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fzpc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圍棋傳奇 起點-第六六二章 日常讀書-yuyy7

圍棋傳奇
小說推薦圍棋傳奇
晚上11点多,第3盘指导棋结束,最终还是李襄屏技高一筹,他以小胜告终,没让老施这家伙看成自己的笑话。
“嘿嘿定庵兄,须知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训练这一年多时间,我这让子棋水平也是有所长进吧。”
“呵呵。”
李襄屏心里一高兴,他就开始表扬对手了,反正夸几句又不要钱,更何况他今天来下这个棋,本来就想着以鼓励为主,于是在接下来的复盘,他说的基本都是好好话,说对手这手棋不错那手棋下得挺好。
最后也不知道是黑嘉嘉本人还是她家长说话:
“请问李老师,您既然一直夸我下得好,为什么我还是输了呢?”
李襄屏心念急转,他当时就想到一个借口:
“主要是你今天下得太快,你看我今天是设置每方一个半小时的对局,虽然没有读秒,不过正常下完一局也要三个小时左右,可是你看咱们一晚上就下了三局,可见你并没有适应这种比赛用时,好像还是按照平时下网棋的习惯在下。”
这个借口还是找得挺不错,聊天框很快出现一行字:
“是的李老师,我以前从没下过包干制,因此非常不习惯,生怕自己超时,不知不觉中就加快落子速度。”
“不习惯也要练到习惯,因为定段赛场很可能就会采用这种赛制呀。”
李襄屏继续敲下一行字:“你今天的落败,其实就是败在这个不习惯上面,我看这样,接下来一个多月时间我比较闲,咱们可以抽空再约几次,只不过下次再约的时候,你就不能下那么快了,记住,宁愿超时也别那么快,总有想办法把一个半小时用外才好,这样才能起到锻炼作用。”
李襄屏主动提出继续指导,这当然是很多人求之不得的事,不仅对面的黑嘉嘉还是她家长连声感谢,很多观战棋友也在大呼小叫,纷纷说自己也想“求指导”。
李襄屏见状一乐,他飞快在聊天框敲下一行字:
綠茵巨星
“呵呵经纪人呢,我现在在网上招聘一位经纪人,专门联系网上培训事宜,经纪人主要负责甄别对局者身份,只要是适龄棋童,并且确实有意走职业围棋道路,都可以找我用今天这种方式下棋。当然喽,我的指导棋免费,经纪人也没有任何工资,谁有兴趣?”
李襄屏这行字一出,聊天框迅速刷屏,一整版都是“我我我”。
而最后胜出的当然不是别人,只能是傲气孤狼这个家伙。
琉璃宮主不好惹 沙礫海市
“呵呵,那就先这样暂定吧,不过我再次提醒,也请各位监督,本项活动不产生任何费用,谁要发现傲狼敢以权谋私,敢借助经纪人的身份谋取任何私利,大家伙可以举报他,咱们立马更换一个经纪人,好了时间已经不早,我要下线了,各位拜拜。”
李襄屏一时兴起想到这样一种方法,他自己也并没太过在意,反正说好了不收费,这就意味着自己不用负什么责任,并且下不下的主动权在于自己,时间安排也是自己说了算,因此根本不会给自己增加什么负担。
整个五一黄金周就在这个指导棋中结束了,接下来一段时间,那其实正如李襄屏自己说的:他虽然事多,但各方面好像都走上正轨,这样整个人就不会特别匆忙。
接下来两个月,应该算是围棋界的“预选赛赛季”,“三星杯”和“LG杯”大型公开预选陆续打响。
这当然没李襄屏什么事,他只需要在那看热闹就行。
不仅如此,国内赛事除了围甲,李襄屏基本不参加国内其他头衔战,唯一一个“名人‘头衔还是挑战制,李襄屏只需要参加最后的决赛都行。
獵贗 柳下揮
甚至到了现如今,李襄屏参加围甲比赛也会有所选择——他不是选择对手,而是选择赛场,只要是客场去外地比赛,他现在基本放弃,把机会让给队伍中其他两位老棋手。
这样一来,李襄屏的生活貌似就恢复正常规律了:周一到周五在北大上课,周六周日的话,有主场围甲就参加主场围甲,没有比赛的话,那他就去中戏上课,继续接受表演训练。
至于晚上,他有心情就用“绝艺指导“的马甲上网溜达,指导指导像黑嘉嘉这样的冲段少年。
最开始半个月,他只是以指导黑嘉嘉为主。
只可惜半个月时间下了将近10盘棋,混血小美女一盘都没赢,别说是“双剑合璧”和老施出马了,即便是让子棋相对最弱的李襄屏出马,黑嘉嘉依然医生难求。
只不过到了后期,李襄屏也渐渐感受到压力,他感觉自己输棋那一天已经并不遥远。
李襄屏自己觉得这非常正常,
毕竟在真实历史中,人家混血小美女最后也成为职业棋手,而围棋这东西就是这样,所谓“易学难精”,两个人的水平如果有差距,那肯定是水平更低的那个人进步更快些。
因此李襄屏心里清楚,黑嘉嘉突破自己的3子关,这只是迟早的事情而已,而他现在需要做的,只是尽量让这个日子延期而已。
天劍冥刀 鐵竹
时间慢慢来到5月下旬,这一天,李襄屏刚刚参加完一轮主场围甲,让自己今年的战绩达到7胜0负,而在中国棋院,他却意外看到几位不速之客。
几位来自演艺圈的不速之客。
“咦,濮老师,吴老师,你们怎么来了……”
来者正是“大国手”的两大配角,徐星友的扮演者濮存昕,以及梁魏今的扮演者吴刚。
听到两位说明来意后,李襄屏心里感慨,这演员和明星确实是两码事,有那么一部分演员,确实是有资格成为“表演艺术家”——-
他们这二位,竟然是来棋院“体验生活”的,说是他们之前从没有演过棋手这类角色,生怕自己把握不好这类人物,因此想到棋院近距离观察一下,也好帮助自己更好把握这两个角色。
李襄屏对此自然是深表欢迎。
其实不仅是他,整个棋院上上下下,从王院长老聂到老金王易等人,都对俩位如此认真的艺术家表示欢迎,老聂老金等甚至兴冲冲亲自示范,教授最正规的围棋礼仪以及最正规的落子动作,以及传授一些中古棋的基础知识。
以上这些当然没什么难度,尤其对这二位来说,当然是没有什么难度,因此区区几天,两人的动作就像模像样,表演时候的言行举止就和职业棋手无疑。
所有人都觉得没有什么问题,老聂更是对自己这几天的传授满意极了,直到李襄屏询问自己的外挂:
“呵呵定庵兄,你感觉此二人的表演如何?尤其那位梁魏今的扮演者吴刚,他现在像不像那位曾教导你的敦厚长者?”
“嗯,此二位确实敬业,可我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他们两位的表演好像,好像……”
“好像有点事实而非,形似而神不似。”
李襄屏听了睁大眼睛,因为在他看来,这两位的表演已经很传神了,因为他设想如果自己不认识这二位,现在如果有人介绍说这二位就是职业棋手,那自己肯定不会怀疑,可老施为什么会这样说呢?
李襄屏很快相通了问题结症所在,想通之后他对两位人艺的高手说道:
“呵呵两位老师,不好意思,你们这次来中国棋院,可能是来错地方了呀,在这里学的东西,你们不可能演好古代棋手。”
听到李襄屏这样说,两位表演艺术家面露讶异表情,而老聂更是对李襄屏怒目而视,好像李襄屏在取笑他没教好似的。
李襄屏懒得理睬老聂,他直接对两位人艺高手说道:
“两位不要忘记,中古棋的生存状况和现代完全不用,那时候不仅没有棋院,甚至在清代,连翰林棋待诏这个职位都已经没有,因此古代棋手的气质,其实和现代职业棋手有所不同。”
两位果然是高手,吴刚老师当时听了就眼前一亮:
“是啊,古代棋手没有棋院,他们是以茶馆围棋为主,生活来源主要也是依靠彩棋,这样他们的气质肯定就和现代职业棋手不同,呵呵老濮,看来我们确实是来错地方了。”
濮存昕含笑道:“也不能说来错地方,我们在这至少学到了基本功,学到职业棋手的“形”,只不过想要真正做到“身形皆事”,可能还需要再步一课。”
濮存昕老师想了想又对李襄屏说道:
“襄屏,那你说我们需要补的这一课,接下来应该去什么地方学。”
李襄屏笑道:“唉,可惜呀,目前国内下茶馆围棋的地方已经越来越少,也就成都和武汉等地还少量残存一点,所以真想体验生活的话,那最好就去成都,那里的体验应该是最佳。当然喽,如果两位老师不想出京的话,在本地其实也可以,比如黄老师开的京西棋院,那里有很多业余高手常驻,二位可以去那个地方感受一下围棋界的草莽气息。”
步劍庭 意縹緲
大人物法則 肥肥大坐
两位表演艺术家乐呵呵的走了,让李襄屏没想到的是,他们二位刚走,竟然又来两位演艺圈人士,其中一位是谢园,北影的老师,另外一位的名气则更大,竟然是葛优葛大爷。
狼性總裁別過來:霸愛甜心助理
法式面包英式咖啡 夏洛特
重生之探路人 張家小魚
“哟,葛大…..葛老师,您怎么来了?”