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skl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萬界武俠大冒險-第八百五十一章 這濟顛吶,道德有問題!鑒賞-da9n0

萬界武俠大冒險
小說推薦萬界武俠大冒險
济颠僧自从被杨行舟坏掉金身之后,心神不宁,坐立不安,若不是他根基深厚,还有定力,当场就会找杨行舟拼命。
后来好不容易稳定心神,在飞来峰上打坐静修,于那冥冥之中,感应到了日后有一场躲不过的灾劫,因此不敢怠慢,提前进行谋划。
他身为知觉罗汉,感应最为灵敏,知道这场大劫自己一人难抗,必须找帮手才行。
而佛门高手之中,能有资格帮他还能被他找到听他安排的,其实也就两人,而道门之中听他安排的人倒是有不少,但都是法力浅薄之辈,而且都是他的徒弟,因此没啥大用。
他想来想去,就只有天台山上清宫的昆仑子可以利用一下。
这昆仑子是道门一脉,法力也十分的高明,但是比自己差了点,神通也不少,比自己也差了点,法宝也厉害,但还是比自己的法宝还是差了点,这么一个堪称是高手但又比自己稍逊了一点的高手,正是可以利用的家伙。
因此他特意来到天台山,想要提前与昆仑子知会一声,先套一下交情,免得到时候大难临头也没有人插手。
锻仙 新兵扛老
原著之中,八魔炼济颠,昆仑子为了济颠,连乾坤奥妙葫芦都被六合童子打碎了,哭的跟泪人似的,而其余两个过路道人却明智的不掺和其中的恩怨,只是让老道却求别人帮忙。
两厢一对比,就就知道济公有多坏了,明知自己有劫,还要拉别人下水,后来还是李涵龄和灵空为他解了围,但道门弟子诸道缘却被八魔烧死,凄惨无比。
可是现在来到天台山,却发现杨行舟竟然先他一步,论道天台,让昆仑子闭关修道,不见外客,如此以来,昆仑子一步棋子便无法为他所用,他连见都见不到昆仑子,更不用说找他渡劫了。
“这姓杨的到底是何来历?怎么每次都比我快一步?”
济颠站在上清宫前,徘徊片刻,懒得理会守门道童的聒噪,缓缓转身离去,一脸凝重和后悔:“当日实不该故意引他与韩殿交手,以至于结下了这般大的因果,凭空多了这么一个大敌!”
他当初在钱塘江边,故意祸水东引,将杨行舟拉入他的阵营,共同对抗韩殿,被杨行舟驾驭浮龙图冲出阴风大阵后,又提前逃走,留下杨行舟独自面对韩殿这个魔头。
从此之后,两人的梁子算是结下了,济颠只觉得戏耍了一个同道,并不太当回事,却不想想连他都畏惧韩殿三分,别人又如何能够脱身。
直到杨行舟联合韩殿毁掉济颠这一世的金身之后,这济颠僧才真正明白自己当初犯了多大的一个错误。
可如今仇深似海,已经难以挽回,即便当初是他的错,但是杨行舟如此对他,双方已经无法收拾,只有你死我活了。
蓄谋已久:总裁太凶勐 白水煮鱼
他离开天台山之后,想了又想,径直奔向绍兴府。
他俗务缠身,刚在绍兴府收了几个弟子,而今灵觉感知,知道绍兴府内闹起来妖怪,非自己去不能解决,当下勉力压下心中烦躁,直奔绍兴府。
与此同时,在那临安皇城之内,一名年轻太监正在为太后殷勤敲背,边敲背边道:“济颠这个人呐,道德有问题!”
这太监长得是面如冠玉,目若朗星,在七年前便入宫当了太监,当时才十三岁,而今已经二十岁了,眉眼通透,做事麻利,年纪虽轻,却已经成了当今的皇帝面前的红人,便是太后都对他喜爱有加,赐名为秦云。
这秦云时常去宫外为太后采买风俗小吃,同时了解民间疾苦,太后和皇帝想要了解一些真实的情况,一般都是通过秦云之口。
今日太后问及灵隐寺济颠时,叹道:“连秦相都将济颠作为自己的佛门替身,看来他定然有过人之处啊,若是有空,哀家倒想见见这个和尚。秦云,你久在宫外采买,这济颠到底怎么样啊?”
秦云当时不答,为太后捶背之后,才仔细斟酌道:“回禀太后,这济颠乃是一个疯僧,终日疯疯癫癫,衣衫褴褛,赤脚光腿,浑身恶臭,虱子跳蚤乱爬,那是粪坑里打滚的家伙,有什么资格称为高僧?这人道德有问题!”
太后闻言一脸厌恶之色:“一个和尚竟然这么脏?怪不得叫济颠!你说他道德有问题,到底是什么问题啊?”
秦云道:“我听人言,这济颠俗家姓名李修缘,家里还为他定了一门亲事。结果他双亲去世之后,直接跑灵隐寺当了和尚,连未过门的妻子都不要了!可怜那娇小姐刘素素还未出阁,就被他抛弃了,耽误的大好的青春韶华。”
极限生存
太后更是皱眉:“什么?这和尚这般可恶?定好的亲事,怎么说变就变?还有没有点规矩了!”
秦云道:“是啊,他这一走,家产都落在他舅舅手里,他舅舅为他好好经营家产,就盼他返回家中,为此特派自己儿子满天下寻找济颠,让他继承家业,与刘素素成亲,也好对得起他双亲,不负儿女一场。”
太后道:“是啊!为人子若不留后,那是最大的不孝,这济颠双亲不在,正要他收拾家产,振兴家族才是,如何就这么出家躲避,好好的家业也不要了?就这么拱手送人了?实在是岂有此理!”
他大宋自从靖康之乱后,也是将好好的家业拱手送人,子孙不争气,偏安江南,被世人耻笑,这是赵家人毕生之痛。
因此太后最见不得不珍惜家产之辈,听闻济颠是这种人,越想越气,吩咐秦云道:“这济颠当真可恶!传我的令,让灵隐寺革除济颠,收了他的度牒,不可让他出家。把他押回原籍,让名医调理一下,治成好人。再让他与未婚妻过门。”
她想了想:“除了皇宫的御医,咱们临安城可还有别的名医?”
秦云道:“回太后,听说咱们临安城出现有一个叫做许仙的大夫医术过人,被尊为神医,连三公堂的几名大夫都不如他。”
太后道:“哦?三公堂的几位可是咱们御用之人,难道民间还有比他们医术高明之辈?这许仙是什么来历?”
秦云道:“非是别人,乃是当今临安总捕头李公甫的妻弟。”
太后讶然道:“李大人的妻弟竟然有如此本领?哀家怎么没有听说过?好好好,正好可以让李大人把这济颠抓住,再让许仙医治他的疯癫病,治好了,押送老家成亲!”
她气愤道:“哀家最见不得这种不孝不仁之辈,必须将他好好责罚,以儆效尤!”
武迹
秦云道:“就怕他故意逃婚,逃婚后,还要出家。”
太后怒道:“那就让全天下的寺庙,都不能接受李修缘剃度!如有违抗,更换寺庙方丈!”
秦云低头道:“是!”
当下请示了皇帝,皇帝允许后,秦云便传太后懿旨,责令灵隐寺革除道济和尚,收了度牒,令其还俗,同时让李公甫派人捉拿道济,许仙医治疯僧,治好后,押送台州府,强令完婚。
灵隐寺监寺广亮一直与济颠不对付,被济颠多次作弄,心中深恨济颠,天天给济颠上眼药。
现在得了皇后懿旨,广亮喜不自胜,第一个跑出来跪谢天使:“谢天谢地,终于可以让道济这疯僧离开了!太后果然圣明,小僧日日夜夜为太后祈福,恭祝太后寿比南山,福如东海!”
天使大喜,回禀太后,说广亮是个好和尚。
太后大悦,赏赐了广亮袈裟一副,佛珠一串,让其静待时机,老和尚元空死了,他就是下一任方丈。
且说那济颠在绍兴府收了一个六翅飞龙当徒弟,顺便跪求天雷,劈死了一头猪婆龙,这才算是解决了妖怪作乱,终于了有了喘息之机。
这绍兴府白龙湖里的猪婆龙修为极高,济颠真要是实实在在的与其赌斗,还真未必能杀得了它,最后只能跪求西天高人出手,天降神雷,击杀了猪婆龙。
就这还有刚收的徒弟帮忙,在水中摘掉了猪婆龙头顶的裤衩,才使得天雷起了作用,否则的话,天雷都不一定有用。
这济颠比杨行舟还会作弊,遇到难解决的高手,直接就是跪地磕头,请求西方高手降雷,劈死妖邪,完全没有亲自降妖灭魔的打算。
这一日灭掉猪婆龙之后,济颠推却当地官府和百姓的款待,安排了几个徒弟行事,自己直奔镇江金山寺。
天台山昆仑子是指望不上了,日后一场大劫,只得找佛门高手相助,但诸多佛门高手都在镇守一地,等闲抽不出空来,他的事情虽大,但别人面临的事情也不小,人家不能因为救他耽误自己的事情。
想来想去,只有金山寺老方丈法海禅师能帮自己一臂之力,这才来到金山寺前,对门口知客僧道:“贫僧乃灵隐寺济颠,还请禀报法海方丈,就说老朋友有事相商……”
那知客僧叫道:“济颠?你就是灵隐寺被赶出山门的道济和尚?你这是来祸害我金山寺来啦!快走,快走,念你讨饭不易,是个乞丐,我不抓你,但太后旨意,我们可不敢违背,你还是去别的地方去吧!”
济颠一愣:“你去告诉法海,他听了我的名字,定然来见我。”
知客僧道:“方丈师兄怎么可能见你?他若见你,我金山寺就得换方丈!走走走!”
灵女南昭
济颠拍了拍脑袋,感应冥冥,瞬间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忍不住喟然长叹:“我降妖除魔多年,降服妖魔无数,却没有想到竟然被一阉人为难,还偏偏无法对付!此事如何能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