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vl7q优美都市言情 黎明之劍 愛下-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揭開迷霧展示-mibbc

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
龙族认识海妖。
在这颗星球上,除了某些躲在元素世界的古怪生物之外,能够在保持文明延续的情况下活过一次次魔潮的智慧种族总共就只有两个,一个是塔尔隆德的巨龙,一个便是生活在深海中的海妖,而作为同样生存了漫长时光的古老物种,这两个种族即便平常交流再少,也起码会有一定程度的相互了解——但他们之间的了解也就仅限于“一定程度”而已。
海妖生活在远离陆地的深海,且很少会对陆地上的事情产生兴趣,她们围绕着一艘坠毁的巨型星舰建立了神秘古老的王国,而且在这个王国周边还遍布着危险的古代神祇遗骸,令其他种族难以靠近;另一方面,龙族则生活在封闭的塔尔隆德,“摇篮时代”的种种禁忌束缚着他们,在神明的注视下,巨龙们虽然对海妖以及她们的星舰非常好奇,却很难有机会与后者接触。
谁也没有想到,当塔尔隆德的摇篮倾覆,神明的束缚一朝解开之后,最先踏上这片土地的竟然会是这群深海来客。
那只已经被吸的只剩下十几厘米高的水元素飞快地跑掉了,附近的龙族们没有上前抓捕它,梅丽塔则用了几秒钟来整理一下思路,这才继续向那位黑发海妖走去,而在她向前靠近的同时,那位黑发海妖也已经开始好奇地打量周围。
卡珊德拉已经搞明白了当前的处境——在发现周围有很多龙族,而且自己正站在一片陆地上的时候,她就猜到发生了什么,不得不说这情况有点超乎预料,经验丰富的深海女巫到现在也想不明白自己是怎么“游过了”的,但这并不妨碍她迅速冷静下来,并在原有的探索任务基础上制定一些新的目标和计划。
探索永恒风暴并进行调查是她一开始的目标,但既然现在自己和部下们直接越过风暴来到了巨龙的国度,那倒是正好可以一举调查塔尔隆德。
她看向那位向着自己走来的、化为人形的蓝发女性,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你好——看样子我们的旅途出了一点意外,不小心来到了你们的土地上。我叫卡珊德拉,来自安塔维恩,效忠于深海的主宰,佩提亚女王陛下——不过这次我和我的部下们是奉了塞西尔帝国皇帝之命踏上探索之旅的。”
“你好,欢迎来到塔尔隆德——你可以叫我梅丽塔·珀尼亚,我是这片营地的管理者,”意识到对方很有礼貌,梅丽塔也立刻露出恰到好处的笑容,并且很快注意到了对方提起的关键字眼,“等等,你说你们是奉了塞西尔帝国皇帝之命……?”
“是的,我们从塞西尔帝国的北港出发,”卡珊德拉点点头,同时注意着周围巨龙们的反应。当前局势很微妙,这场“入境”是个突发事件,而为了避免因误会导致不必要的冲突,这种情况下的明智判断就是尽快把自己一行的来龙去脉以及可公开的使命都说明白——虽然卡珊德拉并不是个专业的外交鱼,但这点基础常识她还是懂得的,“我们观察到北方海洋上的永恒风暴突然消失,便前来查探情况。原本我们是应该在风暴海域附近进行探索的,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我们的方向感知以及深海的磁场、魔力环境都出了问题……”
“所以‘游过了’,是么?”梅丽塔保持着友善的态度,虽然现在她有一肚子的骚话想说,但理智让她绷住了表情,并且开始思考导致这群深海来客偏离目的地的原因,“我想这可能跟最近发生在塔尔隆德的……事件有关。目前这片大陆以及周边的大范围海域的环境都发生了很大变化,如你们所看到的——就连海岸线都变成了这样。”
卡珊德拉抬起头,露出惊讶的表情:“啊,我还以为这些石头和小岛本来就是飘在天上的——我以前可没来过这地方。”
梅丽塔叹了口气:“发生了很多事情……总之请放松下来吧,我们可以友好相处——我个人与塞西尔的皇帝是有交情的,真没想到可以在这种情况下看到他派来的使者,无论如何这是件好事。另外也请允许我表达歉意——我们的捕鱼队伍缺乏经验,请原谅他们的冒犯。”
她所指的自然是捕鱼小队将卡珊德拉和她的娜迦随从们当做“奇怪的鱼”捞起来的事情,往大了说,这甚至是一次严重的外交事件……
但卡珊德拉显然对此并不在意,她晃了晃尾巴尖,目光扫过旁边站着的巨龙们:“别在意别在意,误会而已——其实我一开始就意识到这几位龙族朋友可能是搞错了情况,所以是我主动下令让部下们保持配合以防止误伤的,你可以算作是我主动来到了岸上……”
“感谢您的宽容与照拂,这些冒失的年轻龙族今天上了一课,”梅丽塔立刻接过这个台阶,“也请诸位随我前往营地稍事休息……不过我们现在条件有限,如有招待不周还请谅解。”
卡珊德拉点点头,同时已经看到了不远处那些明显是用回收来的废弃物临时搭建起来的营房以及营房外面岌岌可危的建筑废墟,她顺势问了一句:“我能问问么——塔尔隆德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会变成这样?”
“这……解释起来就比较复杂了,”梅丽塔忍住了再次叹息的冲动,同时抬手做出邀请的姿态,“请随我来吧,我们可以在路上慢慢说。”
……
在梅丽塔的邀请下,海妖卡珊德拉来到了对方在这片破碎海岸线上的居所——说是居所,但实际上也只不过是这片小型营地里诸多临时房屋中的一座。
在海岸边的避风地势下,龙族用从废墟里回收来的合金板材以及近海开采来的石块搭建起了方方正正的房屋,和那些昔日华美奢靡的宫殿楼阁比起来,这样的房屋用寒酸破败来形容都毫不为过,而且为了节省材料以及加快施工进度,这些房屋的大小根本无法容纳巨龙形态的龙族居住,只能让他们以人类形态在里面生活,但即便如此,这些房屋仍然是如今塔尔隆德大地上宝贵的避难所:它们至少足够坚固,能抵御北极地区的寒冷和风雪,能让人暂时忘却墙壁之外满目疮痍的大地。
“请进吧——虽然有些寒酸,但和那些至今仍被困在旷野废墟中等待救援的同胞们比起来,我们这些有片瓦遮身的幸存者已经是极端幸运的了,”梅丽塔一边将卡珊德拉让进屋子一边说着,同时伸手指了指更深处的房间,“我和我的朋友诺蕾塔一同住在这里——就是刚才那个白头发的。她还要带队巡逻营地西侧的荒野,现在已经离开了。”
“你们在外面待命。”卡珊德拉回头对娜迦们吩咐道,随后跟着梅丽塔进了屋。
在适应了略显昏暗的光线之后,她看清了屋子里的一些细节——入目之处的陈设以及这间房屋本身都带着一种强烈的、充满着矛盾感的风格,她看到许多明显不合规格的合金板材依靠粗糙的切割手法和简陋的焊接工艺接合成了墙壁,墙壁下半截则依靠原始的石块堆砌起来,房屋的角落又放着先进的全息投影装置,那装置应该是从废墟中捡回来的,它的工作状态不良,正断断续续地播放着旧时代的合成音乐以及令人眼花缭乱的广告短片,房屋中央摆放着一张沉重的石桌,桌子上用龙语符文刻画着一些看不明白作用的法阵,一块水晶漂浮在桌面上空,其表面微光闪烁,投影着营地附近的一些景象。
原始与先进,粗糙与精密,破灭的辉煌时代与前路渺茫的未来,这些充满矛盾感的东西竟如此组合在了一起,看着它们,卡珊德拉却只是有些沉默。
“这就是我们现在的状态,”梅丽塔似乎错误领会了卡珊德拉的沉默,“看上去确实不怎么美观……但用于维持生存的话还算实用。现阶段我们首要的任务是确保更多同胞能够生存下来,并尽可能恢复一些社会秩序,至于舒适和美观……就只能靠后了。”
“我理解,”卡珊德拉抬起头,目光温和地看着梅丽塔,“我们也经历过。”
梅丽塔有些愣神:“你们?”
“许多许多年前——安塔维恩号坠毁在这颗星球上,所有工厂停摆,引擎核心熄灭,从核心融合塔到居住区之间的所有舱段中都充斥着金属碎片和致命辐射,我们只能从飞船里跑出来,在原始的海床和浅滩上挖洞生存,同时还要忍受可怕的身体失控和心智错位……说实话,那情况甚至可能比你们现在要面对的更糟,至少对你们而言,这颗星球的大气是没有毒的。”
“抱歉……”梅丽塔不知该做何表情,“我们并不知道这些……”
“为何道歉呢?我们只是没有机会建立交流罢了,”卡珊德拉笑了起来,“我们都生存在这颗星球上,但这么多年都没有打过交道,但或许是命运安排——我们可以从今天开始相互了解。那位塞西尔陛下说过一句话,世间凡人的命运相连,我最近觉得这还是挺有道理的。”
“他有很多有道理的话,”梅丽塔点点头,“其中大部分都在一一实现着,剩下的部分……或许总有一天也会实现的。”
“当他知道塔尔隆德发生的事之后恐怕会深感惊讶,”卡珊德拉发自肺腑地说道,“在我们的视线之外,这颗星球上竟然发生了这样惊天动地的大事……你们制造出了这个世界百万年不曾有过的最大变局,这种事连海妖都会为之惊叹的。”
“但这一切得以实现的契机却来自洛伦大陆的人类。”梅丽塔笑着说道。
随后她顿了顿,表情渐渐变得认真,看着卡珊德拉的眼睛:“卡珊德拉女士,请跟我讲讲现在洛伦大陆,尤其是塞西尔帝国的情况吧。”
“当然,”卡珊德拉点点头,笑了起来,“这个世界正变得越发‘有趣’,而最有趣的莫过于……高文·塞西尔陛下正在尝试打造一种新的世界秩序……”
……
极北群山沐浴着复苏之月的暖阳,经年不化的雪顶渐渐开始缩小,龙临堡如过去的千百年般仍然伫立在群山之巅,俯瞰着龙裔的国度。
龙血大公回来了。
巴洛格尔站在最高处的露台上,远方群山间的云雾反射着阳光,在他的视野中缓缓起伏,廷臣戈洛什·希克尔爵士、尤金爵士与克西米尔爵士站在他侧后方,静静等待着大公的吩咐。
大陆诸国皆有各自的统治结构与头衔定位,在圣龙公国,“爵士”是个十分特殊的称呼,它并不像其他国家那样属于贵族体系中较为明确的一环,而是最上层贵族的统一尊称,在这片遍布崇山峻岭的国度中,享有“爵士”称谓的,皆是有资格在龙临堡中自由出入的大人物。
“……我没想到自己还能活着回来,”沉默良久,巴洛格尔才轻声说道,“现在计划要做出改变了。”
不久前的成年礼宛若一场难以置信的梦境,但那梦境中的一切已经真实发生,巴洛格尔不敢相信自己在经历了这些之后竟然还能安然无恙地返回龙临堡,他回忆着自己在太空中以及在塔尔隆德经历的一切,此刻除了感叹世事难料之外,剩下的便是感慨计划赶不上变化。
“我们还没有正式公布‘龙血大公离世’的通告,这应该算是好消息,”身材挺拔、留着黑色短发、较为年轻的克西米尔爵士说道,“虽然仍然有一些消息流传出去,也在民间引起了一些波澜,但都问题不大——我们还能较为轻松地改变计划。”
“……确实,如果我再回来晚一天,恐怕就不得不参加自己的葬礼了,”巴洛格尔神色有些古怪,“在飞回来的时候我甚至想到了该怎么以合理的方式再回到公众视线中,包括是否要像高文·塞西尔那样当众从棺材里爬出来……唉,如果真要那样,情况就复杂了。”
“咳咳,好在我们现在只需要做一些安抚和引导,把关于‘宫廷政变’的流言蜚语给压下去,”戈洛什·希克尔爵士干咳了两声,“那么既然您已经回归,公国的事务也可以如常运行,我们接下来是否应该拟定公函,向塞西尔帝国发出一封新的回应?我们之前对他们的邀请做出的回复并不妥当……”
“肯定是要重新回应的,”巴洛格尔点点头,“不过在那之前……我们先公布一些事情吧。”
戈洛什爵士脸上带着好奇:“您的意思是……”
“关于这场漫长的、所谓‘流放’的真相,关于龙族为了自由付出的代价,关于塔尔隆德的真实情况……都到了公布的时候。”
须发皆白的尤金爵士立刻皱了皱眉:“这必然会引起轩然大波,并不是所有族人都能接受这一切——您之前不是决定让真相掩埋起来么?”
“真相总有揭晓的一天,我们也要防止掩埋起来的真相在未来演变成隐患的祸端——在这个世界上,‘未知’和‘盲目’实在是太可怕的事情,在看到塔尔隆德如今的模样之后,我更加深刻地认识到了这件事,”巴洛格尔缓缓说道,“做好舆论引导,做好善后处理,剩下的……就让龙裔们自己做出选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