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zcr6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問丹朱 txt-第三百三十九章 坦誠鑒賞-v87kk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牢房里一阵安静。
直到椅子轻响被皇帝拉过来床边,他坐下,神情平静:“看来你一开始就清楚,当初在将军面前,朕给你说的那句只要戴上了这个面具,从此再无父子,只有君臣,是什么意思。”
几年前的事楚鱼容还记得很清楚,甚至还记得铁面将军突发猛疾的场面。
营帐里紧张混乱,封闭了中军大帐,铁面将军身边只有他王咸还有将军的副将三人。
但那时候太突然也太慌张,还是没能阻止消息的泄露,军营里气氛不稳,而且消息也报向皇宫去了,王咸说瞒不住,副将说不能瞒,铁面将军已经神志不清了,听到他们争论,抓着他的手不放,重复的喃喃“不可功亏一篑”
他明白将军的意思,这时候将军决不能倒下,否则朝廷积蓄十年的心血就白费了。
该怎么办?
然后听到皇帝要来了,他知道这是一个机会,可以将消息彻底的平息,他让王咸染白了自己的头发,穿上了铁面将军的旧衣,对将军说:“将军永远不会离开。”然后从铁面将军脸上取下面具戴在自己的脸上。
当他带上面具的那一刻,铁面将军在身前握紧的手松开了,瞪圆的眼慢慢的合上,带着伤疤狰狞的脸上浮现了前所未有轻松的笑容。
此时想到那一刻,楚鱼容抬起头,嘴角也浮现笑容,让牢房里一瞬间亮了很多。
“父皇,那时候看起来是在很慌乱的状况下儿臣做出的无奈之举。”他说道,“但其实并不是,可以说从儿臣跟在将军身边的一开始,就已经做了选择,儿臣也知道,不是太子,又手握军权意味着什么。”
任何一个手握重兵的武将,都会被皇帝信重又忌讳。
铁面将军也不例外。
皇帝的儿子也不例外,尤其还是幼子。
当他做这件事,皇帝第一个念头不是欣慰而是思虑,这样一个皇子会不会威胁太子?
兄弟,父子,困于血脉亲情很多事不好赤裸裸的撕破脸,但如果是君臣,臣威胁到君,甚至不用威胁,只要君生了怀疑不满,就可以处置掉这个臣,君要臣死臣不能不死。
所以皇帝在进了营帐,看到发生了什么事的之后,坐在铁面将军尸首前,第一句就问出这话。
“朕让你自己选择。”皇帝说,“你自己选了,将来就不要后悔。”
将来也不要怪朕或者未来的君无情。
楚鱼容道:“儿臣从未后悔,儿臣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要什么,同样,儿臣也知道不能做什么,不能要什么,所以如今诸侯事已了,天下太平,太子快要而立,儿臣也褪去了青涩,儿臣当将军当久了,真的以为自己真是铁面将军了,但其实儿臣并没有什么功勋,儿臣这几年顺风顺水所向披靡的,是铁面将军几十年累积的赫赫战功,儿臣只是站在他的肩头,才变成了一个巨人,并不是自己就是巨人。”
皇帝安静的听着他说话,视线落在一旁跳跃的豆灯上。
“父皇,如果是铁面将军在您和太子面前,再怎么无礼,您都不会生气,那是他该得的,但儿臣不能。”楚鱼容道,“当儿臣上次在陛下您面前斥责太子之后,儿臣被自己也惊到了,儿臣的确眼里不敬太子,不敬父皇了。”
敢说出这话的,也是只有他了吧,皇帝看着豆灯笑了笑:“你倒也是坦诚。”
楚鱼容也笑了笑:“人还是要对自己坦诚,否则,就眼盲心乱看不清路途,儿臣这么多年行军打仗就是因为坦诚,才能没有辱没将军的声名。”
皇帝没有再说话,似乎要给足他说话的机会。
楚鱼容便接着说,他的眼睛明亮又坦诚:“所以儿臣知道,是必须结束的时候了,否则儿子做不了了,臣也要做不了了,儿臣还不想死,想要好好的活着,活的开心一些。”
皇帝看着他:“这些话,你怎么先前不说?你觉得朕是个不讲道理的人吗?”
楚鱼容摇头:“正因为父皇是个讲道理的人,儿臣才不能欺负父皇,这件事本就是儿臣的错,成为铁面将军是我自作主张,不当铁面将军也是我自作主张,父皇从头到尾都是无奈被动,不管是臣还是儿子,陛下都应该好好的打一顿,一口气憋在心里,陛下也太可怜了。”
皇帝呸了声,伸手点着他的头:“老子还用不着你来可怜!”
皇帝是真气的口不择言了,连老子这种民间俗语都说出来了。
楚鱼容笑着叩头:“是,小子该打。”
皇帝看着白发黑发夹杂的年轻人,因为俯身,裸背呈现在眼前,杖刑的伤纵横交错。
“楚鱼容。”皇帝说,“朕记得当初曾问你,等事情终了之后,你想要什么,你说要离开皇城,去天地间自由自在遨游,那么现在你还是要这个吗?”
楚鱼容认真的想了想:“儿臣那时候贪玩,想的是军营打仗玩够了,就再去更远的地方玩更多有趣的事,但现在,儿臣觉得有趣在心里,只要心里有趣,哪怕在这里牢房里,也能玩的开心。”
皇帝看了眼牢房,牢房里收拾的倒是干干净净,还摆着茶台摇椅,但并看不出有什么有趣的。
所以,他是不打算离开了?
“是,儿臣不想走了,想留在父皇身边。”楚鱼容道。
那也很好,当儿子的留在父亲身边本就是天经地义,皇帝点点头,不过所求变了,那就给其他的奖赏吧,他并不是一个对子女苛刻的父亲。
皇帝居高临下看着他:“你想要什么奖赏?”
楚鱼容也没有推辞,抬起头:“我想要父皇原谅宽容相待丹朱小姐。”
……
……
牢房外听不到内里的人在说什么,但当桌椅被推到的时候,嘈杂声还是传了出来。
一直探头向内里看的王咸忙招呼进忠太监“打起来了打起来了。”
进忠太监有些无奈的说:“王大夫,你现在不跑,待会儿陛下出来,你可就跑不了。”
王咸要说什么,耳朵竖起听的内里蹬蹬脚步,他立刻转头就跑了。
进忠太监张张口,好气又好笑,忙收整了神情垂下头,皇帝从幽暗的牢房疾步而出,一阵风的从他身前刮过,进忠太监忙碎步跟上。
“陛下,陛下。”他轻声劝,“不生气啊,不生气。”
皇帝停下脚,一脸恼怒的指着身后牢房:“这小子——朕怎么会生下这样的儿子?”
进忠太监道:“龙生九子各有不同,这不是陛下的错——六殿下又怎么了?打了一顿,一点长进都没有?”
皇帝冷笑:“长进?他还得寸进尺,跟朕要东要西呢。”
进忠太监好奇问:“他要什么?”把皇帝气成这样?
皇帝何止生气,他当时一紧张听成了“父皇,我想要丹朱小姐。”
哎呦哎呦,真是,皇帝伸手按住心口,吓死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