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xa2熱門都市小说 史上最難開啓系統 起點-第一千四百六十八章 紫薇帝星-actoz

史上最難開啓系統
小說推薦史上最難開啓系統
“玄,天变了,这北海郡迎来了真正的霸主。”
一股又一股浓郁至极的帝威,自前方的虚空浩浩荡荡袭来,而哪怕是中间隔着茫茫远的距离,也依旧将金海大尊肩膀上,站立的那位普普通通年轻人身上衣袍整个吹起,猎猎作响。
随后年轻人玄的眼睛眯起,眼里那与常人不同的重瞳,直接转为玄奥无比的八卦之形,目光平视,看向前方风云变幻的仙岛海畔,一脸肃穆。
随后年轻人玄的耳畔,金海大尊浑厚至极的声音继续响起:
“自古以来,这北海郡从来不缺霸主级势力,每一次天地的剧变,也都从北海开始,莫非这神秘的人族势力,又是另一个盛极一时的北海五仙山?”
金海大尊开口的声音之中,带着凝重,随后右手抬起,捏指轻算的年轻人玄,双眸之中的八卦重瞳直接流转交织相互融合于一处,继而缓缓吐出一语道:
“大尊,我竟然看到了紫薇帝星!”
话音落下,玄的双拳骤然握紧,极为平凡的面容直接露出了极为罕见的惊骇神色。
同一时间,北海外围的天穹之上,正进行着一场没有硝烟的对峙。
对峙的双方,一边是占据了整个半边天际的圣庭北行宫,而另一方,则只有寥寥三道身影。
带着些许昏暗的海面虚空上方,一身蓑衣的太清宗宗主持剑稳稳站立,其虽并未继续出手,但身躯之内向外升腾而出的一缕缕青气,就仿佛世间最浩瀚的神通,将面前闪耀着无穷水气的圣庭北行宫,牢牢钉在半空中。
北方属水,按理说这北海无疑是北行宫的绝对主场,但此时无论是化作贯穿天地龙卷的圣庭北天王,还是整个行宫之内的大量的天兵,都无一人敢出手。
轻描淡写一剑斩飞北行宫三千里的中年修士,一人压的整个圣庭行宫所有人皆不敢大声喘气!
“舅舅他这辈子并未收过任何徒弟,李定山你是第一个,因此你应该明白,这一份机缘,整个太玄之地无论是谁,都会眼红。”
少女怡儿开口的声音之中除了清脆之外,还有着浓浓的自豪,诚然,对于她而言,面前这位握剑的蓑衣中年男子,已然是整个太玄之地最强的存在。
怡儿说完之后,转头望向身旁双眸空洞的李定山,见后者依旧不为所动的模样,眉头微微皱起,抬手拍了拍后者的肩膀,继续开口道:
“放心啦,太清宗有自己的规矩,虽然我这些年一直跟着舅舅,但是却没有得到任何太清传承,这一点你不要有所顾虑。”
“我对你口中所谓的太清传承,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兴趣。”
李定山平淡的回应声落下之后,其继续将没有任何瞳孔的目光注视向前方的太清宗宗主,声音继续传出:
“我只关心,师尊手里究竟有没有手段,可以隔断这传说之中的天人五衰之劫。”
此言一出,怡儿精致的小脸顿时鼓起,有些气鼓鼓地低声开口骂道:
“你这个榆木疙瘩,小小年纪,关心这天人五衰作甚,你要是有能耐,若是境界足够,如那圣尊,活下九万九千余载也不是难事,难道说活整整一个纪元还不够,偏要与这天地同寿?”
“他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别人。”
少女怡儿的声音未落,一道沧桑的声音便接着响起,接着太清宗宗主的身影自前方走回,来到两个年岁不大的年轻人身旁,继续开口道:
“世间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而你想要逆天改命,并不容易,不过跟着我,机会或许会大一些。”
中年男子说完之后,扬手一挽,将手中这柄格外长的青剑插回怡儿背后的剑鞘之内,整个动作行云流水,带着一股令人心旷神怡的韵味。
下一息,太清宗宗主抬手摸了摸面前少女的脑袋,刚想继续开口,忽然间右手一顿,整个人猛地转向北方,直接脱口而出道:
“这气息,这帝道威严,莫非!”
此言落下,太清宗宗主直接抬起头,注视向北海那灰蒙蒙的天穹。
而前者的目光,好似直接穿过了这北海上空那依旧破碎的九重天阙,看到了其后浩瀚无尽的银河深处,有一颗星辰骤然间大亮,向外散发着令所有其余星辰皆黯然失色的耀眼光芒。
“紫薇垣亮,众星之主归位,一览众星小,这是帝星,竟然有帝星降临,多少年了,太玄之地竟真的在圣尊的眼皮子底下,出现了一位帝星!”
太清宗宗主蕴含道韵的声音让周围二人心神猛地一震,随后李定山不动声色的深吸一口气,虽沉默不语,但却神色复杂。
于此同时,北海峭壁仙山之畔,银山大尊捧起的手掌之上,那一道在无数目光注视之下的年轻帝影,逐渐清晰,而在赵御降临之后的那一刹那,整个北海中心的虚空,便已经被浓郁到极致的帝威完全占据。
这一股帝威,虽然不似陆地神仙境尊上的无穷法则之力那般狂暴,但是却有着如同千军万马不断冲锋的极致压迫之感,也让这些太玄之地宗门修士,自内心深处升起一股莫名的战栗,甚至几欲直接跪地。
“众爱卿,平身!”
煌煌帝音落下之后,头戴通天之冠,身着黑金色帝袍的赵御低头,注视着下方满目疮痍,被无数因为大战而切割成无数块的戈壁地面,嘴唇轻启,继续开口说出一语:
“散!”
大夏之主,号令天下,在这一道巍巍圣令之下,以山海图为中心的虚空,在下一刹那直接被一股浩瀚伟力直接镇压,沙尘银芒,甚至狂风急雨通通消散,瞬间便得极为清明。
乌云尘土消散,一缕缕光芒自天穹之上落下,普照大地。
随后帝袍飞舞,金芒拱卫之下的赵御,向前迈出一步,身躯自上方的山海图之上缓缓下落,踩在这一处仙山之畔的大地之后,平稳的声音继续传出道:
“毋持敌之不来,持吾以待之,其实,朕和大夏,等你们很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