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die人氣言情小說 庶族無名討論-第四百一十七章 議策展示-4kcmz

庶族無名
小說推薦庶族無名
姓名:陈默
命格:潜龙97
气运:94
生活类技能:房中术宗师……
再次唤出系统神仙,看着那琳琅满目的技能,陈默心中有些感慨,不知不觉间,自己已经积攒了这么多能力了,能够平定中原,系统神仙的帮助不可谓不大,有时候,陈默也会想想,如果没有系统神仙的暗中相助的话,自己是否能有今日这般成就?
答案是肯定的,不能!
末日英雄連 黑日幽靈
这一路走来,跨越了不知多少阶层,没人比陈默更清楚这其中的难度,若没有系统神仙的帮助,自己这半生遇到的许多机缘恐怕都把握不住,可能拜不了师,因为没有系统,自己就算再努力,也不可能这般优秀,自然也不可能引来恩师的青睐,就算凭借努力,勉强做个童子郎,自己恐怕也会跟卢公错过,娶不到蔡琰,甚至连云思都未必能娶到。
估计这一生,能在郡县做个地方豪强已是极限,所以对于这位很少说话的神仙投影,陈默一直以来抱有极大地尊重,哪怕对方从来不跟自己主动交流。
默默地对着虚影拜了三拜之后,陈默躬身道:“启禀神明,弟子想学水战之术!”
王寵小醋妃
如同过去很多次,陈默做出选择之后,人顷刻间昏睡过去,意识却进入一片白茫茫的天地,下一刻,出现在一座水军营寨之中。
一夜的时间,对陈默来说很长。
水战之法其实最早的记载中,是伍子胥从战车车战的理念中延伸出去,再根据水战中的不同进行衍化,所不同的是,在水战中,除了战船本身之外,对气候的要求很重要,往往风向能决定一场水战的胜负,这对将领的要求就很高了。
一夜的时间,对陈默来说,足足在水上飘了十多年,经历过无数次水战、海战,给陈默最大的感触,除了擅长水战的将领之外,船只很大程度上也决定着水军的强弱。
次日一早,陈默醒来后,晃了晃脑袋,让人去将马均和刘毅叫来。
富貴少爺
“参见丞相。”马均和刘毅目前主要负责的就是研究制造新的武器,就在洛阳,值得一提的是,刘毅在陈默的暗中帮助下,终究还是娶到了吕布之女,如今夫妻留在洛阳,听说过得不错,只是刘毅其人有些惧内,娶了吕玲绮之后,这些年再没纳过妾。
小店只賣下午茶
“今日招两位前来,是想询问一番,这造船之术,两位可懂?”陈默示意两人坐下,笑着询问道。
马均闻言点点头道:“略知一二,但若论造船术,普天之下,恐怕要数江东陆氏、朱氏。”
陈默点点头,对于船,他坐过,但要说造船,陈默没有留意过,不过昨夜在梦境训练营中,陈默在意识到战船对水战有很大作用之后,便仔细研究过,他发现不同战场的战船不一样,有的是平底战船,在水中稳定性很差,而有的战船,却能横渡大海。
壯哉大唐少年郎 碧海思雲
虽然梦境训练营中也有造船术,但陈默对比过后发现能学到的造船之术以平底居多,那种可以横渡大海的船只,造船术中并未有解释,所以他只能将梦境中学到的一些东西拿出来,交给马均和刘毅去做。
“这几张图,你二人看看。”陈默将一架被称作龙骨结构的船只图纸凭借记忆画出来交给两人参考。
“丞相,这种结构,从未有过。”马均看过图纸之后,皱眉道。
“可能用?”陈默询问道。
“未曾试过,在下不敢保证。”马均摇了摇头,这种尖底船会不会下水就翻?
“你二人有一人去试试,此乃我从一奇人手中得之,看看是否能用!”陈默看着两人,至于谁去,陈默没想好,让他们自己决定。
“丞相。”刘毅想了想,对着陈默一礼道:“匠作营中许多事情都需德衡兄主持,怕是走不开,我家夫人此生都未见过大海之壮阔,不如便将这份差事交由臣来做如何?”
“也好,于你三百工匠,随行护卫两千,去往东海一带觅地设在,研究此事,若能,则尽量造些大船,所需财物,可直接向朝廷上表,我会尽可能帮你。”陈默点头笑道:“此事若成,他日攻取江东第一功非你莫属。”
如果能成的话,不但要有大船,还得有小船配合,陈默也派遣适合的将领前去试着训练水军,找一些海寇作战。
“喏!”刘毅没有打包票,毕竟这是全新的东西,与他们以往的理念相悖,能不能成,如今还两说,过早夸口不好,他准备先在敖仓这边以此法做几艘小船试试,然后再走水路去往东海,有什么问题,也可以及时察觉。
见陈默没有其他吩咐后,两人起身告辞离开。
虽然已经在为攻打江东做准备,但事实上,在陈默的规划中,至少五年之内,他是不准备主动挑起战争的,中原刚刚收服,新法推行、民生改善、吏治整顿,没有五年的时间根本下不来,就如同司马懿所猜想的那样,他对吏治的整顿,第一步就是从地方县令开始抓,然后一步步反推到朝堂来,这样前期虽然比较费事,但越往后越容易,而且根基比较夯实。
靜逅佳姻
所以关于水军,陈默有大把时间来练,接下来的几日,陈默写出水军战法,让马均拿去刊印,不必太多,这东西目前还不适合推广,如果让江东得了,反而不利,只要手下重要将领人手一本就行。
“文和以为如何?”丞相府中,看着津津有味品读着水军战策的众人,陈默看向贾诩。
“诩不懂水战,若由臣来评价,未免有失公允,人心不服,不过主公久厉战阵,著此战策,想来不会太差。”贾诩微笑着道。
陈默的理论功底很扎实,史书上记载的水战战例都能在这部水军战策中找到,而且进行了严谨的剖析,但要说一个从未接触过水战,只凭借书中所述之人著称的水军战策有多厉害,贾诩不好说,这未免有些纸上谈兵之嫌,但面对陈默,贾诩也不好直说。
在场的都是人精,自然不会去直接反驳,不过也都没进行评价,这本战策究竟有没有用,还得看将领们训练后的效果。
众人的想法陈默大概能猜到,有时候不直接说就是一种反驳,只是比较委婉而已,陈默也不恼怒,梦境训练营中学到的东西虽然无数次证实了绝对没问题,但结果出来之前,自己怎么保证都没用,当下笑道:“便挑选一些将领来试吧,诸位心中可有人选?”
獨寵首席秘書 月影夕
“主公,要说大将,臣以为吕将军这几年纵马塞北,令胡人不敢南下牧马,鲜卑、匈奴各部纷纷派人献上厚礼朝贡我朝,当可请吕将军一试。”杨修笑道。
什么叫纸上谈兵?这就是。
陈默点点头,没有回答,一旁的荀攸笑道:“听闻当年吕将军意欲渡过汉水时,在与荆襄水军交战间,曾扶栏而吐,显然不习水战,而且吕将军如今年事已高,习惯了塞北生活,如今骤然南下,恐怕有所不适。”
荀攸之言也是陈默的意思,他带过千军万马,很清楚这天赋是真的,有的人擅长骑兵,有的人擅长步兵作战,有人擅守,有人喜攻,这水战之法与古代的车战类似,吕布作战方式,显然不适合,而且吕布明显排斥水战,就算现在要改,你要一五十多的老人下水去学游泳,显然不合适,吕布的战场在草原而非江海。
“这样,先在东海一带招收渔民建立水军,而后让各方将领前去相试,从中挑选适合水战将领吧。”陈默摆了摆手,水军将领之事一直是让他头疼的问题,以后要跟江东打,这水战是绕不开的,但现在也只能一步步去试,他有时间,可以慢慢来。
众人点点头,眼下攻打江东的时机不成熟,在东海训练水军,也算是提前准备,实在不必太过着急。
“还有一事。”陈默想了想,看向众人道:“孟德死前,曾留遗言,欲平天下,当先定蜀地,诸位以为如何?”
荀攸思索道:“蜀地难平,盖因蜀道艰难,此地若主公不图,则曹操、孙权必图之,若让此二人得蜀,我军若想平定天下更难,曹公所言,也确实有理,不过臣以为,若我军能攻破荆襄,先平江东,后定蜀地也未尝不可,甚至若能成功,蜀地或许会不攻自破,刘璋必然来降。”
陈默点点头,曹操给陈默留下的遗言,是建立在陈默无法快速平定江东和荆州的前提下,如果陈默能先一步平定荆州,甚至只需要拿下南郡的话,哪怕不能快速平定江东,也可以断开江东与蜀地的联系,孙权只要不傻,就不敢真的隔着陈默去打蜀地。
江东陈默暂时收拾不了,但荆州刘备,陈默还是有信心打一打的,至少这南郡,陈默是有信心拿下来的。
“若攻荆州,必须万无一失,密切监察荆州动向,若那刘备意图入蜀,则令张辽立刻进行牵制!”
“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