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杰書庫

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陽壽已欠費討論-第五百一十四章 幫他找個醫生鑒賞

Kay Emery

陽壽已欠費
小說推薦陽壽已欠費阳寿已欠费
修行人还要说话,旁边的人拽住他了:“别争了,不要和院长争论。咱们把院长请过来,不是和你抬杠的,是要院长给鼠仙治病的。”
这修行人犹豫了一下,叹了口气说道:“看他的样子,也不像是能治好病的啊。”
饯院长呵呵笑了一声:“能不能治好,那得看疗效了。到时候我把鼠仙治好了,你们可别尴尬。”
之前那修行人呵呵笑了一声:“若是真的能把鼠仙治好,我们非但不会尴尬,反而会很感谢你。”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饯院长点了点头:“那就好,那就好。”
就在他们谈论的时候,鼠仙出来了。
鼠仙手中提着一只水桶,到了旁边开辟的萝卜地里面,然后开始浇水。
鼠仙其实很疑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喜欢上了种萝卜,每次种萝卜的时候,都能想起来和道士并肩战斗的时光。
当然了,鼠仙并没有爱上道士,如果他听到饯院长的诊断过程,一定会把水桶扣在饯院长头上,然后狠狠的打他一顿。
鼠仙,只是单纯的缅怀一位故人罢了。
可以说,那个道士,是鼠仙唯一的朋友。
即便现在,鼠仙加入了李闻的阵营,每天风光无限,身后还有一帮修行人跟着。
但是鼠仙始终觉得,自己和他们不是一类人。自己在他们面前,需要伪装的很正派,很高大,从来不能将自己的小心思暴露出来,要一直静心维护者自己的人设。
鼠仙有点累了。
其实他现在能感觉到,面对萝卜的时候,已经没有当日道士的气息了。
他只是触景生情,把道士和萝卜联系起来了而已。
或许,有那么一两颗萝卜,和道士有关系。但是鼠仙爱屋及乌,把所有的萝卜都当成了道士。
今天,他正在浇萝卜地,浇到一半的时候,忽然觉得周围多了一个人。
他一扭头,看见是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人。
有那么一瞬间,鼠仙以为自己看到了钱院长。
但是仔细一看,他又发现不是。
这家伙是在模仿钱院长的装扮,模仿钱院长的气质。
按道理说,钱院长就一身白大褂,简单地不能再简单,这家伙是怎么做到的?把钱院长模仿的这么像?
是发型?是表情?
别说,还真的挺像的。
鼠仙自然而然的生了好奇心,向那人说道:“请问,你是……”
那人冲钱院长伸出手来,微笑着说道:“你好,我也是院长。”
鼠仙:“啊?”
那人递给了鼠仙一张名片:“请看。”
鼠仙看见上面印着大大的饯院长。
鼠仙有点无语,觉得这家伙是不是山寨的太明显了。
饯院长友好的冲鼠仙笑了笑:“你好,如你所见,我的本职工作是一名心理医生。”
鼠仙哦了一声:“你在这里干什么?想给谁治病?”
饯院长笑了:“不给谁治病,我只是觉得……现代社会压力比较大。每个人都有心理负担。尤其是你们这些人,你们在收集前辈的信息,每天看到那么多人惨死,肯定不好受吧?久而久之,情绪上可能会崩溃。”
“如果我能尽自己的绵薄之力,帮助你们减轻心理负担,那我还是很欣慰的。”
鼠仙点了点头:“不错,你再接再厉。”
饯院长这么说,是有他的打算的,这算是一种行业技巧吧。
不能不告诉病人自己的身份,那样的话,病人就无法形成崇拜感,不利于建立信任,也不利于接下来的治疗。
而且,一开始就隐瞒身份,说一个大谎言,接下来就需要用各种谎言来圆这个谎。
最后圆来圆去,肯定会露馅,到那时候,病人对医生的信任会降到谷底。
因此,饯院长是不会采取这种办法的。
那种隐瞒身份,像是破案一样和病人接触的,只会出现在电影中,那只是艺术的加工罢了。
饯院长一开始就表明了身份,让病人对自己产生信任感。
而饯院长又不会明确地说出自己的目的,这就让病人对自己减少了警惕感。
病人的心理有没有疾病,其实他们心里也是有一些嘀咕的。
当饯院长出现在他们的生活中的时候,他们会自然而然的去寻找这个心理医生帮忙。
而他们主动来寻求帮助,就不会产生抗拒了。
饯院长将这种诊疗手段,称之为姜太公手法。
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
饯院长看鼠仙是鱼,而鼠仙却没有当自己是鱼。甚至鼠仙都不知道自己被当成了鱼,他只是觉得饯院长说的有道理。
自己的人,有必要进行一番心理辅导。毕竟整天对着烈士的遗骨,不可能没有心理问题。
于是,饯院长就这样留在队伍当中了。
他把自己的身份定位为鼠仙的下属,队员中有什么异常,都要和鼠仙报告。
他不断的暗示,他没有把鼠仙当成病人,而是当成了可以合作的伙伴。
只要鼠仙愿意,可以随时向他吐露心声,他会像好朋友一样劝慰鼠仙,相信这样一来,鼠仙会渐渐地放下戒心,时间长了,一定会告诉他一些东西的。
然而,几天之后,饯院长始终没有等到鼠仙主动坦白。
他有些安耐不住了,于是找到了鼠仙,旁敲侧击的问他说:“鼠兄,你为什么这么喜欢萝卜啊。”
鼠仙哦了一声,说道:“萝卜好啊,萝卜产气。可以让人身体通畅。”
饯院长:“……”
他干咳了一声,对鼠仙说道:“所以,鼠兄很喜欢吃萝卜?”
鼠仙淡淡的嗯了一声。
饯院长说道:“其实我不喜欢吃萝卜,对萝卜没有兴趣。不知道鼠仙你是怎么爱上萝卜的,也不知道我又没有机会,突然喜欢上吃萝卜。”
鼠仙呵呵笑了一声,对饯院长说道:“吃东西这东西,一个人一个爱好,不必强求。”
饯院长说道:“话虽如此,师兄你爱上萝卜的过程中,有没有人帮助你?助你一臂之力?”
鼠仙:“你有病吧?这还需要人帮助?”
饯院长干咳了一声,微微一笑,说道:“那什么,打扰了,我先走了。”
随后,饯院长离开了。
鼠仙嗯了一声,继续给萝卜浇水。
有很多人围了上来,那些修行人很感兴趣的问饯院长:“怎么样?鼠仙到底是怎么回事?”
饯院长说道:“病人的心里防范能力很强,始终不肯说出内心的顾虑,可以想象,他认为他的往事,离经叛道,一旦说出来,会招致非议,所以他不肯说,他一直隐瞒着。”
“这是他一个人的悲哀,也是整个社会的悲哀啊。他的病,是我们这个社会不够宽容导致的。我们应当反思自己,必要的时候,应该给鼠仙道歉。”
这些修行人都连连点头。
当然了,其中那个刺头有些不以为然。
他始终觉得,真的要给鼠仙治病,就应该找真正的心理医生,比如钱院长。
找了一个山寨版的饯院长,这算怎么回事?
修行人给了饯院长一些诊金,希望他能继续努力。
饯院长满意的点了点头,去自己的小屋中研究病情了。
而这时候,鼠仙也从自己的萝卜田走出来了。
这些修行人都围上来,一脸关心的看着鼠仙。
鼠仙也看着他们。
犹豫片刻之后,鼠仙问这些修行人:“刚才那个医生,是谁找来的?”
修行人都有点担心,谁也没有说话。
鼠仙微微一笑,对他们说道:“你们不要紧张,我不是要批评谁。我只是好奇,这家伙是从哪来的。”
修行人都有些担忧的看着鼠仙,小心翼翼的问道:“怎么?这家伙有什么问题吗?”
鼠仙嗯了一声,对修行人说道:“我觉得他的精神方面,似乎有点不正常。”
修行人:“……”
鼠仙说道:“当然了,我不怀疑他的行医执照是假的。我只是觉得,有些医生看的病多了,心理上也会出现一些偏差。”
“我觉得吧,饯院长不是坏人,千里迢迢来到这里,保证我们这个小队的心理安全。很不容易,我们得帮帮他。”
修行人说道:“那具体的,应该怎么帮忙呢?”
鼠仙说道:“我们应该找一个心理医生,帮他看看。”
公主为妃作歹
修行人:“……”
他们沉默了一会,小心翼翼的说道:“可是,饯院长就是修行人啊。”
鼠仙摇了摇头:“那不一样,医者不自医你们没有听说过吗?”
这些修行人点了点头:“好像……也很有道理啊。那具体的我们应该怎么做呢?”
鼠仙说道:“具体的,这还不简单吗?悄悄地找一个医生,谎称他是我们的队友,让他接近饯院长,和饯院长做朋友,悄悄地观察他的一言一行。”
“有一点一定要注意,这个医生绝对不能暴露身份。因为饯院长自己是医生,他对于别的医生给自己看病,心里一定是有抵触的。”
修行人挠了挠头,说道:“这个……”
鼠仙说道:“赶快去办吧,我这个人讨厌拖延症。尤其是饯院长的病情,不能拖延。”
修行人哦了一声,去寻找医生了。
三个小时之后,他们请来了一位心理医生。
没办法,自从钱院长活了之后,现在满大街都是心理医生。
人间面临末日,大家的心理压力也很大。所以心理诊所很火,很赚钱。
有点像是几年前的宠物医院。
新的一声叫做线院长。
从这个名字就可以看出来,线院长也是钱院长的小迷弟,或者说是在蹭钱院长的热度。
线院长的医术还可以,为人也很精明。
他故意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线院长。
而线和钱,笔画很相仿,读音也十分类似。
有些偏远地区的人,不太认识字,就把线院长当成了钱院长。
所以线院长治病救人的时候,不仅收获了诊金,而且有时候还收获了钱院长的念力。
不知道什么地方传来的念力。
线院长得到这些念力之后,勉强的算是一个修行人了。所以,他来到队伍中之后,并不显得突兀。
为了不免饯院长发现问题,线院长来到队伍中之后,并没有立刻对饯院长展开治疗,而是先和其他的队员聊了一番。
这是声东击西,让饯院长留下一个心理印象:线院长就是一个交际花,和谁都能做朋友。
这样一来,当线院长和饯院长聊起来的时候,饯院长就不会觉得线院长目的不纯了。
于是,几天之后,线院长和所有人打成一片了,他要进攻饯院长了。
这一日,饯院长正在屋子里面冥思苦想,思考鼠仙和萝卜的问题。
而线院长一脸古怪的走了进来。
饯院长看见是线院长,冲他友好的点了点头。
他知道,线院长是刚刚加入的修行人,似乎和大家的关系都很好。
而线院长也冲饯院长点了点头。
两个人天南海北的扯了一通。
在这过程中,饯院长一直表现得兴致缺缺。因为饯院长满脑子都是萝卜。
而线院长一直对饯院长察言观色,他发现饯院长很多问题都回答的驴唇不对马嘴,确实像是有些神经恍惚的样子。
看来,此人的精神确实很成问题啊。
线院长在心中默默的想着。
过了一会,线院长终于进入正题了。
他对饯院长说道:“我有一件事挺好奇的,你怎么对萝卜这么感兴趣?”
饯院长:“啊?”
线院长为了避免饯院长起疑心,干咳了一声说道:“其实,我对萝卜也很感兴趣,我以为你是同道中人呢,所以想和你探讨一番。”
饯院长惊奇的看着线院长:“你也对萝卜感兴趣?”
线院长说道:“是啊。”
饯院长说道:“你也觉得,他们像是婴儿一样?”
线院长心中大喜:看来饯院长已经吐露实话了,这一番治疗很简单嘛。
饯院长又说道:“你也会经常抚摸萝卜吗?”
线院长连忙应和:“是啊。”
饯院长点了点头,心想:这人和鼠仙很相似啊。难道说……他们两个有相同的心理疾病?这就奇怪了。怎么两个同样病症的人凑到一块了?
这其中有什么缘由吗?


Copyright © 2021 玲杰書庫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