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hy6v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皇兄萬歲》-68.黑潮系任務1-1(第二更-求訂閱)分享-b3wc7

皇兄萬歲
小說推薦皇兄萬歲
夏极毕竟是为自己做了呈像面板的人,此时他心随念动,很快在脑海里便是浮出了一行闪烁的红字。
【黑潮系任务1】:深入调查宗门异常事件。
难度:二点五星
事件概述:在众神庭毁灭,睚眦灭亡,穷奇失踪后的短短三个月时间里,整个燕洲的宗门就开始爆发莫名的大规模混乱,看似由大多巧合构成,但内里古怪,怀疑与黑潮以及穷奇有关。在三年之内彻底调查清楚。
任务奖励:带妙妙旅游三个月。
任务惩罚:抹杀。
当然,这“抹杀”只是夏极自娱自乐玩儿的。
但三年时间,他觉得定然是足够了,别说是探查清楚了,怕是问题都能够直接查到根子,然后解决了。
至于“难度”,他则是为自己定了一个预估罢了,毕竟只是“深入调查”,而这个调查过程里,几乎不存在有敌人能消灭自己和白烛的情况,但也存在未知风险,而若是遇到穷奇或是黑潮,却也存在着很大风险,所以评定为二点五星。
他自己为自己定了个难度体系:
一星为不会对自己造成危险。
二星为可能存在危险。
三星为存在极大危险,若不注意可能会被重伤。
四星为可能会死。
五星为必死。
穿越,第九個王妃

“这个任务的难度在于信息收集,以及身份的不可泄露,落月宗那一次可能正是因为对方感受到我们的恶意,所以才刻意藏了些秘密。
只有在对方彻底放松警惕的情况下,才能寻根究底,看到最真实的一面。
黑潮既然发生了极大的变化,那么必须弄清楚它们目前的安排,有白烛在,也能清楚地与上古时候的情形对比,从而知道改变所在。”
夏极在分析后,便寻到了小苏,开始了身份漏洞的补丁。
毕竟对于凡间王国而言,身份很难查询,但对于宗门而言,派遣弟子前往另一处进行调查,也不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在进行了妥善的安排之后,
夏极和白烛就出发了。
第一步是…
两人假扮作一对道侣,先是在燕洲的西部出没,会做一些拜访山门之类的事,同时也把两人的身份传递了出去。
没多久,西部的一些宗门便是知道这一对道侣实力极为不弱,都是十三境巅峰,只差一个受箓的机缘,就可以成为十四境里的佼佼者。
而这两人之所以之前没有信息,因为两人平时在北方隐居修行,闲云野鹤惯了,但却因为一些变故而不得不南下。
而正是这变故,两人才痛定思痛,放弃了逍遥自在,而似乎开始寻思加入宗门。
毕竟如今这天地大变,世道不宁,散修在外很没有安全感,而加入宗门才能多几分自保的能力。
在“在这一区域出没”后,两人的身份不显得突兀。
随后便是第二步了。
在一次金莲宗与斩龙观的对战中,这一对道侣“无意之间”救了斩龙观的大长老木桑子,然后隐晦地提出想要加入宗门的想法。
斩龙观一向乃是名门正派,收人也很是严格,尤其注重品性。
鴻蒙主宰 仗劍修真
只不过木桑子在看到两人展露出纯白色善业时,便是没多少犹豫了。
一般拥有善业者,品性都不会差到哪边去。
这等乱世,散修固然想要加入宗门。
宗门却也想着招收强大散修,以提高门中实力。
这是相互的。
于是,木桑子带着夏极和白烛回到了斩龙观,和观主说明了情况。
观主便先是测试资质和实力。
若是这两者不行,斩龙观便是不收人的。
毕竟斩龙观在这歧国的一亩三分地上虽不是最顶级的宗门,但却也是能排入前十的大宗门,门中之人虽不像其他宗门动辄数万甚至十数万,但却都是非常擅长战斗的精英。
测试结果一目了然。
两人资质都是中上,距离天才还有些距离。
实力都是十三境里的佼佼者。
观主很满意。
之后,观主便是询问两人来历。
这事儿,两人都是撒谎不打草稿的狐狸中的狐狸,洋洋洒洒就说了不少。
大抵就是两人平日里是在北地的绵竹山月虎峰里修行,这一次生出了变故,所以才南下,机缘巧合来到此处,平时也拜访山门,而听说斩龙观乃是此方大宗门,便是动了心思,只是一直苦于无门。
却不想机缘巧合之下救了大长老木桑子,所以才来到了此处。
观主便是安排夏极和白烛住下了,一边让人留意两人是否真个如道侣,一边又是派了人往北方的绵竹山去查听情况。
但夏极早就在北地安排好了,这去往北方查听情况的斩龙观弟子会得到一个“和他们叙述略有偏差,但一切却在一对修士合理谨慎的范畴里”的信息,然后再查下去,那斩龙观弟子就会得知这两人在北地是得罪了一个不弱的名为遁世宫的宗门,所以才会被迫离开原本的隐居之地,放弃逍遥自在的生活。
他若再去遁世宫查询,也会得到完备的答案。
因为,遁世宫本就是王家掌捏在手中的宗门。
但这个结果合情合理,斩龙观绝不可能因为惧怕什么遁世宗的报复,而不收这两人。
至于,两人之间的“道侣生活”,夏极和白烛自是演的很是逼真。
平日里相敬如宾,晚上却也是同床共枕,平日里的一言一行都无比了解对方,完全是一起生活了许多年的模样。
在观主从多方得到确认后,这才挑选了一个黄道吉日,将两人收入门中。
当然,这两人的辈分自然不会是按照先后顺序论定的,而是直接由观主收徒,将他们定为了斩龙观第四代弟子。
名門庶女 炫舞小裙子
要知道,如今的斩龙观在辈分上是可以排到第七第八代的,两人一入门,对于最年轻的弟子们来说,就已经是师叔祖的存在了。
平时,两人脸上都戴着面具,分别是青鸟与白狐的样子,观主还特意两人取下面具。
但夏极和白烛并没有拒绝。
白烛有几个化身夏极并不知道,反正祂摘下白狐面具后,完全从“名媛”模样变成了一个“妩媚气息十足”的妖精,仿是那平日里出没于勾栏青楼之间的花魁。
夏极默默记下了这模样。
而对他来说,换脸不要太简单,他七十二变名为“七十二”,其实是对躯体的掌控已经到了极致,只要吸一口气,就可以变成任何模样。
所以,白烛和观主看到了一张同样风流倜傥、剑眉星目的脸庞,意外的,这张脸,这风流的气质竟和白烛那妩媚样儿很配,说不是道侣都没人信。
反正,观主是信了,他也明白两人为什么要戴面具了。
太突出。
太秀。
虽说修士大多是俊男美女,但能媚到这样子的,风流到这样的,确实是少。
两人在外是厌倦了世俗的目光,所以才戴上这两张面具。
情有可缘,应该的。
于是,两人便是重新戴回了面具,彼此深深看了对方一眼,看来大家都是老套娃了,平时都没少干这种事,专业性一看就知道了。
加入门派后,两人便是被传授了斩龙观的玄功——【屠龙剑经】,算是打基础,而在两人为门派做出了一定贡献后,则可以被传授进一步的神通。
神通之道,就是一个宗门的底子。
善业恶业则是完全看个人了。
夏极与白烛两人同居,一过就是半年时间。
两人都清楚什么叫做“逢场作戏”,自然不可能因为区区半年时间而产生什么感情,平日里该一起吃饭一起吃饭,该一起修炼一起修炼,该一起睡觉一起睡觉。
转瞬,就是冬天到了。
天寒地冻,窗外飘着小雪。
而再远处的斩龙观山下平台上,则是隐约传来弟子们练剑的声音。
冷风呼啸,又从窗隙渗入,发出忽轻忽重的“嘶嘶”声,让人心底有些儿发毛,好似是到了那种鬼片里的封山时候。
夏极站在窗前,而身后的门忽然打开了。
冷风才灌入了一丁点儿,又被迅速关闭的门给遏止了。
白烛走到他身边,两人一起站在窗前,看着窗外纯白的百里群山之景。
白烛开口幽幽道:“这短短的半年时间里,斩龙门竟然又与金莲宗,剑虹教,清风阁发生了纠纷,甚至互有高层人物的伤亡。
原因无迹可查,除了发生频率极高之外,没什么特别之处。
可以说,这些伤亡若是放在百年之内发生,那么几乎就没有半点可疑,但它们偏偏在半年内就发生了。
这还只是冰山一角。
另外,大长老木桑子终究还是死了,昨天他死在了清风阁七位阁主之一的手中。”
白烛简单的叙述着这个事实。
尤其是“木桑子还是死了”这样的事,简直有一股“死神来了”的味道,亦即也许可以靠着运气而躲过一次死亡,但却注定了很快再次遇到死亡。
夏极问:“怎么死的?”
白烛道:“清风阁的下属势力与斩龙观发生了小冲突,但因为各方选择而使得冲突越演越烈,而这时,双方为了避免冲突彻底升级,便是进行了这里惯用的手段——宗门演武对决,见证人是歧国皇室。
而昨天,木桑子作为斩龙观派出的人去应战,结果战死被杀。事就是这么回事。”
“歧国皇室…”
夏极有点印象。
之前众神庭九位至高神里曾有一位“用血煞之气进攻”的至高神,那至高神是被自己第一个秒杀的,而他就是歧国皇室的老祖。
而如论地理位置,歧国皇室的疆土是完美地避开了十二金人阵的范围,而如一直蜷身的蝎子往着东北方向卧倒,而背部却又贴着西边的海域。
漢末帝國時代 狂妄之龍
白烛道:“从表面看来,歧国皇室也没有半点问题,只不过这片土地上的皇权较重,双方宗门对战,寻找到皇室做见证乃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夏极道:“这段时间,我一直在观中藏书阁里阅书,甚至我合情合理地帮助他们完善了功法里的一些小缺陷,算是立了大功,从而获得了更多的阅读权限。
然后,我在挑选功法的时候,也会掺杂几本宗门志之类的书册,这些宗门志都是公开的,但却也可以从各种大事去推断冰山一角,如果真的存在问题,便可以以此为突破口。
除此之外,我每天坐在藏书阁里,也在观察着所有入馆阅书的弟子。”
白烛问:“结果呢?”
夏极道:“那些弟子非常正常,我几乎可以确信他们不存在半点儿问题。”
白烛陷入了沉默。
夏极道:“一个宗门所需要做的事,其实是修行历练,控制资源,这资源之中以火劫余烬,小山河遗迹,业力梦境区域为主…因为这些已经是有了区域的,是可控的。
而需要探索的则是黑潮区域,只有黑潮区域才会盛产箓簿,因为对于需要突破十四境的人,箓簿的页数是远远不够的。
既然那些弟子正常,那么问题很可能出在门派的高层,亦即十三境或是十四境…
这个问题既然与黑潮有关,那么在进入黑潮区域探索时,很可能会露出猫腻。”
白烛补充道:“但是,只有一个宗门最优秀的精英才有资格受箓,这就是资源需要花费到刀尖上。”
夏极瞥了她一眼,忽地没头没尾地问:“你来还是我来。”
白烛道:“你来吧,冲前在前面的事我不擅长。”
夏极点点头,忽然道:“事情成了,你请我吃一顿饭。”
白烛:???
“什么饭?”
“下次经过人间餐馆的时候,请我一顿就好了。”
白烛:???
这…这是什么意思?
狂妻囂張:渣男總裁玩上癮 歌月
莫非隐藏着什么禅机?
白烛想了一会儿问:“什么样的饭?”
夏极道:“我们两个人吃,控制在三两银子的标准里就可以了。”
“三两银子……”
白烛呵呵笑了笑,她从不带银子,更别谈三两了,不过她还应了声“行”,就当是这位奇怪的第十人的个人风格吧。
夏极点点头。
然后…
心随念动。
他脑海里跳动着新的红字。
【黑潮系任务1-1】:成为可以受箓的宗门精英。
任务概述:你们的调查逐渐深入,发现事情的源头很可能在宗门高层上,尤其可能是在受箓的过程里,你们决定以此为突破口,而成为拥有受箓资格的精英则是第一步。一个月后,宗门将会举行年底的演武对战,那将会是一个机会。
任务奖励:白烛会请你吃一顿三两银子标准的饭。
任务惩罚:抹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