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rm5精品小說 大清隱龍 txt-4702 青史留名賽師師相伴-3na07

大清隱龍
小說推薦大清隱龍
男人其实很贱的,生物体的本能催动着他们就要去寻找新鲜感!
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今天这载淳算是品尝到了什么叫偷偷摸摸的快乐。
刺激啊,实在是刺激,楼下是王宫贵胄和群臣,楼梯上站满了忠诚的太监和侍卫,包厢的窗外无数名角正在大闹天宫。
報告boss夫人嫁到 鬥兒
而这包厢内一样也在大闹天宫,载淳和赛师师已经大战在了一起。
难道这同治帝不害怕那些飞天遁地的演员们看见包厢内的一切吗?他还真不怕,因为所有角儿都知道,三楼包房内坐的是大清国的皇帝。
混元屍醫 金銘
任何人都不敢把眼角余光扫过去,只要你敢偷看那就是大不敬,那就是要杀头的!
馴悍記:絕情莊主別太狂 殤夢
東臨醫妃傳 寐色
也就是说,同治帝完全是在敞开的环境里和赛师师胡搞胡闹!
锣鼓点密集,就如同重金属音乐的节奏一样,逼着载淳一次次的发起进攻,赛师师都已经快成烂泥了。
可是没想到这女人性子真够野……不野她也不可能私奔到福建去!
这个野女子,明明已经快不行了,但是还是在阵地苦苦坚持甚至还不时的挑衅,这更增加了载淳的‘怒意’!
棄婦不打折:拒嫁二手老公 安筱喬
一场大战,那是昏天黑地,等到大四喜进来帮万岁爷更衣的时候,载淳已经软在椅子上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都快不会说话了。
“呼呼……呼呼呼……那个……那个大四喜啊……把……把我栓辫子的那块美玉……赏……赏给她!”
“小浪蹄子……朕……要不是还有政务要处理……朕还能再战……三百回合!”
赛师师真够彪悍的,几个太监在当场,她几乎多半个身子都是光的,但是一点都不害臊,反而吃着桌子上的水果啐到。
“呸……吹吧!才梅开三度就已经喘粗气了,我拿那只眼睛瞧得起你?”
離婚遇到愛
“什么破玉,我不喜欢……拿走!姑娘我也不是穷光蛋,别说我图您的权势和金钱,我自己赚钱吃喝,够过了!”
“大胆!”大四喜一听这女子疯了不成,还敢跟皇上如此说话,上去就要掌嘴!
男神追愛 小貓捕魚
嗜血傭兵女神:邪王太腹黑
可是没想到载淳就吃这一套“嗯?朕让你动手了?胡闹……一边去!”
呵斥了大四喜,载淳站起身来让小太监系腰带,笑着对赛师师说道“喜欢什么?宅子还是头面?只要你开口,朕就送你!”
赛师师把啃了一半的樱桃直接就塞到载淳的嘴里去了“我啊,什么都不要,我就要一个李师师的名头!”
“艳名流千古,就算几千年以后,人们也知道曾经有过一个赛师师在这京师里是响当当的一号!”
“哎呦!要名声?哈哈哈……你这脾气让我想到了一个人,那就是元首曾经的侍女芳官!”
一听说芳官的名字,赛师师眼睛都亮了“知道,我们京师脂粉圈里谁不知道芳官姐姐的名声啊!”
“官妓出身,被赏赐给了元首,结果元首非但不好色,还利用他的长出,生生培养出一个欧罗巴的歌剧女神!”
“听说在欧罗巴的官场上,就没有芳官梳理不清楚的关系!多好啊……女人要是活成这个样子,那才是没白活一辈子呢!”
“呸……守着男人算什么本事?贞洁牌坊?老娘不稀罕给谁留着,嫌弃我们女人身子脏?”
“那些男人龌龊官比我们脏的多了!您是万岁爷,朝里的这些大官都是您的手下,他们为了权力不一样也是卖身子给您吗?”
“都是卖,谁笑话谁啊?”
“又一次,一个南方的官来我这吃花酒走门路,喝了两杯猫尿,就胡说八道,最后惹急了老娘,上去就给他一个满脸花,轰出去了!”
载淳一听来兴趣了“谁?叫什么朕听听……说什么了得罪了你?”
“得了……我也不说他的名字了,毕竟还在官场上讨生活呢,我也拿了人家的银子,断了人家官路也不厚道!”
“你说为什么得罪我?呵呵……他喝多了就骂元首还有芳官,说什么肖乐天就是傻叉,脑子不灵光,还什么三观不正!”
“说什么把芳官好好的女子,自己不享受回头送给洋鬼子去享用!操……享用,姑奶奶们活在这个世界上就是让你们男人享用的?”
無限斬殺 嬌蠻斬殺
“就不行是女人玩儿男人?你们男人卖身子给帝王将相换权势,我们女人卖身子换权势就不行?”
“谁是谁兜里的两块银元还是怎么滴?”
载淳让这番话生生给逗乐了“你……你这和华族那边的女权主义者想的很像啊?有意思,真有意思……”
赛师师撇了撇嘴“本来姑奶奶我也不是那么极端的人,后来我听说了一件事,差点没把我恶心死!”
“怎么了?”载淳追问道。
“嗨……还不是那个南方的龌龊官,等我轰走了他之后,听别的官员酒醉后说了,这小子是个卖屁股上位的!”
“当年他还是小官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喜欢南风的上司……结果看上这个老白脸了,谁能想到他居然真舍得啊,把自己都给献上去了,这才换来了升官三级!”
“最最恶心的是……这个龌龊官儿,他自己可不好南风,他自己喜欢的是女人……哈哈哈,您说恶心不恶心,龌龊不龌龊!”
“这就是官儿啊!这就是满口说我们女人的官儿啊!还有脸笑话别人呢……哈哈哈!”
赛师师这性格真的是让载淳眼前一亮,听着这笑话不由的也笑了起来,但是笑了一会载淳的心情就郁闷了起来。
“哎……朝廷中这种混账王八蛋越多,这大清朝也就好不了啊!那块玉扣你还是拿着吧,什么时候想朕了,拿着这块玉扣去见我身边的四位太监主管!”
“他们会安排你见朕的!”说完,载淳捏了捏赛师师的下巴,眼神无比留恋的看了看她的身子,扭头下楼去了。
赛师师也没送皇帝,也没有磕头,手里捏着那枚拴在同治帝辫子梢上的玉扣,呆呆的发愣。
就在这时候,突然楼梯处传来一阵惊呼“陛下小心……别踩空了!”
砰的一声,好像是一脚踩空蹬在木楼梯上的声音,赛师师一下子就笑了“呸……银样镴枪头,中看不中用,腰都软了还吹牛呢!”
不一会,楼下可就全都是喊万岁的声音了!
赛师师把手靠在栏杆上,看着戏楼里的角儿们磕头送万岁爷出门,过了好一会,惇亲王走了上来。
赛师师也不回头冷冷的说道“把我送给皇上了,你是不是特过瘾?你戴绿帽子有瘾是吧?”
惇亲王奕誴突然冲过去,一把抱住赛师师,张嘴吻了上去,二人抵死的纠缠在一起!
权利如罗网,众生都是缠在上面的飞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