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杰書庫

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玉虛天尊 線上看-第六百四十三章教主大戰

Kay Emery

玉虛天尊
小說推薦玉虛天尊玉虚天尊
西洲,大雪山星系,灵鹫星。
此乃定光如来佛国所在,定光如来又称燃灯佛祖,乃佛教真正的话事人。
同时,也是阐教的副教主。玉清一脉打入佛教的最高级间谍。任鸿的佛教换血计划,就是他和任鸿两个人一起想出来的。
当然,燃灯从不居功。对惧留孙、文殊等人宣称,这是任鸿自己的计划,他只负责做内应,做了一点点小小贡献。真正的功劳应该是任鸿的。
而任鸿也十分谦虚。他在跟青玄等人讨论计划时,坦然承认整个计划来自定光道人,他只是燃灯佛祖和玉清一脉沟通的联络线人。荣誉归属定光道人。
灵鹫星最核心的灵鹫洞前,燃灯佛祖带着一众佛陀对峙李圣人。
李耳骑着青牛,笑道:“定光,你是阐教仙人,且退下吧。这是贫道和释迦的论道。”
然而定光道人郑重其事:“太上圣人,贫僧到底是佛教之主,此时岂可退让?”
他搬出一副大义凛然的姿态,招呼诸佛联手摆列千佛大阵,全力护法释迦如来。
青牛看到这一幕,心道:不愧是在仙佛两家反复横跳无数量劫,还能保持高位的顶级大罗,果然有水准。
哪怕这次佛教换血计划和燃灯佛祖有直接关系,他也没放水。定光施展全力,哪怕佛门教主看到这一幕,也难挑出他的错处。
彼时,白光从太空涌来。如潮水般澎湃的光辉覆盖灵鹫星,镇压燃灯佛国。
“师伯,你自去入洞。这座千佛大阵交给我们。”任鸿声音朗朗传来,白光不远处又有雷光和青气涌动。
三帝君在分裂内讧之后,又一次联手。
三座圣境包裹星球,隔绝佛门支援。
当然,这一路被李圣人镇压诸佛,也没几个佛陀有能力赶来援手了。
多宝道人等见状,联手祭起诛仙四剑,配合文殊、慈航、普贤一起杀入千佛大阵。
燃灯佛祖的千佛阵,是过去诸佛为核心。一佛化生一方佛国,千座佛土连成一片,犹如三千世界循环不息,自成宇宙天道。
“定光老师,你这是打算模拟我们的教主圣境吗?”
任鸿创造九重道业体系,弄出一个“假格教主”的境界后。各方势力纷纷效仿,研究所谓的模拟圣境。
在巫教,巫祖们通过信仰香火勾勒神国,以巫祖神国演化教主圣境的神髓。
在地仙,镇元子教导门人演化洞天福地,利用福地洞天模拟圣境。
而佛门,就是燃灯佛祖的千佛阵。上千座佛土连成一片,以过去佛、现在佛、未来佛为核心,打造三座教主圣境。
但可惜的是,比起任鸿巧借天道权柄,千佛阵破绽百出。那些佛陀有阐教门人,也有截教门人,更有许多东土仙人度化而来。
任鸿观察一阵,笑道:“但人道之力集合而来,失了天道纯粹,不得长久。”
白光散开,无数青龙、朱雀等神兽出现在光辉中,扑杀佛国之中的诸天护法。随后白光聚拢,直接吞没一座佛国,将里面的截教仙人救走。
紧接着,白光冲入下一处佛国……
多宝道人四人杀入千佛阵,前面有任鸿顶住压力,遂祭起四剑如切菜一般,快速杀穿整座阵法。
青玄帝君紧随其后,顺着四位上清高手开出的通道,来到燃灯佛土之前。
眼看四人要布置剑阵诛杀定光如来,青玄帝君赶忙上前:“诸位,速速随我前往灵鹫洞,莫要和定光纠缠。”
多宝四人寻定光道人晦气,可不仅仅是为破阵,更是为上次封神大战。要不是定光心狠手辣,他们截教怎么可能输得那么快?
如今找到机会,他们根本不给定光开口的空隙,直接布置剑阵杀人。
幸亏青玄帝君来得快,且上清家还需要依仗玉清一脉在天庭的权柄。四位上仙作罢,随帝君杀向灵鹫洞。
任鸿和其他玉清仙真负责清理千佛阵,镇压诸佛菩萨。
过了半天时间,白光才将外围佛土一一转化,钻入燃灯佛国。
燃灯佛祖虽然又一次逃过劫数,但也累得气喘吁吁,身上被好几道上清剑气戳伤。
“这伤势挺逼真的,看来佛门教主又怪罪不成你了?”
看到白光涌来,燃灯义正言辞:“我乃佛门教主,岂能不尽心!更何况,善慧是我弟子!”
“呵呵……”
白光中,任鸿笑眯眯看着佛祖。
“所以,你主动弄出这个‘换血计划’,把你徒儿坑入轮回?”
“胡说!”老佛一听这话,马上急了,他跳起来怒斥:“这是你的计划,莫挨贫僧!”
任鸿马上否决:“不不不,明明是你的计划,我只是在旁边敲边鼓。”
他俩相互推脱,这对曾经在神农座下效力的帝师损友,不约而同选择将“功劳”甩给对方,以此展现他们深厚的情意。
废话,这斩杀佛陀的计划,谁敢站出来抗大头?
回头佛教满满的仇恨值啊。而且不是这个量劫,是未来数个量劫的针对!
想到未来一群古佛盯着自己,哪怕燃灯佛祖都不敢出来承认。
燃灯:都是任鸿的错,都是他蛊惑我,才害得佛门遭此劫数。
想到这,定光心中稍安。
任鸿:我只是一个小小的新晋大罗仙。而定光是老牌大罗,距离教主只差一步。外人看到,定然以为是他牵头。
想到这,任鸿心中也安稳了。
两人呵呵一笑,一起等候文殊等人到来。
南极帝君在外掠阵,当所有佛教精锐被镇压后,才带文殊等人赶来。
“师弟,一会儿咱们去洞里。让文殊他们在外头整顿,构建现世千佛体系。”
“好。”
逼释迦入轮回,这活的确不适合燃灯佛祖、文殊菩萨这些人。毕竟文殊普贤是他的胁侍菩萨,而燃灯佛祖是他的老师。
也就慈航道人仗着自己整年在西方净土修行,作为阿弥陀的胁侍菩萨,才不怎么在乎释迦教主。
“师兄、师弟,我随你们去。”
如今慈航道人显化男身,捧着宝瓶乐滋滋跟两位帝君前往灵鹫洞内。
望着三人往洞里走,燃灯忽然想起一事,喊道:“你们小心点,洞里有佛教至宝‘万佛图’。”
那是佛教传承无量劫纪的至宝,也是佛教世尊的神兵。燃灯佛祖执掌佛统,每一量劫都会暂掌一段时间。
也正是操持至宝的诱惑,才让他不得不每一量劫跑来佛门,学习研究教主大道。
白光裹着南极、慈航进入灵鹫洞。突然眼前一片幽暗,再不见光明,就连任鸿的护体光辉都一点点黯淡。
在黑暗中,任鸿陷入前所未有的空寂。与此同时,无量寂灭之中又有一团奇怪的灵性在元神滋生。
“师弟,这是觉悟佛性。是佛教至宝帮我们参悟佛门大道。”
慈航道人不做反抗,专心研究佛法,一道佛光在他身上冒出,幻化佛陀真身。
“不灭佛性是佛陀证道法门,师弟,你也可以研究下。”
“哼,佛门逃禅尔!”南极看慈航劝说任鸿修佛,一脸不满。他挥动雷霆至宝,无数雷光划破幽暗。
彼时,黯淡白光中也有一道似轮非轮,似盘非盘的奇怪至宝祭起。无量光辉震碎寂灭涅槃界,回归洞内。
三人继续往里走,看到山洞深处的佛壁。
在佛壁前,有一团金光和赤气、清气纠缠。
那团金光很渺小,只有巴掌大。但让任鸿三人走过去时,却发现自己的身体逐渐变小,而那团金光渐渐变大。
当任鸿来到金光面前,那已经是一尊高耸天地,规模等同于星海的庞大佛陀真身。而在真身之畔,有四道宝剑演化的赤气牢牢锁住。同时,青玄帝君依仗清微圣境和佛陀交手。
至于李耳,他没有攻击,而是骑牛和佛陀双目平等,跟他论道。
先天大道之音和佛音彼此对轰,彼此相互湮灭,没有一丁点的逸散。
“师伯不愧是大道修为第一人,论道行,是我仙道教主之首。”南极见状,挥动雷霆神树也参与战斗。
慈航只是过来旁观,他没资格参与教主大战,目光落在任鸿身上。
“师弟,你要去吗?”
“当然。毕竟是我牵连的……是定光老师邀请我来,不出手怎么行?”
白光展开,也钻入娑婆净土和佛陀真身较量。
……
就在灵鹫洞进行教主大战的同时,另一场教主之争也已开启。
大昆仑山,元始天尊悄然消失,下一刻出现在西方净土之畔。而在他身边,通天教主徐徐现身。
两位在封神之战大打出手的教主相视一笑,不约而同出手运转上清、玉清仙光,镇压西方极乐世界。
佛国净土内,一朵朵圣洁的莲花飘出,将上清、玉清仙光抵住。
“两位施主,你们这是打定主意和我佛教对抗吗?”纵是阿弥陀的心性,也难免动了真怒。
太上教主携一群三清门徒跑去阻杀释迦如来降临。如今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又跑来自己门口,真以为我们佛教好欺负?就算我们教主人少,也不能被你们这样羞辱!
“道友,我也不想。奈何我家徒儿不安分,我这做老师的只能给他们善后了。”天尊掏出神幡,出手毫不留情,法力全开。
轰——
佛门净土被他以开天辟地之力重创,无数佛子菩萨在这一击中毁灭。
阿弥陀眼皮跳动,连忙祭起至宝金莲护持佛子菩萨重新于净土转生,然后高喝:“贤弟助我。”
菩提树从净土中央探出,枝头托起七尊佛陀真身挡住开天神幡。
铮——
剑鸣一动,旁边上清通天剑道催动,斩碎最右侧的一尊佛陀真身,无数菩提枝桠碎落。
“准提,你的对手是我。“
佛母轻叹一声,主动从净土走出:“两位道友,你们这又是何必?泰皇即将归来,你我在此大打出手,岂非便宜了外人?”
“外人?”元始天尊嗤笑:“我跟太一互称兄弟的时候,道友你还不知在哪呢?”
论亲厚,怎么也是元始和泰皇更亲近。就如同他俩的徒弟,任鸿和宿钧一般。人俩最初也是同源而生的混沌教主。
通天翻白眼,埋头挥剑攻击准提。
不错,要论关系好。元始和泰皇搭伙过日子时,别说准提,连他都没出生。
直到元始天尊转入仙道之前,他俩关系一直都不错。
好些教主暗搓搓怀疑。
之所以泰皇一力护持古神,每次都要下场和仙道为难。怕不是为了跟跑去仙道的元始天尊作对?
你要发展的,我就去毁灭?
当然,从元始天尊改变阵营以来,泰皇跟他并没怎么正面对上。顶多是泰皇的帝子弄死几个元始门人。又或者元始门人把泰皇宫人屠戮一个遍。
总之,这两位古老教主还没真正打起来过。就算三清对上三皇,泰皇最常见的对手是太上圣人和通天教主。
三宝如意在空中亮起,天宝君、灵宝君、神宝君纷纷现身,合在一起围攻准提佛母。然后元始天尊杀入净土,直接去寻阿弥陀真身。
“你倒真不怕他的主场啊。”通天嘀咕了一句,赶忙跟天尊进去净土,和阿弥陀交手。
阿弥陀号称佛教第一高手。佛法比曾经的世间自在王佛、宝藏如来更加精深。
他一出手,净土立时散灭,无数佛子菩萨被他挪移开来。然后整座净土化作三千佛性汇聚的无上佛国胜境。
在这里,纯粹的佛性汇聚为光明、汇聚为解脱。每一道佛光意味着一尊佛陀,意味着一重佛国。
一重重佛光压制,燃灯演化的千佛阵在这里,不过是三千道佛光合在一起的光束。而三千光辉凝聚的千佛光束再度叠加三千,又有一座大千佛阵。在这座大千佛阵内,孕育一座真正的教主圣境。
类似的大千佛阵还有无数座,上面还有万佛阵,大万佛阵……
天尊见了,直接祭起元始珠护身,也不管这些世界佛国如何,直接以开天幡斩碎。
“道友,论佛理数算,我们仙道的确不如。你们夸大数字,卖弄噱头的手段,我们比不了。但万物皆是元气,教主即为元始。哪怕你演化一千个,一万个教主圣境。只要证了元始道果,便入我圣境。“
大道圣境展开,不论阿弥陀如何凝聚佛国,在元始圣境的碾压下都一一破碎。
这就是经历无量劫数而存留的无上元始大道,是这方混沌鸿蒙最古老的大道之一。
昔年元始和泰皇把教主境界定义为元始,定义为太一,是万物源头,大道最初的一炁。
一切教主,一切古神乃至天道宇宙,皆由此“一炁”而成。教主在大道鸿蒙,就是太初炁。
所以,哪怕阿弥陀凝聚无数座圣境,演化无数位佛门教主。在元始天尊眼中,不过是一种梵炁罢了。
千佛阵、万佛阵一一破碎,阿弥陀正要召唤无量光佛,忽然剑光划破佛光,通天教主的攻击随后杀来。
紧接着,准提佛母赶来联手,四位教主在净土内大战。
……
后土悄然无息来到净土之外。
看了一眼四位教主的战斗,趁大家全力对轰的那一刻悍然出手。
天地玄黄气蠢蠢欲动,化作一条条龙蛇纠缠净土。
然而,就在后土娘娘出手那一刻。
天尊、教主、佛母、阿弥陀立刻罢手,开天神罡、诛仙剑气、无量佛光以及菩提妙树统统轰向后土娘娘的七臂真身。
后土娘娘微微一笑,继续托着净土往外走。
眼看攻击到来,人参果树在净土世界之外升起。翠绿仙光狠狠一刷,把菩提妙树和无量佛光挡住。
然后时光凝滞,天尊和教主的攻击被一股力量拨转到未攻击之前。
“镇元、烛龙?”
四位教主惊愕不已。
后土娘娘和烛龙大神偷袭,是为重创他们,为泰皇归来争取时间。这点,四位教主心知肚明。
刚才准提佛母刻意说那一番话,就是暗示仙道二教主,大家留几分力气,一会儿准备反杀。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毕竟仙佛争斗是一码事。要是把泰皇放出来,尤其是泰皇疗伤完毕,以后每一量劫都要跑出来蹦跶,当他的永世神皇,仙佛两教的教主谁能忍?
至少,准提和通天忍不了。
至于元始天尊,他一脸迷惑:
“镇元子,你这又是为何?”
通天教主也看向外头的人参果树,不理解镇元子:泰皇归来,对你有一丁点的好处吗?
“也没什么。就是贫道也有立教之心,打算和三位道友争一个量劫。”镇元子道:“天在地上,无数量劫如此排布。我地仙一脉再无教主出世,贫道想要求一个机缘,看看我教到底能否再多一位道友。”
“天仙地仙之争?”准提佛母笑道:“道友好雄心。只是你跟大地之母的后土娘娘联手,又把另一尊大地主人放在哪里?道友,莫忘地皇时代,娲皇对你可是多有照顾。”
人参果树传出镇元子的笑声:“我们地道如何争,那就是我们的事,不劳佛教的道友费心。”
后土娘娘似笑非笑看着准提,再看看果树。
“老朋友这么喜欢挑拨?你就不怕回头娲皇拿至宝砸你?三十八件至宝处刑,想必天尊很有话说。”
元始天尊嘴角一扯。
论修为,他比娲皇要强。但娲皇作为教主护道人,手中拿着太多道友的宝物。打伤娲皇,回头且不论其他教主帮娲皇出头。单单伏羲和泰皇归来,三对一就要找他说理来。
几位教主说话间,圣境被后土挪入宙光长河。
随着一阵大浪冲来,四位教主恍然大悟。
“你们打算把我们放逐到下一劫?”
烛龙哈哈大笑,推着净土往未来走去。
“你们不觉得,现在的教主太多了吗?少几个人,大家都清净。”


Copyright © 2021 玲杰書庫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