。
陆均博有准确的目标后,再上网搜索,自然能搜到天悦投资颇多的资料,但天悦投海外业务,网上的材料犹豫是简单,陆均博难以想象,仅仅靠开矿以及水泥生产,短短四五年间怎么可能聚集巨量的财富。
班導的忘憂草 藍城丫頭
就算开金矿,也需要成本跟积累啊。
新海金业目前市值回落到四百多亿,依然是庞然大物,但在周深河执掌之前,作为地方性的金矿就已经独立发展二十多年。
“你也别打听这个,打听那个,”肖军截住陆均博的话头,问道,“这材料里的内容,你都了解透了?这件事能不能顺利推进,相当程度上由你这个经办人,对整个系统的熟悉及了解程度。我上午找时间粗略了解一下国产车载空调的供应情况,目前能进行替代的厂家非常多,长创仅仅是其中一家,我们最终应该会选择能跟得上我们进度的厂家合作。”
“之前长创新海分公司没有这一块的业务,同时总厂那里也不做系统,主要向车企推销硬件,”陆均博说道,“要说两个月前,你问我懂不懂,我还只能蒙你,但现在真要好好感谢顾启东心急想吃下这块热豆腐,不要说硬件,简单的系统控制部分,我都能将你们给忽悠晕了!你们的专业技术,都未必能比我强。”
“顾启东怎么没有陪你一起过来?热情好像比昨天稍稍减了一点?”肖军问道。
“我出发前却是问他来着,顾启东说让我先跟着你走天悦工业的内部程序,障碍或许能更小一些,也不妨碍我跟你叙旧;等到关键节点他肯定会亲自出马的,但他没有想到曹沫会这么空闲呀。”陆均博很难注意到一些极微妙的细节,只是如实将他了解的告诉肖军。
肖军猜测顾启东可能跟外界的普遍看法一样,将天悦工业视为天悦产业多元化发展的尝试之一,因此认为曹沫即便是手握重金的大老板,太过急切的态度也不可能推动事情很快往好的方向发展吧?
肖军带陆均博走进曹沫的办公室,正好郭东虎在里面谈事情。
“肖总现在怎么开一辆别克啊,怎么将天悦工业的门面撑起来啊?”郭东虎看到肖军开车进停车场,打趣道。
“也比直接丢一辆华宸皮卡给他开要好!”曹沫笑道,见郭东虎要走,让他留下,“不管事务有没有关联,全系统都要了解、熟悉相关的造车事务,老郭你也留下来听一听!”
“这么说,我可真嫉妒了。”郭东虎叫道。
郭东虎当然清楚天悦工业是曹沫一力推动的重中之重,而其他业务,曹沫的态度是整理、整合。
照最初的计划,科奈罗食品的国内工厂要整合到泰华集团的粮油事业部,国外投资要整合到泰华集团的海外投资事业部之中。
作为科奈罗食品国内进出口贸易、市场以及国内工作的总负责人,郭东虎是抗拒这个方案的——真要如此执行的,他日后整合到泰华集团粮油部担任副总裁就顶天了。
这段时间找曹沫汇报工作甚勤,他知道无法改变曹沫国内重点发展天悦工业的决心,就想着说服曹沫最终将科奈罗食品整合进天悦实业。
哪怕是将科奈罗食品的海外种植园资产整合进天悦实业,他也能有位子继续在天悦——而哪怕他在天悦实业的某个事业部任副职,但相比较整合进泰华集团,他留下来到底是嫡系元老。
国内货币、财政政策双转向,很多计划都需要做相应的调整,两家上市公司的资产重组计划要不要做相应的调整,还需要深入的讨论,曹沫还不会急于做决定。
江山聘帝 蓧懶隨心
天悦实业的更名注册还没有完成,海外资产置换要获得证监部门批准后才能正式实施,因此曹沫还需要在国内留一段时间。
曹沫就想着趁这段时间,将天悦工业的供应链管理工作,亲手梳理出一个头绪出来。
皮卡作为中小型车种,所采用车身空调采用的都是压缩机由汽车发动机驱动的非独立式系统;也因此在行驶过程当中,车身空调系统运行的稳定性相对较差。
这在中低档车型表现更为明显,想要提高稳定性,不仅对压缩机、电控离合器、冷凝器、蒸发器、膨胀阀等部件的品控要求更高,其电子控制系统部分要求相对也高。
然而,不管怎么说,华宸皮卡作为中低端车型上,车身空调系统怎么都要比更强调乘座舒适性的中高档轿车简单得多。
只不过,为了体现长创的产品先进性以及自己对相关技术的熟悉程度,陆均博自己也动了点小心思,有意在介绍产品资料时稍稍的浅入深出,将一些简单问题多绕了一些专业术语以及专业原理进去。
郭东虎只需要作简单的了解,最是轻松,而肖军今天才临时抱佛脚的深入了解相关知识,两个小时听下来,都感觉到脑胀微微发胀,熬到一点钟,明明都饥肠辘辘了,却没有什么畏口。
却是曹沫兴致很好,完全没有精力被消耗的样子,吃过盒饭就跟肖军拍板道:
“你先跟徐滨、黄忆江汇报,然后抽时间这周将相关人员召集起来进行评估替换的可能性……”
“……”肖军都禁不住困惑的看向曹沫,难以确认他这样真就彻底了解车身空调系统的复杂性了?
“我亲自推动这件事,你们不要怕会遇到什么阻力!”曹沫说道。
顾启东、陆均博在相关领域,都未必能算得上专业人士,毕竟长创不涉及到最直接的电子控制系统,他们二人又以销售及技术支持为主,但顾启东、陆均博在实际工作中,却更容易接触到真实的情况。
然而,因为或利益或人情,以及他们对形势的自我判断等种种微妙的因素,会叫信息在传递、表达过程中出现严重的扭曲。
不论是顾启东、陆均博,亦或是肖军、徐滨、黄忆江都无法排除这些干扰。
比如说徐滨、黄忆江要考虑华宸原团队的情绪、要考虑天悦工业现有的消化能力;而肖军更倾向配合徐滨、黄忆江他们的工作。
顾启东今天没有直接到场,昨天夜里就多少表现出对天悦工业信心不足,以为天悦工业太过急躁、后劲却不足;而陆均博则多多少少有突现自己、炫技的心态。
他们都不能说有什么错,但在正常的商业决策中却不可避免、或多或少会造成干涉,然而曹沫却能最大限度的排除掉这些干扰……
而要是他不能做到这点,天悦工业如何实现突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