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qjr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ptt-第559章 諾亞,諾亞方舟!鑒賞-4pbvy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你能联系上她吗?”柯南又问道。
“那天我和她只是谈了电影的事,之后就发生了事件,连联系方式都没来得及交换,”池非迟直视着柯南,沉默了一下,“其实,克莉丝她……”
“你们在这里说什么悄悄话啊?”
波洛咖啡厅橱窗外,灰原哀一脸无害地凑近玻璃。
一旁,还有元太、光彦、步美三个孩子将脸紧紧贴着玻璃,盯。
柯南一汗,对池非迟笑眯眯卖萌,“我只是有些好奇,不过案子已经结束了,好像查下去也没什么意义。”
说完,又转头问玻璃窗外的几人,“你们怎么也下来了?”
转移话题,必须转移话题。
他可不想灰原哀知道这些,不然又要担心这、担心那的了。
小孩子很容易被转移注意力,特别是提到他们感兴趣的事。
“我们有委托了!”
“柯南,你也要一起去哦。”
“知道啦。”柯南跳下沙发。
池非迟结了账,带着柯南出门。
元太、光彦、步美三个孩子介绍了阿笠博士身边的男人,叽叽喳喳地说着案子。
“这个大叔遗失了重要的手表,我们要帮他找到!”
“是他妻子的遗物,他妻子三周前因为车祸去世了。”
“他很迷糊,只知道应该在自己家,不过却不知道放到哪里去了……”
池非迟发觉手机振动了一下,拿出一看。
新邮件。
元太半月眼吐槽,“毛利大叔真的很差劲,委托人上门了,他居然说这种小事也要麻烦他这个大侦探……”
阿笠博士只能干笑。
“不过交给我们少年侦探团也是一样,”光彦转头看那个男人,“我们一定会帮你找到那块手表的!”
“池哥哥也会帮忙的,对……”步美抬头看向站在咖啡厅门口的池非迟,发现池非迟站在咖啡厅门口、盯着手机走神,脸色很凝重,前所未有的凝重,不由怔了怔,声音也轻了下去,“……吧?”
阿笠博士等人察觉异常,疑惑看向池非迟。
池非迟收敛了神色间的沉凝,“我恐怕没办法陪你们过去了,波士顿那边出了点事,需要处理。”
柯南观察着池非迟,神色平静如常,看不出什么来,就连说话的语气、语调、说话也跟之前没什么变化。
(#-.-)
果然还是看不出什么来。
“是茧游戏发布会的事吗?”阿笠博士关切问道。
“有点关系,”池非迟往停车的地方走,“抱歉,我先走一步。”
“没关系……”阿笠博士目送池非迟去开车,见一群孩子也跟着看,笑道,“非迟很在意那个游戏,突然出了意外,估计也很着急吧,这次的委托就由我们来解决好了!”
“嗯!”光彦正色点头,“现在就快点过去护田先生家吧!”
“我们也能解决好的!”元太挥了挥拳头。
步美转头看了看上车的池非迟,刚才看见池哥哥脸色难看,是错觉吗……
……
美国,麻萨诸塞州。
晚,11:48,波士顿。
泽田弘树脱了鞋子,站在天台上,发觉身后十多只鸟咬着他的衣角往后拖,有些无奈,转头道,“别担心,我只是暂时离开一下。”
“叽!”
“嘎啊!”
三只乌鸦带着一群鸟使劲拖,拖,拖……
好气!拖不动!
泽田弘树没再管那群鸟,看向远处夜里灯火通明的一栋栋建筑。
他没有对教父说谎。
诺亚方舟确实是用了模拟法中的遗传算法,还有一部分无法实现的地方,用工程学方法完成。
它会学习、成长,但它就像一艘强大的方舟,没有掌舵者,容易失控。
在诺亚方舟之外,还有‘诺亚’。
诺亚方舟勉强算是模拟人类的遗传进化机制,而‘诺亚’就是模拟人类大脑中神经细胞的活动方式。
托马斯不知道诺亚的存在,就像他从未告诉过托马斯真正的控制指令,从没有给过托马斯真正的控制权限,他也将‘诺亚’的存在隐瞒了。
就连他母亲在世的时候,他也没有告诉过他母亲。
他很清楚,他对于他母亲来说,只是晋身为辛多拉董事长夫人的工具,他对于托马斯而言,只是一个赚钱的工具。
而他父亲呢……
他父亲对他很愧疚,他能看得出来,但他真的没什么感觉,就连生气和厌恶都没有,就像看一个陌生人。
那是一种很可怕的感觉。
明明他们是父子,却像是永远隔着看不见的鸿沟,他无法感受父亲的感受,父亲也无法感受他的感受。
他没有告诉其他人,还有一个原因——诺亚一直无法激活。
是的,一个智能模块,一个没有任何错漏、可以成长的智能模块,却怎么也无法激活。
他很清楚为什么,没有证据,只是感觉,还有反反复复的梦境,让他猜到——他和‘诺亚’无法共存……不,应该说,诺亚方舟的核心是诺亚,诺亚的核心是他。
如果告诉托马斯,诺亚方舟没有后续的调试、补丁,只能存在三五年,就算有人调试,也容易失控,只有将‘诺亚’激活,一切才能完善,那托马斯一定会害死他的。
更何况,他知道了托马斯是开膛手杰克的子孙这种事,托马斯也不会放过他。
但他的教父不会,他深信着自己的感觉和判断,如果告诉他的教父,只有他死了,诺亚方舟才会是真正的诺亚方舟,他的教父肯定会说:这个版本也不错,先用两年,再把他销毁。
想着,泽田弘树哑然失笑。
没错,销毁前可以冒着风险用一用,这就是他的教父,但他的教父也绝对不会允许他跟‘诺亚’融合的,明明他的教名就是诺亚。
但也正因为如此,他才想跟‘诺亚’融合。
没有诺亚方舟和‘诺亚’的他,只是一个十岁的孩子,没有他的‘诺亚’只是一堆废程序,连激活都做不到,而没有他和‘诺亚’的诺亚方舟,只是一艘无人掌舵、也没有意义的废船。
只有融合起来,才是最完美的作品。
他要给教父一个最完美的人工……不,那是网络生命体!
当然,也是为了他自己,永生、强大,从此以后,他不再弱小,他会成为教父最强大的助力。
“教父会生气的。”
泽田弘树低头看着如同深渊的大楼,皱了皱眉。
这一次没有教父带他走,没有绳子。
摔下去,他会很疼,会恐惧,但他也会新生。
这种事跟教父说不清,就算相信,教父也不会允许。
他也能看出来,池非迟跟他说‘打个半死’不是开玩笑的,但他想任性一次。
哪怕任性过头,后果不太妙,可能会被教父锤个半死,但他做这件这辈子最任性的事。
“嘭!嘭!”
身后屋里传来撞门声。
泽田弘树看着楼下的目光渐渐深沉,眼底却凌厉而狂热。
“自己做的决定,自己承担后果。”
“教父的信念即是我的信念,如果非要有其他信念的话,就是……除了教父,谁都无法再掌控我,我,诺亚,才是能掌控所有的人!”
……
东京,米花町。
池非迟上了车,关上车门,没急着离开,用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嘟……嘟……”
非赤从衣领探头,有些担忧,仰头看池非迟的脸色,很平静。
不过……
“主人,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刚才你全身体温一下子下降了很多,”非赤将尾巴探到池非迟肩膀,“手脚、胸腹全都降得很严重,不用热眼看,我都感觉到冰凉冰凉的……”
池非迟盯着手机上一直没被接听的拨号页面,长长舒出一口气,靠到椅背上,声音很轻,“体温变化?那还真瞒不过你。”
泽田弘树出事了。
刚才是发来的邮件,署名是波士顿一号。
一号据点的鸟类最近停留在辛多拉家附近,而就在十多分钟前,泽田弘树将房门锁上后,去了天台,情绪不对劲……
这熊孩子连鞋子都脱了,跑到天台上,想干嘛?!
“嘟嘟。”
手机发出两声短音后,由于无人接听,自动挂断。
迟疑了一下,池非迟还是没有继续打电话,将手机的声音打开,放到口袋里,发着车子。
打不通的电话,也没有再打下去的意义了。
或者说,波士顿据点的鸟类发现异常、再飞回据点、将消息传递过来,至少需要20分钟,他再想联系人去做点什么,也晚了。
半个小时后,池非迟回到家,波士顿据点的消息才传过来。
厨房里,非赤看了看桌上的手机,又看向回家后就一言不发、低头坐在餐桌前盯着杯酒的池非迟,“主人,有新邮件。”
“看一下。”池非迟脸色依旧平静。
“好的。”非赤欲言又止,用尾巴尖戳手机按键。
唉,主人手脚温度又降了……
输入解锁密码,打开邮件。
“呃……主人,弘树从楼上跳下去了,就是他住的大楼楼顶,没有绳子,波士顿据点的乌鸦说它们尽力了,拉不住,还有,弘树跳下去之前,说了很奇怪的话……”
“我看看。”池非迟起身,伸手拿起餐桌另一边的手机。
泽田弘树跳楼,他已经猜到了,现在只是让他的猜想得以确认。
可是他不明白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