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vb精彩都市小说 渾沌記 線上看-977 浮世微塵卸萬鈞,血煞鬼火破重甲-hkbde

渾沌記
小說推薦渾沌記
(977 浮世微尘卸万钧,血煞鬼火破重甲)
吾名萊茵 火鍋粉多加醋
在翠玉峰之上的火海中,南晚辞和勾诛这两大金丹高手的法力碰撞只维持了一瞬,然后两人就齐刷刷消失,连同气息都隐没不见了。
逆天道
灵机混乱的空间中只剩下一块悬浮的玉碑,被一股强烈的寒气包裹着发出蓝色幽光,宛如火海中闪亮的一颗星辰。
“那块碑倒是个难得的宝贝。”
敖臧不由得舔了舔嘴唇。那两人明显是被这块碑给吸进去了。内有界空的法宝都是极为难得,品级一定不会低。
但是他也知道现在去拿那东西很不明智。
那里边是现在是两强相争。阴阳宗的南晚辞和翠玉宫的勾诛没有一个是好相与的。他现在去捡宝,一个不好就是那两人联手来对付他。
他再次把目光投向了对他视而不见的木实。等他先动手干掉木实,南晚辞和勾诛的斗法应该也差不多了。那两人如果是一死一重伤,他并不是完全没有机会的。
可惜的是他用来对付这位半树人的“金刚簪”已经严重损坏了。好在他的办法倒还有的是。
他低声念出一段咒语,然后血盆大口一张,吐出一片若有若无的轻尘来。
这些飞尘不受外界风火的影响,一被他吐出来,就轻飘飘地飘了过去,沾染了到了木头身上。
木头这时候几斧头下去进展颇顺,正砍得起劲,丝毫没有管别人在干什么。但他再一斧头砍下下去的时候,忽然发生了古怪的事情。
他感觉四周猛然失去了依托,身体轻浮地一飘。同时他那一斧头砍在悬天棘轮上,带来了反弹之力。
以往这力道对他最多也就是觉得手麻。但这一次感觉大不相同。他只觉得力道奇大但他的身体又极轻,这一斧头下去竟然自己就连人带斧被反弹得上天了。
木头一下子天旋地转地往天上漂去。他自觉手脚力量都没有问题,唯独身体的重量消失得一干二净。
偏偏四周又没有任何依凭,于是也就只能这么莫名其妙地被风吹上了天。
銷魂恩寵:致命首席強制愛 昕靈
敖臧在一旁冷笑地看着这个半树人在空中徒劳地挣扎翻滚。
当初天界的修罗树族坠落东胜神洲之后,适应了水生的龙族的身体有更多的变化,但论力量是远远不如留在陆地上的眠恶山树人的。
但树人也就仅仅是力量更强。只要设法克制了他的力量,要拿下他也就不在话下了。
逆進化
殿下的寶貝公主 Yummy部落格
他那吐出的这种细尘名为“浮世微尘”。只要一沾染,被沾染之物的绝大部分“重量”便消失了。
这其实是一种虚遁术法,将对方的“重量”虚化,挪移到不知道哪里的别的界空去了。
任你力量多强,如果是自身没有了重量,连个依托都没有,只能随风飘在空中,那你再有力又有什么用呢?
江山為聘:女帝謀天下
木头控制不了自己在空中的位置,又无处可着力,心中憋闷至极。
他忽然看到这名一身银鳞大袍的老者正站在虚空中对他冷笑,顿时怒从心起,一挥手就把手中的玄铜大斧给脱手挥了过去。
虽然身体几乎没有了重量,但他手臂的力量是丝毫不减的。这一挥之下,斧头在空中旋转成了一个光盘,直射敖臧的眉心。
敖臧无所畏惧地仰头大笑,有意把护体法力都放开了。只见那柄大斧在他额头上轻轻一碰便弹开,对他没有丝毫伤害。
他的浮世微尘所沾染之处一切东西的重量都会急剧变轻,不但包括木实本人,也包括他手中的斧子,甚至包括这一路上沾染的空气。
这斧头只是翠玉宫普通的法宝,他对这东西没什么兴趣。
緋聞
对方能将这柄轻飘飘的斧头扔出这么远,已经是惊世骇俗了。要知道一块石头好扔,一根稻草想要丢出很远可真不是容易的事。
只是一根稻草丢得再远又有什么用呢?还不是对他丝毫无损。
但这时候他也得拿出真本事了。浮世轻尘虽然厉害,但效果并不是无限持续的。随着时间的流逝会很快减弱。他还是得有手段将这人彻底拿下才行。
他右手一挥袖,这四周的空气就好像变得浑浊了。一种白雾在空中凝结成一根根不知道头尾在哪里的细丝,纵横天地,将树人缠在了中间。
木头伸手一拉,这些细丝明显地被拉长了,越扯越长,竟然无法拉断。
此丝名为“无定蚕丝”。无定蚕是生活在虚空中一种异蚕。他们吐丝用来将自己固定在虚空中。
被他炼化的蚕丝成了法宝,刚好用来将随风乱飞的木实定在虚空中。
此时他手中已经多了一张乌黑的大弓,长箭通体血红犹如刚从血池里捞出,剑尖燃烧着一点碧绿的鬼火。
这支鬼火血箭用来对付树人更是绝品。树人只是肉身很强,神魂要比人类还要弱上一节。只是那层坚韧的皮肉保护了神魂,所以才难以对付。
血箭浑身涂满了煞血,正适合于污秽树人身上的生机。生机污秽,皮肉瞬间溃烂。这时只要一箭射入,剑尖的魂火就会点燃其神魂。
神魂都点燃了,树人的肉身再强也没有什么用了。
他之所以没有早用这一招,是因为他并不擅长用弓箭。如果他射箭的时候对方躲闪或者抵御,他就没有命中的可能。
但对方都已经被缠在虚空中徒劳挣扎,就像蜘蛛网上的蝴蝶一样成了活靶子。他要是还不能射中,那就真不如直接认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