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w7k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司禮監 愛下-第三百一十一章 苟富貴,勿相忘看書-syaif

司禮監
小說推薦司禮監
浙党领袖方从哲还真的从来不是魏公公的亲密战友,顶多算是互相利用,又或者说是不想让浙党同僚对自己太过不满才勉强睁只眼,闭只眼。
毕竟,海事这一块是浙党的基本盘,靠海事发财的也多是浙江和福建的士绅大豪。
这要是不同意浙党和海事太监合作一同富裕,怕是方首辅的老家都得被人砸了。
但,这位首辅大人明明是浙党出身,但却不知为何总是想和东林党处好关系,就让人有点匪夷所思了。
魏公公曾说过,党争不是请客吃饭,双方是有着根本性对立利益的,所以必须坚绝斗争。
以打促和。
这个和,就是对方乖乖的;
不乖,就还得打。
方从哲却不这样,他好像很害怕东林党被打击的再也不能东山再起。
这也是为何上次京察时明明数党同盟占了上风,可以把东林党一网打干净,但最后方从哲还是以不扩大打击面为由,硬生生的只处置了不到二十人,愣是给东林党留了一口气。
此后,借着辽东奴乱,朝廷视野全集中在关外的机会,东林党又开始慢慢恢复元气。
杨涟和左光斗借着皇帝病重跳出来便是他们的一次政治试探。
可笑的是,他们自己不敢去试探,反而鼓动起对手浙党领袖去干这事。
更可笑的是,方从哲还真去了。
第二天一早,方从哲就带着一帮人进宫,但和上几次一样他们还是被挡在了宫门外,内侍给出的理由是皇帝还在睡觉。
这个理由显然站不住脚,众人便商议着准备强闯宫门,带头闯的肯定是方从哲这个首辅。
杨涟和左光斗准备激一激首辅时,方从哲这会却打了退堂鼓,正想着找个什么理由撤时,却发现东宫竟然也来了。
众人顿时都是精神大振,都道太子过来谁敢拦架。不想,太子和他们一样也吃了闭门羹。
朱常洛是一个人来的,在发自己自己也进不去宫后,他竟然连招呼都不和众臣打就转身走了。
众人都愣在那里。
杨涟、左光斗望着东宫远去的背影,彼此交换了一下眼色,这眼色中包含了不解和担忧:一个太子要探视父皇的病,怎么会一而再再而三被挡在宫门外,这究竟是皇上的本意,还是有人在暗中捣鬼?
他们想上前去拉住太子,但众目睽睽之下又不敢,因为那样做很容易被人说成是东林党和太子勾结。
虽然这是事实,但表面的互相回避还是要做的。
就这么,在方从哲不想再当出头鸟的情况下,众臣们商议无果,只得各自散去。
在回去的路上,杨、左二人商量了一下,便一同去了汪文言家。他们打算让汪文言速去东宫王安处,请王公公转告太子,千万不可知难而退,要拿出太子的身份,理直气壮入宫陪伴皇上,早去晚归尝药视膳,既显示太子一片孝心,又可为太子顺利即位创造条件。
汪文言听后,问了一句道:“如果内侍继续阻拦怎么办?”
杨涟果断地说道:“那就请殿下闯宫,非见皇上不可!我就不信,皇上会治太子的罪?”
左光斗赞同道:“对,就这么办,事不宜迟!”
汪文言很是敬重杨涟的左光斗,见他二人都是这个态度,便立即去东宫找王安。
东宫。
听完汪文言的转述,王安心中佩服杨、左二位的见解,当即就去规劝太子道:“殿下一向柔弱,胆子又小,怕父皇怕郑贵妃,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如今国家处于危急时刻,处理不好会酿成大祸,殿下身为储君,这时候就该义不容辞,该挺身而出就得挺身,该做主就得做主,该发号施令时就得发号施令,必要时殿下就留宿在乾清宫,万一皇上有什么遗言遗诏,万不可落在旁人手中!”
听了大伴这一番话,朱常洛似乎平添了一些勇气和自信,便对王安道:“那我一会儿再去一次乾清宫,不过…不过守门的太监们仍不放我进去,那该怎么办?”
王安斩钉截铁说:“那就闯宫!骂那些挡驾的奴才一顿,大摇大摆走进去。”
尔后,又道:“殿下不用担心,老奴现在就去找孙公公,有孙公公安排,那些不开眼的奴婢不敢挡殿下的。”
“好,依大伴的!”
朱常洛听后仿佛豁然开朗,信心更足。下午,他就只身一人又来到了乾清门前,到门口时却见郑贵妃坐着一顶小轿出宫。
“母子”二人远远对视一眼,谁都没吭声。
值守的内侍贾大全这会却急,这放不放太子进去,你贵妃娘娘得说一声啊!
“为何不让殿下进殿探视皇爷!”
早就等东宫过来的司礼掌印太监孙暹及时出现了,和他一起的还有秉笔太监梁栋和钱顺。
梁栋是支持东宫的,钱顺早年是李太后的人,不管李太后在不在,他肯定也是支持东宫的。
可以说,自从金忠归老之后,现在的司礼监诸位秉笔几乎都是支持东宫的,包括新晋的马堂。
二十四监中,要说还有哪监支持贵妃娘娘,可能就是御马监和内官监了。不过御马监的提督太监刘吉祥年事已高,现在基本不怎么问事,因此御马监现在究竟是个什么态度,也很难说。
内官监支持贵妃娘娘的原因是他们没有掌印,名义上内官监的“一把手”就是那个外放领亲军的魏良臣公公。
不过内官监没什么权力,有他们支持没他们支持都一样。
也正是因为考虑到内廷这一块支持郑贵妃的不多,所以魏良臣才要郑贵妃无论如何跟万历呆在一起同起居,最好再隔绝中外。
原因便是在“女婿”不在时,贵妃唯一能依托的其实就是她的皇帝丈夫。
掌印老祖宗都发话了,贵妃娘娘又出宫,贾大全哪里还敢拦太子殿下。于是,朱常洛成功进了乾清宫,并成功见到了他的父皇。
万历不知道长子的到来,他正在睡梦中,辽东杜松和马林两部兵败的事让他的病情加重,也让他的心力憔悴许多。
“殿下放心,这里不会有事。”孙暹低声在东宫身边说了一句。
朱常洛自是明白孙暹的意思,忙道:“有劳公公了。”
望着病床上的皇帝,孙暹忽道:“只是,任由贵妃居于乾清宫不妥,也有诸多不便,老奴意请坤宁宫那位过来。”
朱常洛一凛,四下看了眼,压低声音:“她肯?”
这个“她”是谁,孙暹自是明白,他轻声道:“只要坤宁宫那位站出来,她不肯也得肯。”
朱常洛想也不想,便拱手向孙暹躬了躬,诚恳道:“此事劳烦公公了。”
“这是老奴的份内之事。”
孙暹忙给东宫回礼,他虽是内相,可也不敢受东宫的大礼。
朱常洛此时心中激动,有司礼掌印太监和皇后娘娘的支持,郑妃焉能再隔绝中外!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那个郑妃出宫之后却是奔了他的东宫而去,现在正在逗弄着九岁的朱由检。
检哥儿自母亲刘淑女被父亲下令打死之后,先是由太子妃郭氏养着,郭氏死后就由“东李”带着,因而和东李这个养母关系很好。
校哥儿不在东宫,他被大伴魏忠贤领着去文华殿听老师孙承宗讲课去了。
东宫太子的嫔妃有不少,但主事的却是“西李”,和貌美多心计的“西李”相比,“东李”不擅言辞,沉默寡笑,所以大多只在自己奉宸殿住着不问事。
但这次是贵妃娘娘过来,东宫的嫔妃们哪个不被惊动,听到消息时东李还吓了一跳,反应过来赶紧带着检哥儿就过来给“祖母”请安问侯来了。
西李那边见郑贵妃不请而至,也是感到愕然。可能是郑贵妃“虎威”太大,饶是她平日在东宫也是“凶人”,这会却跟老鼠见了猫似的站在那大气也不敢喘。
“都坐下说话,”
郑贵妃却是一脸和蔼的笑容,拉着检哥儿这个名义上的孙子左逗逗右弄弄,欢喜的很。
西李和东李她们几个看了看,还是先给郑皇贵妃行礼吧,尔后才个个不安的坐下,心里都是没了主意,也不敢乱说话,只盼着太子殿下赶紧回来。
郑贵妃哪能不知这些个“儿媳妇”在想什么,她也不以为意,问起检哥儿的学业来。
检哥儿对答的也算流利,乖巧的样子让郑贵妃也是有些打心眼里喜欢。
又过了一会,贵妃方让人将检哥儿带下去,这才看向一众儿媳妇们,最后目光落在了西李脸上。
西李被贵妃看的头皮发麻,却不敢扭头,只能有些生怯的坐着。贵妃笑了笑,又转而看东李她们,与这些“儿媳妇”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最后忽的便要她们都回去,只留西李在。
这可把西李吓的小心脏都要跳出来了,不知道如何是好的她结结巴巴的问起皇帝的病情来。
“陛下身子不太好,有些日子不想进膳,整日昏睡,偶尔醒来也是病体不支的样子。”
贵妃竟一点也没有瞒西李。
“陛下年事不算大,这病是一时的,过些日子就能好转…”西李也是象征性的安慰贵妃这个名义上的“婆婆”了。
“也许吧,”
贵妃望了望外面,突然压低声音对西李道:“万一陛下驾崩,妹妹是太子最宠信的,肯定会荣升皇后,到时可别忘了我这个当姐姐的。”
“啊?…”
西李真是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