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htdn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四重分裂-第八百八十章:選吧分享-lwj34

四重分裂
小說推薦四重分裂
“回家?”
有些疲惫的女声从两人身后传来,墨檀和君芜回头一看,只见面容憔悴的未鸯正耷拉着翅膀慢吞吞地走进茶水间,哈欠连天地摆了摆手算是打过招呼了,然后便一屁股坐在君芜旁边,有气无力地向墨檀问道:“回什么家咕?”
于是墨檀也就从善如流地又解释了一遍:“简单来说就是我的女伴之一、你们的二大娘、最近越来越适应这种平静生活的蕾莎·凯沃斯,是时候回到她该在的地方了。”
通过这段时间的朝夕相处,已经与蕾莎颇有感情的未鸯顿时一惊,失声道:“你要把蕾莎带走咕?”
“虽然稍微有些歧义,不过你这么想也没关系。”
墨檀挑了挑眉,莞尔道:“你们也知道,我家蕾莎的来头并不是很简单,就算这段时间并没有出现什么意外,但也始终存在把祸水引到你们这家店里的可能性,换而言之,她随时都会给你们带来麻烦,而且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
君芜屈起食指推了下眼镜,语气平静而淡然:“凯沃斯家族依然在打蕾莎小姐主意这件事姑且不论,还有什么原因?”
“我没钱了。”
墨檀耸了耸肩,摊手道:“这段时间我已经替蕾莎付给你们差不多八千金币的房租与食宿费了,现在口袋里已经一个子儿都没有了。”
君芜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提醒道:“你几分钟前刚扣了老子三千金币的会员费。”
“对哦!”
墨檀猛地一拍额头,然后正色道:“说起来你可能不信,除了刚刚扣你那三千金币之外,我口袋里已经一个子儿都没有了,现在房租都交不起,交不起房租你怕不怕?”
君芜虚起双眼看着他,额角滑下一滴冷汗:“话说,你该不会是想让我们收留你吧?”
“呵呵,你这地方我可住不起。”
墨檀摆了摆手,示意面前这对年轻的姐弟无需紧张,翘起腿微笑道:“刚才就说过了,我今天的主要目的是带蕾莎离开这里。”
未鸯皱了皱眉,抱着胳膊问道:“是因为君君要的敲诈级住宿费?”
“一部分是,毕竟我确实没什么钱了。”
墨檀笑了笑,并在未鸯把后半句话说出口前抢言道:“事先说好,就算未鸯你良心发现提出想要帮蕾莎免掉之后几个月或者一年半载的住宿费,我依然不会改变主意,毕竟除了钱之外,我家那位觅血者身上还带着不少麻烦。”
未鸯扁了扁嘴,紧接着便把目光投向君芜。
而后者自然明白自家老姐是什么意思,也就没再卖关子,直接抬起头来向墨檀正色道:“这样吧,如果当事人愿意的话,我可以给她准备一些基本不需要抛头露面的,工作量适中的活计,将蕾莎·凯沃斯女士列为我无夜区云游者旅舍的一部分,如此一来,她非但不需要再交什么住宿费,每天甚至还有报酬拿,至少比克罗多三倍的那种。”
墨檀吹了声响亮的口哨,揶揄地看着君芜和未鸯,嗤笑道:“日久生情?”
“可以这么说,不过是友情的情咕!”
未鸯扑棱了几下她那双并不支持飞行模式的小翅膀,冲墨檀做了鬼脸:“蕾莎跟你不一样,虽然表面上不太好相处,但她性格其实超好的,别说我们了,就算一共跟蕾莎也没见过两次面的克罗都对她印象不错哦。”
墨檀微微颔首,却依然没有丝毫改变足以的打算,只是淡淡地说道:“但我刚才也说过了,尽管她的住宿费给了我很大压力,但那并不是主要理由。”
“如果你想说凯沃斯家族的话,那位克雷伯族长应该会卖我这位旅舍红人一个面子的,麻烦可能会有一些,但还不至于超出我的承受范围。”
君芜懒洋洋地靠在未鸯肩膀上,眼前的镜片闪过一抹白光:“不止如此,我前段时间通过一些渠道得知了有关于另外一个觅血者家族最近有点不安分的消息,尽管不知道两者之间是否有什么联系,但如果有必要的话……我可以用个人名义去把莱昂纳尔·血翼与克雷伯·凯沃斯一起请来聊聊,虽然不知道能起到多大作用,但只要蕾莎对他们来说并不是很重要,还是很有希望把她撇清的。”
墨檀哈哈一笑,用力拍了拍手:“君老板真是好大的面子,我都快被您这份碉堡了的气场给震跪了。”
“所以,你意下如何?”
君芜没有搭理对方那毫不走心的调侃,用他那很少会泛起什么波澜的眸子与墨檀四目相对。
“我的看法暂且保留。”
墨檀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然后饶有兴致地笑了起来:“倒是你们,如此热忱于帮蕾莎处理麻烦的原因又是什么?事先说明,她现在的价值已经可以说是低到了极点,除了有着半吊子的高阶实力外加身材火辣长相貌美之外,完全就是个累赘。”
未鸯没好气地瞪了墨檀一眼,没说话。
而君芜则还是表情悠然地说道:“尽管我在这个世界里的身份是商人,也不至于在对待朋友方面都功利到要算清每一笔账,别用这种眼神看我,那一千多金币你早晚得还我,咱俩可是明算账的互利伙伴关系。”
“所以蕾莎则是跟我这个‘伙伴’完全属于两码事的‘朋友’关系?”
墨檀满脸受伤地看着君芜,宛若一个刚刚发现好基友被别人家姑娘掰直的忧郁青年:“我到底哪里不如那个臭娘们儿?”
君芜翻了个白眼,过了好一会儿才长叹道:“大概是作为智慧生物的位格吧,你几乎已经可以跟绝大多数人成为反义词了。”
“你直接通俗点说我不是人不就行了?”
墨檀撇了撇嘴,然后忽然扯着嗓子转头冲茶水间的房门喊道:“嘿,要不你进来自己拿主意吧。”
君芜和未鸯姐弟俩先是一愣,然后便不约而同地转头看向不远处那扇半掩着的门,表情满是错愕。
两秒钟后
身着酒红色高叉长裙的娇艳觅血者便出现在了门口处,目光闪烁着看向墨檀:“你怎么知道我在听?”
“猜的。”
后者咧嘴一笑,拍了拍自己旁边的空位,莞尔道:“我身上有你烙下的觅血纹章,虽然有很多反制的方法,但在我无动于衷的情况下,你发现我出现在附近绝对是板上钉钉的事,而在这一前提下,我在上了二楼后并未第一时间去找你,而是停在茶水间这种事自然会让你感到一丝困惑、一丝不爽以及成吨的好奇。”
已经习惯了‘蕾莎·凯沃斯’这个假名的觅血者抿嘴轻笑,款步走到墨檀身旁乖巧地坐下,然后抬起她那白皙的纤手搭在前者肩头,咔嚓一下就给丫弄脱臼了:“大部分都猜对了,不过在你说到‘臭娘们’这三个字的时候,不爽跟好奇的比重就已经对调了哦!”
“所以说……”
墨檀面不改色地将有关于‘臭娘们’的话题略过,面色颇为严肃地看着靠在自己肩头的蕾莎,指尖从后者被裹在黑色丝袜中的大腿上轻轻抚过:“你都听到了多少?”
“我来的比未鸯早。”
蕾莎并没有搭理墨檀的小动作,只是慵懒地倚着后者轻声道:“你和君芜在讨论那个什么‘会员卡’的时候我就已经在听了。”
坐在两人对面的君芜无奈地看了蕾莎一眼:“你直接进屋不就好了。”
后者无辜地眨了眨眼:“我还以为檀莫想跟你单独聊聊。”
“区别不大。”
墨檀倒是满脸无所谓地笑了笑,(用没脱臼的胳膊)揽住蕾莎光洁单薄的肩膀柔声道:“那咱就不废话了,既然亲爱的你已经听了个八九不离十,那具体怎么做就交给你自己来决定吧。”
蕾莎并没有傻敷敷地这话是什么意思,很显然,墨檀让她决定的正是所谓的‘回家’或者‘留在云游者旅舍’,前者是墨檀之前把她‘寄存’在旅舍时就承诺的,另一个选项则是君芜和未鸯所提出来的。
“很显然,这意味着两种截然不同的未来。”
墨檀轻轻震了下肩膀,先将自己被捏脱臼的胳膊装了回去,然后嘴角上扬着说道:“因为亲爱的你并没有额外要求这一原因,我并没给你准备任何多余的规划,只是按部就班地去铺砌我们最初说好的内容~”
蕾莎低垂着眼眸:“回归与……复仇么?”
“准确点说,是在拿回你失去的一切这个过程中尽可能多收些利息。”
墨檀旁若无人地用食指抬起蕾莎的下巴,凑到她耳边柔声道:“你知道我有多在乎你,而这份感情则无时无刻地在我耳边催促着……咆哮着……叫我为你倾尽一切,让那些想要迫害你的人付出代价。”
蕾莎一巴掌拍开墨檀的脸,面无表情地横了他一眼:“鉴于我确实很清楚你有多在乎我,后面那些屁话就不用再说了吧?”
“哦,行。”
墨檀干脆利落地点了点头,然后反握着鲁特琴指了指对面的君芜未鸯姐弟二人,笑道:“而他们,则想要给你提供一个额外的选择。”
蕾莎没有说话,只是定定地看着满脸认真的君芜和未鸯,眸中蕴着些许困惑与感动。
“这个额外的选择,可以让你斩断与过去的联系,与曾经的爱憎、喜怒、悲欢、哀乐告别,从零开始一段全新的人生。”
墨檀站起身来,张开双手用极富有煽动力的语气高声道:“你将得到无数人想都不敢想的安稳生活,你将得到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云游者旅舍作为靠山,你无需再兢兢业业地度日,只要安分守己就不会得到任何束缚,终有一天,当你回头看向那已经模糊不清的往昔回忆时,会发现其实幸福早已陪伴你许久许久,而克雷伯·凯沃斯之类的名字也注定会化作一个个符号,再难动摇你已经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的人生。”
“芜湖~”
君芜忍不住发出了一声轻呼,咂嘴道:“忽然我觉得我好伟大的样子啊。”
“别随随便便就被忽悠了。”
未鸯没好气地给了他一肘子,冲面色平静的蕾莎努了努嘴:“喏,蕾莎还没瘸呢咕!”
“不信吗?”
同样看出蕾莎并无情绪波澜的墨檀咧嘴一笑,缓声道:“但只要君芜真想罩你,凭借他自由之都无夜区主管的身份基本十有八九都能搞定,别说什么凯沃斯、血翼之类的三流家族了,就算是那些有半步传说或者传说级坐镇,家族成员四位数打底的中大型觅血者家族,都得卖你面前这位君老板个面子,倒不是说他官儿大,主要是这货着实太年轻了,进步空间大的吓人,正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
“我没说自己不信。”
蕾莎打断了墨檀滔滔不绝地演说,冷声道:“现在说说你的想法吧,也就是所谓之前一直在为我铺砌的‘路’。”
墨檀轻笑了一声:“你是说回家路线?”
“嗯。”
蕾莎微微颔首,不仅是她,包括君芜和未鸯都稍有些紧张地看向墨檀,原因很简单,那就是没人觉得这货会发表什么正常人能接受的言论,除非他撒谎。
“可以的,简单来说就是今天晚上让蕾莎跟我一起去一趟她曾经的家,也就是那座本应该由莎莉娅·凯沃斯继承却易主到克雷伯·凯沃斯名下的庄园,没错,就是蕾莎的舅舅,杀掉前任家主费泽伦·凯沃斯及其妻子的那位猛男。”
墨檀轻描淡写地说着自己的计划,并对向自己投以狐疑目光的蕾莎笑了笑:“不是我故意泄露你的家事,只是这种程度的情报咱们君老板绝无可能查不到,所以与其让他从现在开始装傻,还不如把事情直接挑明了说。”
刚准备发出惊呼的君芜撇了撇嘴,哼道:“多管闲事。”
“至于回家之后嘛……”
墨檀直接无视了君芜,拿起身前的茶水一饮而尽,咧嘴道:“在获悉真相的前提下做个了断,背负起你该背负的和你不该背负的,再扔掉一些东西,踏上一条满是荆棘、鲜血与泥泞的路。”
“.…..”
“选吧,亲爱的,你的时间不多了~”
第八百八十章: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