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74as笔下生花的小說 正德崛起 ptt-第一千零六十九章快停下來!看書-dsgv1

正德崛起
小說推薦正德崛起
“你称呼我们是汉人,这么一说,你承认你是女真族人的身份了?”
石报奇听到李士实的话语。
神情顿时就是一愣,接着更是反问道:
“我什么时候不承认了?”
李士实听闻此言,一脸愕然,呆愣了片刻的他,猛的一拍脑门,哑然失笑道:
“是我的错误,你确实是从未说过此话。
是我误以为,你会一直遮掩此事,毕竟就现在你我两方的关系而言,你们的身份,似乎应该保密才是!”
石报奇听到李士实这般言语,神情忽的变的悲愤,一脸凶戾的喝道:
“若是以往,自是保密为好,但是现如今的话,又有何惧!”
李士实听到石报奇这般言语,眉头顿时就是一皱,面上更是露出不解的神色,可是还不待他出言问询,对面石报奇的神情,就又恢复成了之前的那般模样,没心没肺的开始对着手中的烤鱼大快朵颐起来。
李士实看到石报奇这般模样,心中越发的好奇,但是纵使这般,李士实也并未就势继续追问下去,要知眼下这石报奇已经露出不想多说的意思,自己若再继续追问的话,少不得会惹来他的厌烦。
而且两人到目前也只是才刚刚见面,李士实也担心,若是言语太过敏感的话,万一惹来对方的反感,就有些不好了。
無上天尊 貓小仙
所以想到这里的李士实,轻轻吸了一口气后,看着面前的石报奇,开口问询道:
“石兄弟,我差人送去的那封书信,你可否看了?”
石报奇听到李士实的问询,一边大口吃着鱼肉,一边随意的点了点头,随意的说道。
“看了,怎么了?”
李士实见到石报奇这般坦荡的模样,反问道。
“既然看了,你难道就不想说点什么吗?”
石报奇听到李士实的问询,直接停下了手中狼吞虎咽的动作,盯着一旁的李士实看了几息之后,直接开口说道:
“我本来就是女真族人,这就已经是原罪,所以我辩解又有何用?孙兄您的想法,难道会因为我的言辞而改变吗?既然不能改变,我辩解又有什么用处?
終結承諾 融冰
至于你信上所言的吾等种种行踪,这就更是一个笑话,那些山参皮草若是吾等直接能随意售卖的话,吾等还犯的着这般偷偷摸摸寻找主顾,旁的不言,就我们这女真人的身份,稍有不慎的话,就是万劫不复,吾等小心一些,又有什么不对劲了。”
李士实见到石报奇这般答复,眉头顿时一皱,目光直视对面的石报奇,心中更是开始快速思索起来。
他没想到面前的这个女真人,居然这般能言善辩,女真族人的身份问题,对方知道无法掩藏,所以根本就不当回事。
奔跑吧玫瑰
星河戰隊 浪子雄心
至于后面那些盯梢太子殿下的举动,这人更是将其说成了寻找主顾,听到对方这般答复,李士实一时之间也有些无语起来。
心中更是知晓,他们若是这般继续下去的话,两人就是将这次会面持续到天黑,到最后也只是虚与委蛇、没有寸进,一番斟酌之后,李士实干脆决定由自己出言,率先挑明此次会面的缘由,打定这般主意的他,直接说道。
“我今日约你前来,是因为我们如果继续这般各行其是的话,接下来你我势必会对对方的计划造成干扰,如今合则两利,既然如此,你我为什么不联合在一起,共同行事呢?
这般一来的话,不但你我的计划不会被干扰,就是事情成功的几率也将大大提升,怎么样,石兄弟,有没有考虑联合的想法?”
一直狼吞虎咽无所顾忌的石报奇,在听到李士实的话语后,大口咀嚼鱼肉的动作突然一滞,神情变得愕然之后,更是直接嗤笑了一声,接着抬头看向旁边的李士实,开口笑语道。
“孙兄,你没开玩笑吧?联合什么啊?我们一群卖山货,又有什么好联合的,哄抬物价吗?别扯淡了,就我们手里的那些山参和皮货,扔到这天津卫里面,水花都不带溅起的,所以什么联合之类的话语,孙兄就莫要再说了。
那些东西您若是感兴趣,您就出个数,合适我们就直接出手,要是不行的话,咱们买卖不成仁义在,孙兄您走您的阳关道,我们呢,就接着盯着我们的那个大主顾去!”
李士实既然已经打定主意,所以也就没在继续遮遮掩掩,干脆直接打开天窗,将一切挑明道:
“大主顾?你所谓的大主顾就是当今的太子殿下?天津卫城里面,那么多的皮货店和药房你们不去寻找,偷偷摸摸盯着当今太子的辇驾?”
李士实此言一出,对面石报奇的的动作顿时就是一滞,眉头开始皱起的他,也停下了吃鱼的动作,坐在原地,开始低头不语起来。
李士实看到对方这般模样,话语未停,继续说道:
“太子殿下在天津卫的消息,并不是什么秘闻,京师和天津卫之中,都有不少人均皆知晓,所以尔等现在这般不知死活的跟在太子殿下后面,想干什么不是显而易见吗?
只是让我想不明白的是,大明朝廷对于女真族人的清剿,自成化之后,就未再兴过兵武,尔等现在这般行径,难道就不怕惹来雷霆之怒,让大明朝廷对着女真再兴兵戈吗?”
李士实开始还只是平静的讲述,但是到了后来,李士实的话语,却开始变成了探寻。
而伴随着李士实的话语,对面石报奇的神情,也开始变得越发冷漠森寒起来,李士实见到对方这般模样,更是火上浇油,继续说道:
“还是说,女真部落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继而让汝等不得不进入大明,开始动起大明太子的心思,但是……”
李士实说完这句话,看着对面神情越来越森寒的石报奇,目光转头朝着他身后的那些手下望去,不解的说道:
“可是你们就算有那不该有的心思,但是也未免有些太过小瞧太子殿下身边的护卫了吧?偌大的女真部落,就派你们十三个人出来?这是愚傻还是来送死来了?你们跟在后面也已经有段时间了,难道你们到现在还依然认为,凭借你们这十三个人的力量,能完成此次的任务”
李士实一脸嘲讽,到了后来,更是轻飘飘的补充了一句,道:
“可笑至极!”
黑帝的七日愛情
石报奇本就因为李士实的话语,想起了之前自己族人被杀的种种,就当他回忆起曾经的过往,心中正充满悲戚和愤怒的时候,李士实的最后一句话语,就好像是压垮了石报奇的最后一根稻草一般。
凶相毕露的石报奇,快速起身一把擒住李士实的同时,更是用刚才他吃烤鱼的那个树杈尖头,直接抵住了李士实的脖颈,厉声怒喝道:
“你再说一遍!”
石报奇这般突然的动作,顿时仿若是动手的讯号一般,站立在远处的他那十二名手下,也都快速转身,瞬间和站在他们身边的一众李士实护卫动起手来。
突然被擒住的李士实,瞳孔猛然一缩,满面惊惧的他,见到对方只是紧紧抵住自己的脖颈,再无其他的动作后,心中紧张惊惧心情渐消的同时,远处那兵刃碰撞的声音,也开始传入到了李士实的耳中,听到这般动静的他,直接冲着面前的石报奇说道:、
“现在你我的手下已经开始动起手了,在这般下去的话,不消片刻就会有伤亡产生,如果你还想继续谈下去的话,那就赶紧喝停他们,如若不然的话,老朽的性命今日就交于你手又有何妨,唯一有些不甘的,也就是让那太子,白白捡了一条小命!”
石报奇听到李士实的话语,神情不断变化,侧头朝着双方交锋的地方看了一眼之后,见到还没有出现伤亡的他,权衡了再三之后,厉声喝道:
“全部停下来!”
厉吼完的石报奇,也将抵在李士实脖颈上的树杈移走,接着倒退了两步,离开李士实一段距离,示意他已然没了敌意。
这边重归自由的李士实,喘息了几口之后,也学着之前石报奇的模样,对着自己的那些手下呼喝道:
“行了行了,都停下来吧,都是误会!都是误会!”
远处正在兵戈相交的双方,听到这边的动静之后,纷纷退后一步的同时,可是手中的兵器,却没有丝毫收回的架势,箭弩拔张的气氛,依旧是在两拨人之间飘荡。
这边的情景,因为方才兵器相交的声音,早就已经被在海河边上玩耍的一众天津卫百姓看见,怕沾惹上是非的一众百姓,更是落荒而逃,没消片刻,原本人影绰绰的海河,顿时变得仅仅只剩下了李士实和石报奇这两伙人存在。
李士实朝着周边看了一眼,见到正在拔足狂奔的一众百姓后,眉头皱起的同时,更是直接将目光转到石报奇的身上,神情严肃的说道:
“我今日约你前来,就是抱着联合的心态,你的目的,我和我的手下,尽皆看在眼里,大家都是明白人,所以你那兜售山货,寻找大主顾的说辞,就不要再用了。
今日的事情闹到这般地步,我也感觉有些惋惜,但是既然石兄弟你没有联合的意思,那为兄我也就不再勉强了,青山不改绿水长流,石兄弟,告辞!”
说完这句话的李士实,冲着石报奇拱了拱手,直接朝着一旁走去。
要知道随着这些百姓的逃离,这里有人刀剑争斗的事情,很快就将传到城里,到时候引来城防的巡视,少不得又是一桩麻烦事,所以此刻李士实见到石报奇没有联合的意思后,到是也干脆利落,直接告辞离去。
对面的石报奇,见到李士实这般举动,眉头紧皱,更是一脸纠结神色,望着已经走出一段距离的李士实,石报奇终于还是打定了主意,对着李士实的背影呼喝道:
“孙兄且慢!”
李士实听到石报奇的招呼声,停下脚步的同时,更是一脸冷峻,对着石报奇厉喝道:
“怎么,难不成方才的偷袭是给石兄弟信心?凭你这十多个人手,还想要再将我留在这里不成?”
石报奇听闻此言,一脸苦笑,更是上前朝着李士实行去,可是已经有了堤防之心的李士实,又怎会再这种情况,傻傻的让石报奇接近,所以在石报奇靠近的同时,李士实也快步朝着自己手下那边退去。
石报奇见到眼下这般情况,对于自己之前的莽撞举动,也开始有些后悔起来,此刻的他,一脸讪笑看向李士实的同时,脑海之中更是快速思索,接下来该用何般说辞,才可以让刚才的谈话继续下去。
刚才他制住李士实的时候,分明听到李士实也提起了大明太子,而且听他之前所言话语的意思,其目的分明是和自己相同,也是想要行刺大明太子殿下。
得到这个消息的石报奇,心中思虑再三,感觉对方纵使是为了套话,也犯不上使用这般伎俩后,对于之前李士实所言的联合之策,也开始有些意动起来。
要知道石报奇等一行人,从进入大明之后,最先到达的是京师,接着在一番打探过后,听闻到太子殿下刚刚出京,目前正在天津卫之后,石报奇等人又马不停蹄直接朝着天津卫赶来。
结果到了天津卫,经过数日的观察和盯梢之后,众人方才察觉,这太子身边的防卫,又岂是严密可以形容,无数的大汉将军护卫在其身侧也就罢了,在其周边,竟然还有军伍跟着一同行进。
石报奇等人见到路上行刺没有可能,就将目标又放到了大棚园区和太子在天津卫的府邸上面,开始这两处的防护,也是一般无二,严防死守的程度,根本就不次于平日的出行。
尤其是那大棚园区,防守的更为严密,之前不知情的几人,还以为那里是一处营地,可是询问之后方才得知,原来那只是一处菜园而已,听闻到这个消息的众人,满面不可置信不说,一时之间更是开始变得束手无策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