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qfn人氣都市言情 漢世祖 txt-第109章 再破陳軍-orjow

漢世祖
小說推薦漢世祖
击败许文禛军,只耗费了不足一个时辰,然收拾善后,却一直到深夜,犹未结束。唐军人虽众,但战力低下,行军疲劳,应备不足,汉军集中铁骑以攻之,除了奔袭的疲惫之外,这一仗打得并不艰难。
至于战果,完全可以用辉煌来形容,许文禛军,几乎全军覆没,随军的大量粮食、药材、被服、军械,虽则被烧了不少,但余者尽数缴获。
许军兵丁,前后死伤在四千左右,其中有一千多人是在被逼当炮灰时死在弓弩之下,余者除少量亡命失踪外,都为汉军所虏。
这支唐军,除了许文禛操练久了的少部分人有些战斗力外,剩下的抵抗意志着实不强,剩下的,都乖乖地做了汉军的俘虏。都被缴了械,卸了甲,分散看守。
打扫战场,处置善后,慕容延钊只需吩咐一句,自有上下将校安排处置,打了胜仗,积极性都很高。眼见时辰愈晚,念及将士奔袭作战辛苦,慕容延钊直接下令,让各营在唐军的车阵基础上,安置休整。
习惯性地巡视一番各营,抚慰伤员,着人照看,慕容延钊方才腾出空来,稍作歇息。
“这支淮贼,战力过于低下,简直不堪一击!”跟在慕容延钊身边,韩通乐不可支地说道:“陛下还是过于重视他们,在我看来啊,四千骑足以败之,更不需都虞侯出马,末将足矣!”
慕容延钊看了韩通一眼,黑夜之下,仍可见其满面红光,一副尽去块垒的模样,显然这一仗他打痛快了,此战也有助于其奠定在禁军中的地位。
听其言,明显轻生骄恣之意,不动声色地,慕容延钊道:“这支唐军,并非其主力,战力确实不足,我军又占得铁骑突袭之利,有此大胜,却也不足为傲……”
从慕容延钊的话中,韩通意识到了什么,黑脸上骄狂之色稍减,看着他平静的面庞,拱手道:“许久未得大胜,此番建功,一时得意忘形了!”
见状,慕容延钊笑了笑:“无妨!不过那许文禛,倒是有几分手腕,临机应对,还算有条理!对了,可否寻到他?”
提及此,韩通说道:“这姓许的,也算有胆气了,兵败之际,集亲兵做困兽之斗,宁死不降,殁于阵中,尸身都不完好!”
“伪唐并非没有忠良啊,寿春的何敬洙,泗州的郭廷渭,还有此间的许文禛。只可惜,唐主无用人之明啊!”慕容延钊叹道。
“那自然是!伪唐主昏聩软弱,哪里是我朝天子的对手!”韩通对空拍了一句龙屁。
“明晨,让俘虏挖坑,将唐军一道埋了吧!”慕容延钊吩咐着:“尔后,押送俘虏缴获,还师与陛下汇合。陛下那边,兵力终究薄弱了,若陈觉军冒险一搏,胜负终究难料!”
“是!”
刘承祐这边,早在当天夜里,便收到了慕容延钊一战破许军,大获全胜的消息。闻之大喜,将捷报通报全军,又发往寿春大营,自己则踏踏实实地睡了个好觉,做了个好梦。
翌日清晨,刘承祐着骑士于唐军淝水营垒前,反复高呼,许文禛军已全军覆没的消息,欲乱其军心。
唐营内,陈觉自行军榻上醒来,一觉倒睡得蛮香。听得军中的嘈杂,顿时怒唤一声:“来人!”
“在!”亲校就候在外边。
“大军之中,何故喧哗,不知军令之森严吗?”陈觉斥道。
“使君,有汉骑在营外宣扬,说南边的许使君,已然被汉军击破,许使君阵亡!”亲校入帐禀道。
“什么!”陈觉大惊,慌慌张张地起身着衣,怒道:“为何不通报与我?”
亲校小心地道:“小的见使君睡得正熟……”
不待其说完,陈觉便已怒不可遏:“放肆!如此紧急军情,竟敢贻误,简直不知死活!”
亲校吓了一跳,赶忙跪下求饶。陈觉没有搭理他,一边朝外去查看情况,一边问:“军中将校呢,为何弹压士卒,稳定军心?”
“咸使君,已去各营安抚……”
匆匆忙忙间,陈觉带人察看了一番,亲自于前营听了一番汉骑的宣扬、劝降。又召集将校,共议此事,得出来的结论是,不可取信。
在陈觉看来,许文禛军怎么也两万多人,车架军械甚多,汉军纵以轻骑截杀,又哪里能这般轻松快速,便击溃之,更何况全歼。
综合考虑,陈觉放松下来,自信地与众将道:“本将料定,这必然是汉军乱我军心之举。诸位还营,当告之众军,安抚士心,稳守营垒。营前汉骑,不必理会,若有靠近者,以弓弩射杀之!”
倒是咸师朗,长了张嘴,几经犹豫,还是说道:“纵此事非真,面对汉骑劫杀,又能坚持多久?”
陈觉眉头皱了下,无奈道:“时下,也顾不得许文禛了,只能期望他能多坚持,抑或及时撤退!”
陈觉的语气中,分明是自我安慰,当汉军动手时,他便已然预感到,许文禛军危险了。若是结阵,尚能自保,抵抗一段时间,若是撤退乃至亡命,那便是给汉骑任意猎杀的机会。
事实上,此时的陈觉已然有些后悔了,还是不够稳妥,救援寿春,出合肥做做动作,让汉军有所忌惮即可,何需北进这么远……
在陈觉的授意之下,唐军将校照其命令辟谣,安抚士心,自然是有些效果的。但是,下午时分,当汉骑押运着战利品北来之时,唐军全营寂然。
受到刘承祐谕令,慕容延钊领军,特意往唐营这边绕了些远路,铁骑、龙捷两支马军在侧,就如一场胜利游行一般。闻讯赶来一观,望着那有如长龙一般的俘虏、缴获队伍,陈觉捏紧了拳头,直感老脸,又热又疼……
“陈公,汉军太嚣张了,末将愿率一支兵马,出营袭之!”有唐军将领请战。
被陈觉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至此,唐军将校,军心更造挫伤,士气大跌,人心浮动,不少尚存志气的将领,口吐怨言,太憋屈了。
所谓一将无能,累死三军,如此畏敌如虎,何以抗拒汉军?
汉营这边,得知慕容延钊得胜归来,天子刘承祐叫上将校,于营门亲自相迎。
“区区小胜,怎劳陛下亲迎!”就如往常,慕容延钊很是谦逊,谨守人臣之礼节。
“当得!当得!”亲自将其扶立,刘承祐也做足了礼敬功臣的姿态。
虽然早从战报中得知,此一战俘获颇多,但在营前,望着那大车小车,排到视野极处的粮食军械,刘承祐还是不禁惊讶:“唐军此番究竟携带了多少辎需?你这是要看花朕的眼啊,我们的营垒,只怕要被其填满了!”
韩通则道:“这还是折损两、三成之后的收获……”
回营之后,刘承祐亲自听其汇报一番战斗细节,自是夸奖一番。同时,对于宁死不屈,以身殉国的许文禛,倒也不吝于赞美之言。
同时,许文禛一拿下,刘承祐这边也正可腾出手来,从容炮制陈觉军。对于接下来的作战方略,刘承祐早有通盘考虑,一切都在掌控中。当时,刘承祐便下令,以千骑巡弋左右,全军就地休整,为歼灭陈觉军做准备。
而唐军这边,在陈觉的统率之下,就贯彻一个“稳守”方针。到这个境地,陈觉等人,方才意识到,当他们动身北上,远离合肥之后,便已陷劣势,至于结寨于固守,只是无奈之举。
当然,若是真能凭借随军的粮械,坚守久一些,或真给汉军造成一些威胁。但是,当战争的主动权拱手送与汉军之时,唐军能扛多久,本就是个大问题。
并且,有一说一,陈觉从头到尾,能始终如一,保持初心,死守顽抗,至少在战术上,还是给汉军带来的些麻烦。
五万余人的营垒,如欲破之,可不是靠嘴说说就行的,还是需要费些功夫的。而在寿春,已然屯兵两个半月,对陈觉军,他没有耗下去的欲望,他要速破之。
在休整的两日之内,接受慕容延钊的建议,刘承祐将俘虏的南唐军民中江北人区分出来,又拣其指挥军官,威逼利诱,令其为大汉效力。
允诺之,所有人登记造册,只要为大汉立功,战争结束后,赏赐官职、勋爵、钱粮、土地。这世间,从来不乏带路党,但见汉军之强盛,不少人都动心了,再加汉军的威逼利诱在,短时间便征召起了三千多辅卒。
对于这些乐于投效的识时务者,刘承祐很大方,当场便封了几个指挥使、赏赐以州镇官职,顿安其心。而这些降军的作用,只有一点,攻寨。
乾祐五年正月二十,汉帝刘承祐亲率大军,正式向屯于淝水之畔的伪唐陈觉军发起进攻,以其临水立寨之故,刘承祐又自下蔡、寿春调了一支水军来助阵。
水军一至,唐军腹背受敌,汉军猛攻两日而破之,生擒伪唐主将陈觉,军使咸师朗等以下数十将校投降。此战,汉帝新设之怀德军,死伤惨重,仅余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