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杰書庫

精品小說 穩住別浪 愛下-第二十七章 【坍塌了】相伴

Kay Emery

穩住別浪
小說推薦穩住別浪稳住别浪
第二十七章
面前的办公楼不高,不过三层的样子,已经黑漆漆一片。
陈诺也不着急,沿着街道往下走。
这条街往前,开了一片饭店酒楼,这两年也积攒了不少人气,越发的热闹。
尤其是做开发项目的生意,总要吃吃喝喝之类的,倒是养活了附近不少的饭店——久而久之,这片地方就成气候了。
陈诺沿着路边的酒楼一路走一路看,走的不慢,但眼神始终在仔细观察着。
精彩言情小說 穩住別浪 txt-第二十七章 【坍塌了】看書
终于,找了大约三五家后,在一家规模最大,看上去档次最高的酒楼前的停车场,陈诺找了目标。
那台黑色的帕萨特轿车,车牌号码核对无误。
然后,陈诺就看见了老孙。
陈诺松了口气。
嗯,人找到了,没事,那便好!
·
老孙就坐在马路对面的一个水泥墩子上,坐在那儿,手里夹着根香烟抽着。
夜色之下,老孙之间的香烟,一点火星,忽明忽暗。
他整个人似乎都在发呆,仿佛有些魂不守舍的样子。
陈诺悄悄的过去,走到了老孙的身后,老孙也没发觉。
到是陈诺,站在老孙的身后,就闻到了老孙身上一股子淡淡的酒气。
老孙完全没察觉到身后不远处,少年正静静的看着自己。
他就那么抽着烟,几次仿佛欲站起来,但最后都坐下了。
初春的晚上,气温还是挺冷的,老孙身上紧紧裹着他平日里穿惯了的那件藏青色棉夹克,只是夹着烟的手指,远远看去,微微有些颤抖。
终于,大约半个小时后,对面酒楼的大门台阶上,走下来几个人。
当中的一个,被周围人如众星捧月一般的,是一个中年男人,裁剪得体的西装,还批了一件大衣,神色之间带着一股子飞扬的姿态。剑眉星目,倒是容光焕发得很。
老孙瞬间回了魂,用力吸了一口烟,把烟头在地上踩灭,起身,大步就朝着酒楼大门走去。
陈诺看见,老孙手里,提着他平日里一直带着的那个公文包。
走进了那群人,老孙仿佛低声喊了一句什么,还要靠近,中年男人身边就有同伴要上前阻拦。
那个中年男人凝神看清了是老孙,摆摆手,让人放老孙到了跟前。
也不知道老孙和那个中年男人说了些什么,老孙开始看上去还镇定,但说了几句话后,那个中年男人仿佛冷笑着回了两句什么。
老孙忽然就从公文包里掏出来一个东西。
远远的也看不清,就看见仿佛是用报纸包裹好的。
那个中年男人似乎很不屑,眼看老孙要把东西地给自己,他随手一挥,老孙毕竟喝了酒,又在马路边坐了不知道多久,冻的手已经不稳了。那包报纸包的东西,被打落在了地上,散开!
全是钱!
中年男人冷冷看了老孙一眼,也不知道说了什么,转身就走。
老孙低头在地上忙着捡钱,一把一把的仓促堆起来,眼看中年男人已经上了帕萨特,就大吼了一声。
“我都给你,都还你还不行吗!!”
中年男人不答,车门关上,然后发动,缓缓从老孙身边开走。
老孙噗通一下就坐在了地上,整个人仿佛都已经垮了一样,深呼吸了几下,机械般的开始收拢地上的钱。
精彩都市异能 穩住別浪-第二十七章 【坍塌了】分享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陈诺正要上前,忽然就看见马路上,孙校花的母亲,那位杨女士,一路骑着自行车快速的找了来。
她远远看见了坐在地上捡钱的老孙,停下了车支愣好,大步就跑了过去。
因为跑的急,高跟鞋还在地上崴了一下。
人跑到面前,她却又站住了,只是看着自己的丈夫在那儿默默的捡钱,似乎有些怯意,才低声喊了一句:“老孙。”
老孙抬起头来,默默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妻子,然后垂下头去,沉默着,把一地的钱都收拢了起来,又低头四处看了看,确定没有遗漏,这才又用已经破的报纸,一层层把钱重新裹起来,塞进公文包里。
“……老孙。”女人咬了咬嘴唇,又喊了一声。
老孙这才抬起头来,此刻他的眼神极为复杂,默默的看了会儿自己的妻子,才低声道:“晓艺,你真的做的好事!!”
他忽然双眼一瞪,猛的冲到自己妻子面前,显然情绪已经愤怒到了极点,猛的就抬起手来高高举起:“你做的好事啊!!!”
杨晓艺,老孙的妻子,此刻却抬起头来,迎着老孙的手,咬牙道:“你打吧!打吧!”
老孙的手悬在半空,双目紧紧盯着自己的妻子,终于,脸上的戾气化去,高高举起的手,缓缓落下。
杨晓艺上前双手抓住了老孙的胳膊,低声哀求:“老孙,老孙,是我错了,都是我做错了……有什么话,我们回家说,好不好。”
老孙鼻息从粗重慢慢变的平息下来,他凝神看着自己的妻子,无奈的点了点头,整个人虚脱一般,摆了摆手:“嗯,……回家,回家……”
杨晓艺搀扶着老孙一步步走到街边,老孙默默的主动推李自行车往前,杨晓艺则默默的跟在身后,夫妻两人的背影,在夜色之中,仿佛隐隐的带着几分悲凉。
陈诺站在远处的路灯下,看着两人的背影,虽然皱眉,但眼看两人是朝着回家的方向,心中稍稍放心。
嗯,老孙给那人钱……
看来,事情恐怕未必如自己之前所猜测。
这是,看似更复杂了些。
老孙两夫妻先行到家,陈诺一路尾随在身后。
等两口子回家后,陈诺还在楼下抽了根烟这才上了楼。
敲开门,孙校花的脑袋在门缝里出现,看见陈诺,脸上又嗔又喜。
“回来了?我还以为你真的到明天早上呢!”孙校花让开门,放了陈诺进来。
陈诺故意问道:“你爸妈回来了么?”
少女皱眉:“刚回来,不过我爸爸好像喝酒了,回来就进屋了,我妈陪着照顾呢,这会儿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你小声点。”
陈诺点头,进屋看见陈小叶睡在沙发上,身子缩成一团。倒不是冷,身上还盖了床被子,大概是孙校花给加的。只是小姑娘睡觉没什么安全感,就缩成了一团在角落。
就在这个时候,里面一个房间门开了,杨晓艺走出来,一看见陈诺,先愣了一下,只是匆忙点了下头:“陈诺你来了?”
“嗯,我来接我妹妹。”
杨晓艺看上去浑然没有心思问什么,点了一下头后,就去厨房倒了杯水,扭头就又进房间里。
陈诺压低了声音文孙校花:“你爸妈,最近没事儿吧?”
孙校花摇头:“没有,他们最近倒是没吵架。但是我爸最近心情不太好,两人都冷冰冰的不怎么说话,可能是在冷战吧,不知道为了个什么。我一问,就说我小孩子家不许打听这些。”
陈诺想了想,没说啥,接了妹妹回家去了。
·
周一的大早,陈诺把妹妹送去了幼儿园,跑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是第一节课了。
按照课表,第一节课照例是老苏的政治课。陈诺推开教室门,老孙看了一眼陈诺,没说什么就挥手让他进去坐下。
老孙看上去神色头不是很足,讲课的时候,嗓门也远不如平时洪亮。只讲了半节课,这么冷的天,脑门上看着就出了些虚汗。
下课的时候,陈诺和孙校花第一时间跑到了老孙面前。
孙校花眼睛有些红:“爸……”
陈诺一横眉,看着孙校花:“老孙怎么了?”
“我爸病了,昨天就在发烧,今天让他请假又不肯,非要来学校上课。”孙校花着急道。
“慌什么,我没什么大事儿。”老孙挤出一丝笑容,拍了拍自己的女儿:“不是吃了退烧药了么。我就是有点没力气,这不下课了,我去办公室里趴会儿就好了。发烧么,又不是什么大病。”
陈诺皱眉,他看出老孙不是简单的发烧,而是整个人,没有了平时的那股子精气神儿,尤其是那双眸子里,平日的总带着一股子的劲儿,今天看,也瞧不着了。
嗯,一句话,魂儿没了。
“你真没事儿?”陈诺扶住老苏的胳膊。
老孙摇头,轻轻挣脱陈诺的手:“你们好好上课。”
说完,抱起自己的教案,缓缓走了。
上午数学课的时候,老师正在黑板上写题。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教室外面传来了一阵喧哗。就瞧见窗户外面,不停的有别的班的学生三三两两的跑了过去。
“哪儿呢哪儿呢?”
“校门口!快去,好像要打起来了。”
眼看人跑过去的越来越多,数学老师开始还试图继续写题,后来就听见外面传来一嗓子。
“卧槽,干起来了!快去校门口!”
嗡的一下,班里全乱套了。
数学老师压不住嘈杂,只好也打开门出去看了一眼,这一看,居然就没回来。
班上的学生没了老师的压制,就有胆子大的先溜了出去,然后就人越来越多。
陈诺和孙校花也在人群了走了出去。
高二六班的教室在教学楼的一侧,走出来,隔着半个操场就能看见学校大门。
此刻学校大门前,几个一看就是社会青年的年轻汉子,正在那儿吵吵嚷嚷。
门房的秦大爷已经被推开坐在了地上。同时一起和几个社会青年在那儿撕吧的,还有两个体育老师。
余下三个人,快速的把带来的东西打了起来。
一条横幅!四五米多长,红底黑字!
两头用竹竿挑了起,一边一个人举着,横幅就这么高高的打了出来!
那仿佛血淋淋一般红的横幅上,一行字就如针一样扎进人的眼里。
超棒的小說 穩住別浪 跳舞-第二十七章 【坍塌了】熱推
人氣都市小說 穩住別浪-第二十七章 【坍塌了】鑒賞
“孙胜利主任!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欠钱不还,天理不容!!”
嗡!!
一下子,在四周围观的学生和老师们全炸了!
几个原本还想上前理论的老师,不由自主的就停下了脚步,旁边还有那两个刚才要阻止的体育老师,仿佛也都停下了动作。
一时间,全场都是嗡嗡嗡的议论声,但是却偏偏没有一个人再往上走一步!
陈诺就感觉到身边的孙校花身子一软,赶紧双手搀扶住了。
孙校花瞪大了眼睛,眸子里满是不可思议,死死的盯着那道横幅!
小小的身子,开始颤抖,然后越抖越厉害……
就在全场师生人群议论纷纷的时候,忽然大家的声音为之一滞……但也几秒钟的功夫,很快那沸沸扬扬的嗡嗡嗡的声音,随着一道人影越众而出,走向那帮人……声音就更大了!
是老孙。
他穿着那件藏青色的棉夹克,就这么,盯着大半个学校师生的目光下,手里用力捏着那个公文包,一步步的,走向几个人。
老孙的身子有些打晃,但是却并没有低头,而是挺直了腰板,只是那个眼神,却是灰色而破败的!
“你们做这些,是做什么。”
“钱,我已经说了一定会还。”
“时间还有两天,你们为什么要这么闹。”
“我现在只有这些,数不够,你们先拿去。”
“这里是学校,你怎么怎么闹我都可以,不要在这里,打扰学校的秩序。”
“拿了钱,走!走!!”
老苏几乎是低吼着说出了这么些话,凌乱,却带着一丝绝望的味道。
他从公文包里拿出了昨晚陈诺看见的那一大包用报纸包着的钱,死死的塞进了一个领头的在冷笑的汉子手里。
那人接过打开点了点,一挥手,手下的几个人嘻嘻哈哈的收起了横幅。
“孙主任,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我们也不想这样的。”
老孙摇头,眼神死死的盯着对方:“还有两天,时间没到,你们这么搞,为什么。”
对方也不回答,抱着钱,几个人连横幅都不要了,直接就扔地上,然后掉头就一溜烟跑出校门。
老孙就这么转过身来,在众目睽睽之下,顶着半个学校师生的各色奇异的目光。
他的身子有些晃,却对着试图冲向自己的女儿狠狠的一摆手。
陈诺读懂了老孙眼睛里那一束近乎哀求的眼神。
他一把死死抱住了孙校花!
老孙深深吸了口气,隔着小半个操场,对着周围的师生们,眼神环绕扫了一圈,他深呼吸了几次,才大声说出了话来。
“都,都别看了!上课时间,都回去继续上课!!”
几个老师这才回过了神来,三三两两的轰着学生往教室赶。
但是怪话,却在人堆里此起彼伏的冒出来了。
“还神气什么,人模狗样的。”
“看着平时威风,原来是个老赖啊!”
“被人追债都追到学校里来了。”
“就是,不知道在外面捅了多大的篓子哦!!”
也有两三个平时和老孙交好的老师跑了过去,围着老孙似乎在说什么,老孙只是不讲话,阴沉着脸,弯腰从地上捡起了横幅,胡乱卷成一团,随手塞给了其他老师处理。然后挥手,让身边的老师都回去上课。
陈诺死死的拽着校花往人群边上拖,却回头看着老孙。
在一片议论纷纷,甚至是冷嘲热讽中。
陈诺仿佛隐隐的感觉到……
老孙,他支撑着半辈子的为人师表,支撑着半辈子的那点子信念。
他支撑着半辈子的,那个属于他的世界。
坍塌了。
·
【嗯,别着急,请静静看后面的故事。老孙的事儿,会有个完整的交代的。】


Copyright © 2021 玲杰書庫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