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rl6r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某魔法的霍格沃茨 傾鴉-第一百六十八章 真的沒有永生嗎?相伴-vz06n

某魔法的霍格沃茨
小說推薦某魔法的霍格沃茨
尼可只在小屋呆了一天,就离开了。
他还得赶去莫斯科大剧院,观看芭蕾舞和歌剧。
这个圣诞假期,不但会有《天鹅湖》,还有镇院之宝——歌剧《叶甫盖尼·奥涅金》表演。
尼可调节心情的方式……很独特。
不愧是我辈楷模,是个会享受的主。
威廉也算是继呲水枪后,又学到了一项新技能。
他以后心情不好,也可以去观看类似的表演——比如维密秀。
当然了,这种放松方式,很可能只能起到一次安抚作用。
不是因为看过一次后,威廉就索然无味了,而是他被赫敏……直接砍死了。
从尼可的行动来看就知道,他其实没有那么伤心。
解开了炼金术书,但没有得到想要的东西……只能说是喜忧参半。
失望或许有,但也早就有了心理准备。
比起死亡,他更重视欣赏当下的景色。
用他的话来说:
如果无法阻挡死亡,就永远不要让结局,遮挡了故事的光芒。
尼可果断洒脱离去了。
那本炼金术书,则暂时放在威廉这儿。他要去莫斯科,书带在身上反而不安全。
圣诞假期结束前,他才会来取走。
留在威廉这里,其实也是留给他使用,让他继续研究。
威廉拿着炼金术书,开始与赫敏做大量抄录工作,将想要制作的物品记录下来。
这次炼金术书解锁了第三部分。
他构想了不少魔法物品,都可以在其中找到制作方法。
一句话,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它做不到。
威廉还找到了门钥匙的制作方法,开始尝试独自制作门钥匙。
门钥匙是一种被施过魔法的物品,可以将接触到它的人,传送到指定位置。
有点哆啦B梦任意传送门的感觉。
比起飞路粉,门钥匙更安全一点。因为使用飞路粉,壁炉就必连通飞路网。
而飞路网受魔法部的监测。换言之,你的一举一动都在人家看管范围内。
魔法部不想让你使用,飞路网就会自动断开。
至于门钥匙,理论上来说,也受到监测。
它由魔法部魔法交通司门钥匙办公室监管。制作新的门钥匙,必须有魔法部的授权。
但魔法部没有办法检测,是否有人制作了未经授权的门钥匙。
私下里偷偷制作,根本不会被发现的。
就好像阿尔巴尼亚的门钥匙走私犯,就是钻了这个空子。
而威廉与赫敏,也不会在意这条法律。
他们俩早已经脱离了违反校规的境界,在违法的道路上一路狂奔,且越跑越快。
偷偷制作个门钥匙,算什么大事。
威廉开始练手,尝试过很多东西。
距离越远,越难制作成功。物件本身的材质,却没有太大影响。
他练习了好几天,才算基本可以制作成功,然后准备连通其它房子。
到目前为止,威廉与赫敏已经拥有了四栋房子。
除了圣卡奇波尔村这个家,分别在巴黎、威尼斯以及戈德里克山谷还各有一套。
巴黎与威尼斯的房子,是暑假时候买的。
戈德里克山谷是邓布利多帮忙买的。
最早选住址时,校长就建议过戈德里克山谷。毕竟那里曾经是他家。
威廉虽然没有去过,但还是买了下来,作为另外的安全屋。
国外的两栋太远,暂时去不了,所以只有戈德里克山谷的房子可以布置起来。
这样即便有人围困住了这所房子,他们还能顺利脱身。
百遁成仙
赫敏设计了很久,给出了很不错的方案。
她选择储物间的门,作为门钥匙,这样既不显眼,也不会影响整个房间的构造。
在储物室旁边,还有一个可以转动的按钮。
将指针指向了空白时,打开门后,就只是储物间。
再次扭动按钮,指针则指向了戈德里克山谷,门也会随即变成蓝色。
如果触摸木门,就会触发门钥匙,转到戈德里克山谷的房子。
在按钮上,还分别有着巴黎和威尼斯的指标。
整个设计很巧妙,也极其考验巫师的制作能力。
但威廉是炼金术大师,这种设计手到擒来。实在不行,炼金术书也会给出解决方案。
前前后后花费了两天时间,两人才将准备工作忙完。
圣诞假期结束前两天,吃过晚饭后,威廉决定制作门钥匙。
在赫敏期待的目光下,威廉用魔杖指向木门,熟练念道:“门托斯。”
那扇木发出了蓝光,震动着地板,声音很响,几秒钟后,它又一动不动了。
“成功了吗?”赫敏小心问道。
“大概是成功了。我们去看一看。”威廉说。
赫敏点点头,挎着他的胳膊。两人触摸蓝门,然后消失在空气中。
啪,他们出现在一个房间内。
房间还没有装修,光秃秃的。四周墙壁只有白板。
从窗户外,可以看见一些房子立在窄巷两旁,窗户里的圣诞装饰闪闪发亮。
前方不远处,金色的街灯显示出那里是村子的中心。
“看来成功了。”赫敏开心道。
她拉着威廉的手,推门走了出去。
两人顺着街道,在戈德里克山谷转悠了一圈。
山谷很大,中央有一个战争纪念碑状的建筑,半掩在风中的圣诞树后面,周围张挂着彩灯。
最強特種兵傳說
这里还有几家店铺、一个邮局、一家酒吧,一个小教堂,彩绘玻璃的广场对面,放射着珠宝般的光辉。
村民们在互相往来,被街灯短暂地照亮。酒吧门开关时传出片断的笑声和流行音乐声。
很快,他们闲逛到了某处偏僻院子前。
门口有一个铜制门牌,上面模糊地写着:邓布利多。
“这里是邓布利多教授的家?”赫敏望着门牌疑惑道。
“是的。”威廉仰起头,望着围墙。
从这里可以看见一棵光秃秃的大树,枝蔓伸出了院子,几只渡鸦站在树上嘎嘎叫唤。
听起来慎人可怖。
邓布利多在这里度过了少年时代,阿利安娜去世后……他就再也没有回来住过。
煉仙劫 真如
“我们回去吧,威廉。”
赫敏感觉全身发冷,她不太喜欢这种压抑的环境。
两人转身返回了房子,又通过门钥匙,再次回到了温暖的家。
既然门钥匙已经成功了,两人便不再理会,开始做其它事情,来享受最后的圣诞假期。
坐在沙发上,赫敏拉着威廉下起了巫师棋。
在圣芒魔法医院时,威廉和那些国家队的职业选手学习过,棋力不俗。
無限玩弄
赫敏根本不是对手,十几步之后,就被连吃了好几个白骑士。
“你一点都不让我!”赫敏哼哼了两声。
威廉忍俊不禁道:“可以悔棋啊。
你看安妮……每次跟我下巫师棋,不悔棋十几二十次,那根本就不叫下棋。”
赫敏转了转眼睛,果真拿起自己的白王后,丢回了原先位置,顺势还捡掉几颗黑骑士。
黑骑士挣扎着,被丢到了棋盒里。它们掐着腰,叫嚣着要死在棋盘上。
原本威廉优势的棋局,立马朝一边倾倒。
“你不准吃我的白皇后!”她又嘱咐道。
陰孕而生 落雨聽風
快穿女配:攻略男神寶典 長思
威廉哑然失笑,赫敏则洋洋得意,一副‘我是女无赖我怕谁’的俏皮模样。
然后,就是不断悔棋、偷棋和下棋。
望着有些心不在焉的威廉,赫敏悄声问道:“威廉,你在想什么?”
威廉移动黑王后的位置,抬头道:“我只是在想,真的没有永生吗?”
尼可或许洒脱,但威廉却有些不甘心。他确实想熬制出青春不老药。
不做失寵蛇後:女人,只寵你!
廢材逆天:邪王的寵妃
赫敏移动棋子之前,又拿走几颗黑子。
她坐起身,把下巴搁在膝盖上,呢喃道:“威廉,你很想永生吗?”
“一生辛苦,如果只是一场空忙,最后从世界消散,就太可惜了。”威廉直言道。
赫敏想了想,盯着威廉的眼睛:“如果只有你一个人能永生呢,而我却不行呢?”
威廉没有思考,直接摇摇头:
“那我宁愿与你共度短暂的一生,也不愿意一个人去看尽这世界的沧海桑田。”
赫敏微微张大嘴巴,看向这位年轻男子,眼神有些迷离恍惚。
威廉敲了敲她的手,温柔笑道:“别再偷我棋子了,再偷就真的只剩国王了。”
女孩那张精致小脸,随即涨得通红。
她突然眨了眨眼睛,扬起脖子轻轻吐气如兰:“威廉,你不是一直想让我给你穿那啥装吗?”
“什么?”
耳根红透的赫敏,有些羞恼道:“女仆装!”
她轻捻着衣角,羞羞怯怯道:“如果你这局输了……我今晚就给你……穿。”
威廉深深吸了一口,抓起赫敏的手,将白色棋子统统丢在盒子里,只留下一个国王。
“我输了!”
神級模仿大天王
赫敏微微愕然。
威廉鬼鬼祟祟轻声道:“我们可以再多来几把,我还有好几种衣服想让你穿呢。”
神寂 桂林
赫敏两颊顿时涨红滚烫,好像滴滴落落的红烛。
“色狼!!”
承受不住男孩炙热眼神的她,正准备落荒而逃。
威廉则站起身,走了过去一把抱起她,朝着自己屋里走去。
……
……
(求推荐票和月票各位大佬。
感谢“咖啡瓜子”,“微笑的风”,“月下人已逝”,“earth大小魔方”,“此人为萌新”几位大佬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