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26bw都市言情 我有一座藏武樓討論-第五百九十一章 通風報信推薦-yovzq

我有一座藏武樓
小說推薦我有一座藏武樓
段毅并不知除了庄世礼之外,暗中还有一个人对他起了必杀之心。
每日仍是抽出一个时辰的时间与孟婉晴学习贵族礼仪以及旁的知识,涉及天文地理,军政文史等。
由于他天资极佳,悟性绝顶,故而学习速度很快,孟婉晴对此也是赞叹不已。
魂断大明
至于王平安,观察这些日子,自觉段毅行事举止,颇有章法,而且为人勤勉,很少有陋习,没什么可教导的,便跟在一旁辅助孟婉晴。
此人虽非军人,也没有什么过人武艺,但对于军中战阵,奇谋诡计,颇为精通,应该是类似于谋士一样的人物,段毅对其也是忌惮多余敬重。
耍心眼的人,实在很难令人亲近,就算关系不错,也会时常提防对方算计自己,毕竟武功是力量,智慧同样是不可小视的力量。
除此之外,段毅便是勤修武功。
夺命十四剑如今是他主攻方向,尤其是第十四剑。
段毅日日琢磨,夜夜演练,虽不能说如燕云霄那般强横,但也已经掌握七八成剑意威力。
期间,他让张嫣以天魔琴音对他施加精神冲击,魔音入脑,强行将自身精神意志,如钢铁一般千锤百炼,及至渐生毫辉,举手投足间,都有一种刚强沉实的气息。
重整山河到三国
这日,段毅身穿华贵锦袍,在巨大的树荫下,倚着树干,抱书而读。
他的口中清音如飞瀑激荡,隐含一股正宗而刚烈的气质,吐字乃是佛家经文。
若有高手听到,必会惊诧不已,内息不平,因为这轻轻言语之间,却是蕴含佛门音波狮子吼法门,最善击破人的精神。
段毅的眉宇飞扬,目中神采摄人,显然再次经历了脱胎换骨的变化。
脱胎换骨,段毅有过许多次,肉身上的洗精伐髓,精神上的挣脱束缚,都是一种跃迁性的提升,此次,则是一种底蕴和品性的变化,正如一条小小的蟒蛇,化为蛟龙,沾染了贵气。
最明显的一个变化就是,段毅认识到了自己当初对庄世义的处理方法太过冲动,手段太过粗暴,也不高明,所以才让他很长一段时间处于奔逃隐藏的境地。
不止如此,若非将庄世义杀了,彻底激怒庄世礼,今日恐怕也不会有郭家和庄家联姻之事,只能说年轻气盛,考虑事情还不全面。
当然,后悔是不曾有的,因为一味的懊恼,悔恨,对问题的解决没有任何的帮助,他始终认为,人应该向前看,而不是向后看。
院中除他之外,再没有别的人。
孟婉晴以及王平安两个一大早就不见了踪影,行为神秘,不知忙些什么。
阿蛮被燕云霄叫走,应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他去做。
试试不为爱
琴心则装作男人的打扮,背着琴匣外出游玩。
自从确定段毅不会抛下她置之不理后,琴心整个人从内而外焕发光彩,性情也变得开朗活泼起来,不再拘泥于和段毅时时刻刻在一起,更愿意给自己和对方独处的空间。
正诵念手中经文,段毅的双耳微微颤动,听声辨位,原本负在身后的右手陡然探出,形如毒龙出洞,唰的一下抓住朝他胸口位置疾驰而至的石子。
“嗯?速度不赖,但力道一般,看来这人没打算对我动手,什么意思?”
段毅心湖映照,虽两眼未曾见到那暗中掷出石子的人,但心中已经自有感应,对方此时已经远离这里。
将手掌摊开来看,之间那石子的外面被人用浆糊沾上一个雪白的字条,上面写着“近日有人要杀你,是高手,勿要外出。”的字样。
字体歪歪扭扭,显然是执笔之人不太善于写字,最后在石子的另一边,段毅看到一个刻着“韦”字的痕迹。
很明显,这是有人在通风报信,告诉段毅,这段时间不安全,最好不要外出。
湛紫灵:佞王休妃
那个韦字,则是这个人在刻意表露自己的身份,他姓韦,他告诉段毅这个消息,并非无所求,反而是为了获取某些东西。
这也很正常,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世上可没有白吃的午餐。
对方这么做,更打消了段毅的疑虑,这不是一个局,而是真的有人想要他的命。
段毅放下手里的经书,随手一抛,便以精准无误的手法将其甩到一尊青铜巨像的平举剑刃之上,自己则负手在身后,开始在院中踱步思索。
他在想,假若真的有人在近日来刺杀他,这个人会是谁派来的?
从动机上来看,庄世礼最有可能,两人之间是生死大仇,不共戴天,但对方如今远在千里之外,纵然遥控杀人,也是力有不逮,何况对方并未查到他的所在,这应该是最不可能的了。
那么,从实力上来看,什么人可能刺杀他?
巨能
一定是在北方根深蒂固,拥有庞大势力的人,这个人,若是和他无仇,便是有利益争斗,他的存在,对某个人来说,是个威胁。
就冲这个通风报信的人能查到他的住所,那么金银窟的存在一定掩饰不住,对方竟然敢在这河北第一杀手组织的保护下进行刺杀,其嚣张,霸道,以及自信,可想而知。
段毅又梳理了一遍,其实许多事情的发生,并非单独存在,而是很久之前就有征兆的。
比如最开始的那次,他和张青山一场大战,对方明明能杀他而未杀他,原因就是见到了人皮面具下的他,因为相貌,所以不敢动手,这是第一个征兆。
这表明,段毅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并不是那么简单的,至少在那之前,他从未和如意楼产生瓜葛。
接着,是在老宅当中寻到一阳指的秘籍,段毅猜测,是他父亲段越所藏,母亲颜芳菲都未曾知晓,故而这就印证了上一个猜测。
还有一个意外,就是黄天魔尊冲出江湖,将拜月宫杀的干干净净,这应该和颜素素有莫大关联,但时至今日,丁玲也未曾查出当中的真相,故而也只是一个谜团。
他现在觉得,只要自己解决一个疑问,或许,其他的疑惑都能豁然开解,甚至连是谁要杀他,也能猜出一二来。
这个疑问就是,他的身世究竟如何?
段越是他的父亲,颜芳菲是他母亲,这毋庸置疑。
段毅的相貌肖似其父,身材根骨乃是传承其母,不会有假,更不会是抱养之类的。
那么,是这其中一人,或者两人的身世都有秘密?
段毅陷入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