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c1z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數風流人物笔趣-戊字卷 第一百零六節 獨白,癡念閲讀-t8xcp

數風流人物
小說推薦數風流人物
沈宜修在观察打量几位上门的女子时,几个女人自然也在仔细观察这位率先成为冯大哥嫡妻大妇的女子。
林黛玉她们都很熟悉了,但是对沈宜修她们却是久闻其名,未见其人,今日一见,当然要看个仔细。
沈宜修的形象还是符合她们心目中的印象的,从晴雯经过金钏儿、香菱等人传回到贾府中,也能让她们对沈宜修相貌、性格有一个大致了解,蕙质兰心,秀外慧中,精于诗画,待人和善但有主见,这些评价都慢慢让几个女子树立起了对沈宜修的第一印象。
穿越遠古
今天的见面不过是一种印证。
沈宜修的话语腔调已经基本上和三春与湘云差不多了,长期在京师城中居住,吴音甚至比黛玉还要淡,但是还是能听得出来一些江南口音。
这一番和诸女的对答寒暄也让诸女见识了这个出自书香世家的名门闺秀风采,进退有度,亲和而不媚俗,大方而不失优雅,委实令人心折,连黛玉都要承认自己在待人接物上不如对方。
这里边迎春对沈宜修的兴趣甚至比宝钗和探春都还要浓烈,只不过素来沉默敦厚的她在这方面掩饰得也很好,但她的确想要了解眼前这个看似和蔼可亲的女人待人究竟如何。
父亲有意要把她许给孙绍祖的传言已经在府里边传了许久了,虽然父亲从未向她正式提起过,但是母亲却很隐晦的提到过此事,只是说父亲尚未作出决定,这让迎春既惶恐又害怕。
她知道自己是无力反抗父亲做出的决定的,同时也清楚自己的态度对父亲来说毫无影响,甚至连母亲也都从不敢真正反对父亲。
或许在家里,只有兄长勉强能在父亲面前有一些话语权,但若是在以前,迎春也从来没指望过兄长,因为兄长那点儿可怜的话语权一样会在父亲面前碰得鼻青脸肿。
在她都已经绝望之时,情况却起了一些变化。
兄长从扬州回来之后,就有些不一样了。
首先是父亲母亲对兄长的态度发生了巨大改变。
醜妃無敵,王爺你完了! 靈婉兮
特别是父亲,与兄长的说话态度和语气都变得和善了许多,再无复有往日盛气凌人和蛮横责骂的情形。
兄长反而在有些时候变得不耐烦,偶尔还要顶撞父亲一两回,也没见父亲怎么生气。
这是兄长身旁几个小厮和父亲身旁仆人那里听来的,不会有假。
还有就是兄长的手里的闲钱明显多了起来,甚至都能偶尔给自己和司棋一些零碎银子和金银锞子了,节前还给自己买了两样首饰,据说要花三五十两银子,这在迎春十六年的府里生活是从未有过的。
要知道以往兄长便是要从掌管公中的嫂嫂那里要上一二十两银子都不知道要花多少口舌,还得要看嫂嫂心情好不好。
但现在兄长似乎根本就没有再和嫂嫂有什么经济上的攀扯,反倒是嫂嫂经常拐弯抹角地寻摸兄长的收入来源。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道理迎春虽然不懂,但是她却知道自己父亲是个最爱黄白之物的,兄长手里宽裕,时不时也会买上一些物事孝敬父亲,自然就让父亲喜笑颜开,老怀大慰。
青紅怨
比如年前买的一个翡翠鼻烟壶便让父亲喜不自胜,成日里在阖府上下面前夸赞兄长孝顺,顺带又含沙射影的敲打嫂嫂,把嫂嫂气得几日都没出来吃饭。
这种状况的变化让迎春看到了一丝希望,正因为如此,迎春才在司棋的撺掇下壮起胆子找到了兄长,向兄长说了自己不愿意远嫁给那孙家。
原本迎春以为兄长肯定会态度严厉或者不以为然,但是未曾想到兄长的态度却很含糊,只说这是父亲决定的事情,他无力改变,但是话语一转,却又问自己如果不愿意嫁入孙家,打算怎么办。
这个话题倒是把迎春给问住了,便是心里有些想法,迎春也不敢在自己兄长面前说出来,只能模棱两可地哀求兄长替自己寻个好人家。
直到现在迎春都能清晰的记得当时兄长脸上的表情有些奇异,看着自己上下打量,让迎春当时都有些羞燥。
但后来兄长却又叹了一口气说,这事儿不好办,主要是自己的身份太尴尬,还说若是一个寻常小户人家的良家女子那都要好办许多,就像隔壁东府珍大嫂子的两个妹妹一般,可自己却是荣国府里的小姐,偏生又没生对娘胎。
当兄长说到就像隔壁东府珍大嫂子的妹妹一样时,迎春心里都忍不住打了一个激灵,莫不是兄长也有这个意思?
但兄长却又话锋一转,问起自己什么想法,还有父亲未必会应允如何如何,让迎春也不敢在深问下去。
一直到最后,兄长虽然应允了自己的哀求,甚至说大致了解自己的心思了,但是却没有给自己任何肯定的承诺,只说让他好好想一想,还得要看看自己父亲的想法。
从兄长含糊的话语和诡异的眼神中,迎春似乎觉察出了一些什么来,这也让她内心生出了一份希望。
或许自己真的可以不嫁到那个粗鄙暴戾的军汉家中,想到这一点,迎春内心也是无比渴望。
所以今日跟随着姐妹们来冯府,她也就是想看看这位传闻中待人和善,连两个胡女出身的尤氏姐妹都能得到很好的对待,气度娴雅的冯家长房大妇是不是真的那般。
现在看来,好像第一印象还真的挺好。
迎春也想过如果能和林黛玉做姐妹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是一来表姊妹一起嫁入冯府,人家为正妻,自己为妾,自己无所谓,但只怕父亲颜面上过意不去,而且最关键的是林黛玉和冯大哥成亲还要等足足两年时间,而自己今年就要满十七了,自己家里不可能让自己等到十九岁再来出阁。
沈宜修并没有注意到那个最沉默敦厚的女孩子在用一种特殊的目光观察打量自己,对她来说,这几个女孩子都是客人,在林黛玉的邀请下来一起拜访自己,本身就是对自己的一种亲善态度。
林黛玉和她们都是亲戚,而且她们都和自己年龄大致相若,未来肯定会有更多的机会来往交流相聚,这对于自己嫁入冯家之后的生活也无疑是一个难得的丰富机会。
丈夫也和自己说过了,并不希望自己嫁过来之后就囿于府里边这样一个小圈子,有更多的闺蜜和朋友来往,他乐于见到。
丈夫的这种态度让沈宜修都觉得惊讶,很少有男人会有这样一种坦荡开阔的心胸的,哪怕是自己沈家包括父亲和兄长,恐怕都难以做到这样的胸襟,这越发让沈宜修觉得自己没嫁错人。
而且她感觉得到,丈夫是真心实意地说这番话,而非心口不一,丈夫还鼓励自己和府里边的丫鬟们多搞一搞各种读书习字画画,或者抚琴下棋玩牌,投壶踢毽这样的活动,免得在家中闷得慌,在天气合适的时候,也可以出门走一走出去看一看,比如到京郊自家庄子里去看一看住一住。
仙途逆境
这种心胸态度让沈宜修都觉得自己犹如在梦中。
宝钗则是抱着一种交好的态度而来。
穿越之紅顏禍水 夜貓在線
她相信冯紫英能够处理好自己的事情,这种信心源于冯紫英每一次的举动从未失败过,那么也许在不久的将来,自己就真的要和这位大少奶奶以姐妹相称了,而自己将要扮演三妯娌中的关键一环。
黛玉和自己关系虽然不错,但是黛玉要两年之后才会嫁入冯府,而自己恐怕等不到那个时候,自己即将面对的是冯府二房这一房,打交道更多的恐怕除了未来的公婆外,就是这位长房大少奶奶了。
看看今日府邸院落,也许一年半载后自己可能就要生活在同样的环境下,甚至可能还要和眼前这一位每日都要笑脸相迎,寒暄相处。
花厅中,沈宜修坐上了主位,而其他姊妹们却是坐在了她的对面一顺儿椅中,二尤则坐在了她的下首。
话语然是绕不过冯紫英的,正是春假期间,却没捡到这位主人,也让一干女孩子们很是惊讶。
“冯大哥还没起床?”黛玉颇为震惊地问道。
据她所知,好像冯大哥从来都是早上准时起床锻炼的,也因此而要求自己早上起来习练传授给她的锻体养气术,怎么冯大哥现在却成了起不了床了?难道成亲之后就变成了这样?
见黛玉妙眸中带着一丝疑惑不解,沈宜修脸也忍不住微微发烧,这在别人看来似乎就是自己的问题了,很容易引发一些其他想法,成亲之后,从此君王不早朝?
“嗯,他可能正在洗漱,昨儿个他来了几个原来的书院同学来观雪赏梅,昨晚在一起饮酒,你们知道你们冯大哥的,酒量甚潜,可作为主人又不能不陪着尽兴,所以就多喝了几杯,醉得一塌糊涂,最后都是被抬上床的。”
昨日到最后冯紫英是酩酊大醉,差点儿不省人事,其他人也都是尽欢而归,可以说这么些年来,这是冯紫英喝得最多的一次,也是最尽兴的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