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5rdl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乃木阪之成長 愛下-第六百三十四章 她,在哪熱推-das0k

乃木阪之成長
小說推薦乃木阪之成長
“呼…呼…呼…”平息着剧烈奔跑后难以快速平息的喘息,斋藤飞鸟双手撑腿大口大口的呼吸。
刚刚自己看到的一切不断在脑海中重播…
这算是什么啊,如果不是自己亲眼看到,她一定以为是世界上最大的笑话。
怎么可能呢,不合理也不应该,那家伙是谁,依稀有些眼熟,但飞鸟怎么允许有外来的人抢走未来。
她之前就说未来一定是被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野女人勾走了,可怜娜娜敏那么相信她,而且就算是脑洞开很大的飞鸟也只是以为未来是背着大家新找了个好朋友,怎么也没想到会是女、女、女…算了,太羞耻了,飞鸟才说不出这种毫无廉耻的话。
退一步讲,就算是真要表白,难道不应该是娜娜敏吗,再退一步,就算是西野七濑飞鸟也能勉强理解下,退十步可能是要哄绘梨花开心,就算退一百步,未来你和飞鸟我说也不是没有那一点点的可能。
一个完全陌生的人…
高坂未来,我真是看错你了!不行,这事一定要通知娜娜敏才行。
胸口的灼烧感微微褪去,飞鸟深吸了一口气,一股脑的朝着生诞委开会的地方冲去。
……
没错,刚刚飞鸟‘无意’中看到了一切,在大楼里兜兜转转,在各种假想的地方都没有看到未来的身影,本打算放弃的飞鸟侦探无意中逛到了训练室的门口。
本来应该没有人的训练室门却没有关严,从中却隐隐传出了人说话的声音。
什么什么?是有工作人员在训练室中谈论事情嘛,正好由于过分无聊而好奇心大盛的飞鸟确认好左右无人,蹑手蹑脚的靠近了过去。
眯着眼睛偷偷的观察,里面的人是…
未来!为什么会在这里,她对面的人是谁,两个人正在说什么,自己是不是无意中撞破了什么大秘密,要先走出去打个招呼吗…各种各样的大问号从飞鸟的小脑袋瓜里一个接一个的冒了出来。
淩晨兩點半 牙膏
还没等她想好要不要露头,就见未来有些不好意思的从兜里掏出了一个精美的信封。
重掌大道 孤獨魔者
这、这这这…这难道就是!
没有阳光带来的炫彩,也没有什么微风浮弄的发梢,不是青春气息满载的校园,更不是什么浪漫的地方,有的只是相视而立的两人,默默凝望着彼此,还有未来手中递出的那封…情书?!
鄭屠 奉旨把妹
斋藤飞鸟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脑海中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咆哮着让她拒绝接受现在正发生在她眼前的一幕。
不可以太过武断,不能通过一个简单的画面就决定事情的始末,她是一个侦探,要对事实负责,她还需要再仔细的观察求证下,还得…
“什么什么,情书?未来要给我告白吗?”
“对,就是情书,…快拆开看看吧。”
什!
“我…真的可以吗?”站在对面的女孩面上带着一丝疑虑,看的飞鸟好气。
真是不知好歹,明明未来已经先开口,难道你还要拒绝她?……不对!是凭你这家伙难道还想答应她,还不给我拒绝,未来也是你这种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家伙可以染指的?
“怕什么,放心,不是有我在吗。”
未来你…不知怎么的,听了未来这话的斋藤飞鸟突然鼻子一酸,要不是有更重要的事要确认,眼泪估计就流出来了。
可勉强控制好情绪,出现在眼中却是默默抱在一起的两人。
笨蛋!傻子!蠢未来!飞鸟真是看错你了。
还说什么最喜欢最可爱永远保护什么的,娜娜敏和娜酱两个人我都不和你计较,可你竟然…
憋了半天的眼泪一下溢了出来,胡乱的用袖子一抹,斋藤飞鸟板着一张小脸扭头就往回跑。
这还观察什么观察,石锤了,她要去告状!
自己生气能怎样,她冲进去也什么都说不出来,更害怕未来会甩给她一句理所当然的话。
但她管不了,娜娜敏总能管的了吧,未来这个胆小鬼,偷偷跑这么远还不是害怕娜娜敏发现,要不是飞鸟我观察灵敏,还真被她不声不响的瞒过去了。
小短腿捣腾的飞快,在肺部第二次负担不住呼吸之前飞鸟已经杀到了休息室门前,为了确保速度最快,她连电梯都没等,直接冲楼梯过来的。
房间中的成员依旧议论的热火朝天,可飞鸟此时已经顾不得会不会打扰大家的兴致,家都被人偷了,还商量什么生诞祭。
二话不说,飞鸟开门就冲了进去。
和飞鸟刚刚离开的时候差不多,只是绘梨花不知道什么时候爬到了桌子上,和白石松村叽里呱啦的争辩着什么,另一边西野七濑、高山一実、深川麻衣搞了快白板,正在上面写写画画不知道策划着什么,坐在一边的桥本端着水杯依旧是那副不问到我我就不开口的淡定样子。
極品夫妻
大家讨论的如此投入,以至于飞鸟返回来都只有娜娜敏一个人注意到,并笑着和她招了招手。
“飞鸟你跑哪去了,怎么整了脑袋汗。”
能不一脑袋汗吗,飞鸟看着温柔的娜娜敏,小嘴又是一瘪。
娜娜敏这么好的人,未来你真是个大瞎子。
内心的委屈混合着怒意喷薄了出来,飞鸟用自己能发出的最大声音喊到
“不好了——我刚刚看到未来和一个女孩表白,对方还答应了!”
还未完全褪去童稚气的声音因为过大的音量而微微破音,在休息室内回荡,刚刚还热火朝天的休息室仿佛瞬间被人按下了暂停键,待大家的大脑反应过来飞鸟说的内容后,所有人都将头机械的转向飞鸟。
啪…
水杯从娜娜敏手中脱落,好在稳稳的落在了桌面上,只是杯中险些翻出杯口的水花显示出刚刚持有它的人那不平静的心情。
西野七濑默默盖上了笔盖,盯着脚尖处地板上的中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只有白板上的豆一样桑脸部莫名出现出现了一条老长的‘胡须’。
都市仙修 逆天吼
“飞鸟…搞错了吧。”娜娜敏的声音中有着一抹不可思议的颤抖。
“我亲眼看到的!”
“那也可能是…”
“我还听到未来承认了。”
“但——”
不是给未来找借口,只是如果飞鸟说的是事实的话,娜娜敏怎么甘心接受,这让她怎么能够接受…
“我还看到她们抱在一起了。”

和只是默默盯着地面的西野不同,房间里的其他人视线悄悄的在娜娜敏和飞鸟之间移动,谁说话就看谁,大气都不敢出。
未来和♀人表白的冲击性甚至远没有未来表白了对象不是娜娜敏的冲击力大。
……
喉头滚动了一下,娜娜敏说不出自己嘴里现在是个什么滋味,呼吸变的有些困难,身体的运转好像只是惯性行为。
“娜娜敏,我…”
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梵缺
“她现在在哪?”打断了飞鸟的话,娜娜敏瞪着她问道。
那是成员们从未见过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