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0k6c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生活系遊戲 噸噸噸噸噸-第八百五十一章 失落(爲盟主走獸行加更!)-ez8ne

生活系遊戲
小說推薦生活系遊戲
季夏婆婆让江枫再给她些时间,她会让季夏给江枫一个满意的选择。江枫自然是选择相信季夏婆婆的,如果这个世界上要选两个全心全意爱季夏的人,江枫相信一定是季雪和季夏婆婆。
相较于因为自己有太多遗憾,所以想让季夏完成自己所未完成事,强加了太多季夏无法承受的想法和要求的季雪,季夏婆婆显然是更适合引导和劝说季夏的人。
她更了解季夏,关爱季夏,最关键的是她是季夏最信任最相信的人。
季夏对此全然不知,继续和先前一样,天天领着舅妈和婆婆在北平的各个景点游玩。
与此同时,张茜仿佛变成了泰丰楼后厨新招的学徒工,跟不用上课一样天天来泰丰楼打卡上班,义务工作。
当然,张茜是真的不用上课,考试月到了自然没课。只是她用如此珍贵的应该用来突击复习的时间来泰丰楼义务劳动,令江枫非常怀疑她能否安然通过人生中第一场大学期末考。
要知道,江枫人生中第一场大学期末考可是被大学教做人了的。
那叫一个仓颉造字,女娲补天,无中生有,指鹿为马。
只要专业选的好,年年期末赛高考。
江枫记得张茜学习成绩不错应该是个大学霸,不然也考不上外国语大学的中文系,要知道外国语大学的中文系的含金量是非常高的,至少从录取分数上来看比江枫A大物理系的分还要高一些。
他是担心张茜既要来泰丰楼义务劳动,又要复习应付考试,身体和心理上的双重压力人会吃不消。
出乎江枫意料的是,张茜居然非常适合后厨的节奏。
其实从先前的好味道厨艺大赛上就能看出来,张茜的厨艺功底是非常好的,基本功什么的都不差。再加上出色的味觉和比同等级厨师都要优秀不少的调味,她做出的菜品在同龄的青年厨师中算得上优秀。
当然,短板也很明显,张茜的火工明显要欠缺很多,手腕和手臂上的力气都远不如同龄的男厨师,也不如吴敏琪,季雪和季夏。
在江枫看来张茜现在急需的不是别的,是吊沙袋练力气,练最基本的基本功。
不是每个女厨师都能做到像吴敏琪那样,用加倍的努力和超大的练习量来弥补生理上的不足。吴敏琪虽然在泰丰楼算不上多么优秀的炉头厨师,但在全国范围内绝对是数一数二的女厨师,在火功方面甚至可以说是顶尖。
就算是季雪,也是靠特色菜和调味取胜,火功和刀功都略显不足。不过她前些年一直在四处打工,除了厨师之外也干过一些卖力气的活,臂膀和手腕比一般的女厨师要有力很多。
季夏就更不用说了,作为一个曾经拿着真假学院剧本的叛逆少女,她能把打架当成自己的特长靠的就是手腕和手臂上的力气。
全国乃至全世界范围内,能让人叫的出名字,排得上号的红案女厨师屈指可数。
业内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泰丰楼居然能有两个红案女厨师,还是两个长得挺好看的红案女厨师,其中还有一个是单身。
能看漂亮的小姐姐,谁愿意天天工作的时候对着一群五大三粗,膀子比一般人腿还粗,汗如雨下的大老爷们。
帅哥就更不行了。工作已经很辛苦了,还要和帅哥在一起工作,那不是找虐吗?
当然,这些都是题外话。
张茜虽然短板很明显,但优势也很明显。
她是一个非常有意识的厨师。
江枫怀疑张茜小时候可能和吴敏琪还有孙继凯一样都是在餐厅后厨里待的,她对后厨非常熟悉,分工,配合上手的都很快。
第一天江枫不敢让她做切配,怕她适应不了后厨工作的高强节奏出差错。现在泰丰楼后厨的工作量非常大,几乎超负荷,出任何差错都是添乱给大家惹麻烦,江枫不想因为自己要考虑收徒给其他人平白无故的增添很多工作量。
他让张茜像季夏一样在后厨里打杂,就是那种没有给你分配任务,但是你看见哪里需要帮忙就可以顺便去帮一下,顺便学点东西且不要添乱的那种。
结果张茜打杂打得非常好,甚至比季夏还要好。
张茜成了泰丰楼后厨里一块无比有用的砖,哪里需要哪里搬。
切菜她可以,切肉她可以,配料她可以,摆盘她也可以,甚至于传菜都很快。张茜非常会看眼色,也很会看时机,哪怕其他人不开口她也能发现到底是谁需要帮助谁不需要,仿佛是一个泰丰楼后厨老员工。
看的孙茂才都暗暗称奇,问江枫从哪挖来的这么好的一个苗子。
江枫告诉他是自己找上门来的,如果硬要往前推就是韩贵山介绍的。
孙茂才:?
张茜打了三天杂,第四天江枫就让她去负责切墩了。
这个升职速度看得桑鸣都留下了羡慕且嫉妒的泪水。
桑鸣现阶段的奋斗目标就是成为一名切墩厨师,终极目标是成为炉头厨师,但是大家都觉得不太可能,他成为一代雀神的概率都被成为炉头厨师的概率要高。
张茜就这样在泰丰楼开始了不拿工资的切墩生涯,切了一个星期的墩,中途考了两场试,考试都只请半天假。惹得吴敏琪都忍不住问她,中文真的有这么好学吗?
要知道吴敏琪虽然表面看上去是个霸道总裁,但在短暂的大学生涯里每场考试的成绩都是惨不忍睹,如同偶像剧天才爱上白痴中那个白痴的考试成绩。
当然,这么惨的成绩和她的专业脱不了干系。
化学真的不是人学的。
——吴敏琪
对于这些学渣的困惑,张卫雨更加困惑的表示不过是期末考试而已有什么难的,只要平时认真学考试月不复习也没有问题啊。
江枫让这个切墩厨师闭嘴老老实实切墩。
学霸了不起啊,没看见你隔壁的孙继凯都没说话吗?人家上的可是沃顿!
后厨的其他青年厨师就更没话说了,别说大学了,他们中有好几个连高中都没上。
在张茜切满十天墩的时候,江枫决定答应她的要求,收她为徒。
泰丰楼每天的工作量不算轻,这十天江枫是把张茜当正式员工在用的。在这么高强度的工作量的情况下,还要同时复习且应付考试,除了考试之外没有请过假,没有叫过苦,没有喊过停。
这么好的有天赋又肯吃苦的徒弟,江枫不要绝对是脑子被驴踢了。
江枫相信如果他说不要的话,孙茂才绝对第一个抢。
在厨师圈子里女徒弟实在是太稀罕了,尤其是这种肯吃苦有天赋还学红案的女徒弟,打着灯笼都找不着的那种。
与此同时,季夏终于领着她婆婆逛完了她能想到的所有景点,就等着江枫比决赛带她婆婆看决赛了。
只可惜主办方还在装死,至今为止没有发过任何消息,也没有给大家任何通知。半决赛的综艺都播出了,决赛连影子都没有。
季夏的舅妈还有工作先回粤省,季雪给婆婆在江枫他们那个小区附近租了一个短租房,这段时间和季夏先搬出去和婆婆一起住,导致季月从合租突然一下变成了独居,同时失去每天早上来自季雪的爱心早餐。
江枫虽然决定收张茜为徒,但并不准备弄收徒宴昭告天下,像彭长平那样宴请好友。
他现在已经是名厨录第六,收徒自然不能像先前收季夏为徒那样,只是走个形式在亲戚朋友们的见证下喝个茶就行了。
该有的排面还是要有。
收徒也是要挑个好日子的。
最关键的是要征求张茜父母的同意,张茜要拜江枫为师是她自己的意愿,但江枫要收张茜为徒就不只是她自己的事情了。
一旦江枫真的收张茜为徒,就代表张茜先前所有的未来规划,包括她父母为她的打算将全部打乱,推翻,走上一条全新的道路。她和季夏不同,季夏拜师的时候拜师是她当时所能选的最好的路,至少她和季雪当时都是这么认为的。
张茜不一样,张茜就算不当厨师也会有很美好的未来,有很多看起来都非常不错的选择。所以江枫要张茜一定先和父母沟通好,等所有事情都准备充分了,再办收徒宴正式收徒。
这些事情季夏都不知道,季夏只知道自己将多出一个比她还要大好几岁的师妹,非常兴奋。
“师父,是不是从今天开始我就要教师妹切萝卜了?”季夏回归泰丰楼做酥饼和月饼的第一天,工作热情高涨。
江枫:……
虽然他不想打击夏夏的自信心,但有的时候该说的实话还得说。
“夏夏,恐怕要教的话应该是你张茜师妹教你切萝卜。”
季夏:“啊?”
季夏呆住了。
她发现自己师父给她收的这个师妹好像跟她想象中的有点不太一样。
季夏回归泰丰楼工作的第一天上午没有做酥饼,也没有做鲜肉月饼。
她看张茜切了一上午的菜。
切得特别好,无论是切片还是切丝,薄厚得当,粗细相同,比她切的不知道要强多少。
季夏觉得她不应该当师姐,张茜应该当师姐,她没有资格当张茜的师姐。
久违的,季夏再次感受到了失落的感觉。
觉得自己不重要,不配,不如,甚至还有点差劲,应该原地消失的失落。
熟悉的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