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5mu8优美小說 兇靈祕聞錄 愛下-第五百八十章:規則與計劃相伴-62fxc

兇靈祕聞錄
小說推薦兇靈祕聞錄
好在沉默气氛没有维持多久,不知出于何种目的,赵平第一个从沙发起身,继而岔开话题,一边手指左侧卧室一边朝疲惫不堪的刘东5人说道:“时间不早了,我想刘总你们也应该困了吧?目前咱们所在民宅乃附近最大一家,这里一共有两间卧室,由于你们人少,所以我建议今晚你们5人就在这间休息,至于另外一间卧室连同客厅则由我们这队人睡,如何?”
………
赵平的建议合情合理,毕竟刘东他们只有5人,而己方则有10人,两间卧室一间客厅如此分配也很公平,所以待赵平的话说完后,刘东几人倒也纷纷点了点头表示没有意见,虽说5人挤一间肯定有人要打地铺,可好在民宅被褥较多,御寒绝无问题,至于男女共处一室……
就目前这种不知到会不会被螝杀死的情况下,又有谁会胆大包天敢脱衣服睡觉呢?
冷酷邪魔的壞天使公主 唯糖米拉、冰兒
“嗯,的确,这奔波一整天确实大伙儿都很累了,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去休息了,赵先生失陪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
因确实疲倦已久,点过头,附过和,刘东带领几人朝左侧卧室走去,看着几人背影,彭虎不由愕然,眉头先是一紧,旋即如忽然想起来什么般下意识起身,下意识张口,看模样似乎想对即将走入卧室的5人提醒些什么,然……
啪。
就在这时,不等张口,赵平却已眼疾手快抬手按至男人肩膀。
彭虎满脸不解抬头上扬,疑惑目光盯向赵平,然而目光中赵平只是用凝重表情朝他摇了摇头。
也正是被眼镜男这番干扰,对面,随着一道关门轻响,刘东5人纷纷进入卧室,他就算想说什么也已来不及了。
“你……”
面对如此结果,光头男自是不会沉默,不料就在他打算问对方为何阻止自己出言提醒时,身侧,陈逍遥面露微笑强行打乱步骤,岔开话题,随手拿起茶几一枚苹果:“喂,彭哥,来来来,吃个果子解解渴!”
如上所言,被陈道士这么一干扰,彭虎一时愣住,赵平则也顺势在陈逍遥话音方落之际手指右侧,指着何飞与姚付江所在卧室,继而对三名新人和钱学玲吩咐道:“时间不早了,你们也都回房休息吧。”
见眼镜男吩咐,诚然心中惶恐,但又不敢违背资深者命令的方海三人只能硬着头皮起身离开,最终步入卧室,唯独钱学玲没有按照吩咐乖乖离开,而是抿着嘴唇走至近前,来到身侧,一把抓住赵平手臂,至此再不松手!
相处许久,很多事大家都已看得透彻,对于漂亮女人这番举动,现场众人全都视若无睹习以为常,话是这么说没错,不过,当钱学玲抓住赵平手臂的那一刻,其余三人还是注意到眼镜男那面无表情的脸微微抽搐几下……见此一幕,程樱没有反应,彭虎神色不变,唯有陈逍遥捂嘴窃笑,当然了,因有过无数次这种经历,饶是嘴角抽搐面露不满,赵平还是深知一旦被钱学玲抓住,自己就在也别想挣脱,果不其然,待尝试挣脱无果后,男人最终放弃,全当女人不存在般一屁股坐回沙发,左手就这么任凭对方抓着。
有人无奈有人愁,有人害怕有人忧,确认5名剧情人物连同新人全部回返两旁卧室,又见客厅只剩资深者,眼镜男刚一坐下,彭虎就已用满含费解的目光盯着男人厉声质问道:“赵眼镜你小子什么意思?刚刚为何阻止我提醒他们守夜!?”
不错,其实彭虎早先想说的正是提醒,提醒刘东几人夜里睡觉务必轮番守夜,奈何却被赵平阻止,加之半途又被姚付江干扰,直到现在,直到客厅只剩下他们这些资深者,憋了半天,光头男才堪堪将个人不解脱口而出。
因脾气暴躁之故,目前整个团队里彭虎可谓是少有能当面朝眼镜男发火之人,对此众人毫不意外,而赵平的反应也果然和预想中相差无几,面对质问,眼镜男一脸淡然,看模样竟不打算说话,反而是一旁陈逍遥瞅准时机充当起和事佬,最后用若有所悟的语气边挑眉毛边笑道:“嘿,彭哥,息怒息怒,难道你还不出来吗?好吧,既然赵前辈不想亲口说那就由贫道代为解释吧,很明显了,赵前辈这是摆明在利用这些人呢。”
什么!
陈逍遥此言一出,张虎先是一愣,旋即如猛然反应过来般刷一声从沙发站起,愤怒目光直直盯向赵平,此举虽显突然,但事实上现场除钱学玲有些惶恐外,余者个个淡定如常,程樱面无表情,赵平神色默然,陈逍遥依旧保持微笑,就好像预料到彭虎会有此反应般。
接下来……
面对众人沉默,或者说正打算继续呵斥的彭虎待看清众人反应后,不知为何,男人后面的话最终咽了回去,重新坐回沙发,一边强忍不满一边压低声音质问道:“你怎么能做这种事?那些人可是和咱一样都是活生生的人啊……”
很明显,彭虎明白了,明白了对方用意,虽说如此,可他仍不赞同此类做法,至于赵平……
听罢彭虎所言,沙发对面,侧头扫了眼客厅周遭,确认再无旁人,眼镜男才慢斯条理予以回复,在众人目光注视下说出一段答非所问的话:“通过早先刘东几人叙述,我想不用我说大家都已知道这次的螝不简单,杀人手法诡异到极点,残忍到极点,甚至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这只螝的杀人手法乃至今为止执行者所经历任务中最为诡异的一个,完全没有逻辑,从以往灵异任务里也几乎找不到类似参考,在联想到那螝亦有能力在短短一夜间把一镇居民屠光,难道大家不害怕吗?”
“嗯。”
撂下一段答非所问,加之气氛转变,数秒后,程樱有所反应,视野转向赵平:“说说你的看法吧。”
点了点头,又抬手扶了扶鼻梁金丝眼镜,眼镜男不加迟疑如实回答,径直说出了不久前其个人得出的分析结果:
“通过早前刘东5人叙述,我们现已得知螝物身份,如不出意外,其身份应该就是视频里的粉裙女人,不,用是粉裙女螝来称呼或许更恰当点,当然这不算重点,重点是女螝在选择杀某一人前会故意让被害者看到‘她’,这里算是被害者同女螝的第一次见面,对此我个人理解为死亡通知,等同女螝给被害者下达的死亡通知书。”
血雨腥風闖仙道:神霄煞仙 半塊銅板
言至此处,视野环顾周遭,见几人纷纷若有所思,继续道:“死亡通知下达即相当于给被害者判了死刑,后面一定会再碰面,间隔一段时间,二次碰面我将其理解为最后通牒,直至第三次到来,而一旦第三次碰面,被害者就会瞬间死亡,在没遭遇任何攻击的情况下自行解体自行粉碎继而化一堆残破碎尸,如果用一般眼光来理解,防御粉裙女螝应该不算难,毕竟粉裙女螝不像其他灵异任务里的螝那样看到活人就立即攻击,对方不会立即攻击猎物,反倒先给你个通知让你做好死亡准备,可惜以上种种只是表面现象,其中所蕴含的恐怖仔细一想就能明白过来,其实粉裙女螝的杀人逻辑同当初咱们在会安市所遭遇过的微信女螝有些相似,注意,这里指的相似仅仅为杀人逻辑而并非杀人手法,微信女螝杀人之前会首先给被害者发送一条短信,准确告知被害者何时来取其性命,不过,饶是如此,严格来讲粉裙女螝同微信女螝之间却又全然不同,不存类似,更无法拿会安市那场任务来做参考。”
赵平这段分析听得周围四人既吃惊又好奇,惊的是没想到眼镜男竟能从剧情人物叙述中得出这么多猜测,好奇的是对方接下来要说的话。
鏡媒 洛瑛
果不其然,目睹过几人反应,赵平没有卖关子,拿起桌面水杯,喝了一口继续分析道:“当微信女螝定下杀人时间,一旦时间到达,那么微信女螝就必定严格遵守,准时出现从而袭击被害者,只不过在袭击过程中被害者还是可以逃跑亦或是用道具反抗,然而……粉裙女螝不同,女螝在下达过两次死亡通知后,第三次碰面时被害者便会瞬间死亡!”
“记住,是瞬间死亡,毫无征兆当场四分五裂化为一堆尸块,被害者连零点一秒的反应时间都没有!如非要进一步详加解释,可以理解为但有人凡看到女螝,那么这个人就已经等于死了!逃到哪里都没用,皆无任何意义,加之瞬间死亡,抵抗更是无从谈起。”
待眼镜男这番分析说出口后,一时间,在场之人集体打了个哆嗦,就好像客厅温度骤然下降般寒冷无比,冻得几人汗毛倒竖,冷的他们颤栗不休。
事实上呢?
事实上环境温度没有下降,相反此地环境还属于闷热天气,话虽如此,然此时此刻房中几人却实打实如坠冰窖般感受到了寒冷,感受到了冷意,冷的他们四肢冰凉,理由很简单,那就是……刚刚,赵平那段分析恰恰戳中了众人最大担忧!
早在刘东几人叙述遭遇时,不单是赵平,资深者皆从马志龙二人的诡异死法感中感受到一种莫名危机感,如今赵平只不过把众人最大担忧从嘴里说出,直接毫无顾忌的完整暴露出来。
无视了旁人反应如何,赵平不疑有他,不加墨迹,正欲继续说话,可,就在这时,沙发对面,沉默良久的程樱却抢在他之前低声言语,径直说出了一个词汇,一个颇为简短的词汇:
“规则。”
銷售為王
………
规则,顾名思义,是指在某种情况下必须需遵守的条文规定,属于一种限制,同时亦能证明在这种限定框架内无论是谁都只能禁锢其中,很难违反或者无法违反。
“规则……”
当程樱冷不丁说出一个很多人理解但此刻仍略显突兀的词汇后,愣了愣,职业杀手成功将周围目光吸引至自己身上,目光复杂,神态各异,有恍然有不解,至于程樱,因不太喜欢成为焦点之故,不等旁人询问,她就以主动解释,自行予以说明:“个人猜测罢了,是听过赵平分析后潜意识所想到的一个词汇,仅仅属于有感而想。”
程樱如实解释,但并不代表在场所有人都会无所在意,许是从‘规则’一词中联想到了什么,赵平眉头微凝,陷入沉思。
半分钟后,眼镜男看向程樱,嘴里说道:“不,我不认为‘规则’二字没有意义,心理学有言,当一个人遭遇某些问题时其第一潜意识反往往最为真实可信,亦是最为贴近实际的一种本能认知,另外你刚刚谈及规则还成功提醒了我,让我对粉裙女螝多层认知,多了种猜测。”
“哦?说说看!”
听对方如此一说,暂且不谈程樱如何,彭虎可谓瞬间来了兴趣,忙伸长脖子加以催促。
赵平虽是点头,可他却没有立即说出个人猜想,反而在彭虎、程樱连同钱学玲的不解目光中默然转动脑袋,莫名转移视野,最后直直看向某人,看向某名身穿屎黄色外套的痞气青年。
“咦?赵前辈你看我干啥?难道我脸上有花?”
没有理会对方废话,盯了片刻,赵平向陈逍遥提了问题:“假如……女螝进入了这栋房子,你有没有办法感知或发现对方踪迹?”
问题方出,陈逍遥兀自愣住,脸孔露出不解,头顶冒出问号。
是的,他确实没想到眼镜男会莫名其妙提出这样一种问题,而这个问题也确实同刚刚话题不沾边,当然,疑惑归疑惑,不解归不解,面对眼镜男询问,青年还是在沉默了片刻后实话实说,略一沉吟,最后摸着下巴回答道:“额,怎么说呢,对于我个人而言,这个问题有多种回答,平常情况下我可以利用撒黑米或贴道符等方式来进行感知,只要我本人距离贴符位置不太远即可,如此一来我确实能办到感知灵体,不过,由于我道行有限之故,具体感知范围并不大,一栋房子就已算极限了,而且……”
先是一顿,若有所思扫了众人一眼,最后耸了肩膀加以补充:“而且实力越强的螝就越不容易被我感知,举个简单例子,灵魂我能轻易感知,寻常孤魂螝魅凭借道门法器我一样能快速找到,唯独到了厉螝级别就有些难度和不确定性了,某些特别强悍的厉螝我甚至都不敢保证一定能感知其踪,至于厉螝以上……说了这么多,诸位应该能明白我的意思。”
待陈逍遥这段既算个人能力评价又算回答赵平的言论说完后,不知怎么的,貌似听出些许倪端,程樱面露好奇,当先追问道:“你刚刚说厉螝再往上,什么意思?莫非是指厉螝以上还有更强之螝?”
此言一出,彭虎、赵平以及钱学玲三人亦如想到什么般纷纷抬头,纷纷将狐疑目光投向这名终日装神弄螝的茅山道士。
果然,见在场众人集体盯着自己,不同与程樱,本身就喜欢在人前嘚瑟表演的陈道士却十分享受被众人围观,根本不需继续追问,撩了把额前发丝,咧嘴笑罢,自得之余,青年当即卖弄起他的道门学识。
“嘿嘿,常言道人分三六九等,螝又何尝不是?区别在于人的三六九等只按地位划分,而螝的三六九等则是按实力划分。”
甩下一句前言,陈逍遥继续道:“我以往曾说过多次,世间虽然有螝但基本以遍地可见的灵魂和数量不多的孤魂为主,就连螝魅都非常稀少,至于厉螝那更是稀少到屈指可数,所以现实中多数情况下能够为祸一方的螝到顶也就是厉螝了,毕竟厉螝实力摆在那,大家也都知道厉螝实力逆天,这玩意杀人比杀鸡还要简单,不过,如非要强行归纳,如硬要实事求是,严格来讲厉螝之上其实仍然存在着更为强大之螝,那就是……地缚灵!”
“地缚灵!”
陈逍遥话音刚落,仍然不知为何,现场气氛骤然改变,变得古怪,变得惊疑,不仅如此,听罢此言,彭虎、程樱连同钱学玲三人皆不由自主重复出‘地缚灵’三个字,与此同时,一段令几人难以忘却的可怕记忆亦刹那间浮现脑海深入骨髓,唯有陈逍遥不疑有他,仅仅只是把几人反应当做好奇的他仍然侃侃而言叙述不休,然,就在他打算继续讲解之际……
赵平挥手制止,打断了青年发言,旋即用一副凝重表情对几人说道:“先不提这个了,刚刚我想出了一个试探办法,但需要大家认可与配合。”
強娶:凰牌王妃哪裏逃 墨色千年
被眼镜男这么一扰,恍然回神,皆知现如今身处险境的众人自实明白目前首要重点该放在哪,而赵平这句话也确实让他们把早先话题抛于脑后从而纷纷看向对方,似乎不太理解对方言语何意,摸了摸下颚胡渣,眉毛一挑追问道:“办法?什么办法?”
赵平不动声色,依旧如最初那样答非所问,言语不详:“先不提粉裙女螝能力诡异,有一个细节不知大家注意到了没,那就是目前刘东那伙人已经死了两个了。”
略微一愣,陈逍遥果然不负重望瞬间面露不解,接着代替众人当先用纳闷口吻接话道:“刘东那边确实死了俩,一个叫马志龙一个叫刘传发,可这又能代表什么呢?螝杀人不是很正常吗?”
似乎早就料到对方会有此回答,赵平摇了摇头,继续给予提醒:“螝的确杀人了,但死的两人却都是刘东队伍的人。”
常言道话语未尽不知明,言语至半方知晓,加之在场之人没有一个笨蛋,终于,随着眼镜男再次‘刻意’提及,程樱第一个明白过来,双目微眯,抬头凝视,一边目露恍然一边低追问道:“莫非,你是指……”
“嗯,虽说那粉裙女螝和其他螝物一样杀戮成性,然通过我个人观察再加之你刚刚那句规则提醒,我突然发现一事,即,目前死的貌似都是刘东那边的人,于是我便猜测这只螝杀人不一定属于随机乱杀或是逮谁杀谁,很有可能在按照某种规则乃至某种顺序来杀!”
“假如判定正确,估计螝会在杀光刘东那伙人后才会轮到我们这伙人,当然了,刚刚我所指的仅为团队顺序,至于人员是否也会按照顺序来杀……那我就不敢保证了。”
规则,顺序!
谁都没料到一番交谈下来赵平不单分析颇多,最后竟还得出一个惊人判定!
类似闪电划过脑海,宛如电流席卷全身,听罢此言,客厅内,众人集体一惊,仔细琢磨似乎也有那么一丝道理,假如猜测正确,后面的事就能有所预料了,先不谈其他,至少在刘东5人死光前执行者一方应该比较安全才对,可转念一想众人仍有迟疑,仍有疑虑,疑虑于他们没有从对方话里得到肯定答复,毕竟就连赵平自己都说以上言论仅仅只是其个人猜测。
气氛再次转变,思绪随之转移。
此刻,注视着眼前众人表情风云变换,赵平选择沉默,没有继续发声,看似如此,然一直在揣摩对方用意的彭虎却显然不打算陪对方一起禁声,不知是不是期间想到了什么,渐渐的,光头表情逐渐阴沉下来,微微抬头,最后用试探性口吻对赵平说了半句话,半句未曾说完但又满含惊疑的坎坷之语:“你该不会是想……”
盯着彭虎那张脸,赵平扶了扶眼镜,旋即用平淡语气回了一句,回了句但凡听到者皆内心发寒的回答:
“目前仅为猜测,加之证据不足,所以近期我需要观察,仔细观察刘东那伙人,观察他们的死前征兆以及……死亡顺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