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4u09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問丹朱 起點-第三百五十五章 相逢-upxec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陈丹朱先前看着马车想到了铁面将军,当车上帘子掀起,只看到人影的时候,她就知道这不是将军——当然不是将军,将军已经过世了。
但她没有移开视线,或者是好奇,或者是视线已经在那里了,就懒得移开。
车上的人走下来,又是刮风又是抬着袖子,陈丹朱眼神游离,没有看清他的样子,直到他走到面前,跟她说话,她的视线才凝聚在他身上。
是个年轻人啊。
是个坐着豪华马车,被重兵护卫的,穿着华丽,气度不凡的年轻人。
陈丹朱看着他,礼貌的回了微微一笑:“你好啊,我是陈丹朱。”
阿甜此时也回过神,虽然这个好看的不像话的年轻男人气势骇人,但她也不忘为小姐壮势,忙跟着补了一句:“是丹朱郡主。”
楚鱼容笑了,他看出来了,陈丹朱现在分明是还没回过神。
他笑道:“我猜出来了。”转头看一旁高大的墓碑,轻叹,“郡主对将军情深义重,时刻守在墓前的必然是郡主了。”
陈丹朱举着酒壶笑了:“那你说错了,我今天是第一次来呢。”
这话会不会让人很尴尬?或者让这个人鄙夷小姐?阿甜警惕的盯着这个年轻人。
年轻人轻轻叹口气,这么久了才能有力气和精神来墓前,可见心里多难过啊。
“那真是巧。”楚鱼容说,“我第一次来,就遇到了丹朱小姐,大概是将军的安排吧。”
陈丹朱这时候听清楚他的话了,坐直身子:“安排什么?将军为什么要安排我与你——哦!”说到这里的时候,她的心神也彻底的清明了,瞪眼看着年轻人,“你,你说你叫什么?”
就知道了她根本没听,楚鱼容一笑,再次自我介绍:“陈丹朱你好啊,我是楚鱼容。”
楚鱼容?这个名字听起来有些熟悉,好像——
阿甜在一旁也想到了:“跟三殿下的名字好像啊。”
三皇子叫楚修容,那楚鱼容——陈丹朱忙站起来,惊讶的看着他:“六皇子?”
寡情堡主逃婚妻
楚鱼容点点头:“是,我是父皇在最小的那个儿子,三殿下是我三哥。”
竟然真的是六皇子,陈丹朱再次打量他,原来这就是六皇子啊,哎,这个时候,六皇子就来了?那一世不是在很久以后,也不是,也对,那一世六皇子也是在铁面将军死后进京的——
楚鱼容看着女孩子看着他,神情变幻从惊讶到怅然,要阻止她了,不然又要神游天外了。
“丹朱小姐。”他说道,转向铁面将军的墓碑走去,“将军曾对我说过,丹朱小姐对我评价很高,一心要将家人托付与我,我从小多病一直养在深宅,从未与外人接触过,也没有做过什么事,能得到丹朱小姐这样高的评价,我真是受宠若惊,当时我心里就想,有机会能见到丹朱小姐,一定要对丹朱小姐说声谢谢。”
陈丹朱此时一点也不走神了,听到这里一脸干笑——也不知道将军怎么说的,这位六皇子真是误会了,她可不是什么慧眼识英雄,她只不过是随口乱讲的。
超級位面種植空間
“哪里哪里。”她忙跟上,“是我应该谢谢六殿下您——”
那年轻人看起来走的很慢,但个子高腿长,一步就走出去很远,陈丹朱拎着裙子小碎步才追上。
“——殿下您照看我的家人,将军说,多亏了您,我的家人才能在西京平安无事。”
庶女有毒:凰傾天下 江月梓
楚鱼容回头,道:“我其实也没做什么,将军竟然这样跟丹朱小姐说吗?”
将军当然没有这样说,但丹朱小姐怎么说都可以,陈丹朱毫不迟疑的点头:“是啊,将军就是这样说的。”她看向面前——此时他们已经走到了铁面将军的墓碑前——高大的墓碑,神情忧伤,“将军对殿下多有赞誉。”
楚鱼容忍住笑,也看向墓碑,怅然道:“可惜我没能见将军一面。”
陈丹朱想到另一件事,问:“六殿下,您怎么来京城了?您的身体?”
六皇子不是病体不能离开西京也不能长途行路吗?
楚鱼容抬袖子轻咳一声:“我最近好了些,而且也不得不来。”
不得不来?陈丹朱压低声音问:“殿下,是谁让您进京的?是不是,太子殿下?”
八零後修道記 釣魚1哥
别人不知道,她可是最清楚的,上一世就是太子在停云寺让李梁刺杀进京路过的六皇子——
这一世,铁面将军提前死了,六皇子也提前进京了,那会不会太子刺杀六皇子也会提前,虽然现在没有李梁。
楚鱼容看着靠近压低声音,满眼都是警惕戒备以及担忧的女孩子,脸上的笑意更浓,她没有察觉,虽然他对她来说是个陌生人,但她在他面前却不自觉的放松。
“不是呢。”他也向女孩子微微俯身靠近,压低声音,“是陛下让我进京来的。”
皇帝吗?皇帝也有可能是被太子说动的,陈丹朱继续低声问:“陛下让你来做什么?”
楚鱼容压低声音摇摇头:“不知道呢,父皇没说,只说让我来。”他又悄悄的指了指不远处,“那些都是父皇派的兵马护送我。”
陈丹朱缩着头也悄悄的看去,见那群黑甲兵卫在日光下闪着寒光,是护送,还是押送?嗯,虽然她不该以这样的恶意揣测一个父亲,但,想象三皇子的遭遇——
“不过我还是很高兴,来京城就能见见铁面将军。”
楚鱼容的声音继续说道,将要走神的陈丹朱拉回来,他站直了身子看墓碑,抬起头呈现美丽的下颌线。
陈丹朱呆呆看了眼,才从下颌线上转到墓碑上,心里想,其实也没什么高兴的,还是没有见到。
似乎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楚鱼容道:“就算我不能亲眼见将军,但也许将军能见见我。”
这话倒是跟她说的一样,陈丹朱笑了,那现在将军在看着他们吗?
“还有。”耳边传来楚鱼容继续说话声,“如果不来京城,也见不到丹朱小姐。”
听着耳边的话,陈丹朱转过头:“见我也许没什么好事呢,殿下,你应该听过吧,我陈丹朱,可是个恶人。”
寒劍谷
楚鱼容微微而笑:“听说了,丹朱小姐是个恶人,那我初来乍到,有丹朱小姐这个恶人多多照看,就没有人敢欺负我。”
陈丹朱哈哈笑了:“六殿下真是一个聪明人。”
……
…….
龍王令:妃卿莫屬
竹林站在一旁没有再急着冲到陈丹朱身边,那个是六皇子——在这个年轻人跟陈丹朱说话自我介绍的时候,枫林也告诉他了,他们这次被调派的任务就是去西京接六皇子进京。
豪門交易:總裁,請克制! 蘇扶搖
原来这就是六皇子啊,竹林看着那个漂亮的年轻人,看起来的确有些瘦弱,但也不是病的要死的样子,而且祭奠铁面将军也是认真的,正在让人在墓碑前摆开一些祭品,都是从西京带来的。
将军这么多年一直在外带兵,很少回家乡,此时也魂安在新京,虽然将军并不在意落叶归根这些小事,六皇子还是带了家乡的土产来了。
陸小鳳系列·決戰前後 古龍
竹林只觉得眼睛酸酸的,比起陈丹朱,六皇子真是有心多了。
看看陈丹朱,来这里只顾着自己吃吃喝喝。
陈丹朱站在一旁,也不吃吃喝喝了,似乎专注又似乎出神的看着这位六皇子祭奠将军。
阿甜在一旁小声问:“要不,把我们剩下的也凑个数摆过去?”
看来这位六皇子对铁面将军很敬重啊,万一嫌弃丹朱小姐对将军不敬重怎么办?毕竟是位皇子,在皇帝跟前说小姐坏话就糟了。
陈丹朱看了眼被自己吃的七七八八的东西:“这摆过去才更不敬吧。”说罢用扇子拍了拍阿甜的肩头,“别担心,这不算什么大事,我给他解释一下。”
解释?阿甜不解,还没说话,陈丹朱将扇子塞给她,走到墓碑前,轻声道:“殿下,你看。”
看什么?楚鱼容也不解。
陈丹朱指了指袅袅摇曳的青烟:“香烛的烟在跳跃欢悦呢,我摆祭品,从来没有这样过,可见将军更喜欢殿下带来的故土之物。”
什么鬼话?竹林瞪圆了眼,旋即又抬手挡住眼,那个丹朱小姐啊,又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