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jry9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戲鬧初唐 線上看-第二三四五章讀書-0wx3g

戲鬧初唐
小說推薦戲鬧初唐
二丫,自然不会就这么轻易被抓走的,不过,罪,也是需要受的,甚至,还需要证据,这不,一个麻袋,就这么在人们的监视下,被放上了马背颠簸着往外城而去。
“停下,检查,这麻袋里面装的什么,还会动,不会是装的人吧?”
当这匹马在准备进入内城的第一个路口的时候,就被事先等待在这里的衙役给喊停了下来。
衙役,来的这么及时,自然是有人喊他们了,有电话就是快,只要一个电话,在这片巡逻的衙役就被喊了过来。
不过么,过来了,就装作刚刚巡逻过来的样子,嗯,为啥让人知道杨家早就知道了他们在绑人呢,所以,宁愿让他们认为运气不好,怎么会碰到巡街的衙役。
还有,这些衙役为啥这么兴奋?
“哎呀,差爷,这可不是装的人,而是我们从那边的市场新购买的一头羊,这不,正乱动呢,还是活的。”
这借口,其实,他们已经没有指望了,想跑吧,看这么多的衙役围着,往哪里跑,打马就跑,那边上的一个带到侍卫,可,带刀衙役正拎着刀呢,如果他想跑,这一刀下去,马腿就没了,是的,不针对人,针对马腿还不成啊。
所以,他们带着一丝的侥幸,这随身的银子额,是纸钞那个花啊,为啥哩,为啥身上要带这么多的钱,早知道就留在家里了,给老婆孩子花也成啊。
还有那个混不吝的大哥。
“这钱,这钱是我的,说好了进入第一个街口,这钱就给我的。”
给你,想的美,谁让你当时不要下这钱的,都到这里了,你还想要钱。
两方也在斗着智呢,也是这混不吝的大哥傻,在他的爹爹娘亲那里精,在他的妹妹那里也精,在外人面前那就是傻了,要不然,那娶得媳妇也不会跑了的。
奪命神槍手 稱雄天下
“不要拆,不要拆呀,唉!”
“这是羊,一个长的像人的羊?”
这衙役讽刺的问着这带头的。
如果愛情可以轉彎 於渺渺
是的,几个人身上的钱给掏光了,自然,这麻袋就要打开了,额,钱掏光了,那钱,就是这些衙役的了,要不然,他们身上的钱到了县衙,就会归公了,这不,这一行人的马,就算是归公了。
唉,可惜啊,可惜没有理由把这马给分了。
“想什么呢,有这些银子就不错了,二百两啊,你说,我们敢都留下么?”
敢,还是不敢,自然是跟杨乔无关了,不过呢,杨乔也有钱的,这几个来绑人的,既然没有绑到人,那么,把他们绑了也好。
是的,这样的人值钱啊,要说一个普通的壮丁,能卖二两银子就不错了,可,这些人,可不是普通的壮丁,杨乔会要五十两银子一人的,嗯,跟人牙子商议多少,相信,很多的人家会购买的,多数,都是会被主家赎回去的,至于赎回去,是死是活,那跟杨乔有什么关系。
为啥杨乔来卖,额,是归杨家来卖,杨家是苦主么,不管这些人之前是什么身份,在县衙这里就算是有了新的身份了,过去的身份则是直接给废了。
“是人,我们认罪!”
认罪,这么痛快,不痛快不成啊,边上拎着鞭子的衙役的鞭子已经拎了起来,要是不承认,先打一顿再说,过过手瘾。
“这是我们从这位小哥手里购买的一个奴仆,……”
不用再往下解释了。
“什么你购买的奴仆,看这里,这是杨家的仆人的手链,你们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杨家的仆人的一个手链,也不是人人都都带的,带了,有什么用处,也不是神神鬼鬼的,也不是高科技,所以,只要一拉,就会掉落的,实际上,还是需要认人的,不过呢,这个丫头过日子啊,这不,把这个手链当首饰来用了,正好,也节省了人们的口水。
“这是,这是她的哥哥亲手卖给我们的,谁说是杨家的。”
这人还要挣扎一会。
“没有,才不是呢,是你们强抓的我。”
二丫嘴里的东西给拿掉了,第一句话,还是要保她的哥哥……
“郎君,郎君,救命啊!”
“你听,来了。”
亭子里,杨乔正在给两个宝宝上课,牛宝宝闲着没事,也跟着听听,听听怎么教育娃儿,这时外面传来了喧闹的声音。
“夫君,她要干什么?”
牛宝宝表示不解,这丫头,到这里来闹什么,直接回去上班不就成了。
“啊,来了!”
一边,电话员走了过来,这是来通知什么事情的,应该是跟这丫头的哥哥有关。
“郎君,县衙来电话说,二丫的哥哥,给了人牙子了,不过,人家不愿意要,最后用了二百文钱购买了下来,还担心二百文能不能挣回来呢?”
“能挣回来,跟他们讲,会有人去赎回来的,不过,要二十两,不能多了,也不能少了。”
“夫君?”
二百两,谁去赎回来。
“这不,在外面闹呢,二百两,估计她的积分也就够这个数了,然后,还要把她的爹娘给赶出村子,甚至,她还需要给在边上的村子里购买一个小院子。”
青春荷爾蒙
神級國民老公
边上的村子,那真是外面的村子了,跟杨家无关的村子,不过呢,跟杨家也有协议的,一个小村子,不过几十户人家,所以,杨乔才跟他们有了这个协议,我们这里会有人去你们那里租房子,或者购买房子的,你们可以多建造几处房子,至于用什么理由建造,那是这个村子的村长的关系了,跟杨乔无关了。
“这个杨家,把这里的人口给弄的乱七八糟的。”
刚刚解决了那绑人的案子,县令在跟师爷聊着天。
“明府,其实,也不是杨家这里乱七八糟,此时,很多的地方都是这样的,人们为了出来打工么,最主要的是,这打工挣钱啊,这不,都会就近找个村子什么的租房子,或者买房子住,不过,他们的户籍所在地,还是没有变的么。”
“还有这劳役,都交钱,交钱,我们都没有劳役可用了。”
“明府,你没有感觉,这专门挣劳役的钱的这些人干活更加的麻利么?”
啥意思,就是说,有那么一帮只有力气,而没有技术的人,额,就是他们到了工厂里面,也干不了,听不懂,单个字都明白,连起来就不懂了,所以,工厂就没法混了,可是呢,家里的活又不多,于是,就瞅上了这劳役的活了,领钱啊,甚至,还管一部分的伙食,这不,这事情就是这个样子了,真正的劳役,干活效率不高,这挣钱的劳役,额,不是他们的劳役,只是雇工,却效率很高,也不是太高了,不过比劳役们强就是了。
“这,或许,或许!”
或许什么,只是在这个县令脑海里突然显现了一个想法,然后,然后就忘记了。
“不过,这村子多了一些外来人,好管理么?”
县令有些忧心的说道。
“明府,这个你放心好了,这村子里面,本来就是宗族一起的,然后,掺进来这么一些人,这些人闹不起来的,翻过来,有了这些外来人,还限制住了一些村子里的动作,两方面对我们都是有益的呢。”
这真是一个聪明的师爷。
他们,在这里交谈,而那绑人的家族则是恨啊。
“二百两银子,就这么没有了,还有这些人,还要我们自己掏钱赎回来,不赎还不成啊,赶紧的,在限定时间之内去赎回来。”
幸得相遇離婚時 蘇貞又
限定时间,约定俗成的,要不然,前脚把人送过去,后脚就有人来购买,还不是这些人的主子,这矛盾就会闹大了的,所以,才有了这个约定俗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