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yrma有口皆碑的小說 奶爸戲精 起點-第三千七十六章 我和我的母校相伴-s5gah

奶爸戲精
小說推薦奶爸戲精
什么叫墙倒众人推?
方先生认为现在有些人的处境就是墙倒众人推。
但他还是很不满意。
“看来,说今年年底解决此事,还真就办好了。是时候考虑晋爵了,等着用那一家,不过,我不认为那些学校是真正认识到问题了,所以才想彻底解决这些人,他们恐怕是破鼓万人捶。”方先生跟皇帝吐槽。
皇帝看得很开,大部分那样的人就是随波逐流啊。
事情办好就行了,现在是时候考虑接下来的策略了。
“要不要给扶持一个啊?”皇帝担心将来俩土匪上来会搞事。
方先生点评:“那肯定要被在微博上把我们叫出去批评。”
肯定的。
那就不是个小肚鸡肠办大事的人啊,他有什么关系国计民生的问题根本不从小格局去考虑。
李扩情也过来了,因为心情好特意给自己放了半小时假期呢。
“艺术学校联动早在预料之中,但先把各大高校联合起来,这是我没有想到的,这是要从根本上否定他们的存在性。”李扩情表态,“晋爵的事情应该提上日程,那是随给随用的,不是要留在手里当传家宝,另外,如果不着急,可以拖一下,手底下一群人,没有见得到的好处,未必会发挥全部的实力,但他们现在还没有过硬的资本。我看还是叫来问一下。”
可别!
叫来肯定会说再压一压——他现在哪来时间考虑这些啊。
“但是又跑帝影干嘛?”三巨头很不解。
这不是明显让人家说是他在串联?
“我还在乎这个?”关荫抱着小可爱溜达到母校门口,遇到几个年轻的学生,人家也看出名校联动的用意了,就问他怕不怕人家讨伐,关荫就实说。
你还真打算联动?
“必须尽快解决了,一群苍蝇一样让我很头疼,一巴掌拍死,我得去坐牢,不理睬,人家以为你怕了他们,那就彻底解决了吧,没这个东西,我们的发展还会更快,你们如果关注人家今年在外头聚会的报道就应该知道他们要分家了,一批比较有恃无恐的,也就是被洋人当黑手的,是要留在国外搞事的,一部分回来,稍微转变下态度,就说他们已经和那些人决裂了,这是个隐患,必须彻底消灭掉,不能给你们留下棘手的问题嘛。”关荫说。
学生们点头:“师兄说的对。”
这几个孩子都是好孩子,大三的学生。
按说他们可以继续光鲜亮丽的,但今天都去国话看演出学习了。
还有几个孩子弄的灰头土脸,看样子跟着摸爬滚打了一下。
这就是有希望接棒艺术传承的人才预备役了。
有个不是特别漂亮,但看着很舒服的女孩汇报了一件事。
人家还在帝影发展人手来着,而且是不公开的明晃晃抢人。
“我听说,帝戏也有这样的问题,而且,帝大那边人家的舵主活动很频繁,尤其在留学归来人员里的活动最为活跃,有一批人跟着那帮人,不知道为恰饭的,还是真认可那些垃圾,反正摇旗呐喊的很厉害。”女孩说。
关荫轻蔑地一挥手:“那就让他们两面派的真德性暴露出来吧。”
怎么?
有行动了?
哪能。
“对付他们根本用不上阴谋诡计,堂堂正正撕了他们就好。”关荫道,“我也注意到,你们跟这些人的斗争也很激烈,他们是不介意用任何下三滥手段对付你们的,所以,一定要认清他们的真面目,不要抱任何幻想,更要主意好自己的身体,安全是做一切工作的前提,健康是做任何贡献的资本,咱们什么人怎么可能和他们同归于尽?”
学生们也就不管这些事情了。
他要解决的问题,那就不可能留下隐患!
“师兄,名校联动拍电影电视剧我们肯定参加不上,我们也要在学校先学好本事,但我们出剧本的能力太差了,这方面有办法吗?”女孩问。
关荫就给出了一个主意,找汇文作家。
“这些人,有的对文字颇有研究,有的深谙网络热梗,有的脑洞突破天际,有的胆子大到无法无天,你们可以找李倩,她会帮你们的,而且,自己的作品,如果能在艺术大学成为剧本了,那也是一个被人家瞧不起的网络作家的骄傲吧。”关荫严肃道,“但有一个问题你们猜测有误,这一系列电视剧,说告诉你们会用现成的?”
一群师弟师妹都傻眼了。
你那意思是还能让我们去啊?
“行不行,电视上见啊,那些先烈们当年才多大?大部分和你们一样,二十岁,还不到二十岁,血气方刚,忠贞节义,你们来,其实最合适。不过,本事是不是够格,那得看你们平时的训练,我估计,这一次名校联动,各方都会盯紧这个大项目,你们可要努力啊,我建议,多看一看那些事迹,如果你心目中没有对敌人切齿的恨,没有对这些先烈无比崇敬,没有和他们的思想发生碰撞,也就是在热爱这个国家的问题上产生共鸣,你们恐怕演不出来。”关荫说。
一个男生向往地道:“我也看到师兄说的那个视频了,孩子声情并茂读那篇课文呢,自己都哭了,可同学们都在嘲笑他,老师也笑的跟个制杖样,我很不明白,被先烈们的勇气和行为感染,情不自禁地哭了,有错?这没错,我们什么时候能在大街上高声朗诵《最可爱的人》,而能不被一群自诩智者的制杖所嘲笑,我们的人文环境就真的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
关荫道:“这不是别人的责任,而正是我们的责任。我们是名校弟子,名校,什么是名校?不是名气大,不是资源多,而是愿为国家担干系,愿为人民谋幸福的弟子多,这样的学生多了,自然是名校,真正培养贵族的名校。咱们要一起努力,我们这些毕业了的师兄师姐,如果想单打独斗就能把我们母校的荣誉捧到山顶,那不实际,我们也真的太累了。可如果我们一代又一代的帝影弟子,牢牢记着那句‘艺术是为人民服务的,艺术家也是为人民服务的’教导,在我们的自身条件已经足以满足自己的生活之后,不和那些流量攀比,不和那些有貌无才的明星攀比,脚踏实地仰望浩瀚星空,我们就不愧帝影子弟的名誉,帝影也必然以我们为荣。”
话是这么说……
“你们啊,老师想着干大事,可你们忘了,你们已经脚踏实地仰望着星空啦。”关荫感慨着,给小师弟小师妹们整理着衣领,又把凌乱的头发给归拢起来,笑着说,“你们首先在斗争。帝影的学生,难道有一半的人真正实践着帝影的校训了吗?没有的,大部分的帝影子弟,实际上还在为红的问题动脑筋呢。他们不介意扮丑,不介意低俗,不介意在镜头前惊吓到别人,可你们不一样啊,你们流大汗,一早上就跑去学真本领,这就是和那种浮华作斗争呢。”
一帮小师弟小师妹们蹦跶了好几下,这家伙可不会恭维他们。
他说的是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