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icl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龍王之我是至尊-3334 念頭通達閲讀-75eh7

龍王之我是至尊
小說推薦龍王之我是至尊
“嗯,这个主意不错,一个副城使的儿子,几天不回家,估计也不会有人觉得出了问题吧?”
林天佑淡淡的道。
“是啊,看那月轮就像个纨绔子弟,一般情况下,纨绔子弟几天不回家在外浪荡是很正常的事情。”
空无欲回答。
“那就好,你把所有的目击者都灭魂吧,反正他们当时也只是用嘲讽的目光看这一场闹剧,死不足惜。”
林天佑说完,便转身下了楼。
空无欲则是四处扫视了一下那些看热闹的食客以及月轮的朋友们,他冷笑起来,“为你们之前的嘲讽而付出代价吧,下一世投胎做人,记住别轻易嘲讽一个你们嘲讽不起的人!”
空无欲说完,整个酒楼里飞箭乱舞,伴随着惨叫声以及鲜血,里面展开了一场杀戮盛宴。
半分钟后,空无欲也下楼了。
“搞定了!”
他拍了拍身上有灰尘,随口说道。
“那走吧。”
林天佑也不多说,朝城主府走去。
“要不要把这个月山高也杀了?”
空无欲传音问道。
“不必了,这人还算可以。”
林天佑摇头。
“那算了。”
空无欲耸耸肩。
路上,月山高还在劝二人离开,他是真心劝说,可惜谁也没有理会他。
反倒在城主府前的一个街道,二人与月山高分别。
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感觉到空间似乎出现了扭曲,然后两个年轻人就消失不见了。
“这是什么身法?”
月山高吓了一大跳。
他还从来没有见过能瞬间消失的身法。
“这二人果然非同一般,希望你们能躲过副城使的捉拿吧。”
月山高叹了口气,转身也离开了。
他并没有意识到,那刚才的身法并非真正的身法,而是空间瞬移。
如果能看出那是空间术法,或许就能猜出这空无欲的真实身份了。
……
“你们说什么?”
胧月城之中,一座富丽堂皇的府邸,里面传来了如同震天响的巨吼。
“你们说我的儿子月轮被人灭魂了?是什么人做的?”
这声音充满了杀意,整个府邸都变的冰寒起来。
“不、不知道是谁杀的,下人只说发现少公子的生命玉碎了。”
一位中年人低下了头,瑟瑟发抖的回答。
生命玉碎,那百分之百肯定月轮已死。
但死在什么地方,却并不知道。
“查,立刻给我查出来,两个小时之后,如果你还没有查出来凶手是谁,那你全家就等着陪葬吧!”
副城使月熊暴喝道。
中年人不敢浪费时间,立刻转身去查。
与此同时,副城使府邸,无数高手冲天而起,带着肃杀之意,朝着一个方向飞去。
他们虽然不清楚月轮去了什么地方,但还是通过打听得知,今天月轮跟几个朋友去了酒楼喝酒。
现在那个酒楼就是关键地点,过去的话,总会有收获的。
几分钟,无数高手落在了酒楼旁边。
大量的路人挡在酒楼门口,他们探着脑袋在观察。
里面的血腥味道太浓,一些想进去吃饭的客人不敢进去。
“滚开!”
为首的中年人一脚把挡路的人踢飞。
众人生气,扭头看了过来,发现竟是副城使的人,立刻怂了,纷纷退开,让出路来。
中年人带着一群高手闯了进去。
里面鲜血扑鼻。
大家都是心头一凛。
待冲到二楼时,被二楼的场景都惊呆了。
一片尸体躺在血泊当中,没有一个活口。
简直就是一个修罗场。
“都是死于箭矢一类的兵器。”
一名高手检查完之后,便上前向中年人汇报。
“杀完人还把箭矢收走了,不留痕迹吗?”
中年人皱眉。
“应该是个非常擅长暗杀的杀手。”
那高手继续道。
“到底是什么人做的?轮少爷难道是被这个杀手绑架了?他们想要什么?”
中年人皱眉思考。
最后月神之境暗流涌动,超狼王变身狼人之后,各方势力都紧张不已。
或许就有什么人趁这样的机会搞一些绑架什么的。
中年人还在那里思考,这时一名高手失声惊叫了起来。
“伦少爷死、死了!”
这话一出,中年人顿时感觉被人打了一棒子,脑子都有些眩晕了。
他第一时间跑了过去。
果然看到一堆尸体下,月伦的惨死在那里。
“伦少爷身上没有箭伤,好像是被人一拳轰死的。”
那名高手说道。
“完了!”
中年人脑海里只有这一个词。
“将周围封锁起来,任何人都不能放过,一定要把杀害少爷的凶手找出来,否则我们都得遭殃,明白吗?”
他大喊。
“明白!”
一众高手们立刻冲下楼,将那些看热闹的围观人群抓住,挨个询问。
有装逼不肯说的,直接被一剑斩杀。
可惜这些人压根就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目击者也被空无欲全部灭魂,他们想弄清楚也是非常困难。
最后,中年人为了能够交差,他强行抓了一个实力还不错,但却没有什么身份背景的人当替死鬼,冤枉说就是这人杀的月伦。
可怜这人连辩解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副城使当场拍死。
之后这个替罪羊的家人都没有放过,被副城使在一个小时之内全部灭尽。
胧月之城顿时陷入了一片阴云当中。
“听说了没有,副城使的儿子被杀,副城使一怒之下,连杀五百多口人呢,太可怕了。”
“可不是嘛,那个家伙也太疯狂了,居然连副城使的儿子也杀,脑子进水了。”
这个消息并没有传进城主府,但却传进了爱打听消息的空无欲耳朵里。
他第一时间把告诉给了林天佑。
林天佑虽然没有什么情绪波动,但依旧说道:
“今天晚上,你去把这个副城使杀掉吧,本少听了他的名字就烦。”
“龙皇,你是因为有人当了你的替罪羊,心里不通透,所以才要去杀掉那个副城使,让念头通达是吗?”
空无欲问道。
“也可以这么说吧,总之,他不死,本少不爽!”
林天佑也不否认。
“明白,那我这就去杀他全府!”
空无欲笑了笑,又将空间门打开,直接踏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