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l2pl火熱言情小說 靈魂訂造師討論-第631章 她們走不了了鑒賞-ra2kr

靈魂訂造師
小說推薦靈魂訂造師
“我们……赢了?”卅七茫然坐起,待看到面前欢笑着的屈南生与吴比等人,脑海中闪过千万缕回忆——拜山门的少年、端屎端尿的老汉……如今已在通天鼎中谈笑风生,而仿佛永世都不会放过自己的三位神仙,皆已不见了影踪。
最后的回忆停留在少年上楼探听,在那里自己吃了二神仙一鞭,而后便是服药疗伤,再入活色生香阵准备御敌……
阵法发动之时,自己的脑中便陷入一片混沌,直到陈新变阵,以宠姬之身魂作为柴薪——但当时卅七感觉到的不是绝望,反而是一种解脱。
“终于可以别了这人世了。”
“姐妹们,我来了。”
然而睁眼之时,卅七看到的却是那少年得意的脸,一边嘲笑着一只小猫,一边对着自己连连点头。
“陈新、羊凝皆已伏诛,你们自由啦!”吴比走过来,拍了拍卅七的肩膀。
卅七先是眼睛一亮,而后又是一黯,默不作声。
“怎么了?想你的姐妹了?”吴比指了指与卅七一同活下来的五十来位宠姬,“没办法,通天鼎的秘法太过猛烈,我们上来的时候已经只剩下这些了。”
“多谢恩人相救,一必不辜负恩人苦心,定当好好珍惜这得来不易的第二次生命。”一位头戴凤冠的宠姬站起身来,马上便有二十余人自动追随到了她的身边。
吴比定睛一看,这不就是自己初到凝香宫时遇到的皇后么?果不其然她便是那个“一”?那相当于宠姬中的大人物了?怪不得被放到了通天鼎中守底。
卅七见一起身,抬头想说什么,但想了想旋即作罢。
“嗨,你就说呗,要是这群人都是羊凝的忠诚信徒,我们杀了便是,没什么好苦恼的。”此间形势分明,吴比也没把这二十几位宠姬放在眼里,于是说得清楚明白,想要借此稍微缓解一下她的忧郁之情。
一与那二十几位宠姬听吴比此言,脸色稍变,倒是真怕——此时她们灵元不足、身魂也已经受损,压根也没什么能和安心大仙抗衡的本钱;再看那少年与卅七眉来眼去的样子,猜也猜到他们早有默契,此时可千万不能在言语上得罪了卅七。
“……算了,事已至此,再伤她们也是无济于事。”卅七摇了摇头,幽幽叹道。
“哼,不就是圩一……”一身后的宠姬正要发发牢骚,幸好及时被一打断了。
“那如此便谢过姐妹了。”一的眼中精芒一闪,转头面向安心大仙,“此战是你们赢了,眼下我们成了你们毡板上的肉,要杀要剐悉随尊便。”
一在一旁梗着脖子硬气,屈南生却是丝毫不为所动,眉毛也不抬:“乘鹤楼就此除名,既然卅七为你们作保,我也不会主动伤害于你。眼下你们中要是有为陈新、羊凝鸣不平的,来找我,我斩之;若是无事,现在想走就可以走了。”
“如此……那便告辞了。”一向身后的二十几位宠姬使了个眼色,一行人哗哗啦啦地向楼外走去,临走前还不忘招呼了卅七一声,“在外面若是有幸相见,定当与你叙叙旧情。”
“嗯……”卅七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压根也不觉得与一她们有什么旧情。
“你们也是一样,想走就走,想留下的……就随卅七留下。”屈南生调息罢,重新把姜水剑插入天灵盖,对着剩下宠姬说道。
“留下又能如何呢?”一位未走的宠姬抬头问,“乘鹤楼已然不在,留下我们一些弱质女流,又如何能在外面生存?”
“对啊对啊!你信不信,倘若日后被人知道是宠姬身份,就算不被打死,也一定会被囚禁在另一座高楼、暗室、甚至是洞穴……”又一位宠姬插嘴。
“你不是安心大仙吗!那我们可不可以跟着你,也修个安心?”宠姬们见安心大仙并没有伤害自己的意思,说话不知不觉地放肆了起来。
“卅七姐姐!你倒是说句话啊!”第一位说话的宠姬转对卅七,“平日里不就是你最喜欢照顾姐妹们吗?怎么今天一副失了心魂的样子?”
“照顾姐妹,照顾姐妹……”卅七低头喃喃自语,“照顾到了今天,楼下的一个也没有保住,我又有何用?”
“哎呀,话不能这么说嘛,即便圩一她们死了,可你还有我们呀!”宠姬们七嘴八舌地说了起来——和离去的那批宠姬一样,她们也看出了卅七与安心大仙关系不薄,此时不赶快傍上这颗大树更待何时?
“……”卅七低头不语。
“我当是啥呢,那我给你看个好东西。”吴比暗地里思索片刻,心说陈新和羊凝已死,乘鹤楼也已经被破掉,那小梁朝里的圩一、皕枯她们也都可以放出来了,反正也不会再有人来找他们麻烦。
说着,吴比一挥手,几个娇滴滴的泪人在旁边现身,不就正是卅七心心念念的圩一她们?
“你们……”卅七登时止不住眼泪,才想起吴比有那须臾芥子的法术,竟然是藏下了这么多宠姬?
再回想起安心大仙有本事把陈新的神药逼出,更是能一路从坑底杀到了楼顶,解决掉两位神仙、救下了百余宠姬……卅七一下子五体投地,倒头便拜:“安心大仙言而有信,卅七欠下的恩情,今生也还不完……”
卅七跪下的一瞬,吴比只看到楼内所有宠姬的灵魂一震,皆是紧紧地系在了屈南生身上;而屈南生毫无所觉,一双深邃的眼睛只顾着望着楼下的方向。
“言重了言重了,是我们先找上你的,还给你添了不少麻烦。”吴比说的是叫卅七做内鬼一事——既带来了极大的便利,也让卅七平白无故遭受了不少杀身之祸。
“不必多言,楼下还有些杂事未了,我们下去,你们好自为之。”屈南生对卅七点了点头,末了补了一句,“这趟多亏有你,感激不尽。”
卅七的眼泪崩出,又被她一只手按在了眼里。
“那我等先行告辞,日后定当报答安心大仙。”卅七微微施礼,就要带姐妹们离开,却来不及问一问圩一和皕枯为什么是满脸焦急的神情。
“且慢!”吴比脸色一黑,“她们走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