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杰書庫

人氣都市小說 留裏克的崛起 ptt-第536章 班堡陷落難逃展示

Kay Emery

留裏克的崛起
小說推薦留裏克的崛起留里克的崛起
伪王约翰就站在城头,现在的他已经无意再临幸王后安娜,瞧瞧现在的局面吧,信使一去没了下文,野蛮人的篝火之众恍若繁星,整个班堡已经被团团围住。
瞧着架势,他相信敌人拒绝谈判,而且有意在白天攻灭班堡杀死所有人。
仅仅是攻灭班堡?这些野蛮人已经摧毁了爱丁堡,又毁灭林迪斯法恩,现在又是班堡!
突然间,约翰觉得自己几天的举动实在荒唐,就好似启示录里对于末世的描述。所谓恶魔降世毁灭一切,灭亡之前的人们肆意淫乱、到处杀戮。
这不正是班堡这几天发生的事?
看着那些篝火真是越看越是心惊肉跳。
约翰急匆匆下了城墙,挤入已经人满为患的班堡修道院,向着圣象下跪祈祷。
他祈祷上帝饶恕他的罪,祈祷明日可以击败敌人并坚持下去迫使敌人物资耗尽撤离。
至于向约克搬救兵!心虚的约翰自知无权这么做,他的权势并未得到正式承认,而现在的局面,又有谁敢去做信使呢?
城外已经被野蛮人围了个水泄不通,班堡已是孤城。
城里的人们祈祷一个奇迹,守军士兵看到敌人的阵势,对未来的战斗顿时缺乏信心,可他们仍要战斗。
战斗根本不是为了约翰而战,是为了自己的活路。
只是他们并不知道,据传已经死了的国王埃恩雷德,其人换了一种姿态就站在城下那繁密的篝火中。
清晨,浓雾弥漫整个世界。
留里克在湿漉漉中苏醒,在吐槽一番不列颠的气候潮湿外,不得不爬起来。
他凑到最近的篝火处,以火焰烤干浑身的潮湿,又在麦子煮熟前和朋友们聊一聊。
阳光逐渐驱散晨雾,维京军队终于露出了他们的真面目。
两辆手推车并在一起,一些新砍伐的松树干被快速的堆在车上,一辆攻城冲车正在快速建造。
四座扭力弹弓和全部的公牛投石机正做着调试,大概调试好后,便搬运到距离班堡木墙约莫一百米处。接着陆续有人带着石块、标枪之类的投掷物,安置在重武器的旁边。
瞧着阵势,不只是对战的班堡守军,就是巴尔默克人和设得兰人自己,都觉得捞留里克老大改了主意,是要强攻这座城。
吃过麦子的人们自觉充满力量,他们对着木墙狂吼,时而以斧头敲打木盾制造噪音,还有人在乱吹牛角号。
维京人又弄出了很大动静,惊得班堡守军纷纷拿起武器。
城里的约翰开始集结他的士兵,奈何面对一大堆目光呆滞、握矛之手颤动、甚至尿裤的战士,就凭这样的军队即可守赢。
固然被王后安娜册封宫相,明白人都知道这个头衔根本不合法。只不过敌人兵临城下,守军求救无着落,战士们才支持这么一个人物担任指挥者。
至于让兄弟们支持约翰日后真的成为过往,他至少需要明确的大战功。
“战斗就要爆发了。约翰,你记得。只有带着兄弟们打赢,我们才支持你做王。”有骑兵战士不给约翰任何敬意,言辞之直白,背后之意再明白不过。
见约翰一时沉默,又有步兵百夫长嚷嚷:“我们若是战败,所有人必死无疑。如若你在战斗中表现怯懦,一切都完了。”
“对!你敢怯懦,我们就……就杀了你!”又有士兵嚷嚷。
情况逐渐变得非常微妙,再度武装起来的溃兵不管心态如何,至少表面上都表现出勇气。
约翰实在也无力说什么斗志昂扬的话,城里还有上千妇孺,虽又有两千军队,真正能战斗的不过区区五百人罢了。
他硬着头皮登上城头,骇人的景象惊得他几乎坠楼。
望着正在逼近的敌人,城墙上那些持弓、持矛的战士,皆在瑟瑟发抖。
维京人的兵力本身不多,但留里克摆出了一个比较宽大的阵型。
远处的海滨登陆地,那里正冒着浓郁的青烟,给予守军一个恐怖的可能性——也许这支部队只是一支先锋军,海滨还有大量敌人在吃饭。
巴尔默克维京人被安排着排成单薄的盾墙,他们的身躯护卫着准备就绪的重武器。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留裏克的崛起-第536章 班堡陷落難逃鑒賞
留里克从没有放弃过强行攻城,倘若自己的劝降计划失败,那就采取暴力手段。
本身劝降并非他的优选项,甚至即便演变成强攻,此强攻也该有些新花样。
留里克昂首眯眼望着城头上的人,转身对着断臂之王嚷嚷:“现在,你带着你的人去夺取自己的权力。如果你能劝阻守军杀死为王再开城投降,我一定会按照约定。”
“好吧!我会的。不过……”埃恩雷德国王顿了顿气;“如果你不按约定,上帝必会惩罚你。”
“是吗?也许吧。你现在没得选。”
埃恩雷德的确没得选,他到现在终于有了七十多名疲惫、惊恐的战士。
维京阵线让开一条路,埃恩雷德拿着自己的宝剑,其后战战兢兢的使者雅克举着破烂的王国旗帜,两名教士举着树枝临时捆扎的十字架,约七十名仅持削尖木棒的战士紧随其后。
这哪里是一支军队?更像是一群逃避饥荒的讨饭乞丐。
不过相当多的人,他们的身上还有有着橘色调的衣服,一身已经很破烂的行头仍旧证明自己是王国战士的身份。
这些人跟在埃恩雷德的身后,壮着胆子逼近木墙。
此时此刻,城墙上的守军目睹着城下敌人所展示的奇景,皆在咋舌中不知所措。
“我是不是眼花了?那些人,怎么越看越像是我们的人?”约翰在自言自语中愈发感觉不可思议,直到他看到了城下有一独臂的持剑者。
不仅仅的约翰,一批王国的正规战士看到了一个眼熟的人。
那个男人!哪怕失去了华丽的服装,甚至失去了一条胳膊,可是那张脸,怎么看都像是国王埃恩雷德!
难道国王还活着?还是单纯是一个酷似国王的男人?
埃恩雷德可没功夫去揣着城上之人的怀疑,他高举着自己的宝剑,高呼道:“我是埃恩雷德!诺森布里亚王!我命令你们打开城门!”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此言一出,城墙之众在震惊中哑口无言不知所措。
见状埃恩雷德连续嚷嚷,生怕对方听不明白似的。
他举着剑在城下游走,不停地吼:“快点开门!我是你们的国王!我是埃恩雷德!”
明明都是自己的部下、自己的臣子,他们无动于衷的举动愈发的令埃恩雷德觉得自己被孤立。
惶恐之感于身,他终于持剑举着城头,破口大骂:“约翰!背叛我的约翰!你在撺掇我的王位!诺森布里亚的正义战士,给我诛杀叛逆!打开城门!放心,这些维京人就是我搬来夺回王位的救兵。帮我诛杀伪王,如果是农夫,就免除此生所有的赋税!如果是战士,立刻升官做男爵!”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留裏克的崛起笔趣-第536章 班堡陷落難逃
还别说,埃恩雷德的话出动了许多人的内心。
约翰的确是个篡位者,他心虚之际觉得身边的战士们看自己的眼神都变得暧昧,就仿佛自己的人头使他们领取功勋的凭证。
但是且慢,那些野蛮人分明就是杀人不眨眼的魔鬼。
刚刚把握住权力,正欲大展宏图之际,岂能再被突然“复活”的国王夺去?如果现在自己怂了,就等于是在等候被清算,结局必是酷刑而死。
约翰横下一条心,拔出剑直指城下的国王,此刻的他确定那断臂者就是埃恩雷德,可惜明明是自己必须要拿命侍奉的贵族,现在必须去死。
他想到一个借口,大吼道:“王国的战士们!我们的国王已经死了!现在城下的魔鬼复活了一具死尸,他在诱骗我们开城,之后所有人会被杀死!”
此言一出,众多迷信之人又受到约翰蛊惑信以为真。
约翰这下直接下达射箭命令:“就算那是国王,也是和魔鬼立下契约。国王出卖了灵魂,又出卖了我们。埃恩雷德是王国的叛徒。弓箭手!放箭!”
一个非常简单的理由,开城之后谁能保证野蛮人不冲进了到处砍杀?守军都清楚城里面的武装情况,班堡看似人多,实则是一小撮战士与一大堆绵羊。
十多名弓箭手没有多想便放箭了。他们集中瞄准埃恩雷德,也算这老小子打了半辈子仗,虽是断了一条胳膊,这躲闪的本事并未丧失。
他翻滚着身子躲过了所有的箭矢,紧握着宝剑急匆匆向维京人的阵营逃窜。
跟在他身后的人也撒丫子逃命,本该是保持威仪的教士,这回索性扔了木条临时扎的十字架狼狈逃窜。
有三个倒霉蛋中箭,两人带着箭伤逃离危险区,最倒霉的那个竟被巧合的一剑封喉当场毙命。
埃恩雷德握着剑柄,弓着身子气喘吁吁地站在留里克面前。
不管他是否承认,显然自己指望一张嘴夺取王位的计划成了泡影。看看现在的局面,如果说这群维京人主要是为了捞取钱粮奴隶,篡位这约翰可是在釜底抽薪。
一旦这么想,眼前的这群野蛮人都不再单纯的野蛮。
留里克木着脸眼望城墙:“发生这种事也在我的预料内。”
悲愤的埃恩雷德一副要捏碎剑柄的气势,他寻思着自己也的确该和野蛮的维京人合作了。“整个班堡都是叛徒!帮我夺回王位,你们可以拿走城中的一切!”
听得,比勇尼、盖格等人全都动了心。
倒是留里克保持着理智,他拍拍埃恩雷德的肩膀:“诺森布里亚王,看来你仍没有弄清局面!我何时许诺必须帮你夺回王位了?不过,现在情况确实变了。”
罢了,他大吼一声:“兄弟们!准备攻城了!记住,任何的抵抗着必须杀死!放弃抵抗者饶一命。”
命令已经发布,维京人这边旋即有了大动作。
也许从一开始,自己就不该和诺森布里亚王磨磨蹭蹭,闹得大军浪费了维京人的机动突袭性。
不过也好,大军休整了一下,现在对一举破城很有信心。
熱門都市小說 留裏克的崛起 起點-第536章 班堡陷落難逃熱推
维京人开始了攻城战,这一战,诺森布里亚王埃恩雷德完全成了一介看客。
接下来所发生的事令他震撼。
大量手持巨大圆盾的维京战士护着大半个身子,以比较整齐的队伍向木墙缓速逼近。
在其身后则是一些扛着长木梯的人,显然维京人是打算立梯攀爬。
或许攀爬梯子只是多种手段中的非主要的,重头戏就在于那个满载木条的四轮木车,一个势大力沉的车辆一有冲破木门的趋势。
维京人的投射武器发威了!这下埃恩雷德终于明白自己在海滩上遭遇了怎样的打击。
这些就是发射石块的武器?看起来就是绳索和木头的组合物,却能将石块发射到很远的距离?
还有他们奇特的弓。那哪里是什么弓?这世间岂有躺着发射的弓?等等?那弓臂难道还是铁?
曾经的巴尔默克人对攻城战一窍不通,进入不列颠大岛至此,他们在战斗中学习战斗,如今这数百人已然成了攻城战的高手。正所谓活过第一仗的壮丁成了老兵,活过第二仗的老兵直接成了精锐。
这些攻城的巴尔默克人,此战已经是他们的第三场攻城战。
留里克就是将自己指挥罗斯人攻城的那些招数,用在指挥这些人身上。
战斗非常顺利,兵力欠佳、远程武器稀缺的班堡守军,他们妄图用射箭、投掷石块陶瓮的招数阻止敌人攀爬城墙,奈何城墙迅速成了人间地狱。
设得兰人总表现得惜命怕死,他们奉命在后方拼命抛射箭矢施行支援,客观上压制了城头的守军。
公牛投石机无差别地向城内投石,比起砸死敌人,制造恐慌的效果更为致命。
至于扭力弹弓,那就是重型狙击器材,城头的守军战士竟有人在约翰的眼皮子底下,被锥形铸铁弹直接砸飞了整个脑袋。
约翰觉得此乃自己的命运,战败是一场必然,他急匆匆下拉木墙,不料自己的肩膀竟被一支流矢击中。
“啊!”他重重跌在地上,一个狠劲索性拔掉了这支箭。
“见鬼,我的锁甲竟然防不住这个?”
当他仔细看一下箭簇,瞧瞧这长而尖锐的铁箭簇,的确不是本国的箭矢。他突然明白,这箭矢就是野蛮人为破甲而造。
城门虽是插上了门闩,那剧烈的震荡如同是铁锤在敲打他的心脏。
约翰知道一条后门逃跑之路,就算城市四面八方都有敌人的眼目,若是继续留在城里必是死路一条。
王权?占有王后的身体?财富?
算了吧!现在逃命要紧。
他顾不得肩膀的伤,随便找了一块木板扣在头上,冒着箭矢和石块的攻击向那后门逃窜。
殊不知,有些战士一直在盯着约翰的举动。
正当他快到后门之际,十多名王国战士冲了上来,一记闷棍将之夯倒在地。
当约翰被人拽着头发拉起脑袋,在极度痛苦中,他看到了带着小王子埃拉的王后,正木着脸站在自己面前。
突然,远处有传开一声轰响。
是大门!攻城冲车把木门撞开,在轰鸣的喊杀声中,高举战斧的维京人冲入城内。
但王后安娜丝毫没有恐惧,她恢复了往日的高傲,抬起靴子直接踩在约翰的头上,将脑袋按在混了屎尿的黑土里:“我已经全都知道了。我的国王已经回来,我已不再委曲求全。你不是宫相,更不是王!现在,我要把你这个篡位者交给国王从处置!”


Copyright © 2021 玲杰書庫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