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n24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在不正常的地球開餐廳的日子 ptt-第一百九十三章 秦蒯仁追美錄分享-aj1k3

在不正常的地球開餐廳的日子
小說推薦在不正常的地球開餐廳的日子
秦蒯仁,创世纪集团下属魔杖公司总经理。在芸芸穿越者中,他有点奇葩。因为一般的穿越者穿越到异界之后都是开始各种开挂逆天。
大喊着:我命由我不由天!然后靠着老天爷给的外挂在异界开始了称王称霸之路。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天子一怒,血流漂杵。
这好像才是正经穿越者们要走的道路。变强,变强不断地变强!这是穿越者们永恒的话题。
可是秦蒯仁不一样,这家伙去往的世界完全并不是一个厮杀不断地世界。当然,厮杀和打斗也是有的,毕竟有人的地方就会有争斗。
但是秦蒯仁这家伙并不喜欢搞什么斗争,更加不喜欢打打杀杀,所以他所穿越的世界虽然算是一个中魔世界。但是他对于打杀类的魔法却并没有太多的兴趣。而是对生活类魔法特别的感兴趣。
跟着自己的老师也是学习各种生活魔法,而对战斗魔法没有任何的兴趣。
可以说创世纪公司的成立,有一大半是源于秦蒯仁的生活魔法最初的启发。而现在秦蒯仁还在主持创世纪集团下属的科魔公司的研发工作。
不过最近秦蒯仁有点跑偏了,在公司新产品的研发上不是很上心。因为他正在解决自己的人生大事。
在圣莲心医院外面,秦蒯仁正把自己最近刚买的奔驰大G给停好。
豪车这玩意儿现在不算是蜂巢最新潮最时髦的交通工具。现在蜂巢最时髦的交通工具其实是飞剑。
因为创世纪旗下的第一批民用飞剑已经开始交付使用了。不管是五十八万八千八百八十八的【飞火流星】还是八十八万八千白八十八的【金羽皇朝】这些飞剑都买的极好。
这世上穷人多,可是有钱人也不少啊。尤其是背靠淮海这个大城市。
那些能在淮海全款花上千万买房子的主儿,不介意花几十万买个大玩具。
不过淮海目前还没有出台相应的民用飞剑法规,所以飞剑还不能在淮海市区飞行。不过蜂巢这边已经出台了一整套完整的飞剑飞行法规了,并且出台了第一套《飞剑管理办法条例》。详细规定了飞剑的交通法规,比如说在市区内的飞行速度,飞行高度,可飞行线路需要参照地面道路等等。
而且玩飞剑之前还要考取飞剑驾驶资格证。而主考官和教练们则是那些从修仙世界回来,还能继续御剑飞行的归乡者们。
这也算是给他们再次开辟出了另一条工作岗位了。有的归乡者流着泪高呼道:“没有想到,我这辈子有一天也能当上驾校教练啊。终于要有学生给我递烟送酒了!”
以秦蒯仁的能量,其实驾驭这种用了各种辅助法阵进行飞行的飞剑其实难度并不大。但是他却迟迟都考不下飞剑的驾照来。主要原因就是科目一过不去,飞剑飞行因为其特殊性,所以对交规理论知识的要求很高。
一百分的答题,要答对95分以上才算合格。
对此秦蒯仁是很有异议的,主要异议在于他认为很多交规其实根本就不是在考交规而是在考文字游戏。
为此他已经考了好几次了,但是都没有考过。
现在的秦蒯仁虽然也定了一把飞剑,但是没法上牌,自己也就不能飞。只能是开着一台平平无奇的4X4奔驰大G。
把车停好,在从车上拿了一束漂亮的百合花。噔噔蹬的快步朝着圣莲心医院门口跑去。
现在的圣莲心医院已经成为了蜂巢的另一块招牌了。蜂巢的圣莲心医院是除了首都之外的唯一分院,这里有许多将异能融入医术的医生,这里能治愈很多其他医院都无法治愈的疾病。
蜂巢在高端医疗技术领域这块有圣莲心撑场面,导致很多淮海以及长三角地区的疑难杂症患者都会来圣莲心求医问药。
当然,秦蒯仁来圣莲心不是为了治病的,而是为了来见一个漂亮的女护士:陈星星的。
陈星星是圣莲心医院儿科病房的一名护士。在很多国产医疗剧中因为设定的不严谨,或者只是将披着医疗剧外衣的偶像恋爱剧,导致很多人被电视剧所误导,认为护士是一份清闲的工作。
但实际上恰恰相反,护士工作太忙了,几乎可以说从上班到下班都是忙的脚不沾地。尤其是三甲医院负责护理住院工作的护士,那就更忙了。
因为医护与病患数量的不对等,导致了即便是很多三甲医院,一个护士要管理三张甚至是五张病床。
听着好像不多,但真的工作起来就知道有多难了。有的病患一个上午就要挂四到五种不同的药水。有的病人有其他的基础病对某些药物过敏,最可怕的是有的病人性格变扭不配合治疗。
这些都是护士要处理的问题。而在这一系列问题中,最难处理的就是儿科了。因为儿童几乎有以上所有的问题。
儿童体弱,用药敏感,活泼好动不配合,扎针又怕痛,吃药又怕苦。那边孩子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又紧张,孩子哭一下一家老小的心都吊起来。所以儿科医护的精神压力几乎是所有医护科室中最大的。
陈星星在儿科的住院部工作,今天给一个刚入院的孩子扎针。
“小宝,不要怕。你是男孩子,不能怕打针的对不对?你要坚强,坚强给爸爸妈妈看,是不是?”陈星星一只手拿着滞留针,一只手抓着一个可爱小男孩的手。
小男孩看着不大,估计就六岁的模样。虽然没有嚎啕大哭,但是眼泪却啪嗒啪嗒的在流。他看着陈星星手上的滞留针,人都在打颤。
小朋友害怕打针是天性,因为小朋友们从小就要接种疫苗,知道打针很痛。有的时候并不是因为针头扎进皮肤有多痛,而是注射的药物特别痛。
名叫小宝的男孩瘪着嘴,看向一旁的妈妈:“妈妈,我不想打针,不想住院。”
小宝的妈妈心疼的抱着孩子:“宝啊,你乖啊。打了针,病好了,我们就出院了啊。”
陈星星抓准时机,一针就给小朋友快准狠的扎了进去。小朋友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等到反应过来以后,名叫小宝的男孩立刻嚎啕大哭:“呜呜呜!”
“好了,好了,你是个坚强的男孩子了。来,你要是不哭的话,阿姨等下给你送个小玩具哦。”陈星星从口袋里掏出纸巾擦了擦小宝流下来的眼泪。
小男孩抬起头看着陈星星,眼泪巴巴的看着陈星星:“真的吗?”
“真的。”陈星星笑着拍了拍小宝的头。
“那拉钩。”小男孩伸出了一个小手指要和陈星星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陈星星管着三张床位,还好小朋友们都还算听话。给小朋友们上完药,照顾照顾,很快半个小时就过去了。
对于病人来说,有的时候关怀比治疗更重要,尤其是对于孩子。
秦蒯仁站在病房门口看着陈星星做着一切,眼里满是欢喜。
当陈星星走出病房的时候,他快步跟上,并且将手上的百合花献上:“献给最可敬的白衣天使。”
也许是秦蒯仁的动静太大,有其他陈星星路过的同事低声调笑了一句:“星星,你男朋友又来送花了。我们科室都快放不下,我们的护士站现在都是花呢。”
这话不假,现在儿科的护士站都被各种绿植和鲜花给占领了。
陈星星白了秦蒯仁一眼:“不是说我们不合适嘛,你别来乱送花了,浪费钱。”
秦蒯仁却不甘:“我们哪里不合适了嘛,我们两个年级也差不多啊。”
“差不多个鬼啊,我才二十六,你看着都三十七了吧。都快大我一轮了吧。”
“我才三十一啊,就是看着有点显老而已啊!”
“我不喜欢老头子啊。”
“我可以整容嘛!现在整容也很容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