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2xfq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天降鬼才討論-第1800章 來了!問題來了分享-dc4cz

天降鬼才
小說推薦天降鬼才
“说的比唱的好听,你能代表武林盟吗?你说放人就放人?凭什么!”慕容沧海质疑天宫鸢。
说到底,天宫鸢给人的感觉太悚然,慕容沧海能不与她谈判,就不与她谈判。
如果此话能把周兴云引出来,那就再好不过……
“我自然不能代表武林盟。普天之下唯有镇北骑元帅大人,才有资格代表武林盟。不过,元帅大人让我作为他的代表,与江湖协会的各位高手磋商。所以……我、亦是镇北骑元帅大人!”当天宫鸢说到她就是镇北骑元帅时,眼神里罕见的露出一抹兴奋与痴醉。
“拐弯抹角、闪烁其辞,别说那么多有的没的,你们有诚信就快放人!”裘震西忍无可忍的喝道。
我不能代表武林盟,能够代表武林盟的只有镇北骑元帅,但我能代表镇北骑元帅。
天宫鸢刚才那番话,分明就是在愚弄他们。
“裘会长不要急,我天宫鸢承诺的事,从来没有食言过。江湖协会的人,我肯定会放,只是,我在放人之前,想问江湖协会的各位一件事。”
来了!
天宫鸢此话落下,江湖协会的武者们,全都警觉起来。
天宫鸢无条件释放人质?那是天大的笑话!世上绝对没有此等好事!有的,皆是天宫鸢的诡计!
“我有个百思不解的疑问,江湖协会的诸位,看到我在仙岭谷,心里不慌吗?”天宫鸢在众人瞩目下,提了个不明觉厉的问题。
“有道是,邪不压正!区区一个邪门妖女,我们有什么好怕。”
“说得好!蟠龙邪道不外乎是一群宵小恶徒!我们有何可惧!”
江湖协会的武者纷纷高呼,仿佛在给自己壮胆。
“不,你们好像没有弄明白我的意思。”天宫鸢愁肠百结扫视一众江湖协会武者,她那充满同情与哀伤的眼神,仿佛有万般苦楚,就像诉说着难言之隐。
“你这妖女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到底想耍什么花样!”江湖协会的武者,不由因天宫鸢悲天悯人的气质所迷惑,心中都浮现一个提问。
天宫鸢为何要用那样的眼神看待自己?天宫鸢充满可怜与同情,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恨其不为的神色,究竟想对他们说什么。
“你们曾经有无数的选择,可以获得救赎、得到救赎!但是,我真的想不明白,你们为何非要选择这条,不顾死活的不归路。”
“天宫鸢!不要再拐弯抹角!有什么伎俩尽管使出来!”
江湖协会的武者们,心底忽然萌生一股不详的感觉。
“江湖协会的诸位朋友,你们是否还记得我们之间的约定吗?只要江湖协会废除奴隶营,把奴役的邪门武者,交由朝廷官府依法审判,蟠龙众就会立刻解散。”
“关于这个问题,我们还要从长计议!而且你也承诺过,会给足我们充裕时间,静候我们的答复!”
慕容沧海直言不讳的耍无赖,江湖协会要找武林盟算账,蟠龙众的事情,等他们和武林盟清算完恩怨,再给蟠龙众一个答复。
“你们不必从长计议,你们已经不需要给我答复了。”
“你难不成想反悔?”慕容沧海怒视着天宫鸢,误
以为天宫鸢要反悔当初的约定,蟠龙众不投降了,他们要和武林盟联手,一同对抗江湖协会。
“不,我的意思是,这件事不用谈了。”天宫鸢漫不经心的说道:“因为聚集在摆渡乡的蟠龙众武者,早在一星期前就已经解散,江湖协会的诸位,理应都收到消息才对。”
就在此时,天宫鸢话锋一转,话语中的腔调,变得既尖锐又悲愤。
“为什么?蟠龙众明明做到了这个份上,你们为什么还要执迷不悟?难道师门对你们而言,真的那么不重要吗?难道为求讨伐武林盟,你们甚至连养育自己的师门,都可以摒弃吗!”
天宫鸢环视着一众江湖协会的武者,悲天悯人的发出灵魂拷问。
“什么意思?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们的师门怎么了!”
一众蒙在鼓里的江湖武者,全都云里雾里,不知道天宫鸢那番话究竟有几个意思。
大事不妙!慕容沧海后知后觉的发现,他又掉进了天宫鸢设计的圈套!
江湖武者不明白天宫鸢话语中的含义,慕容沧海却知根知底,因为他隐瞒蟠龙众从摆渡乡撤离的消息,硬是率众去讨伐水仙阁。
毕竟,慕容沧海等人不这么做,暮上阁、天下会、长盛武馆等门派,就只有等死一条路可走。
“这妖女最擅长妖言惑众!大家千万不要听她胡言!”慕容沧海眼看天宫鸢试图把话挑明,立刻运功提气,试图突袭天宫鸢,打断她继续说话。
慕容沧海是个明白人,他非常清楚,人质可以死,但天宫鸢接下来的话,绝不能让她说出口。
可惜,慕容沧海欲要动手之际,灵山派的凡雨大师,却眼疾手快,猛地扣住慕容沧海手腕……
“凡雨大师你!”
“让她把话说完!”
凡雨大师和慕容沧海拳掌交错拆了几招,最终以慕容沧海占优,将凡雨大师推开。
只是……晚了,为时已晚了。
“当我得知江湖协会毅然决然,要讨伐无辜的水仙阁后,我便下达命令,让蟠龙众的人马散去。江湖协会安插在摆渡乡的眼线,应该看得一清二楚,对蟠龙众的情况了如指掌。”天宫鸢难以置信的望着前方一众江湖武者:“你们……不知道蟠龙众的去向吗?我们早在一星期前,早在你们还在杭驭城时,就已经撤离了摆渡乡。”
“你们为什么突然撤离摆渡乡?”千山派的掌门人大声质问:“难道你们就不怕我们立即赶回师门救援!让你们蟠龙众的围堵策略、数月来的努力前功尽弃吗!”
“那正是我期盼的结果!”天宫鸢哀其不争的说道:“我不希望蟠龙众和江湖协会的纷争,殃及到无辜的水仙阁!所以我只能采取围魏救赵的方式,命令摆渡乡的蟠龙众主力,化整为零朝你们的师门去!希望各路江湖武者放弃讨伐水仙阁,各自赶回师门救援。”
“谁能料到,你们竟然不顾师门安危,不管同门死活,也要来此讨伐水仙阁。”天宫鸢不由郑重询问:“值得吗?你们这么做,值得吗?”
天宫鸢层出不穷的套路,还真能把江湖协会的武者忽悠瘸。
慕容沧海的每一个决策,都难逃天宫鸢设下的重重陷阱。
阳谋之中有阴谋,阴谋之下有阳谋。
天宫鸢即使摊牌,一五一十的告诉你阳谋,你也猜不到其中的阴谋,当你自以为猜出其中阴谋,最终却会发现,那是天宫鸢明摆着要告诉你的阳谋!
玩?就问你怎么玩?慕容沧海还想怎么玩?江湖协会里面,有人能玩得过天宫鸢吗?
周兴云扪心自问,武林盟的智囊团,都不一定玩得过天宫鸢。
天宫鸢说得很好听,她所做的一切,只是希望不殃及无辜。
蟠龙众甚至愿意前功尽弃,不再为难江湖协会,利用围魏救赵的方式,指望江湖协会能够浪子回头,别再去讨伐无辜的水仙阁。
殊不知,人算不如天算,江湖协会各派门人,一旦狠起来,居然连自己的师门都不要了。
多好听的一番说辞,多善解人意的一番说辞。
天宫鸢菩萨般的心肠,着实令江湖各派门人感慨良深。
可惜啊!天宫鸢忧人之忧的好意,竟被江湖协会辜负,被慕容沧海一众决策层,拿着良心当狗肺,全糟蹋了。
“慕容阁主!天宫鸢说的话都是真的吗!你怎么可以隐瞒如此重要的情报!”
江湖协会的各派门人,顿时把矛头转向慕容沧海。
如果天宫鸢没有骗人,此时他们的师门,处境会非常危险。
说白了,江湖协会顾头不顾腚,一心想讨伐水仙阁获利,却忘了蟠龙众随时都能抽他们两嘴巴。
现在蟠龙众的大部队撤离摆渡乡,兵分多路进攻各路正道门派的师门,对于各派门人而言,那无疑是灭顶之灾!
然而,在各派师门生死存亡之秋,慕容沧海竟隐瞒情报,擅自做主引导大家去讨伐水仙阁。
其心可诛啊!只要有点脑子的人,都意识到慕容沧海一众人心怀鬼胎。
暮上阁、天下会、长盛武馆等江湖门派,明知道蟠龙众主力队撤离摆渡乡,还隐瞒实情,一意孤行的讨伐水仙阁,这无疑是吃人血馒头!
慕容沧海一行人,任由蟠龙众祸害正道门派!自己则在讨伐水仙阁的过程中获利!从而壮大自己的门派!巩固其在江湖上的地位!
如此险恶的用心!如此明目张胆的打压和残害同道!简直比勾结邪门更加可耻可恨!
“不要听信那妖女的谗言!我们和蟠龙众斗了那么久,你们怎么还看不透天宫鸢的本性!她最擅长挑拨离间,煽动我们的情绪,从而分裂江湖协会!”
慕容沧海连忙解释,拒不承认天宫鸢的指责,声称自己根本不知道蟠龙众的主力队,早在一星期前就撤离了摆渡乡。
慕容沧海甚至一口咬定,那都是天宫鸢凭空捏造的谎言,希望江湖协会的人,不要被她煽动。
天宫鸢耳闻慕容沧海荒腔走板的解释,不由把玩着手中纸扇,庄雅稳重的说道:“江湖协会的诸位,你们不妨细品,此时我就站在大家的眼前,这难道还不足以证明一切吗?”
天宫鸢稍微暗示一下,江湖协会的武者们,立马就发现猫腻。
PS:祝福所有喜欢《天降鬼才》的书友们,中秋快乐、国庆快乐,非常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另外,十分感谢:霍格沃兹的小恶魔、书友56647177、小晓月呀、几书友的捧场和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