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t07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一世魔尊 ptt-第2903章 我等你!分享-71fvh

一世魔尊
小說推薦一世魔尊
血色神光蒸腾,苏浩沐浴其中,随着向前,那神光喷薄的越发剧烈,整个道路如被血染。
这情况,简直是匪夷所思,让得外界三人,全部瞪大眼球,真心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道路是圣洁地,能隐约窥测一角未来,平日里都是在潜力上展现,可怕的天骄,如孟河那样的,可以召唤出异象,与大道共鸣。
苏浩这个血光什么情况?
难道他的未来,要尸山血海,踩踏着万千尸骸向前?
即便是孟河也震惊了。
事实上,随着苏浩靠近六千六百六十丈,他近距离观察,那种震撼之情,比起其他人来的还要更可怕。
血色神光之中有着可怕的压抑,在他脑海之中,响起万千神魔咆哮之声,滚滚如惊雷。
他第一时间闭上双眼,随后展动神魂秘法,驱逐那种可怕的压抑,但再次睁开双眼,苏浩已经继续向前,超越了六千五百丈。
目光一顿,随后狰狞再现,他袖下的拳头狠狠握起,大喝道:“我不管你是什么,我孟河不弱任何人,冲!”
轰的一声,他沐浴着圣洁神光,朝着苏浩那里追去,但超越了六千三百三十三丈后,压力暴增,时光流速加快,不仅是洞悉潜力一角,更有生命威胁。
不小心的话,便可能会导致,生机丧尽,陨落道路之上。
事实上,孟河在追着苏浩前行八百丈,超越了道路七千丈后,时光流速在他身上可怕,他觉得生机在快速消逝。
岁月无情,如刀斩天骄!岁月在任何人身上都不会留情,任你权倾天下,风华盖代,红颜绝世,到头来也不过深埋黄土下。
此时孟河感觉走到了极限,他不再继续向前,而是停留在七千丈处,那里出现了一方道台在那道台上,一方石碑出现,其上神光飞舞,如镜,可照日月,可映山河,可洞悉未来,明晰自己的前路。
此时,孟河不再理会苏浩,那个人还在向前,但并无潜力展现,且他的生机也在流逝之中。
这样下去,他会死。
若是不顾一切,他孟河也能继续向前,但完全没必要了,他到这里来是为了造化,为了明晰前路,强大道心,丰富修为,不是玩命的。
“轰!”
声浪阵阵,孟河踏上道台,神光在其上璀璨,大道光芒照耀下来,使得他更为的圣洁。
且,那石碑之上,映照一尊龙袍金冠的男子,身躯伟岸,气息霸道,打破至尊极限,抵达了更为超凡的层次。
“轰隆隆,轰隆隆……”随着那道身躯出现,道路继续奔腾,高空上,雷鸣浩荡,惊涛骇浪,似是天威降临,雷罚落世。
这是孟河的未来太可怕了,道破了天机,大道不允许,给予可怕的警告。
但他不是忌惮,而是惊喜,振奋,甚至是仰头大笑起来,他的未来,可超至尊,可成神主,身披龙袍,头戴金冠,权倾天下!“哈哈哈……”畅快的大笑,响彻长空上,孟河整个人变得霸道无比,道心彻底坚定,他的未来很不简单。
他将是一方神朝之主。
“可怕!”
外界的两名长老,两名弟子,木苍生,厉剑南,全部震惊起来,尤其是后两人,震撼到了瞠目结舌的地步。
这个家伙真的可怕,未来地位高高在上,即便是这圣灵山能与他相比的,怕是也没有几个。
在这种震撼下,他们望向苏浩那里,那个人也停下了,在八千八百丈地,虽然远超孟河,但并未看到半分的异象,依旧是血光蒸腾,甚至将他彻底包裹,将他周身的空间彻底笼罩。
乃至,外界的人望去,看不到那里的具体情况,神魂都无法扎入其中,也不知道苏浩具体如何了。
“虽然走得远,但不一定真的比孟河师兄可怕,他可是打破了神尊极限,突破到了更高境界,他是有望冲破中三天,进入到上三天的浩大存在。”
“对,道路上,洞悉未来,那小子有古怪,裹挟尸山血海向前,该不会是展动了什么秘法吧?”
“若是如此的话,他触碰了这里的道则,打破了这里的底线,时光飞舞,道路也要降威,碾灭他的身与魂!”
血光蒸腾,外界的议论无法传入苏浩耳中,他根本不会听到。
即便听到,他也不会在意,此时此刻,他已经被前方的道台吸引了,随着踏入其上,石碑也展现出属于他的可怕。
那种可怕,让得苏浩瞪大双眼,在石碑之中,一名男子,包裹在神光之中,看不清具体的容颜。
但在他脚下,鲜血成河,骨肉堆山,尸山血海,可怕无边,犹如一方森罗地狱。
那人踩踏着可怕的场景,向着巅峰踏去,周身也有可怕异象展现,日月葬灭,天地泵压,大道碎片在飞舞。
他如压塌了宇宙洪荒,破灭了天地玄黄,镇压了诸天神魔,横霸了万万世!“这是,我的未来?”
苏浩震惊了。
但在这种震惊下,那石碑之中的人影转身,竟然朝着他望来,让他感觉如同洞穿了无尽时空,在与他交映。
那个眼神,如在看着他。
不是他的未来?
“我等你!”
更在下一刻,那可怕的身影,镇压诸天万界,斩杀万千神佛的可怕存在,竟然有声传来。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他在等我……”苏浩大惊,身躯猛烈颤抖。
但随着再度望去,那道身躯所在,从高空极深之出,降落下无数的大道之力,有雷霆炸开,有火焰澎湃,白雪飞舞,风刃呼啸。
即便隔着石碑,苏浩都感觉,那些可怕的力量,即便是一缕,都足以压塌整个北神域,甚至是中三天。
在这种可怕下,那里的身影也消失了,被神光遮盖,随之嘭的一声,那里的道台,石碑全部炸开。
苏浩周身的血光也消失了,他暴露在了外界,也被后方几人看清,不曾见到道台,也无问道碑。
“他果然是不行!”
孟河目光一闪,随之冷笑,他怕被苏浩超越,而现在看来,那人似乎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