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27oh优美都市小說 爛柯棋緣 真費事-第770章 叫花子發威閲讀-9w4rt

爛柯棋緣
小說推薦爛柯棋緣
这一手乾元化法平时老乞丐是不用的,不是因为要作为压箱底的手段,而是离开乾元宗之后就不想用了,而这会用出来不光是顺手,也是告诉前头的仙光自己的身份。
这种级数的妖邪之云本身就是一种强大的妖法,能助妖邪之类调用天威增强法力,更有极强的压迫感,老乞丐这一手就是要碎了这妖云基础,将内部的邪祟打回现实。
海浪升腾过程中从顶端开始晶化,天空散发着白光的龙卷化作锁链,顷刻间风云变幻,带着老乞丐充满震邪之力的滚滚雷音,一起压迫向那数道逃遁仙光后面的乌云。
不断有闪电打在下方升起的海水晶体上,将一些晶柱直接打碎,但升腾的晶柱数量极多,配合天际的锁链,呈现上下包夹之势,刹那间夹击了乌云。
“轰隆隆……轰隆隆……咔嚓……轰隆隆……”
所有海浪构成的尖锐冰晶全都染上了云中的雷霆,绽放出一阵阵光芒,但老乞丐所施之法已经形成了两片合拢的荆棘,势要将庞大的乌云搅碎。
“吼……”“啊——”
乌云中有疯狂的吼叫声和刺耳的尖叫声传出,一道道黑烟从乌云中散出,数量越来越多频率越来越快。
“啊……”“好痛苦……”
“哈哈哈哈……”“呜呜……”
……
有呼喊有嚎叫,有癫狂大笑有崩溃哭泣,各种怪异的声音在这些黑烟中,响起,交织在一起显得极为混乱和刺耳。
高明的施法之人对自身所驾驭的妙法是有相当感应的,有时候甚至犹如肢体的延伸,此刻的老乞丐就是如此。
天上地下合击而起的力量就好似他的一双手,绞入乌云中的感觉却让他眉头猛跳,非常迟缓,也带给他一种恶感。
“给我碎!”
“轰轰轰轰……”
法光亮起,将整片乌云照射得透亮,随后冰晶在云中爆炸,刹那间将整片乌云搅碎,仿佛无穷无尽的怨灵随着爆炸倾泻而出,这乌云的本质居然不光是一片妖邪之云,其中有大半构成居然是怨灵。
这一片片怨灵数量以十万记,并且浑身黑气索绕,更比一般的鬼魂要大得多,飞行的时候身后至少拖着三丈黑虹,使得扩散开来的时候好似周围天域全都是怨魂,与寻常鬼魂不同的是,这些怨魂没有多少理智可言,只有对痛苦的记忆和对生人的嫉妒。
乌云搅碎的这一刻,也有几道妖光随着怨魂一起遁出,游曳在漫天怨灵之处,见方圆数十里全都笼罩起来,老乞丐三人所处的白云上下四方也一下子变得昏暗起来。
老乞丐面露惊色,有这么多怨灵,便有这么多生灵惨死且被人施法收走,而老乞丐身边的两个徒弟也皆是头皮发麻,鲁小游就不说了,即便杨宗当皇帝那些年里掌握万千黎民百姓的生杀大权,也只是坐在金殿上发号施令,哪怕战争时期也从没见过这么多怨愤而死的生灵。
远方的数道仙光此刻也接近了老乞丐三人所在,老乞丐并未施法阻拦他们,任由他们接近,遁光在几丈外停下,露出其中的人影,乃是一女二男三名身着乾元宗服饰的弟子。
“乾元宗弟子,见过我宗前辈!”
“多谢前辈出手相救,请问前辈是我宗哪一辈高人?”
最強史萊姆培養系統
三人看到站在云头的是一个邋遢乞丐和两个衣着也不算体面的人,但心中并无半点轻视,行礼也毕恭毕敬。
老乞丐点了点头,视线注视着漫天的怨灵。
“那几个妖邪借着怨气掩护遁入其中,不可不除,只是这么多怨灵究竟是如何汇聚起来的?”
老乞丐避开了对方询问他乾元宗身份的话,而是将焦点引到了目前的情况上,而三个乾元宗弟子当然也不敢追问。
中间那名女子听闻老乞丐的话,也不由恨恨道。
“这些皆是天禹洲生灵所化,若非是怨灵汇聚怨念和污秽之力太强,在近距离扰乱我等元神,我们怎么会被撵着跑,我们自御元山出发共有八名师兄弟,如今到这的只剩下我等三人,若非前辈出手,只怕我们也走不脱!”
这话半是气愤也带着一半的后怕,仙人并非没有七情六欲,只是所欲所惧与常人不同,情绪也显得淡一些。
“你们要去何处?”
老乞丐随口一问,也没浪费时间,手中已经开始掐诀施法,这些怨灵没有散去也没有攻来,说明那些妖邪自己也在犹豫,摸不透新来仙人的底细不敢贸然上前,但又不甘退去,这倒是正合了老乞丐的心意。
这么多怨灵老乞丐不想放走,也不想令隐藏其中的妖邪走脱。
边上一个净面无须的微胖修士回答。
“回前辈,我等奉命前往天机阁,本该踏足南荒洲了,没想到这些邪物算到我等行踪,在半途埋伏,影响了我等行程……”
去天机阁的?老乞丐一瞬间就明白了什么,也对局势更显担忧,以掌教师兄的道行,居然要借助天机阁的衍算之力?
網王網王之神音
“那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
老乞丐突然这么大嗓门一句,把三个修士吓了一跳,相互看了看,再向老乞丐行了一礼。
“前辈所言极是,我等这便去了!”
伴君 我想吃肉
“慢着!”
老乞丐心思一转,又叫住了三人,暂停上的法诀,将法光掐在左手指尖隐而不发,光是这一手举重若轻的控制力就令人叹为观止,常人施法哪能中途暂停的。
而此刻老乞丐的右手则伸入露出小半胸膛的乞丐服内,像挠老泥一样挠了挠,然后抓出一块小巧精致的羊脂玉符,其上背面满是灵纹,正面则刻着“太虚”二字。
女生寢室1
“给,暂借你们一用,之后回乾元宗再还给我,有了这个,可保你们前往天机阁的中途无恙。”
毕竟被截杀一次,万一有第二次,可能就真到不了天机阁了。
“这是……”
中间的女修小心接过玉符,上下打量却看不出特殊之处。
“嘿,这是好东西,玉怀山的太虚玉符,藏匿神效天下少有,罕见得很,我玉怀山一名好友所赠,只不过用它的时候除了维持太虚境,就不能动用太多法力了,飞得会慢些,自行灵活善用,去吧!”
“是!晚辈告退!”“晚辈告退!”
三人再行一礼,也不多废话,驾起遁光就朝外飞走。
这一刻,有许多怨灵起了反应,卷成黑色狂风想要追去,却别在飞出一段距离之后仿佛撞上了什么屏障,被弹了回来,而那几道仙光却能无碍遁走。
pk小妾我做妃
“想留人,先问过我老叫花子同不同意!”
原来之前的乾元化法破去邪云后并不算彻底消散,老乞丐此刻一心两用,有一半神念以心御法,维持着一层不算强的禁制笼罩着方圆数十里的怨灵。
若其背后的妖邪强突,这禁制是不够看的,但单个甚至一小片怨灵则无法突破,有实效也能唬人,毕竟对方不知道,也不敢贸然暴露行踪。
见果然如老乞丐所料,暂停的法诀又续上了,手中印诀瞬间变化多形,一股隐晦的燥热感在老乞丐手心处产生。
“师父,这么多怨灵超度不过来啊。”
鲁小游这么说了一句,而杨宗已经知道老乞丐要干什么,便接了一句。
“急时行急法,万事不可能尽善尽美,送他们归于天地,好过害人,那些妖邪会随同陪葬的。”
漫天怨灵原本各自乱飞,但在意识到有屏障之后,许多怨灵开始朝着老乞丐三人所在的白云冲来,那种饱含各种负面情绪的叫喊声就像是破损了声道的喇叭,显得极为刺耳。
Object Moved
鲁小游和杨宗连忙出手,一个在前一个在后,施法撑起屏障,挡住无穷怨灵的冲击。
老乞丐根本不急,他当然不会在意怨灵的冲击,但是能锻炼锻炼两个徒弟。
“身边这些交给你们两了。”
留下这句话,老乞丐的身影就在两个徒弟面前逐渐淡化乃至消失,一时间好似失去了他的存在,但鲁小游和杨宗一点也不急,只是专心对付眼前的怨灵,没有动用什么法器,单纯以自身一双肉掌和法力神通对敌。
而在怨灵最为密集的中心,有一团火苗突兀地出现在这里,一只怨灵经过这里,怨气侵袭到火焰上,刹那间就被火焰引燃,将怨灵化成一个移动的火球。
“啊……”
“哗……”“哗……”“哗……”“哗……”……
一传十十传百,越来越多的怨灵被细微的火星引燃,火焰以夸张的速度不断往四周蔓延,几乎顷刻间使得方圆数十里化为一片火海,无穷怨灵在其中哀嚎,只是怨气太过浓烈,一时半会还不能燃尽。
并且这火好似只对怨灵有效,在越来越多的怨灵被引燃乱飞之后,隐藏其后的几道妖气邪气终于变得明显起来。
其中一个怪物就连老乞丐都没见过,好似乌漆嘛黑的一滩烂泥,边上还有几个妖怪环绕,此刻那烂泥一般的怪物往外喷出无穷无尽的黑水,就像是沼泽的污水,且带着浓烈的恶臭,水过之处,沾着的怨灵身上的火全都熄灭,但怨灵自身的惨叫却更加夸张了。
下一刻,那怪物再次吸气,狂风席卷之下,无穷无尽的怨灵急速朝它汇聚过来,统统汇入其口中,令它的身躯越来越大,其上怨气和煞气在这瞬间呈现几何倍数上升,已经到了老乞丐都不得不正视的地步。
“什么鬼东西?”
老乞丐喃喃一句,看这情况也不免惊愕,而那种自身气机被锁定的感觉也令他不能分神。
而那几个妖怪似乎传音说了什么,那污泥一般的怪物就朝着一侧吐出一道黑水,瞬间就冲开了老乞丐本就不算多严密的屏障,然后一道道妖光刹那遁走,只留下那污泥怪物在原定锁定老乞丐的气机。
在老乞丐正要留下那几道妖光的时刻,那污泥怪物已经带着越来越多的怨魂,携无穷恶臭朝老乞丐冲来,看似臃肿庞大却速度飞快,并且范围极广。
“轰隆……”
寵物王爺壞壞妃 姐是桃之妖妖
一瞬间污秽就盖过老乞丐,将其彻底淹没其中。
“师父——”
鲁小游惊叫一声,一边的杨宗则立刻接管白云,驾云往高远之处飞遁。
“师弟,你疯了?快回去!”
“师父神通广大,怎么可能有事,我们在这反倒会令他投鼠忌器!师兄,你静下心来感觉……”
鲁小游缓和情绪,平心静气之后忽然一愣,远方漫天污浊之中,师父的气息确实感觉不到了,却能在心灵中有另一种感觉,而每次他和杨宗犯了错面对师父,就会有这种感觉,当然这次针对的不是他们师兄弟。
“蜉蝣之辈,安敢猖狂——”
随着老乞丐震怒的威严之声响起,污秽中心一阵白光骤然亮起,一道道光线穿透污浊,仿佛里面包含了一个小太阳。
“砰……轰……”
漫天污浊在火焰和白光之中刹那间被蒸发,只留无穷白气不断朝天升腾,而中心的老乞丐整个人包裹在无穷白光之中,目生白电,好似一尊暴怒的天神。
在消解怨灵的同一刻,更有一道道白虹好似有灵性一般朝着远方打出,追向之前逃走的妖光。
“老叫花子不发威,当我是病猫!小游,小宗,我们走!”
“是!”
我在外星生包子 三七開的蟲子
打出白虹之后,老乞丐不再理会那些逃走的妖气,招呼徒弟一声,鲁小游和杨宗则立刻驾云回来,在接近白光中的老乞丐身边时,瞬间被光晕所包围,刹那间化为一道流光,以比之前更快的速度星驰天禹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