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z8km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人發殺機天地反覆 起點-第三百七十九章 寒骨妖王(國慶節快樂)-g1kf5

人發殺機天地反覆
小說推薦人發殺機天地反覆
咚!
巨鼓的鼓声震颤,透过百丈长的钢铁天舟,仿佛扩音似的,发出了震天动地的轰鸣,仿佛一瞬间将整片天地都给捶得震动了起来。
皑皑的大雪山上,大片的积雪纷纷从山峦大片崩落,转眼间就形成了雪崩。
咚咚!
鼓声再次响起,地面之上,积雪震颤,整个天上地下,仿佛天雷惊鸣,万物复苏。
一声接一声的鼓声渐渐密集,轰隆隆的声响宛如雷音,从钢铁天舟之上不断传出,响彻天地。
那木河河谷硬生生被人以绝大法力,化作冰河冰川的无数冰峦,在一阵阵激荡的鼓声震颤之下,顿时有大量的碎冰不断落下,发出铿锵如金铁之声。
远处。
有天穹飞过的苍鹰,在雷声之中难以振翅,仓惶逃遁落地。
雪山冰川上,有潜伏的猛兽羚羊,宛如在鼓声里,听到了世间恐怖,四下奔逃。
这些草木动物,都是生存在冰川周遭地界。自木河干涸,此地形成连绵冰川以来,气候虽极度寒冷,但冰雪积聚,总是偶尔消融溢散下来,在冰川河谷下方形成一片绿荫之地。
这也是方才钢铁天舟一路前来,所见绿茵草木之地的缘由所在。
但是这些冰川冰河,终究是以法力禁锢,终年不化,那一点溢散的雪水,所能浸润的地域不过一小段,再想如昔年木河奔涌的场景,却是不复再见。
而冰川杜绝了千里以上的木河流淌,使得瀚海几乎不见多少水汽,哪怕是裴楚以呼风唤雨的神通,所形成的雨水降下,也不过是杯水车型,无法长久解救干旱。
钢铁天舟搭载以前符甲军,出宁西城第一战,不选瀚海妖国,也不选其他处的妖魔巢穴,首选在此处,为的就是将这阻隔木河的冰川笑容,使木河之水再次恢复。
此刻水汽充裕,再是降雨降水,往后便可往复循环,使宁西城乃至于整个瀚海都再次恢复为葱郁之地。
然而——
就当一声声鼓声激荡间,蓦然,前方高耸的冰川山岳之中,一座庞大的雪山山峰,突然抖动了起来。
无数的冰块冰雪滚滚落下,从巍峨的山川之上,跌入到了下方的木河河谷之中。
一头体型在五丈长的骸骨巨兽,仿佛从睡梦之中被鼓声搅扰醒来。
骸骨巨兽体型极大,看骨架子仿佛是狮虎一类的猛兽,每一根骨头晶莹如雪,散发着森森寒意。巨大的头骨内,不见半点血肉,却有两团蓝色的火光摇曳,射出震慑人心的幽光。
在被一阵阵的鼓声搅扰之后,骸骨巨兽蓦地仰头,似看到了悬空而立的钢铁天舟,顿时发出一声咆哮:“谁人胆敢前来打搅本座沉眠?!”
咆哮之声比之鼓声更响,一声之后,原本本鼓声搅扰的周遭方圆数十上百里的走兽飞鸟,蓦地寂静无声,仿佛从本能上不敢抗拒一般。
“大帅,那孽障出来了!”
站在船舷另一侧,一身符文甲着身的廖腾遥遥望着下方冰川山顶咆哮的巨兽,眼见那白色巨兽出现,声音之中不见半分胆怯,反而透露着喜意。
寒骨妖王。
与三千里瀚海的瀚海妖王其名。
不同的在于,这寒骨妖王是个惫懒性子,并未去搞风搞雨,弄出一个瀚海妖国,反而绝大多数时间都在沉眠。
只是,不论这寒骨妖王是多事也好,惫懒也罢,自二百年前大周崛起,逃离大周后,在这木河之上,以自身的法力神通,凝聚万里冰川,冻绝冰河,却不是假话。
曾经木河奔涌,滋润两岸草木,带给瀚海诸多绿洲、草地,如今二百年下来,草木绝迹,瀚海的范围也不断扩张。
如廖腾和方朝虎等老卒,驻守宁西城其实也能见着,这数十年下来宁西城日渐越发败落,其中与水木的关联不可谓不深。
不过,这寒骨妖王,众人却是第一次见。
对于宁西城外的木河,以及瀚海之事,多半只是口口流传,到了一些偏僻之地还存在的村镇里,已经成为了久远的传说。
哥舒翰却与其他人不同,他自驻守宁西城后,一直千方百计的希望能够对抗瀚海妖国和更深处百万蛮荒的妖魔,是以从各种渠道收拢过消息。
这寒骨妖王诞生少说也有千年之久,据传最初乃是一头大雪山之中的雪豹得道,然而这雪豹修行有成后,不知为何身陨,只留下一具肉身。寒骨妖王的这具肉身大概是坠于雪山之上,也未受到其他异类吞噬,反而受风吹雪大,血肉渐渐消磨,成了一具骸骨。
然而,就是这具骸骨,终年受到寒气侵染,竟是觉醒了身前的神智,重修迈入修行。此后,寒骨妖王天生自带冰雪寒冷神通,能冰封湖海江河,亦可行风霜雪雨。
当年寒骨妖王被驱逐出大周,便在这木河之上留了下来,以自身的神通,将奔涌千万里奔涌的木河冻住。
若是一般情况,这木河乃怕是被冻住,时日久了,自也会冰消瓦解,可这寒骨妖王不但将木河冻住,还在此地栖身。
天长日久之下,哪怕不需要再动用神通法力,凭借自身自带的寒意,也使得此间的冰川不断积聚。
面对寒骨妖王的呼喝,站在船首的哥舒翰声音平静:“寒骨妖王,你断绝木河二百年,涂炭生灵,罪恶滔天,理当诛灭。”
下方的骸骨巨兽似渐渐清醒过来,两团蓝色火焰的双目之中,陡然迸射出幽蓝寒光,仰头望着长过百丈的钢铁天舟,先是细细端详了一阵,而后蓦地发出大笑:“哈哈哈,原来是人,竟然还想诛灭本座?本座栖身在这大周天北之地,尔等大周军兵还想斩尽杀绝不成?嗯,不对……”
只是寒骨妖王话刚说到一半,突然语气一转,又变了口吻,“不是龙虎气,尔等是何方势力?那家宗门?我驻守此地,断绝大周西进之路,乃是奉命在此,尔等,尔等……”
“果然如此!”
哥舒翰心中升起了了然,他前番和裴楚两人商谈,其实就如今人道百姓苍生和在其上的妖魔宗门,有过猜测。
大周立国时,威压得这些魑魅魍魉不敢动弹,可私底下相互勾连的小动作绝对不小。
这边是真正的仙门妖魔之间的默契。
正也好,邪也罢,修士是那般,妖魔也是那般……
从始至终,他们之间或忽有争斗,动辄掀起诸如正邪大战云云,可实际上这些事情与凡人何干?
天下苍生的事,自有天下苍生做主,然而不论哪一方其实都是高高在上,对于人间红尘予取予夺。
在大周这奇葩的不世出王朝,掌握了人道气运之力所聚的龙虎气崛起,摆脱了宗门修士和妖魔的压迫之后,他们便已勾连起来,开始步步扼杀。
哥舒翰在宁西城数十年,对抗瀚海妖国,助他一臂之力的宗门有之,但瀚海妖国里真正为妖魔效力者更多。
修士,迈入修行,成仙得道,其实——就已经不是人了。
“尔等到底是哪家宗门?为何前来扰我清修?”
下方寒骨妖王的声音再次高亢了起来,在他眼中能够制造出如此巨大天舟的手段,要么是昔日的大周王朝,要么就是道门或者其他人类宗门。
只是这钢铁天舟之上,不论天舟本身还是其上的甲士,都无半丝让他感受压抑的龙虎气,所以内心的疑惑更甚。
若是在数百年前,大周未曾建立,哪家宗门这般兴师动众,前来剿灭他,其实也还能说得过去,毕竟,那些宗门不论哪家,其实都是一个德行,按个苍生天下大义,然后就会动手。
可大周立国之后,双方都是被压制得难以喘息,这些事情早已少见,至多也见是一些小妖精怪和宗派门人之间的小打小闹。寻他一个本就是受各方势力安排的妖王晦气,这等事几乎不太可能。
天舟之上。
哥舒翰见这寒骨妖王如此发问,心中约莫知晓对方在这冰川雪山之中,少有与外界沟通,大概还不知晓如今的天下大势。
只是,他也没有想什么迷惑手段,堂堂正正地说道:“我等乃人道符甲军!受命于万民苍生,护持人道。凡妖魔之属,祸害我人道者,斩妖除魔。凡仙神之流,蛊惑我人道者,诛仙灭神。”
“嗯?”
下方山川之上。
寒骨妖王闻声似乎先是一愣,随后巨大的骸骨之躯几乎在雪山顶上打滚,爆发出了震天动地的大笑声。
“哈哈哈……斩妖除魔……哈哈哈……诛仙灭神……哈哈哈……,尔等莫非是得了失心疯不成?!哈哈哈……本座困坐此地二百年,莫非这人道都疯了不成?!!此界天地多少年,这怕将最大的笑话!!”
呼——
在寒骨妖王大笑之中,忽然一个扭身站起,仰天朝着钢铁天舟吹了一口气。
那口气似从他骸骨架子的身躯里吹出,看着不甚起眼,可一入虚空,立时裹挟起无穷的寒潮。
天地之间仿佛凭空一阵寒风席卷而起。那寒风里有雪花、冰雹、冰棱铺天盖地,朝着巨大的钢铁天舟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