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mj4f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前方高能 莞爾wr-第九百一十九章 破境讀書-75evq

前方高能
小說推薦前方高能
“今年真是奇怪了。”少女的话没有得到妇人的回应,不由咬了咬嘴唇,又接着说道:
“之前先是出现了一个魔者,疯狂的杀了不少人,据说就连苍鹤家好几个人都被他杀死。”
此人极度神秘,修炼一身邪气到极致的功法,“至今竟然还能逍遥在外,没有被苍鹤家的人抓到杀死。”
这样一来,也惹得隐界之中的几股势力感到惴惴不安,最近气氛都十分紧张的样子。
三拒前夫:大叔我已婚
“我派人出外探听消息时,许多人都不愿意再说,哪怕给了好处,也显得很是防备。”
少女犹豫了一下,仍是说道:
“我感觉,蓝家的人对我们有些敌意,说是因为他们家北面的禁制有些不稳……”
女人仍是忧心忡忡的样子,不知是因为少女的话,还是其他,总之少女说完之后,没有得到她的回应,忍了半晌,不由又唤了一声:
“祖母?”

“不。”那女人被她这样一唤,又像是回过了神般,摇了摇头:
惑亂君心
“不是雷系力量的强者。”
她突如其来的否认令得少女愣了一愣,还没开口说话,就见那妇人将握紧的掌心摊开。
那手掌心处,停留了一只硕大的黄色飞虫,约摸乒乓大小,那头颅之上长了数对眼睛,看上去份外狰狞。
女人摊开了手掌后,那看似凶狞的黄色飞虫却并没有逃离,而是乖顺的停在女人掌心,显得份外乖顺。
直到妇人伸出另一只手指,戳了一下飞虫的身体,将那停驻的飞虫翻了个身后,露出飞虫的下腹。
少女看到清飞虫腹下的情况时,不由瞪大了眼睛:
“多目飞蚁?这不是北面黄沙地特有的妖虫种群吗?”
隐界之中,这些飞蚁群的存在令人也是异常头疼。
虽说名为飞蚁,可这些虫子的大小与甲虫相似。
幼虫初生之期,其腹下会长出一对眼睛,随着它们实力的增进,那眼睛也会逐渐增多,最终布满它整个下腹区。
这种飞蚁成群结队为生,几乎占据了北面整个地区,数量极为惊人。
它们吸食修士、妖类的血液以及灵气为生,所到之处片甲不留,寸草不生。
蚁群隐藏在黄沙之地,一旦有人类、妖群经过,便会遭遇袭击,极难防备。
它们耐干、耐旱,单个飞虫的力量极弱,但群体作战能力就十分强悍。
再加上这种飞蚁的防御力又强,领头的虫王拥有号召群体作战能力,除非杀退虫王,否则在隐界之中遇上这种飞虫,是件十分头疼的事。
隐界之内的灵力本身就很稀薄,若是再踏入黄沙之地,被这样的虫群缠上,逃不逃走都会大伤元气。
所以时间一长之后,隐界之内的人都知道这样的虫群可怕之处,不愿意招惹这些虫子,宁愿绕上一圈,避开黄沙之地。
这是隐界之内不成文的习俗,所以黄沙之地成为了隐界之中的‘无人区’。
“一般来说,这种飞蚁不应该单个出现,而应该成群结队才对。”
而它们习惯了生活在黄沙之地中,那里不止环境、气候有利于它们生存,同时特殊的黄沙地形还可以掩饰它们的生形,令它们避过天敌的捕猎。
所以,若无意外的话,这些多目飞蚁不可能会离开黄沙之地的。
少女对于妖虫的习性好似十分了解,张口说出的一番话令得妇人脸上露出满意之色。
“是。”她点了点头,将手往上一托,那先前还乖顺的飞虫感应到她的心意,张开翅膀,‘嗡嗡’再度朝花丛的方向飞了过去。
“如果没有意外,这些飞蚁不会离开黄沙之地。”她说到这里,顿了片刻,接着才道:
“所以肯定是发生了什么意外,迫使得这些飞虫离开栖息之地。”
这只多目飞蚁应该是虫群在仓皇逃跑的过程中,与虫群分散,感应到此地强大的灵力,不知为什么突破了结界的封锁,钻进了此地的灵花圃内,最后被妇人感应到了不对劲儿。
“逼得虫群迁移,雷系灵力……”女人神情凝重的看了年轻的少女一眼:
碧鴛
“苍鹤家的人,有没有提到过,最近有新进入隐界,准备破境的新人?”
少女此时已经瞪大了双眼,微张着嘴:
“您怎么猜出这些?”她偏了下头,那发带上的银铃随着少女的动作轻轻撞击,发出清脆悦耳的响声:
“在隐界之中渡劫……”
她越听越觉得不对劲儿,感觉这事儿就像天方夜谭一样–恕她直言,进入隐界渡劫的人可能都是脑子有问题。
妇人对她的问话并不生气,甚至耐心的解释给她听:
“黄沙之地确实出现了雷系灵力,但并不是雷系灵力的强者。”
隐界这样的地方,是条龙来了也得趴着。
灵力的匮乏,使得大家在争斗之时,都极为谨慎。
在这个地方多的是穷凶极恶之徒,有些是不容于外面的天地,躲进这个地方的。
哪怕就是强者进入这里,若不收敛,灵力耗尽,也有可能被有心人盯上,最后身死道消,满身财物被人洗劫一空,化为无名尸骨埋葬在这里。
“所以你最初的猜测,可能只是其他家放出来蒙蔽众人视线的谣言而已。”
女人说到这里,又指了指那飞远的甲虫:
“多目飞蚁是黄沙之地的虫群。”
它们个体实力不强,但对于灵力的异变、感应却远胜修行者。
“这些多目飞蚁能放弃原本栖息之地逃亡,必定是感应到了危机。”
再结合最近以来时不时传来的雷声轰鸣,以及雷系修为的强者现身等流言,女人几乎敢断定:
“有天劫正在成形。”
學院:火系公主
正是因为天劫的威势非同凡响,妖虫对于雷劫的畏惧乃是妖类天性传承。
所以感应到雷劫之后,虫群开始逃遁。
“而从出现的多目飞虫看来,雷劫聚集的地方,应该是在黄沙之地。”
她这一番解说听得少女目瞪口呆,且又心悦诚服的。
“你有一句话说得对了,在隐界之中破境,可不是个聪明的决定。”
这里灵力稀薄,若是修为不够,灵力不足的话,失败的可能会达到百分之八、九十。
“但是能修炼到需要渡劫的地步,至少已经达到突破分神之境。”
而雷劫的威势提前这么多天酝酿着成形,可见其雷劫之重非同凡响,分神之境的修为,可引不来这样的天劫,所以渡劫的人至少达到了分神境巅峰之境,突破的是合道境。
“修炼得到合道境的人,可不会是什么傻子。”她意味深长的看了少女一眼,补充说明:
“明知山有虎,却又偏向虎山行,所以来者极有可能是得罪了什么人、势力,目前是他(她)招惹不起的。”
女人说道:“再找苍鹤家打听一番,最近天外天的世族,武道研究院,有没有追杀什么人。”
她停了半晌,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帝国也打听打听。”
这一番话说完之后,已经令那少女份外服气,连声低头应是。
“我猜测,苍鹤家可能早就已经猜出了端倪,但却因为摸不准对方行踪、来历,暂时不对外声张,想要先找到此人而已。”
所谓的有人死亡,以及突然出现的魔者,极有可能只是一种对外的说词。
“能在冲击破境的阶段,就引发雷阵聚合,我怀疑这个进入隐界的人,可能非同一般人。”
女人并不知晓事情的真相,却透过灵力的异变,以及飞虫的迁徙,几乎将事情推断得八九不离十。
少女这会儿掩饰不住的崇拜之色,将女人的话一一牢记在心里。
“疏桐,你要好好记住我说的话,不要被外传的信息迷住了你的眼睛,要学会从这些流言蜚语之中分析出对你有用的。”
女人说完了正事之后,面色变得缓和了些,语重心长的道:
“将来我们湘江一氏,是要交到你的手里的。”
“嗯。”少女慎重的点了下头,应了一声。
“不过祖母,”她说到这里,像是有些犹豫,不过可能是妇人最后说的话给了她鼓励,她又道:
“苍鹤家真的死了几个分神境的人。”她补充了一句:
“死于魔者之手,被吸干了血肉、元婴以及精魂,十分厉害。”
尸体之上出现了浓郁的鬼煞之气,极为骇人,几乎到了那些死去的苍鹤一族的人在没了魂息之后,都能凭借这煞气起尸的地步。
“很阴毒,不像是世族的功法,也不像是武道研究院的人干的。”
少女看着女人皱起了眉头,不由再次说道:
“凶手一直不见影踪,苍鹤家的人为此也很是头疼。”
他们一直经营着隐界之中的一些‘生意’,把控着数条通往天外天的来往要道,如今出现这样的变故,还挑了实力强大的族人下手,凶手却连影子都摸不到,难免会闹得人心惶惶的。
“我知道了。”女人点了点头,“看来隐界最近挺热闹的。”
来了一个在此地避祸躲灾的破境者,又来了一个身份不明的疑似鬼修。
“不知道这两者之间有没有什么关系,”女人叹了口气,“但无论如何,看来平静的日子要被打破,我们要做好受到波及的打算了。”
她说话的时候,已经转过了身,少女看不到她脸上的神色,可也感应得出来她此时的忧心。
……
黄沙之地中,宋青小已经将手里的那八枚顶阶的妖丹吸纳了六枚。
她体内的灵力已经达到了临界点,那手掌之中第七枚内丹随着灵力进入她筋脉之后,仿佛一滴水涌入了一杯早就已经满溢的杯子内。
水滴的到来打破了杯子中勉强维持的平衡,使得那杯中的水开始外溢!
平和的灵力瞬间狂暴,冲击着梏桎。
元婴身体表面如同蒙了一层雾莹莹的微光,将整个元婴衬得如半透明的玉。
灵力从满溢的丹田之中溢出,返还至四肢百骸。
澎湃的灵力一下下撞击着周身,那卡住合道之境的禁制在这股强悍的力量冲击下,开始发出不堪负荷的回应。
宋青小强忍狂暴力量的冲击,一面冷静至极的继续吸纳那枚内丹之中的灵力。
体内灭神术已经开始自动运行,越是到了冲击的关头,已经不再只依靠宋青小输入灵力,而是开始主动吸纳内丹之中的灵力。
在这样的速度之下,第七枚内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吸纳一空——
丹体表面很快失去了原本的色泽与光晕,一丝丝裂缝在丹体表面成形。
‘咔嚓——’
轻微的细微声中,随着那丹体裂开,那卡在分神境的桎梏终于被冲破出一丝缝隙。
‘轰!’
所有灵力一股脑的冲击进丹田之中,汇聚于此,滋养着刚刚脱胎换骨之后的元婴!
那境界一破开来,分神境的限制尽去。
先前还狂猛异常的灵力,在冲破了合道境的限制之后,开始一下变得温顺如流水,缓缓溢往在破境过程中受到冲击的筋脉、神识。
只是宋青小还来不及去细细品尝这种异变,头顶之上突然传来闷雷的响声。
‘轰隆!’
在隐界之中,已经提前数天造势的天雷劫,这会儿已经完全成形。
除了如湘江一氏一般已经提前猜到了有人在黄沙之地渡劫的几股大势力外,隐界之中一些隐匿的族群在几日之前也感应到了天雷的气息。
许多人虽说一开始的时候都或多或少不敢相信,可是在天雷阵逐渐成形的刹那,众人就已经闻讯赶来。
距离宋青小破境之地的山丘数里之外,苍鹤家、蓝家、湘江氏等隐界之中的势力已经各自带领门人,占据了一定的位置。
对于隐界中人来说,此次有人在这里渡劫,是个千年难遇的奇事。
湘江氏中以那妇人为首,带领着家族之中的精锐,已经在此地停守了十日!
从半个月之前,那妇人判断出有人在此渡劫之后,湘江一氏就在做准备。
“没想到这一回湘江一族,竟然由夫人亲自出马,这一个渡劫的人到底是什么来历,被您如此看重呢?”
一个面容儒雅的中年男人往妇人所在的方向走了过来,并笑着说了一句。
身穿银色露脐上装的少女站在妇人身侧,看到这男人过来的时候,眼中露出一丝戒备。
倒是那妇人神色镇定,看也不看身侧的少女一眼,只是看着这走过来的男人,微微一笑:
“本来也没想来的。”她也懒得打玄机,直接就道:
“不过在这里渡劫也就算了,雷劫竟然酝酿了这么久的时间,难免也就引起了我的好奇。”
雷劫的时间越长,便证明威力越大,在此地渡劫的人的修为实力便可以借天劫之威,判断出一二。
她看了装模作样的男人一眼,意有所指:
“苍鹤家的人不也是因为这样的原因,而指定让你亲自过来了吗?”
大家的目的都一致,想要弄清楚在此地渡劫的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