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6vfn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仙聲奪人 線上看-第891章 重新看書-5plyz

仙聲奪人
小說推薦仙聲奪人
容娴与寿龟对视的时候,大鱼怪在一旁焦躁的摆动着尾巴。
他们都能察觉到对方与自己势均力敌,也因此谁都不敢轻举妄动。
然这对峙的局面时间并不长,容娴拿出了招魂幡。
她轻轻一晃,海洋内无数的鬼魂一涌而出,有死在海中的人类修士,也有海中修炼强大的海妖。
鬼魂在瞬间便包围了寿龟与大鱼怪,强大的阴气铺天盖地而来,将这方海隔绝为一方鬼域。
容娴脚下的阴气形成一个白骨王座,王座上空是无数怨气组成的两颗猩红的没有理智的眼睛。
那双眼睛盯着你看时,瞬间便会将你带进亡者的世界,击溃你的精神。
容娴抬了抬手,那双猩红眼眸转动了下,从它身上分出一缕阴气乖巧的匍匐在容娴面前,任由容娴的手轻轻抚弄。
她轻笑一声,本该柔和温暖的笑声在这阴暗诡谲的环境下显得有几分阴森可怖。
生死威胁之下,寿龟与大鱼怪默契的联手对付这些实力强横的怨鬼。
容娴高高在上的俯视着,好似对下方的战争半点不关心。
她的心神落在了旁的地方,好似有其他了不得的事情在吸引着她全部的注意力。
海岸上,禺少岐停了许久,直到感应到那庞大的让人头皮发麻的阴气。
他眼神一闪,伸手一抓,散发着诩诩火光的火灵珠出现在他手中。
“王。”在禺少岐身后,亲卫见他准备将火龙珠扔出去,脸色不由得大变。
这种天地灵物十分难得,天地可能万万年也无法孕育出,就算孕育出来也不一定有缘得到。
夏王得到之后一直随身携带,可见他有多种重视火灵珠。
如今他却要将火灵珠扔出去,这无疑是让人心痛的。
禺少岐的手顿了顿,神色也有些不舍。
他闭了闭眼,将所有的犹豫不舍斩断,为了王朝升品,为了得到归心,火灵珠失去便失去了。
有舍才有得,做人不能太贪心。
亚圣曾说过: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且为了归心,他付出的太多了。
既然已经付出了这么多,他一定要得到回报的。
禺少岐握住火灵珠,扬手一扔,火灵珠被他的元力拖住扔进了阴气最为旺盛的地方。
火灵珠还未接触到海水时,海面上刚刚聚集的阴气便被蒸发的一干二净,偏偏它入海时并未损耗半滴海水。
火灵珠入海之后,朝着容娴的位置移动去。
海岸边,操控着火灵珠的禺少岐额上的冷汗流了出来,背上的衣服都被汗水打湿了,由此可见操控着火灵珠按照他的意志而动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海域深处,在火灵珠刚刚出现的时候容娴便感应到了。
她漆黑的眸子闪了闪,懒洋洋的倚靠在王椅上,单手撑着下巴,笑容里满是兴味盎然。
居然是火灵珠!
在一万五千年后她将火灵珠给爆了,没想到在一万五千年前居然还能见到全新的火灵珠。
既然有火灵珠,想必金木水土四灵珠也可能在这个时间段里。
将五行灵珠得到之后,她可以利用其做的事情太多了。
容娴微微阖目,在心中算计了起来。
她对来到了头顶上空的火灵珠完全不在意,哪怕火灵珠将她周身的阴气全部击溃,将包围着寿龟与大鱼怪的怨鬼也尽数蒸发融入水中。
火灵珠飞快地朝容娴而来,离容娴距离越来越近时,速度也越来越快。
容娴手边的招魂幡自动护主,一道厚实强大的阴气屏障将火灵珠隔绝外在。
火灵珠停在招魂幡对面无法冲破,但容娴清楚招魂幡对抗不了火灵珠。
哪怕招魂幡十分强横,可惜火灵珠与它相克。
禺少岐当然也清楚。
他想了想,分出一缕意识借由火灵珠现身。
坐在王座上的容娴目光直直盯着出现的人影,目光锐利如剑,强大嗜血好似随时能拔剑而起斩断敌人的头颅。
容娴冷冷道:“我想我们该重新认识一下。”
她知道这人的身份不简单,却没想过追根究底。
未知总是让人愉快的。
如今,这出戏终于要揭秘了啊。
容娴心里百无聊赖,戏曲落幕总是让人遗憾又空洞的。
禺少岐微微一笑,霸气威严:“是该重新认识一下,息姑娘、不,应该是冥王陛下,朕是夏王。”
火灵珠的光芒将容娴笼罩在内,远远看去如同一座牢笼。
里面的人出不去,外面的人进不来。
寿龟与大鱼怪被火灵珠压制的无法动弹,只能匍匐在地。
禺少岐并没有理会它们,他盯着容娴叹息道:“想要算计陛下真是太难了,朕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成功的。”
容娴的动作依旧显得漫不经心,她的一举一动都带着风雅随性。
面对禺少岐的坦然,她一向温和的眼神冷漠了下来,立时叫人觉得一股霜寒之气扑面而来。
“原来是夏王当面啊。”容娴嘴角微微一勾,面对如此困境却是笑了出来。
禺少岐下意识警惕了起来,哪怕冥王表现的再无害他也忘不掉她将中千界搅的天翻地覆。
那无数人在他面前自绝的场景太过令人胆寒。
此时看着冥王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似乎都带着深深地寒气,特别是阴气环绕、怨鬼朝拜的时候,那眼里的寒意似乎要冻掉所有人的骨头,偏偏她还带着一抹笑意。
禺少岐浑身肌肉紧绷,唯恐冥王下一刻就出手。
谁料容娴根本没有动弹,她手掌一翻,一颗金色的宝石出现在手中。
禺少岐一见那颗金色宝石,视线立时就无法移开了。
“你想要它。”容娴眉宇间带着疑问,但她就是有本事将疑问句说成陈述句。
她深深地看了禺少岐一眼,嘴角带着恶劣的笑意,又一次重复道:“你想要它。”
禺少岐艰难的将目光从金色宝石上移开,语气深沉道:“朕不是想要,是一定要得到。你没有拒绝的权利。”
他眼里燃起一簇火苗,火灵珠同时光芒大盛,一鼓作气将招魂幡逼退。
招魂幡被迫退走后,火灵珠的光芒直接将容娴笼罩在内。
没有了招魂幡的阴气保护,容娴便暴露在火灵珠极致的光芒之下,她身上的衣服渐渐发出被灼烧的焦味,连柔顺披在背后的头发也染上了几分枯黄。
容娴脸色一沉,目不转睛的盯着禺少岐,眉眼间的阴郁被寒冰一样的眼眸冻住,她虽然面上平静,禺少岐却有种冥王内里阴鸷无常好似暴君,别看其矜贵雍容,杀起人来不带眨眼的。
容娴没有那么多想法,她只是单纯觉得火灵珠这至阳之物,竟对阴气是完全的克制。
这简直是阴世王朝的克星。
也幸好禺少岐这家伙私心重,将其用在了她身上,而不是利用火灵珠去针对冥王朝。
面对夏王的逼迫,容娴嗤笑一声:“夏王可真是霸道,得不到的东西就要抢。”
她朝着禺少岐勾了勾手指,不等禺少岐想明白什么意思,他便脸色瞬变,迅速从空间内拿出一样东西想要扔出去。
结果没等他扔出去,那东西已然炸裂。
巨大的爆炸声将禺少岐炸伤,他心神一乱,对火灵珠的操控便乱了几分。
容娴趁此机会拂袖打在火灵珠上,那一掌携带着滔天力量,将夏王的精神烙印直接抹去,将正当她准备将自己的精神烙印打上去时却停住了。
她神色不明的看了眼吐了口血急忙冲上来的夏王,垂眸掩去了眼底的流光。
这一次她双手结印以更快的速度打算将深深烙印打进火灵珠内,却在精神烙印碰到火灵珠时猛地退后了几步,口中喷出一口黑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